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七节:幕幕往昔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七节:幕幕往昔

?何止是兽人蛊仙,看到这一幕的天庭蛊仙们,也都泛起惊悚之情。 “魔头!魔头!” “这个幽魂已经彻底偏执了,虽然也有客观成因,但他的心中充斥着魔性,认为无物不可杀,认为最大的乐趣就是杀生,认为天地大道的核心还是杀。” “难怪他能成为魔尊,给天下带来最惨重的杀戮!哪怕魂魄撕裂的痛楚,在他感觉,也是美妙的。他看似冷静理智,其实早就疯癫到了极致。没有人可以挽救他,他已经无药可救!” “不得不承认,心无敌是身无敌的基础。他这样的认知,简直是一片魔障,但也因此内心毫无动摇,万事万物都只能加固他心中最错误的理念!” “万劫灰心,恐怕钳制不住他。哪怕他现在,已不是魔尊,做不了‘身无敌’,他的心,仍旧还是无敌的!” 天庭蛊仙们议论纷纷,焦急、恐惧、鄙视、仇恨之情,写满彼此的脸上。 啾啾、啾啾…… 就在这时,苍穹之中,传来清脆悦耳的鸟鸣之声。 天庭众仙纷纷仰望,继而大喜。 “万劫!” “又是一场万劫啊!” “万劫灰忆还未渡过,又一场万劫已快要临头。” “幽魂魔尊逆天而行,一旦重生,必定生灵涂炭。苍天绝不会容许他这么做,所以降下无以伦比的灾劫。他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!” 鸟鸣声越来越响,越来越密。 天空中绽射出清亮的碧玉光芒。 一大群的飞鸟,结成阵势,俯冲而下。 “万劫——太清空宇。”天庭蛊仙中,有人认出此招。 这看似是飞鸟,其实却是宇道的无比力量。飞鸟过处,天地清空,无物不存,威力之恐怖,骇人听闻。 “这就是太清空宇?历史上,曾有北原先贤渡此劫失败,却险死还生,有感而发,创出仙道杀招三翼青鸟。后人持之,曾制霸过北域。” “不错,正是此劫!” 在天庭蛊仙殷切的期盼中,碧玉飞鸟降临而下,围绕着山一般的魔尊幽魂上下飞旋舞绕。 飞鸟所到之处,宛若利刃加身,形成又长又深的伤口。 伤口纵横遍布,很快魔尊幽魂的全身上下,都是惨不忍睹。 魔尊幽魂却毫无反应,把地上的影无邪急得大喊大叫。 仙僵薄青也是一脸的紧张。 灰雾萦绕着魔尊幽魂左右,似乎是它的力量,让魔尊幽魂沉浸在往昔之中。 无数的彩烟在千丈高空,方圆百里翻腾,无数的画面滚滚而现,跌宕起伏,向世人展现出幽魂魔尊丰富若海的人生经历。 忽然,魔尊幽魂的脑后位置,彩色烟气陡然扩大,形成一个巨幕,将周围的影像尽数排开。 画面中,一片绿光,这是太古九天之中的绿天碎片世界! 一群蛊师在此中,和一群羽民蛊仙大战。 尚是蛊仙的幽魂,也夹杂其中。他黑袍黑发,随风飘扬,纵横战场,杀机腾腾。 “人族,你们逼人太甚!”羽民蛊仙首领怒喝一声,抛出一座仙蛊屋。 赫然便是羽圣城。 十多位羽民蛊仙飞入仙蛊屋内,羽圣城爆发出冲天的华光。 人族蛊仙不敌,旋即溃败。 蛊仙幽魂也难挡仙蛊屋之威,身受重伤,险死还生。 须臾,大幕消失,又分解成无数细碎的画面。成千上万的画面,围绕着魔尊幽魂上下左右,将他牢牢包裹,几乎密不透风。 他生前无数的精力,只要是有感情的波动,都在此刻显现,让旁观的人目不暇接,眼花缭乱。 幽魂的一生,就像是在此刻无限浓缩。 众人可以看出,他在魔道上越行越远,杀性越来越重,修为也越来越高。 一片大幕陡然拉开,将周围画面排挤。 这是在魔尊幽魂左腿边上的位置。 看到这个程度,众仙也有了明悟,心知:彩色烟气描绘的画面越是广大,就越显现出当时幽魂魔尊心情的激荡不定。 所以,此幕一开,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。 这是一片银白色的空间。 赫然便是盗天真传所在。 蛊仙幽魂独闯进来,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傲意,自语道:“盗天,你虽是魔尊,不过已然身死。你留下传承,就都交给我罢。” 然而,盗天真传,是留给天外之魔的。 蛊仙幽魂显然并非天外之魔,没有资格继承传承。 他用尽手段,口吐鲜血,满脸苍白,铩羽而归。 …… 当幽魂成就魔尊之位,横霸天地,屠戮苍生。 他屹立巅峰,双鬓尽是霜白之色。 