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四节:屠亲戮天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四节:屠亲戮天

?十万年前。 南疆,悬磁山。 夜幕笼罩,一片漆黑。风雷滚荡,时不时电光照亮一片战场。 悬磁山的山腰之处,十多位蛊师横尸在地。 大雨瓢泼,却冲刷不尽这里的浓重血腥气味。 一场激战已要徐徐落幕,战场上只剩下两人,胜负已经十分明显。 “哈哈哈!”一个青年男子仰天大笑,双眼通红,充满嗜血之色。他一步步向另外一位蛊师逼去。 另一位蛊师老者,身受重伤,难以再战。他仓惶后退,脚下却被绊倒,跌在泥泞的地上。 青年蛊师缓缓地踏出浓重的雨幕,站在老蛊师的面前,居高临下地俯视他,目光森寒冰冷,没有一丝温暖。 但老蛊师的目光中,却毫无恐惧,反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愤恨! 老者低吼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!小幽,我是你的亲爷爷,你是一手带大的,你的本身也是我一手教导的。你能有今天的成就,也都是家族倾力培养!你为什么要突袭家族的高层,为什么要恩将仇报?为什么?为什么!” 面对老者的强烈诘问,青年蛊师眼帘低垂下来,轻笑一声:“为什么?这个我还真没认真想过。嗯……如果真要说什么原因,可能是因为不爽吧。” “不爽?!” “是啊……说什么家族的实力没有对方强,就得忍气吞声。说什么尊老爱幼,礼义廉耻,不要再顶撞前辈。说什么将来家族要靠我支撑,维护名誉,要为族人们着想,才能在将来当一个英明的族长……真是令人烦躁啊!从小就感到烦躁,原本以为自己能忍受,结果忍着忍着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。”青年蛊师说着,嘴角咧开,漏出森白的利齿。 “就因为这些?!”老蛊师愤怒无比,气得猛地坐起。 他怒目圆瞪,破口大骂: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?你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?我真是瞎了眼,白白培养你这么多年!呵呵,我居然想把山寨交给你?!” 老蛊师怒斥到最后,声音带出哭腔,居然直接哭嚎起来。 “够了!够了!”青年蛊师面色狰狞,老者的哭嚎声让他变得极其烦躁。 他高举右手,猛地斩下。 哧。 一声轻响,老蛊师被斩成左右两截,鲜血喷涌,内脏掉落,死不瞑目。 青年蛊师陡然平静下来,一动不动。 他身着黑袍,宛若石像,站在大雨之中。 他低着头,望着脚下的尸体,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往昔的记忆。 童年时,爷爷带着他骑竹马,放风筝。被测出上等资质后,爷爷笑逐颜开的样子。成为蛊师后,爷爷手把手教导的样子。还有带着他他处理家族事务,谆谆教导…… 良久。 青年蛊师吐出一口浊气,轻笑起来。 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。” 很快,笑声飞扬,他猛地抬头,望向天空,双臂完全张开。 他的泪水横流,心中充满了悲伤,但同时他的脸上,尽都是极其满足的神色。 他感到自己,就像是一个渐渐溺水的人,忽然之间,破开水面,挣扎上岸。 他不由地大口呼吸,浓重的血腥气味,似乎夹杂着族人的怨恨愤怒,向他扑鼻而来。 但他却感到这空气,真他妈的清新啊! “虽然很伤心……但这就是自由吗?哈哈哈。早知道如此,早该杀了。这些聒噪的东西,早该杀了啊。以后看不顺眼的,都直接杀了!” 青年蛊师在暴雨中高声大喊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 咔嚓。 一道惊雷闪过,照亮青年蛊师满是喜悦的面庞。 十万年后。 天雷滚滚,电龙激闪,同样照亮了青年蛊师的脸庞。 只是这时,他已经面目全非,化为高达千丈,三头千臂的庞然怪物。 “吵啊,轰隆隆的,真是够了!”魔尊幽魂张口咆哮。 轰! 近千只手臂齐齐发力,魔气滚荡,充天彻地,一把将缠绕在身的龙卷风柱,尽数撕裂。 啸声激荡九万里云天。 盖压风雷! 