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节:一切都是天意 - 蛊真人

第一节:一切都是天意

?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望着脚下的影无邪,方源口中喟叹。 明白自己被暗转之后,影无邪心中充斥着绝望的冰冷,彻底放弃了。 他知道:自己是彻底败了,再无任何翻盘的希望。 但就在这时,异变陡生! 砰。 一声轻微的爆响,影无邪魂魄还有方源的仙僵之身,在刹那间自爆。 仙僵之躯,一身的道痕,还有影无邪的魂魄,都化为了养分,献祭给了春秋蝉。 春秋蝉发动! 一缕碧光,在方源的眼中一闪即逝。 春秋蝉再入光阴长河。 方源大惊失色! “怎么回事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春秋蝉中灌输特意,怎么会被影无邪催动呢?” “不对!看他当时的神态表情,已经毫无反抗的斗志,怎么会催动我的春秋蝉?!难道他也是在演戏?” “春秋蝉是我之物,我也特意多加防范,怎么会被影无邪催使出来?” 方源心中充满了震惊,还有疑惑。 种种疑问,他百思不得其解。 站在原地,方源一动不动,宛若石像。 惊变来得太过于突然了。 很快,他的额头就满是冷汗。 “这可如何是好?该怎么面对?!” 方源曾经靠着春秋蝉,翻盘多次,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于将倾。 但现在,面对他人动用春秋蝉,他赫然发现,自己毫无应对的手段! 他的宙道底蕴实在过于薄弱。 没有春秋蝉,他在这方面,几乎毫无建树。 “是我漏算了吗?到底还有什么,我没有考虑到的?”方源眯起双眼,冷汗从额头垂落,滴到他的眼角,又向下划过他的脸庞。 没有思考出什么答案,方源摇头叹息。 “没有办法,我已经做到极致了。” 当时的情景,方源若不按照梦境中星宿仙尊的提点去换魂,他早就彻底失败,无法翻身。根本就不能走到现在这一步。 “难道说,我是因为没有按照星宿仙尊的意思,去毁了至尊仙胎蛊,所以才有此异变吗?” “春秋蝉还未恢复,此时催动,只有死路一条啊!” “不,不对!” 方源陡然想起,影宗方面还有一个后手。 那就是光阴长河中的鬼脸红莲。 霎时间,寒意袭遍全身,他汗毛乍立。 “凡事都要做最坏的打算。如果他重生成功,我这边又会有如何的变化呢?”方源正想着,就感到视野中开始模糊起来。 不,不是他的视野模糊。 而是整个天地,都在宙道的力量下,变得模糊起来。 因为影无邪的重生,一切都在改变! 呼! 犹如风声灌耳,影无邪一个激灵,反应过来,不由地惊呼道:“这,这里怎么是光阴长河?怎么回事!春秋蝉是怎么催动的?我的意识怎么会替代方源,存在春秋蝉之中?” 他的疑惑,不比方源少多少。 虽然是当事人,但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到了光阴长河之上。 光阴长河,河水滔滔。 一个大浪,朝着春秋蝉狠狠地拍击而来。 影无邪的这股意志,顿时紊乱起来,大呼死矣!春秋蝉羸弱不堪,若被这浪头拍中,根本毫无幸存的可能性! “唉……原来如此。” 一声叹息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响起。 光阴长河之中,浮现出一个鬼脸。鬼脸神情苦涩,张口吐出一朵红莲。 红莲绽开,挡住索命的巨浪。 随后一股无形的吸摄之力,将载着影无邪意志的春秋蝉,吸入红莲的莲心之中。 一瞬间,影无邪的意志进入到一片赤暗的空间里。 而在这里,另一股意志凝成幽魂魔尊的形态,正盘坐在半空中,对他苦笑。 “本体居然还在光阴长河中,留下你这个后手吗?”影无邪意志楞了一下后,顿时喜出望外。 幽魂魔尊的意志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你也曾是本体的分魂,理应记得我。可惜因为纯梦求真体,使得你记忆消散了。” “唉!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你当我愿意啊?”影无邪意志苦恼无比,“还有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还以为我落到方源手里,被他算计,已经死定了。为什么会出现在光阴长河之中。还有,我明明用不了春秋蝉,为什么春秋蝉会忽然发动?” 幽魂魔尊的这股意志,再次长叹一声:“我寄生在这朵红莲真传之中,观察了整个过程,也是在刚刚才明悟过来。你能进入这里,都是天意在帮你。春秋蝉也是天意催动的。” “什么?!”