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六节:食道传承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六节:食道传承

?太白云生夹裹着方源,向外一路疾飞。 黑楼兰最后回望一眼漫天的灰雾,幽魂魔尊悲惨的童年,让经历相似的黑楼兰心中充满了感慨。 不知是什么原因,浩劫地陷没有为难他们。 太白云生、黑楼兰死死把握住这个机会,惊喜交加,一路狂奔撤退。 十绝大阵也进入关键时期,没法禁锢周围,太白云生、黑楼兰逃出的过程,十分顺利。 很快,他们就将义天山战场抛之脑后。 半刻钟后,他们已经看不到天边的灰云了。 “方源,方源,快醒醒!”黑楼兰用力拍打方源的脸颊,但后者仍旧毫无反应,呼呼大睡。 没有方源的定仙游,他们是脱离不了南疆的。 除非是跨越界壁。 不过那样做,损失太大。 “北原的蛊仙?!”一道声音,从高空传来。 旋即,就有三位南疆蛊仙降下。 看到黑楼兰、太白云生伤痕累累的狼狈模样,为首的蛊仙讶然:“看你们的伤势,难道是从义天山那里来的?说!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 太白云生一脸戒备。 黑楼兰则冷笑道:“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,你们直接去看看好了。” 三位南疆蛊仙冷哼一声,他们修为都不高,结伴而行前来探查的原因,是各自家族的蛊仙强者,都在义天山附近,没有了音讯传来。 不管是哪个超级势力,都很关注惊鸿乱斗台的归属。 何况现在,黑楼兰、太白云生气息微弱,浑身是伤,狼狈不堪的虚弱样子。 “叫你们说,你们就乖乖地说出来。” “北原蛊仙,跑到南疆这边来,态度还如此嚣张!” “动手!!先拿下他们三个。” 于是,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爆发了。 而在义天山的战场上,灰色云雾仍旧弥漫着。 场面僵持。 不管天庭蛊仙如何努力,都无法摆脱虚化的状态。 而影无邪、仙僵薄青二人,也因为地陷,困在地面上,无法动弹。 一股股的灰雾,闪烁着迷离的光彩,不断变化着画面,围绕着仙僵薄青。 那是墨瑶早年的记忆,身为异人,遭受排挤的悲惨历史。 说来很奇怪,仙僵薄青的体内,居然是墨瑶的残魂。当年薄青渡劫之时,发生了什么,已经不得而知。 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墨瑶残魂也在灰雾中,呈现出内心最深处的种种伤悲。 “哼。”仙僵薄青发出冷笑。 面对过往的不堪和阴影,墨瑶残魂表现出了坚定的一面。 “奇怪。你怎么会不受灰雾的影响?”薄青望着身旁的影无邪。 影无邪正直勾勾地看着薄青身边的灰雾画面。 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影无邪挠头,又手指向前,“不过你这个挺有意思啊。” 薄青冷哼一声:“看来你是刚刚出生,又只有九个时辰的寿命,所以根本来不及体验这些东西吧。” 说到这里,薄青满脸担忧之色。 万劫灰忆,对影无邪这种存在,毫无威胁。是因为影无邪年岁太轻,生命历程并不沉重。 但是对于幽魂魔尊而言,却完全是两个概念了! “这第二场万劫,用心极为险恶!置身灰雾之中,不仅是过往阴影,一一呈现在外面,而且内心深处的感情,都会随之起伏变化,让人再次体会到当初自己的心情。我这些早年记忆,已经让我心思沉哀。若是回忆到青郎的身上,恐怕……我尚且如此,幽魂魔尊年岁更长,经历比我更加丰富。他又该如何面对?”想到这里,墨瑶残魂催动仙僵肉身又再次仰头凝望。 灰雾之中,魔尊幽魂仿佛是铁铸的高山,岿然不动,沉默如死。 而在他的周围,灰雾翻滚,腾起无数的彩色烟浪。这些烟浪描绘出种种画面,已经呈现到幽魂成就蛊仙的时候。 地渊之中。 “小子,就是你想要继承我的传承?”黑暗中两只眼睛,大如灯笼,骤然亮起。 “是。”蛊仙幽魂惜字如金。