第三百六十节:各自的牺牲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节:各自的牺牲

?在方源的操纵之下,惊鸿乱斗台再次爆发出刺目的红光。 红芒长达数丈,宛若熊熊火焰燃烧。 一股玄妙的力量,遍布火芒之中,但凡有砸落到仙蛊屋上的金刚劫珠,都被红芒卷席,封印进去。 有巨阳仙尊遗留下的九转仙元,惊鸿乱斗台催发出此刻最强的实力。 咔咔啦啦…… 整个仙蛊屋都在剧烈的颤抖,咔啦作响。 吸收舍利金刚劫,还是很勉强。 毕竟这可是浩劫! 但终究,方源还是成功了。 越来越多的金刚珠子,被他掌握,暂时封印在惊鸿乱斗台里。 但方源也为此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 “刚刚作战这么久,我撒下去的一把巨阳仙元,都未用到三成。吸收了上百颗金刚珠子,这些巨阳仙元就损耗光了!” 巨阳仙元剧烈的损耗速度,让方源暗暗吃惊。 但此时不是心疼的时候,他又再次挥洒出一把巨阳仙元。 惊鸿乱斗台动力十足,在浩劫中不仅安然无恙,而且更卷席了不少金刚珠子进去,实力反而增强了不少。 监天塔本身就是九转仙蛊屋,防御惊人不说,又有宿命仙蛊坐镇,本身对于灾劫就有针对防御之效。 而方源的惊鸿乱斗台,也在巨阳仙元的支撑下,超常发挥,尽展宙道玄妙,实力不减反增。 这一波浩劫之后,唯有影宗一方的羽圣城,受损最为严重,哪怕他们损失了巨量的愿力凡蛊,也比不上方源和天庭。 舍利金刚劫,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,这才戛然而止。 没有让三方蛊仙有喘息之机,第二波灾劫再度降下。 天空中亮起道道光圈,从光圈中奔腾出无数巨鹿。 这些鹿,每一头都有象般大小,并且浑身半透明状,看似全由白光组成。 太古荒兽——天缘光鹿! 这是太古荒兽形成的浩劫。每一头太古荒兽,都可战八转蛊仙。而现在扑下来的光鹿,足有二十二头。 也就是说,这是二十二位八转战力! 毫无疑问,就算是这些光鹿身上,没有任何的野生仙蛊,这波浩劫的威力,也比第一波要来得恐怖。 光鹿群朝着十绝仙僵无生大阵奔腾而来,一时间,影宗诸仙都变了脸色。 十绝大阵迅速地敞开口子,将一半的鹿群放了进来。 “天缘光鹿有九色,对应太古九天。这些光鹿都是白色光鹿,看来应当是居于白天当中的。” “天缘光鹿原本性情温和,远古传说之中,常有载人上天的美妙传说。没想到在天意的影响之下,这些光鹿充斥战意和疯狂!” 尽管天庭蛊仙不想掺和,但身在局中,无法躲避,也被波及。 方源驾驭惊鸿乱斗台,边战边退。 这些光鹿乃是活物,他无法动用仙蛊屋封印起来。 惊鸿乱斗台能封印的攻势,都是地水风火之物。取宙道之奥义,惊鸿之名,由此而来。 好在方源之前收缴了不少金刚珠子,此时打出去,逼退光鹿。 第二波天劫,天庭的处境最好,方源次之,影宗却是压力最重,处境十分危急。 关键时刻,是仙僵薄青站了出来。 他催动五指拳心剑等等震古烁今的剑道杀招,威力沛不可挡,让人心悸。 大半的天天缘光鹿都倒在剑光之下,命丧当场。纵然有野生仙蛊,也不济事。 薄青尽管已经身死,但仅存下的仙僵之躯,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剑道道痕。有着这些道痕增幅,哪怕是相同的杀招,秦百胜使出和薄青使用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,有着云泥之别。 仙僵薄青苦苦支撑,终于令影宗撑过第二波的浩劫。 但天空中的阴云,已经稀薄无比,十位仙僵再藏不住身形,隐约可见。 “这大阵已经被削弱到了谷底,冲出去!”方源断喝一声。 惊鸿乱斗台向外喷涌金刚珠子,噼里啪啦,企图打穿大阵。 另一方,监天塔主也看出这是个良机,落井下石,监天塔也发动起来。 “怎么办啊?!”羽圣城内,影无邪双手抱头,束手无策。 其余影宗蛊仙,亦都面沉如铁,氛围极其凝重。 已经到了胜败的关头。 十绝仙僵无生大阵建成无悔,不是成就是败,绝没有第三个下场。一旦大阵被打穿,必定会接连崩溃。 “没有办法可想了,只能牺牲僵盟了!”七星子长叹一声,做出了决定。 分布五域的僵盟,其实只是影宗的下宗。就如同中洲十大古派,对于天庭而言的意义。 只是影宗神秘非凡,很多僵盟高层都未必清楚,隐藏在僵盟最深处的这个秘密。 十绝仙僵无生大阵,乃是影宗耗尽心血,精心筹谋的最大计划。 此刻,影宗众仙迫不得已,只能弃车保帅,牺牲僵盟,维护此次局面。 后手发动,一道道的身影,从十绝大阵中闪现而出。 正是来源于各处僵盟的仙僵。六转、七转、八转修为,不一而足,数量惊人。 “这是?!”惊鸿乱斗台中,黑楼兰、太白云生等人瞪大双眼,一齐失声道。 “哼!僵盟的背后,果然就是影宗。”监天塔主皱眉冷哼,杀意勃发,目光森寒,“来得好!把这些违逆天意的东西,一网打尽。” 但出乎意料的是,这些闪现而来的仙僵,却无意识,宛若牵线的傀儡。 还未等到监天塔主动手,他们竟然就牺牲自己,化作十绝大阵的一部分! “大姐!”黎山仙子哀嚎。 在这些仙僵之中,她看到了焚天魔女的身影。 但这位八转仙僵,北原僵盟分部的首脑,根本毫无神智,面无表情。 在黎山仙子、黑楼兰的亲眼目睹之下,焚天魔女也随着这些仙僵,将自身身躯化为仙材,融入大阵之中。 得了这些饱含道痕的仙僵之躯,还有无数仙蛊、仙窍,十绝大阵的阴霾浓雾,瞬间暴涨,超出原先的巅峰,达到史无前例的一种状态,几有遮天蔽日之感。 黎山仙子当场流下悲伤之泪。 黑楼兰沉默不语。 方源紧皱眉头,他期待的八转援军,已经先他一步,惨死在他们的眼前。 谁能想到僵盟、影宗是这样的关系? 就算有人提前洞察了真相,但说出来,谁能相信? 遍布五域,超级势力中的霸主,偌大的僵盟,居然只是影宗放在台面上的布置。 “之前影宗发布强制任务,要大炼蛊阵,恐怕却是暗算僵盟成员啊。”太白云生恍然大悟,为影宗的险恶用心,感到心寒不已。 方源脸色并不好看。 “我之前,也猜测过影宗和僵盟之间的关系,但却没料想到会是这种情况!我前世的记忆,误导了我。毕竟僵盟可是在五域乱战的时期,都健在的超级势力啊……” “好大的手笔!几乎将五域的仙僵都杀个干净,充当仙材,填入这道十绝大阵之中。那人究竟想要炼出什么来?难道是传说中的永生之蛊?!” 监天塔主同样脸色难看至极。 他身后的天庭众仙,也都面泛忧愁之色。 饶是他们见多识广,位高权重,也不禁被此刻影宗的惊人手笔所摄。 从这一刻起,超级势力,蛊仙成员最多的超级势力,僵盟在五域彻底毁灭,烟消云散! 咻咻咻! 尖锐的声音,刺入众人耳膜。 时间已到,第三波浩劫,随之降下。 天意凶恶,不管影宗想要炼制什么东西,很明显,是绝对的逆天之物,已经惹来天地的愤怒。 连天地都不允许它的创生! 第三波浩劫,威力比前两次叠加起来都要更强。 天空中,下起尖锐的雨。每一根雨丝,只有半寸来长,锋锐无比,大有洞穿世间一切的威势! 浩劫——绝刺雨。 十绝大阵再遭重创,刚刚还在翻腾着的浓郁阴云,像是被一头闷棍狠狠打重,扬不起头来。 方源故技重施,以巨阳仙元催动惊鸿乱斗台,吸摄射中自己的浩劫箭雨。 只是这一次,他更能明显觉察到,应对的难度要大大超出前次。 苦挨了片刻,惊鸿乱斗台就被洞穿多处,大量蛊虫陆续牺牲。 “再这样下去,恐怕这座仙蛊屋只能支撑一刻的时间。”黑楼兰低喝,看向方源。 方源也无良方。 尽管他已经全力施为,令惊鸿乱斗台吸摄不少攻势,但仍旧来不及护卫周全。 而他本身应付的这些箭雨,不过只是总体的一成而已。 大多数的箭雨,都被影宗方面承担了过去。 如此一想,就知道浩劫的恐怕之处。有这样的索命极难,八转蛊仙们的日子,绝不好过。 第三波浩劫结束,羽圣城、惊鸿乱斗台都溃散分解,残存蛊虫被各自蛊仙收起。 监天塔上,伤痕遍布,比之前更深了数倍不说,就连塔身一角都彻底崩塌。 “一切都结束了。最终的胜利者,只能是我天庭一方!”监天塔主仰头大笑,催动监天塔的最强攻势。 这是带着宿命威能的攻击。 避无可避,挡无可挡。 下一刻,监天塔主就看到:在监天塔的攻势之下,大阵破开,影宗蛊仙惨死无数,方源等人亦都难逃死亡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