电光在这啸声当中,全数消弭。 云散天明,万劫风雷囚笼,被魔尊幽魂悍然打破! 似乎连万劫,都奈何不了他。 魔尊之威,竟至于此! 目睹这一幕的,方源等人、天庭蛊仙,尽皆骇然。 “成功了吗?”薄青、影无邪回首眺望,脸上喜色流露。 但旋即,天空又再度阴沉下来,无边的灰云积攒在魔尊幽魂的头顶上方。 第二波万劫,正在酝酿! 薄青、影无邪顿时脸色一沉。 天庭蛊仙们则齐齐松了一口气。 魔尊幽魂的六只眼眸,露出沉思之色。 忽然,他扬起数百只手臂,齐齐插入腰际的阴云当中。 这阴云乃是十绝大阵所化,得到魔尊幽魂的帮助,立即波云翻滚,十分剧烈。 “不好!他在加速大阵!” “虽然不知道他究竟要炼出什么来,但绝对不能让他如愿!” “诸仙,随我一起发力!!” 在监天塔主的率领下,监天塔猛地虚幻起来,透过鬼手的重重包围,顺利飞出。 下一刻,监天塔由虚转实,轰隆一声,挤爆空气,凶猛无比地砸在魔尊幽魂的右边头颅上。 顿时,魔尊幽魂的头颅被打得猛扣下去,下巴狠狠地撞在锁骨的位置上。 魔尊幽魂怒吼一声,上百只手臂向监天塔抓来。 “再转!”监天塔主大喝。 身边的六位天庭八转蛊仙,专门负责此事。 在间不容发之际,监天塔再次成功虚化,让魔尊幽魂的反击打了一个空。 这种虚化的能力,也是监天塔的手段之一。只是要发动起来,很不容易,需要消耗大量的念头和精力。就类同惊鸿乱斗台吸纳外来攻势的手段。 六位天庭蛊仙连续两次虚化,已经都累的气喘吁吁。 监天塔虚化,漂浮在魔尊幽魂的头顶上。而这时,魔尊幽魂的数百只粗壮的漆黑手臂,就像是严重缩水一般,变得干瘦细长。 得到他的帮助,十绝仙僵无生大阵剧烈变化,弥漫开来的阴云,向中央迅速凝聚。 在阴云的中央,隐约可见一颗圆球,缓缓自转,散射着十四种绚彩之光。 见到这一幕,监天塔主大惊失色,连忙下令:“斩断这些手臂!” 监天塔宛若利梭,一路切下,在空中划出一道刺眼的光虹。光虹沿途之处,魔尊幽魂的手臂尽皆而断。 “影无邪,你速去对付天庭蛊仙!”仙僵薄青连忙喝道。 他们来对付方源等人,简直是手到擒来。 但因种种惊变,数次被打断。 影无邪咬咬牙,却不甘心这样走了:“且慢,先让我睡了方源。” 说着,他就催动八转层级的仙道杀招——引魂入梦。 方源无处躲闪,被摄入梦境之中。 湖心凉亭,琴声悠扬。 方源再次见到星宿仙尊。 解梦! 解梦! 解梦! 解梦! 解梦! 解梦! 方源连忙施展梦道杀招,梦境却岿然不动,顶多是在他的视野中,荡起一波透明的涟漪。 他的解梦,虽然克制梦境,但毕竟只有六转层数。反观影无邪此时催动的杀招,却已达到八转。 两者之间相差太大,导致方源无法解开梦境。 顿时,方源的一颗心沉入谷底。 琴声婉转千回,星宿仙尊对方源浅浅微笑,张口低吟。 方源却一脸苦笑,心知自己此次已败! 虚化! 监天塔再次躲过魔尊幽魂的抓击。 但魔尊幽魂的鬼手并未停下,顺势再次插入十绝大阵之中。 监天塔意欲再攻,却见魔尊幽魂其中一颗头颅,忽然瞪大双眼,目光射住监天塔身。 监天塔竟无法从虚化的状态,摆脱出来! “哈哈哈,这一次,你倒是给我挣脱出来看看啊?!”影无邪双手叉腰,得意洋洋的大笑。 “方源!”黑楼兰、太白云生大叫。 但方源却是陷入沉睡,怎么唤也醒不来。 薄青正欲对黑楼兰、太白云生痛下杀手,忽然间从大地上传来一股极强的吸引巨力。 众仙猝不及防,一个个被吸摄到大地上,双腿深深地插进土地之中,一股恐怖的无形力量束缚住他们,让他们难以行动。 浩劫——地陷! 薄青、影无邪大吃一惊,没有料到除了万劫当空针对魔尊幽魂,居然还有浩劫潜伏暗算他们。 “他们怎么不受控制?!”很快,两人又吃一惊。 只见黑楼兰、太白云生一落到地面上后,就恢复了自由,可以随意行走。 黑楼兰、太白云生又惊又喜。 后者连忙抢过沉睡中的方源,向后急退。 更叫他们大喜过望的是,十绝大阵中孕育出神秘圆球,禁锢周围的力量就消失无踪。若是方源醒来,必定能催动定仙游,成功撤离了。 可是,方源现在却陷入沉睡之中。 仙僵薄青的眼中,闪烁凌厉的杀机,正要催动剑道仙蛊,却发现脑海中的念头刚刚升腾起来,就被大地吸摄出去。 显然浩劫地陷的威能,涵盖范围相当广泛。不仅能对付蛊仙肉身,而且连念头、意志、情感等等都能影响。 就这样,薄青居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楼兰等人,在他眼皮子下成功溜走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