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节:险胜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七十节:险胜

?片刻后,有人站出来:“影宗能够牺牲,我天庭又如何不能牺牲?我愿意留下来,驱使监天塔!” “老夫也愿意。” “舍此残躯,能屠魔尊,有何不可?” 越来越多的蛊仙站出来。 当然,也有秉持其他意见的天庭蛊仙。 “依老夫之见,当务之急,还是弄清楚魔尊幽魂到底炼制什么?” “事情还不到无可挽回的地步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” “当初,幽魂魔尊生前,都未攻上天庭。现在他已经死了,必然不如生前的力量,我偌大的天庭又有何惧?” 监天塔主一挥手:“我意已决。决心留下的人,随我一起催动监天塔。其余人等,我会将你们送上白天。不管胜败如何,你们要尽量收拢仙蛊残屋,带回天庭。” 如此,天庭一方终于达成一致。 监天塔陡然绽射出冲天的豪光,一道光柱从高空垂下,笼罩监天塔。 魔尊幽魂暗吃一惊,努力控制监天塔,不让它从虚化中挣脱出来。 监天塔却没有脱离虚化的打算,事实上,它的最后反击手段,正需要它时刻保持虚化的状态。 监天塔主的声音传出,在天地之间回荡:“幽魂魔尊,就让你见识一下,监天塔最新更强的力量!” 轰! 一声巨响中,方圆天地骤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 万劫荆虬,原本死死缠绕在魔尊幽魂的身上,但此时此刻,却在监天塔的影响下,改变了攻击目标,直接对准十绝大阵扑去。 魔尊幽魂终于色变。 监天塔的这一招,超出他的意料。哪怕他筹谋了数万年,推算了无数次,耗尽了数代智道蛊仙的生命。整个大计推算了又推算,完善了又完善。 但他仍然没有算到:监天塔居然有手段,能够操纵万劫! 这到底是何种手段? 强烈的气势陡然爆发,魔尊幽魂再也不能无动于衷,他连忙施展手段,抵挡万千藤蔓的扑击。 他经历了数次万劫,为了成全十绝大阵中的神秘仙蛊,他的战力已经被削弱得十分严重。 但此刻他全力动手,魔威仍旧滔天,威势披靡天下。 他满身的魂道道痕,尽管已经丧失大半,但此刻纷纷亮起道痕之光,竟比漫天繁星还要稠密闪耀。 难以想象的剧烈交锋! 一方驾驭万劫进攻,另一方魂魄变化无形,抵御万千藤蔓的扑射。 尽管独自一人,哪怕只剩下了魂魄,但魔尊幽魂展现出神乎奇迹般的战斗技巧! 他将来犯的藤蔓荆虬,都尽数遮挡。 十绝大阵被他保护得严严实实,水泼不进。 仍旧处在虚化状态中的监天塔,却在解体。 并且解体的速度越来越快,组成监天塔的无数凡蛊,包括仙蛊,每一分每一秒,都在大量的破损毁灭。 监天塔中,每隔几个呼吸,就有一位八转天庭蛊仙没了气息,当场牺牲。 为了操纵万劫,天庭一方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! 魔尊幽魂也同样如此。 他本身就已经伤势沉重,抵御荆虬万劫,他的魂魄魔身都在迅速削减,速度之快,像是破了大洞的气球。 原本充天彻地的气息,虚弱下去。原先滔滔的魔威,仿佛从燎原大火,转变成了座座火堆。 “幽魂,你逆天行事,绝不会有好结果的!”临死之前,监天塔主发出最后的诅咒。 在他的身边,天庭蛊仙们已经死的一个不剩。 轰隆一声。 只剩下一小半的监天塔,彻底崩解,化为万千碎片。 碎片又还原成凡蛊、仙蛊,顺着光柱,穿透天罡气墙,向白天深处飞去。 留守在白天之中的天庭蛊仙,纷纷出手,将这些仙蛊回收。重中之重,当然是宿命仙蛊。 魔尊幽魂的体格,已经从千丈,一路削减到数百丈、数十丈,如今只有几丈的高度。 不仅如此,他的魂魄真身也不凝实,而是十分透明,随风飘逸,气息极为虚弱。 浩劫地陷,也在这时,彻底消散。 半空中亮起一道剑光,仙僵薄青已经飞到魔尊幽魂的面前。 体内的墨瑶残魂,冷喝道:“幽魂!把我的青郎,还给我!!” 魔尊幽魂的目光,却盯着十绝大阵。大阵的阴雾已经消失殆尽,十绝仙僵都已主动牺牲,只剩下一颗圆球,闪烁着九彩斑斓的动人光辉。 仙僵薄青继续逼近上去:“你答应过我,会将他复活!” 魔尊幽魂缓缓地,将目光移到仙僵薄青的脸上:“造就薄青的分魂,早已经毁灭在浩劫之中。分魂既失,我怎么能复活他?” “你骗我?!”仙僵薄青双拳捏紧,眼中闪现出危险的光。 “我当然并未骗你。我即是薄青的本体,我即将复活,便包含着薄青复活。我将来君临天下,也代表着薄青达到九转境界。这不就是当初,你一直希望的吗?”魔尊幽魂慢条斯理地道。 “老匹夫!”仙僵薄青大怒,向魔尊幽魂杀去。 但剑光刚刚亮起,又戛然而止。 