他一身黑袍,头发随意披散至肩头,神色冷漠,唯有眼底不时地闪烁着一丝亮光。 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!”黑暗中传来张扬而又疯狂的笑声,继而笑声高扬,震耳欲聋。 好一会儿,笑声才渐渐止住。 “看来你是有了决意了!那么就接受传承的考验吧。吼!”一声巨吼,从黑暗中蓦地踏出一头怪兽。 这个怪兽,四肢粗壮,浑身长满坚厚的鳞甲,鳄鱼头颅。 宽大的鳄口张得老大,锐利的牙齿,闪烁寒光,宛若只只匕首。 而在头顶上,还有两只弯弯曲曲的龙角。 而在他的身上,同样洋溢着蛊仙的气息。 很明显,这是一位兽人蛊仙。 兽人是异人的一种,历史上,在三大魔尊的时代,被打杀得最为惨重。没想到,在幽魂成长的历程,还能碰到一位兽人蛊仙。 这位龙角鳄首的兽人蛊仙,张开血盆大口,咬向蛊仙幽魂。 但蛊仙幽魂居然不闪不避。 兽人狠狠地咬下去,一下子将幽魂的胳膊咬断。 鲜血喷涌而出。 咔嚓咔嚓。 兽人大口咀嚼,锋利的牙齿咬合之下,幽魂的胳膊被绞碎成骨渣和肉糜,浓郁的血水顺着齿缝,四溢流淌。 咕咚一声,兽人喉结滚动,将满嘴的血肉,连同臂骨,都吞咽进去。 “爽!好久没有吃到这么新鲜的血食啦!”兽人蛊仙大吼一声,再度扑上。 幽魂毫不退缩,任其撕咬。 兽人蛊仙很快将他的另一只胳膊,还有两条腿,都撕咬吞食下去。 剧烈的痛楚袭来,幽魂面无表情,眉头都不皱一下。 反倒是兽人蛊仙露出些许惊惶之色。 “你和之前的那些人有些不同。”兽人蛊仙停下动作,上下深深打量幽魂,语气中流露出赞许的意味,“你居然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。你知道的,我开创食道,对吃食大有研究。很多人想要继承我的传承,硬是让我吞食,表面上很硬气,不动声色,实际上却心中充满了恐惧和痛楚。” “你别以为心中的情绪,可以内敛,让人毫无察觉。其实这样的血肉,充满酸涩,一点都不好吃,我吃在嘴里,一清二楚得很。” “那么我的血肉好吃么?”幽魂淡然开口道。 兽人蛊仙皱起眉头,回味了一下:“说实在话,你的血肉寒冷若冰,骨骼强硬,并不好吃。像是我童年的时候,被你们人族追猎捕杀,在冰天雪地里四处逃窜,饿极了就吃的那些冰碴子冰刺。” “不过算了。哈哈哈,我被困在这里,很久都没吃到新鲜的东西了。有了这些,我还不满足吗?何况接下来,是我最喜欢的餐点,那就是你们人族的心肝肺肾,还有油腻腻的大肠,我最喜欢了,啊哈哈。小子,你要继承我的传承,可要付出代价!别到最后关头,支撑不住啊!” 说着,兽人蛊仙伸抓一掏,破开幽魂的小腹,将他的大肠、小肠,都拖了出来。 兽人蛊仙将其这些肠子拖出来。 然后,当着幽魂的面,哧溜哧溜地吸入嘴中,大叫好吃。 幽魂脸色苍白,但神情仍旧淡漠,仿佛不是自己的肠子。 兽人蛊仙的眼底深处,闪过慌乱之色。 他桀桀大笑,摩挲着怪爪,伸到幽魂的胸膛中:“接下来,我要吃你的肺腑。你可要经受得住!” “有什么经受不住的?”幽魂反而冷笑一声,“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,我就算被吃得只剩下脑袋,也会生还。而达到这个标准,我就会继承你的传承。到那时,你就再无利用价值。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。” 兽人蛊仙动作一滞,继而大怒,双眼似乎在喷火:“小子!大言不惭!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何时?” 他故意动作减慢,在幽魂的体内刻意摩挲,让他充分感受到五脏六腑被人拿捏,骨骼被怪爪刮动时的森冷和恐慌。 兽人蛊仙取出幽魂的内脏,一个个慢慢吞噬。并且在他的面前,故意时不时的张开大口,让幽魂看到自家内脏被啃咬破碎之后的惨状。 幽魂平淡的目光,反而渐渐起了变化,便道饶有兴趣起来。 