展目远望,皆横尸遍野,一片生灵涂炭。 这是在人族历史中也有过记载,幽魂攻破了某个超级势力,屠杀万千,只为获取寿蛊。 他手中把玩着这只寿蛊,目光却很迷惘。 他看着天地,喃喃自语:“苍天,你既然想杀我等,为何又要创造我们呢?” 他有无敌天下的力量了,但心中却迷惘起来。 他的杀道,解释不了这个疑惑。 …… 又是一张大幕。 幽魂魔尊来到盗天真传空间,他年轻是曾经铩羽而归的地方。 盗天意志在他的面前凝现:“但凡成尊之人,皆有不凡之处。不过我希望你能高抬贵手,保留下我的这份真传,留给有缘人。” 幽魂魔尊背负双手,神色冷漠:“我年轻的时候,曾经渴望得到这里的一切。但如今,我已经成就至道,你这里的东西,哪怕再珍贵,已经不吸引我了。我来这里,只是心中有一个疑惑。” 盗天意志笑道:“我明白。走到你我这种程度的人,都会对天地产生许多疑惑。这样吧,我把我的经历分享给你,让你做个参考。” “好。”幽魂魔尊点头。 盗天意志继续道:“你或许已经知道,我不是这个世界中人,用你们的理解而言,我是天外之魔。” “我来的那个世界,有着和这边不一样的风景和底蕴。对我而言,我在这里只是个来客,我很想回家,一辈子都在为此事而努力。” “我的本名,叫做本杰孙。我原本的容貌,有金色的头发,湛蓝的双眼。来到这里之前,我有个美丽的未婚妻,正在商量婚礼的准备。我的社会地位也很高,因为我是一名机甲大师。” “鸡架?”幽魂魔尊眼中闪烁着浓重的兴趣。 他踏遍五域,还首次听到,天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。 “机甲……你可以把他理解成一种傀儡,或者铠甲。人置身其中,进行操纵,爆发出强大的战力。”盗天意志勉强解释道。 …… 片刻之后,又出一幕。 八十八角真阳楼中。 幽魂魔尊手持着一道巨阳真传,观看之后,喟然长叹:“此道夺舍法门,虽可延寿,但以魂夺体,不过苟延残喘之举,终难免一死。要想延寿,还是寿蛊第一。蛊仙之路,灾劫重重,肉体难抗,魂魄难存,长生即逆天……难难难!” “巨阳啊,巨阳,就算是你创建出八十八角真阳楼,企图搜刮北原寿蛊。但天意险恶,产生的寿蛊越来越少,就算尽夺天下人的寿蛊,又能如何?” “产出寿蛊,即是天意所为。要想长存于天地,关键还是天意啊。” …… 光阴长河之中。 幽魂魔尊伫立于半空中,俯瞰着河面上含苞欲放的一朵红莲。 他浑身上下,都散发出浓郁的阴暗,侵蚀红莲。 终于,费尽全力,在红莲的表面成功地留下了一幅鬼脸。 “历史上,最为神秘的红莲魔尊……”幽魂魔尊兴叹一声,满脸疲惫,双眼则在闪光,“我倒要看看,你当初为何故意收手,留下残存的宿命仙蛊?” 良久。 幽魂魔尊的神情,混合着惊叹和迷茫。 他口中呢喃。 “星宿仙尊好深的算计!” “原来只有完整的天外之魔,才能彻底打破宿命。” “类似盗天魔尊,只能算是半个天外之魔。类似我创造出来的仙道杀招魂穿。皆因他的魂魄来源天外世界,而肉身却产自本土。” “我要延寿,就要违背天道,忤逆天意。可惜天意无魂,我杀不得天意。或许借助这道红莲真传的精髓,能够成就半个天外之魔……” …… 一座幽暗的密室中。 幽魂魔尊盘坐在地上,他的面前布置着无数蛊阵。 蛊阵当中,又放置着许多尸体。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还有异人种种。 而幽魂魔尊此时,披头散发,满身满手都是血迹,瘦的形如骷髅,深陷的眼窝之中,一双眸子却绽射精芒。 他死死的盯着手上的一本书。 《人祖传》。 “人祖传,人祖传,想不到我到今天,才真正看懂了你。你就是人道的阐述,是人祖留下来的真传。” “凭借人道手段,我就能创造出一具全新的肉身,魂穿之后,便是半个天外之魔!” “或许不仅如此,我还可以……” “可惜。一切都晚了,太迟了!我已经伤重难治,死亡就在眼前。” 这一幕,让观看的天庭蛊仙们,都感到十分的震惊。 幽魂魔尊无敌天下,居然是因为伤重不治而死的。究竟是谁伤得了他?或者是他试验人道手段,自己伤了自己? 万劫太清空宇,仍旧在持续着。 魔尊幽魂的千只手臂,已经有大半被青玉飞鸟斩断。他浑身上下,也是伤痕累累,仍旧不见动弹和丝毫的反抗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