仙僵薄青悬浮在魔尊幽魂的面前,动弹不得。 “你就是我最后的阻碍吗?呵呵呵,真是可惜。若是没有砚石的临终提醒,说不定还真会让你惹出些麻烦。不过现在……哼哼。你忘了你一身的剑道仙蛊,都是我的分魂意志,你更忘了,这些年是谁偷偷地喂养着它们。” 魔尊幽魂语气如冰,顿了一顿,继续道:“现在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杀了他们,为你忤逆我的行为赎罪。” 他们自然指的是白天深处的天庭蛊仙。 “呸!” “哼,愚蠢的女人。” 下一刻,墨瑶残魂被硬生生地拉扯出来,然后被魔尊幽魂一口吞下。 吞下这个残魂之后,魔尊幽魂的身形顿时就凝实了一分。 “无邪。你来护卫我,只需要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大功告成!”魔尊幽魂一边说着,一边渐渐缩小成孩童大小。 “是。”影无邪飞升上来,站到魔尊幽魂的身边,一脸警惕地盯着周围。 穿透天罡气墙的光柱,已经消失。 “没有机会了。”天庭蛊仙们纷纷叹息,将监天塔的残留蛊虫收好,陆续撤离。 魔尊幽魂伸手抚摸着这只炼成的仙蛊,眼中充满了感慨。 “筹谋了数万年,殚精极虑,苦心经营,终于在今天炼成了这只九转至尊仙胎蛊。有了这只仙蛊,我就能超越历史诸尊,成就半个天魔之身,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无上境界!历代仙尊、魔尊,都不会是我的对手,哪怕是人祖复活,也要对我甘拜下风!哈哈哈……” 魔尊幽魂仰头大笑。 笑声中有疯狂,有释怀,有得意,有骄傲,有发泄…… 一阵风吹来,魔尊幽魂便在风中摇曳。 他几乎耗尽了全力,若非吞食了墨瑶残魂,此刻恐怕连基本的形体都维持不住。 笑声忽停。 魔尊幽魂双眼眯起,阴芒烁烁:“不过越到最后关头,我越不能大意。” 他身上残留的魂道道痕,此时亮起光辉。 他以魂魄感应,侦查范围极其广阔。 白天上,天庭蛊仙们留下不少侦查蛊虫,自身都已撤走。 魔尊幽魂冷笑一声,魂光骤盛,张口朝着天空,喷吐了一口幽气。 这口幽气一路往上,竟然直接穿透包裹白天的天罡气墙,将天庭蛊仙们的侦查蛊虫尽数摧毁,一个不留。 魔尊幽魂又转向四周。 很快,他就“看”到了方源。 此刻,太白云生、黑楼兰护卫着他。 方源躺在地上,睫毛微微颤抖,似乎要苏醒过来。 “他醒了,他快要醒了!”太白云生惊喜地叫道。 黑楼兰则眉头紧锁,看着天边,头也不回地道:“那你还不赶紧唤醒他!利用定仙游,咱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 魔尊幽魂微微皱起眉头,不过旋即又舒展开来。 此时双方的距离,已经有数十万里。且义天山方圆万里之内,已经被万劫覆盖,毁得面目全非。若方源动用定仙游,只能瞬移到万里之外。 且不说他醒来之后,会不会选择来这里冒险。就算他选择来冒险,留给魔尊幽魂的时间,已经足够! 而且,之前一重重的浩劫、万劫连续洗刷,这片天地分外“干净”。 蛊仙们阵亡,留下的仙窍,都也尽数被十绝大阵所炼。也有少部分,毁于万劫之下。唯有生死福地,被刻意保留下来。 “没有后顾之忧了。嗯?不对。”魔尊幽魂陡然间目光投向影无邪。 影无邪眨了眨眼睛,看着本体。 “你还有多少寿命?”魔尊幽魂问道。 影无邪便答:“还有一盏茶的时间哩。” “绰绰有余了。”魔尊幽魂终于放下心来。 他再也支撑不住,身形散去,浓缩成一个魂球,脸盆大小,凝如实质,向圆球似的至尊仙胎蛊飘去。 在这个过程中,方源陡然睁开双眼。 “天意!”他大吼一声,一下子坐起来,满腔的愤怒和焦急。 “方源,你终于醒了。”太白云生、黑楼兰俱都大喜。 轰! 方源竟悍然出手,击向身旁的两个救命恩人。 太白云生、黑楼兰猝不及防,被击飞出去。 定仙游! 下一刻,方源立即催动这只六转仙蛊。 噗。 他大吐一口鲜血,身躯踉跄一下,催动定仙游失败了。 “可恶!一定要赶上啊!!”他狠狠咬牙,再次催动定仙游。 在太白云生、黑楼兰赶来之前,他成功了! 他来到了距离义天山万里之外的地方。 看着面目全非的战场,他傻了眼,整个身心冰凉彻底。 来不及了! 正如魔尊幽魂所料的那样,方源来不及赶到现场了。 不过! 就在魔尊幽魂要融入至尊仙胎蛊的时候,忽然一只手陡然伸出。 影无邪伸手将魔尊幽魂扣住。 魔尊幽魂已近油尽灯枯的状态,还未反应过来,就听见影无邪缓缓地道出四个字。 “引魂入梦。” “什……” 下一刻,魔尊幽魂陷入梦境之中。 而方源的魂魄,从影无邪的体内飞腾而出! 并且,迅速地融入眼前的九转仙蛊之中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