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一节:巨手!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一节:巨手!

?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监天塔主昂然站立在监天塔中,俯瞰整个战场。 在他的视野中,影宗的羽圣城,已经化为一片废墟,仙僵薄青、仙僵七星子等人,横尸地上。惊鸿乱斗台也成破烂,里面蛊仙的尸首,都已经碎烂不堪。 阴雾消散,一道道光柱,从天空绽射而下,金碧辉煌,光明大放。 “这就是违逆天意的下场!哈哈哈……”监天塔主仰天大笑。 但笑了几声之后,他皱起眉头,感到了疑惑和不妥:“不对啊,监天塔已经被算计,再不能催发出带有宿命威能的最强攻势,为什么之前却明明再次爆发?” “还有……刚刚我情不自禁的大笑,并不是我平日的性情和表现,怎么回事?” 就在这时,监天塔主隐约地从天边,听到一些缥缈的呼唤之声。 “监天塔主,醒来……” “速速醒来!” “醒?我难道现在不是清醒着么?”监天塔主大感意外,心中疑云重生。 忽然,他雄躯一震,陡然明白了真相。 “糟糕!我被暗算了,刚刚的一切,都不是现实。我现在是身在梦境之中!” 他这么一想,顿时感觉到更多的不妥之处。 对方败亡的,也过于轻易。尤其是影宗,毕竟它的背后,可是那一位! 还有,其他的天庭蛊仙也都消失不见,整个监天塔中,只有他一个人。 “确定了,我就是在梦境之中!可是,我如何脱离这里?”监天塔主心中满是焦急,尽管明白自己身处于梦中,但他却没有方源的解梦手段,因此,深陷梦境却根本无法自拔。 监天塔主陷入沉睡之中。 呼呼呼…… 他打着响亮的呼噜,躺倒在地砖上,周围围着一圈的天庭蛊仙。 监天塔主不仅老迈,而且很疲惫。 先前是为了修复宿命仙蛊,而连续炼蛊,而后又加紧时间,修复监天塔,再后来又保卫天莲派,和薄青等人激烈大战,最后发现影宗的内幕黑手,惊得调集天庭蛊仙,开动监天塔,进入白天,不眠不休,一路兼程,赶往南疆义天山。 并且在这里,还操纵监天塔,进行连番大战。 因此,他一旦陷入了梦境,整个肉身都放松下来,呼噜打得尤为响亮,睡眠极其深重。 天庭蛊仙将监天塔主包围在中央,用水浇,用火烧,喊破了嗓门,动用了各种手段,都未唤醒监天塔主。 这是梦道的力量。 领先了一个时代,一招鲜吃遍天。 纵然是这群八转天庭蛊仙,也颇有束手无策之感。 场面颇具喜感。 监天塔外,打得热火朝天,天昏地暗,浩劫滚滚荡荡。 监天塔悬浮于半空之中,停滞不动。 塔内,天庭众仙急得不行,监天塔主的魂魄深陷梦中,根本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。 顶多是利用一些智道手段,传音入心,让监天塔主自己觉醒。 影宗一方,气氛一扫之前的凝重,变得轻松很多。 “影无邪,干得好!” “这就是梦道的威能吗?真是厉害!” “呼……支撑这么久,总算是等到你的修为提升到八转了。” 影宗蛊仙们围绕着影无邪。有的放松下来,毕竟之前的情况实在太惊险了。有的为梦道的威能,感叹无限。有的拍着影无邪的肩膀,口中连连夸赞。 战斗进行了这么久,纯梦求真体的影无邪,修为质变,成为八转梦道蛊仙。 因此,他可以运用八转层次的仙道杀招——引魂入梦。 尝试两次失败之后,他第三次催动这个杀招,终于成功,将监天塔主置入梦中。 此举效果立竿见影,监天塔停滞不动,影宗压力骤减大半。 七星子询问:“监天塔主会被困多久?” 影无邪答道:“他毕竟是渡过了一次万劫的八转蛊仙,梦境只能再困他半盏茶的功夫。不过就算他出来,我也能在用杀招,将他引魂入梦!” “很好。不枉费砚石将你创出来啊。”七星子叹息一声。 这时,监天塔又徐徐开动起来。 “怎么回事?”影宗诸仙为之一惊。 有人望向影无邪:“难道监天塔主也出来了?” 之前,影无邪攻击方源未果,被方源进进出出,搞的影宗蛊仙都没有自信。 但这一次影无邪摇头,肯定地道:“监天塔主还在梦中。看来是其他天庭蛊仙,代为操纵!” 没有错,天庭蛊仙见换不醒监天塔主,便主动接手监天塔。 虽然监天塔主沉睡,但整个监天塔,却并非属于塔主一人。自从星宿仙尊陨落之后,这座监天塔就成了天庭的公共财产。 如今监天塔主呼呼大睡,不省人事,其余天庭蛊仙自然有权利,驾驭驱使这座监天塔。 但很快,监天塔又再次停下不动。 这样的一幕,落到方源等人的眼中。 黑楼兰、黎山仙子都流露出疑惑和恼怒之色:“天庭一方,到底在搞什么鬼?!” 方源脸色沉重:“看来是影宗方面,动用了梦道手段。