兽人蛊仙感受到这种目光,不由再次变色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只是觉得很有趣。” “我吃你的血肉,食你的内脏,你居然觉得很有趣?”兽人蛊仙用不可思议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幽魂。 “当然。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但吃的另一面,就是杀。我们吃肉食,总得杀猎物。吃蔬菜,也得将这些植物拔根,也是杀了它们。就算是餐风喝水,也是其吞入肚中消化干净。一言蔽之,吃就是杀。但杀却不仅仅包含吃。所以你的食道,比不上我的杀道。” “我吃过很多东西,但从未被其他存在吃过。你现在吃我,就是正在杀我。同样的,我杀过很多生命,但从未被某个生命这般慢慢磨杀。这让我体会到了被杀,其实也是一种乐趣。杀人者,人恒杀之。一味的杀人,并不能彻底理解杀。谢谢你让我又领悟到了杀的另一层深意。” 兽人蛊仙闻言,鼓瞪双眼,看着幽魂,像是见到了噩梦和鬼怪! 他的头上,不禁流下冷汗。 眼前这个年轻人,让它开始感觉食不下咽! 他吞咽了一口吐沫,感觉咽喉都有些堵塞。 “小子!我这就把你的上半身都吃了,我看你如何嚣张!!”兽人蛊仙怒吼一声,大口吞咽,双眼赤红,神色疯狂。 很快,蛊仙幽魂就被吃的只剩下一个脑袋。 此时此景,让观看的天庭蛊仙,还有仙僵薄青、影无邪,都静默无声。 哪怕只剩下一个脑袋,蛊仙幽魂仍旧态度从容,目光平淡。 “这,这是何等的意志……”天庭蛊仙中有人失声。 之前那位对万劫灰忆,十分自信的天庭蛊仙,见到这一幕,也脸色阴沉,没有了信心。 但这个时候,兽人蛊仙忽然哈哈狂笑起来。 他笑得很疯狂,很开心,眼泪水都从眼角滚落下来。 充满了嘲讽之意。 “哈哈哈,你被骗了,不过你不用伤心,你是被骗的第两百七十多个了。哈哈哈!” 幽魂目光一闪:“难道这传承是假的?” “当然是真的!当年我修到八转,九烈狂人那老匹夫困住我,不杀我,妄图得到我的食道,哼!我不敌他。但他想要我的东西,也不是那么好拿的。于是我和他达成协议,我会将食道传给人族后辈,但不是他。但继承者须得经受住我的吞食考验。” “协议达成之后,我被困在这里,不少人族后辈来我这里,通过了考验,获得食道。不过,就算是九烈狂人,又岂会明白我的厉害?嘿嘿嘿,我满身食道道痕,早已经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。我能吞食石子充饥,喝风喝饱肚子。我还能吞食蛊虫,直接增添我身上的道痕。我用了千年之久,日日夜夜在这里啃噬道痕,早已经将当年的契约破除。” “哈哈哈!所以你明白吗?接下来我要一口吞掉你的脑袋,让你全身都化为我的养分,滋养我,让我回复状态。你放心,我会记得你的,你可算是我吞食掉的可怜人中,最特别的一个了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幽魂仍旧表情淡淡,十分冷静。 兽人蛊仙神色一滞,忽然掐住自己的喉咙,满脸惊惶地大叫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!” 幽魂冷漠一笑:“我从不把自己的生死,寄托在别人的身上。更何况是千年前的仙人协约?你以为我的肉身,是那么好吃的么?你每吃下的一口血肉,都有我的部分魂魄。你在食道上可称大能,恰巧,我在魂道上也颇有心得。” “魂道?什么时候,出现了这个流派?!而且魂魄分裂,你所受的痛楚,要比肉身撕扯还要痛苦万倍啊!” “好教你知,我就是魂道祖师。至于些微的痛楚……仔细体会的话,这伴随着杀的感觉,不是很美妙吗?”幽魂话音刚落,兽人蛊仙满脸青灰之色,僵硬不动。 他死了。 他死不瞑目。 瞪大着双眼,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蛊仙幽魂。 哪怕对方只剩下一颗头颅。 但兽人蛊仙的眼中,却充满了惊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