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三节:幽魂?幽魂!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三节:幽魂?幽魂!

?在场的众仙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! 琴心劫、星流劫,两场浩劫被魔尊幽魂破解,仿佛易如反掌,喝水一样简单。 “这,这就是九转魔尊的威能吗?”方源心头大震。 魔尊幽魂已死,呈现在众仙面前的,只是他的魂魄。 这个巨大的魂魄,已经脱离人的正常形态。 他高达千丈有余,顶天立地!十绝仙僵无生大阵所化的阴云,只在魔尊幽魂的腰腹之处。 方源等人位于半空,蚊虫也似。看着魔尊幽魂的大腿,仿佛是看到摩云山峰。 魔尊幽魂的胸膛,已经高耸入云,他在和苍穹比肩! 他的头颅,有三个之多。 正面的头颅长有龙角、狮鬃、蛇瞳、象牙。 左边的头颅是桃额、草发、三眼如花。 右边的头颅有云鬓、电眼、火耳、金口。 他的手臂有一千条,左边五百条,右边五百条。漆黑如墨,肌肉贲发,线条刚硬,魔气森然。 他的鬼手也有一千只,刚刚天庭蛊仙大费周章,动用绣楼,缝在地表上的鬼手,不过只是千分之一而已! “啊!这个形象,这个形象!难道是?不可能!不可能!”黎山仙子已是认出幽魂魔尊,失声叫喊。她双手抱头,连连摇头,仓惶后撤,再无一丝七转蛊仙的风采。 幽魂魔尊的这个形象,并非是秘密,在蛊仙界,甚至在凡间都广为流传。 尤其是在南疆,很多山寨,无数凡人,都有迷信幽魂魔尊的习俗。人们用泥土捏成酷似幽魂魔尊的塑像,每逢节日或者祭祀,都会加以膜拜和祭奠。 黑楼兰瞳孔猛缩成针尖大小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浑身上下都在微微颤抖。 咕咚一下,太白云生喉结滚动,吞下一口口水,全身冷汗淋漓。 方源的脸上,则浮现出动容和向往。 之前的震惊,反而消失无踪了。 “这……这就是魂道的极致吗?魂魄由虚返实,干涉物质,凝如肉身,强大得不可思议!这样的魂魄底蕴,绝对远超亿人魂。我的魂魄和其相比,简直是萤虫和皓月之差啊……” “可是如此强大的幽魂魔尊,仍旧身死,魂归生死门中。如今他破门而出,逆天逆命,究竟是何种打算?” “我什么时候,能达到他这样的境界?但就算达到这等境界,也难免死亡。我的追求……永生……究竟是否存在呢?” 方源双眼绽射精芒,此时此刻,他却兴奋起来。 尽管身为仙僵,但他却有种热血滚烫的错觉! 达者为师。 幽魂魔尊就是先贤,毫无疑问,他走在蛊修的最前方。 哪怕方源有五百年前世经验,但站在魔尊幽魂的面前,他就像此刻的情景,微渺如蚊蝇! 但方源的惊惧,已是荡然无存。 反而更加兴奋,近乎是狂热! 就像是矢志登上最高峰的人,看到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峰,尽管不是自己的目标,但却浑身是劲,想要去攀登,去超越! 死亡,早已被方源抛之脑后。 死在登山的途中,尸骨无存,魂飞魄散,算得了什么? 这,就是我毕生的追求啊! 轰!! 这时,监天塔陡然爆发出恢弘之光,一下子震碎魔尊幽魂的鬼手,重获自由。 毕竟是九转级别的仙蛊屋。 塔内,气氛凝重到了极致。 天庭蛊仙们紧抿双唇,注视着眼前这个充天彻地的巨人,心里压抑无比。 “果然不愧是魔尊幽魂,浩荡魔威,恐怖绝伦!”监天塔主哈哈大笑,他浑身气息鼓荡起来,银白须发四下飘扬,大袖翻飞,如战旗猎猎作响。 他的战意如火,很快传染了其他天庭蛊仙。 众仙的眼中,纷纷燃烧起了火焰。 “天意不可违!” “苍天不可逆!” “即便是你幽魂魔尊,曾经屠戮天下,血杀苍生。” “你的时代,已经过去了!” “今天就算是死,也要维护苍天大道!!” “来,一起催动监天塔。” 诸仙众志成城,监天塔爆出史无前例的刺目光辉。 魔尊幽魂左边的头颅投下注视的目光,低吼一声,数只手臂迅猛挥舞。 整个魔尊幽魂,有着和体型完全不相符合的速度。转瞬之间,数只鬼手就重重握住监天塔,将它牢牢裹在掌心之中。 一只只的鬼手,又陆续伸过来,相互叠加,把监天塔镇压在最中央。 天庭蛊仙自然不甘,监天塔的光辉,透过鬼手的指缝,宛若道道利剑,刺射出来。 十多只鬼手叠加在一起,却隐隐晃动起来。 