就如同之前对付我一般,对付天庭蛊仙去了。可是……为什么他们之前不直接针对天庭蛊仙呢?” “现在还考虑这些干什么?我们已经没有仙蛊屋护身,影宗也失去了羽圣城。只有天庭还保留监天塔在手。可是他们也被影宗阻止,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!方源,你再试着催动定仙游看看?”太白云生满脸的忧愁。 “没有用。”方源摇头,发出深深的叹息。 “看来这次,是要交代在这里了。”黑楼兰苦笑一声,眼中却是闪着厉光,拳头紧握,“可恨黑城未死,娘亲之仇,我至死都未能报!” 方源瞥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 第三次浩劫之后,惊鸿乱斗台、羽圣城都已瓦解,只剩下监天塔。 天庭是方源一方的希望,但现在希望已经破灭。 不要说第四场浩劫,就算是十绝大阵发动起来,也不是方源等人受得起的。 “真正穷途末路了吗?”方源检查春秋蝉,时间太短,它还未恢复多少,根本无法催动第二次。 这时,苍穹高处,传来悠扬的琴声。 此刻明明是白昼,但天中却忽然亮起无数的星光。 琴声直接传至阵内,深入蛊仙们的心中。 “不妙!十绝大阵也兼顾音道,但此等琴声连大阵都阻挡不住。这是第四场浩劫——琴心劫!” “还有这高空的星光,哪怕是在白昼,也如此璀璨。这是第五场浩劫——星流劫!” “怎会如此凶险?!第四场、第五场浩劫,居然齐至!!” 见到这一幕,影宗蛊仙们纷纷惊呼,天庭、方源两方,一时都被抛之脑后。 监天塔中,天庭蛊仙们也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。 浩劫的威能,随着次数而暴涨。 第四场浩劫琴心劫,论威能,要超出前三场浩劫的总和。而第五场星流劫,更要高过琴心劫、绝刺雨、太古光鹿成灾,以及舍利金刚劫的四者叠加。 “影宗到底在炼制什么东西?居然引起苍天如此的愤怒,降下如此恐怖的灾难!”天庭蛊仙、方源等人,都在心中疑问。 两场浩劫还未降下,正在酝酿。 影宗蛊仙们脸色凝重如黑铁,前三场浩劫,他们是勉强撑过来的。到现在,第四场、第五场浩劫齐至。任凭是谁,都能感到上苍的深深恶意,根本不想留给影宗任何活路。 如何是好? 一时间,影宗蛊仙们也茫然失措。 他们的仙蛊屋已经损毁,十绝大阵也在第三场浩劫中,被打击不轻。就算牺牲全部蛊仙,恐怕也挡不住这两场浩劫。 “看来我们最后,是要死在浩劫之下啊。”黑楼兰长叹。 方源眯着双眼,心中却不这么想。 不管影宗究竟想要炼制出什么东西,他们先是组成十绝仙僵无生大阵,而后将南疆蛊仙们杀死,仙窍、仙躯用作炼蛊材料,再后把僵盟成员都尽数牺牲,化为养料。 当然,还要算上损失的七座仙蛊屋! 影宗付出的代价,简直是骇人听闻,若非方源亲眼所见,恐怕就是听说了,也不敢相信! 既然是如此代价,影宗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 琴音忽然大起,缭绕人心。 诸仙色变,顿感天旋地转,一些人甚至一头栽倒下去。 琴心浩劫已经徐徐发动! 高空中,星光喷涌而下,仿佛是一场蔚蓝的海啸,覆盖十万里,重重压下。 星流浩劫! 影宗众仙都表现出视死如归的坚毅之色,相互扶持,纷纷向上冲去。只留下影无邪一人,对付监天塔。 方源等人则落到地上,各个脸色苍白,难以抵挡琴心浩劫的威能。 监天塔到底是九转仙蛊屋,仍旧悬浮于高空之中。 “没有仙蛊屋,就凭他们,如何挡住两场浩劫?呵呵呵,葬身在这天地之威下,也比老死床榻的结果,要辉煌一些吧。”黎山仙子双目凄迷,望着高空,七窍缓缓流出鲜血。 她已经放弃抵抗琴心劫了。 其余等人,却仍旧苦苦支撑。 就在这时,一股浩大无比,绝世绝强的气息,忽的从义天山的废墟中,升腾而起! 一座仙窍门户洞开。 这正是影宗福地。 之前,白凝冰寻觅不得的影宗大本营,居然早就被影宗布置在了这里! 感受到这样的气息,在场的所有蛊仙,俱都身心大震。 哪怕是天庭的一干八转,亦都脸色苍白,目光惊惧起来。 影宗诸仙却纷纷流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。 “本体……出动了!” 轰! 一只巨大狰狞的鬼手,猛地探出仙窍门扉。 九转气息随之暴涨! 无形的气浪,席卷四面八方。 土石翻飞,烟尘滚荡。 “这是?这是!”黑楼兰、太白云生等人瞠目结舌。 “幽魂魔尊!”监天塔里,监天塔主终于苏醒,心中压力如山,一口道破鬼手的身份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