这个答案让影无邪意志差点震惊得当场崩溃。 这太出乎意料了。 若非眼前是货真价实的幽魂意志,影无邪绝不会相信这个事实。 “天意不是一直为难我们吗?怎么忽然间,又反过来帮助我们呢?”影无邪问道。 “你的记忆已经全消,已经没有了原先的眼界。天意,从不是看我们不顺眼,来为难我们。也从不会看我们可怜,来帮助我们。天道无情,天之道,在于损有余而补不足。所以万物平衡,相互制约。所以猛兽几乎都有天敌,高空云雾会凝结成雨水落下,哪怕是九转尊者也会被寿命所限。” 顿了一顿,幽魂魔尊的意志继续道:“而人之道,损不足以奉有余,与天之道恰恰相反。一个强者,会想要变得更强。一个富有的人,会想要变得更加富有。一个美人,同样会想要变得更美。寻得长生的人,想要更进一步,获得永生。人的欲壑难填,永不满足,和天意背道而驰。” “我有些明白了。天意倾向于我,是因为我失败了。方源成为完整的天外之魔,已经超脱限制,放任他的话,会大大滴破坏天地的平衡。所以天意转移了目标,想要借我之手,来对付他,不让他的阴谋得逞。但为什么天意能驱使春秋蝉?这只仙蛊,明明已经被方源炼化了啊。”影无邪还处在懵懂的状态。 幽魂魔尊意志答道:“唉!这正是天意的手笔。我也是刚刚才领悟出来。方源当初得到春秋蝉,都是天意的安排。天意早就选中他为棋子,令其重生,破坏本体大计!” “依照白凝冰提供的情报,现在回想一下,方源表现出特别之处时,是在青茅山上。他虽然资质不良,但一路走来,却是顺风顺水,每逢紧急时刻,他都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,获取最大的利益。青茅山、三王福地、王庭福地、义天山……这一路,显然,他是用了春秋蝉不止一次的。” “春秋蝉不过六转,有失败的概率。他居然次次都成功。除了上一次,可能由我们助他之外,其余部分,他方源居然没有失败一次!要知道,春秋蝉可是会令他运气衰败的。这恐怕都是天意在暗中扶持相助,最终令他在短短数年之内,从一届凡人成为蛊仙,并落入本体眼中,被本体当做应付天意的棋子。” 影无邪意志听的瞠目结舌:“等等,你是说……” 魔尊幽魂的意志点点头:“不错!这一次本体失败,主要还是因为方源。本体利用方源,将他当做棋子。但实际上,方源早就是天意的棋子。” “不管方源重生几次,在他第一次重生之前,本体很有可能已经成功。不仅炼出至尊仙胎蛊,而且成长到了天地不容的地步!正因如此,天意才不惜借助方源,令其重生,前来破坏我本体大计。” “方源这个人很有意思。首先,他是天外之魔,所以才有资格重生,才有能力去改变过去。普通人就算再优秀,也脱离不了宿命的结果。然后,他却又不是完整的天外之魔。所以,他还受到天意的影响和摆布。他自以为春秋蝉是其所炼,为其所用。但事实上,从来都不是这样。春秋蝉这种大杀器,早就被天意侵蚀了。很显然,这场布局从方源获得春秋蝉时,就已经开始了。但他被天意蒙蔽,并未发现什么不妥之处。毕竟,借助春秋蝉重生,只能承载一部分的意志。而意志这种东西,连魂魄都不如,最容易被影响了。就好像现在,我很想将所有的记忆和所知,都灌输给你,可惜你这股意志能够承担的很有限。” 一时间,影无邪张大嘴巴,完全说不出话来! 光阴长河,波涛不绝,拍打在红莲之上。 一朵朵的莲瓣,随之消散。 很快,就只剩下了内层的花心。 “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魔尊幽魂的意志叹息一声,继续道。 “方源到底是天外之魔,天意尽管可以影响他,但最终他还是听从内心的声音,选择夺取至尊仙胎蛊,而不是毁掉它。” “如此一来,他虽然还是棋子,但却已经不受棋盘的拘束。天意当然不能容许这样的存在,所以启动春秋蝉,要借助你的手来对付方源。” “但天意又绝不会,让你重生之后,夺回至尊仙胎蛊。所以,你重生之后,应当是没有机会挽回大局的,你切不可心急气躁,坏了这最后的机会。” 影无邪便问:“那我该怎么做?” “如今,僵盟已灭,影宗也消散了,甚至本体都陷落险境。索性影宗诸仙,都或多或少留下了后续手段。你要利用这些,重建影宗。” “命难违,运可借!北原长生天的势力,可以利用。中洲方面,也有隐藏势力,和十大古派并不对付……” “你意志有限,知道这些已经是极限了。你借助这些,重建影宗,拯救本体。最关键的,你要将这个重要的情报,告知本体。因为当你重生之后,这份红莲真传和我也会随之改变,不会记得这些事情。到那时,你才是唯一的知情人!” “记住,木秀于林风必催之,堆出于岸流必湍之。之前,‘蛰伏暗蓄对付天意’的策略是对的。我们既然成功过一次,那么就能成功第二次!好自珍重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