魔尊幽魂做到这一步,却不再管监天塔,三个头颅都昂首望天,目光凝重。 他虽然高达千丈,但苍穹更高,仍旧在他的头上。 似乎是被魔尊幽魂的嚣张气焰所激怒,苍穹的最深处正酝酿着一股绝强的雷云风暴。 末日来临的感觉,笼罩场中诸仙的心头。 “这个……已经不是浩劫了。” “这是万劫!万劫不复!” 影宗蛊仙为之失声。 浩劫之上,有万劫。 万劫恐怖绝伦,八转蛊仙若是渡过三场,就能成就九转尊者! 苍天已怒,似乎是知道浩劫对魔尊幽魂无用,所以直接酝酿出了万劫。 万劫——风雷囚笼! 快,快,快。 万劫的陡然爆发,出乎几乎所有蛊仙的预料。 天空中降下无数道电光,无数的龙卷风,宛若虬龙大蟒,缠绕在魔尊幽魂的身上。 魔尊幽魂三个头颅,都仰天怒吼。六对眼目,暴射出冲天的血光,杀机沸腾,凛然生威。 千臂千手几乎一齐挥舞,一只只鬼手撕扯着缠绕满身的风龙,一个个小山般的巨拳巨掌,抗击漫天的闪电。 黑楼兰等人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。 眼前的景象,仿佛是远古的神话重现。 万劫针对魔尊幽魂,还有十绝大阵。方源等人被大阵裹挟,反而较为安全。 “这一场万劫,威力之巨,远超寻常!” “本体还支撑得住。” “十绝大阵呢?” “已经炼了六成了。” “才六成……接下来的灾劫,一定会越发恐怖。” 谈到这里,影宗蛊仙们纷纷沉默下来。 真正的大敌,不是天庭,更不是方源,而是这苍天大道! 若是完整状态,影宗众人还有信心。但现在因为天庭、方源等各方面因素,导致状态很不完整。甚至,十绝大阵一度要溃散,是不惜牺牲了整个僵盟,才挽救回来的。 “羽圣城已失,本体既出,我们也没有什么用处了。” “不错。投入十绝大阵,多节省点时间,也是好的。” “那么,那些人呢?” “就交给我们俩来清理了吧。”影无邪望了望薄青,开口道。 之后的灾劫,会更加恐怖。影宗蛊仙们抗衡灾劫的作用,十分微小。反不如牺牲自己,推动大阵。 这些影宗蛊仙的真实身份,其实都是幽魂魔尊的分魂。 也正因为如此,影宗才保持着神秘,隐藏在幕后,偷偷发展这么多年,都没有暴露。 也是因为如此,影宗蛊仙们才视死如归,不计牺牲,团结一致。 这偌大的势力,其实只是幽魂魔尊的独角戏! 商量妥当后,影宗蛊仙们包括七星子、宋紫星等人,都做出了和砚石老人一样的选择,投身大阵,当场牺牲。 惟独留下两人。 一位是影无邪,纯梦求真体,随着时间增长,修为也在增强。寿命的最后一刻,将成为完整九转,乃是魔尊幽魂最后的王牌。 另一位则是仙僵薄青。薄青也是幽魂魔尊的分魂之一,但此刻的他只是薄青尸躯,体内残魂却并非薄青,而是墨瑶。 墨瑶残魂即便投入大阵,也不会有直接推动大阵的效果,最多只能充当仙材被炼化。这当然得不偿失,所以也遗留下来。 大局上,有魔尊幽魂掌控局面,一边抗衡万劫,一边镇压监天塔。 仙僵薄青、影无邪二人没有后顾之忧,杀向方源等人。 方源等人,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,见此连忙后撤。 但被大阵包裹着,又禁了宇道,往哪里逃? 薄青轻轻一挥手,剑光一闪即逝,黎山仙子首级飞出,鲜血从脖颈处急速喷涌。 剑仙之威,根本无法抵挡。 人如故! 关键时刻,太白云生催发人如故仙蛊。 黎山仙子恢复原状,摸摸脖颈,双眼充满了恐慌。 仙僵薄青双手背负,傲然一笑:“区区六转宙道蛊虫,岂能让我无功而返?” 话音刚落,黎山仙子双目瞪大,体内剑气爆发,整个人化为了一蓬血沫碎肉。 “小姨妈!”黑楼兰痛呼一声,双眼赤红,杀向薄青。 影无邪则拦住方源。 他紧紧盯着方源:“方源,你居然能脱离我的梦境,很有意思。那么现在我已经是八转修为,我倒要看看你能否再逃出梦境!” 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方源低声怒吼,感到不妙。 “呵呵呵。你是天外之魔,对我影宗还有用处。我会留下你一命的。你不要妄想用什么春秋蝉了。这只六转仙蛊,早就被砚石老人算出来了。此时的状态,也难堪再用,不是么?”影无邪胜券在握,微笑着步步逼近。 “什么?!”方源全身剧震。 Ps:月票破700的加更,久等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