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节:影无邪重生 - 蛊真人

第二节:影无邪重生

?耳畔呼呼的尽是狂风呼啸之音,还在疾飞途中的“方源”浑身一震,惊醒过来,脱口而出道:“我重生了!” “春秋蝉果然是厉害!不愧是红莲魔尊的本命仙蛊!” 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” 影无邪顿足,展目四望,发现自己正在赶往义天山战场中心的途中。 此时,他距离目的地,已经不足万里。 “方源故意将定仙游借给我用,就是要让我赶到他面前,好方便他夺回蛊虫,奠定胜局!” “但他万万没有料到,自己本身就是天意的棋子,夺得的春秋蝉,也始终受着天意掌控。” “我现在重生,对义天山中央的情景,记得清清楚楚。正可用定仙游仙蛊,直接瞬移过去。对付方源,报仇雪恨!” 想到这里,影无邪忽然猛烈地摇晃脑袋。 “该死!又被方源假意,影响了决断。” 影无邪咬咬牙:“天意果然不安好心,我现在就算赶过去,方源已经用了至尊仙胎蛊。顶多是趁其虚弱之时,对其实施伤害。” “可惜!若是回到我刚刚从梦境中脱离的时刻,我就能力挽狂澜了。哼,天意是不会这样做的。因为它更不想看到,我的本体获得至尊仙胎蛊。” “既然大局已定,我就按照本体意志的指示,暂时撤离!” “天意想要两虎相争,我岂能如它所愿?” “但凡成就大事者,都要忍人之所不能忍。” “方源不需要去对付,就让他吸引天意去。将来他若能存活,我就利用他充当主要蛊材,再炼至尊仙胎蛊,肯定能省去大量的费用和精力。” “而我则需要重建影宗,这个结果绝不是终结!太白云生、黑楼兰都可以利用,不能让他们和方源碰面。” 既然已经得知了假意,心中有所防范,那么影无邪也就脱离了方源的空中。 他最后看了一眼义天山,眼中闪烁着愤怒、仇恨、期盼种种神色。 这个距离,他已经看得到义天山溃败形成的偌大废墟。方源这个可恶的盗贼,谋夺他成果的家伙,一定还在那里! 但他不能现在去。 一切,要以大局为重。 影无邪咬了咬牙,转身飞走。 “怎么影无邪,还未回来找我?”方源等候半天,一颗心渐渐沉入谷底。 “这么说,他识破了我的布置,脱离了我的掌控吗?” 方源的眉头越皱越紧。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,前世的记忆也随之消散,更不明白春秋蝉的真相,但方源清楚一点,那就是:自己这次麻烦有些大。 “影无邪不来到这里,我灌输在蛊虫之中的特意,就无法发动。超过时限,这些蛊虫都会自毁!我必须尽快地赶到影无邪的面前,制服他,或者说服黑楼兰、太白云生,帮助我制服他。” 方源手中还有态度蛊,这是一个最佳的证据,可以说服黑楼兰。 至于说服太白云生,那就更加容易了。毕竟相处过这么一段时间,说些鲜为人知的细小往事,就能让太白云生相信了。 方源检查自己的蛊虫。 因为换魂所带来的蛊虫,如今已经重新被他掌握。 首当其冲的,就是传说中的态度仙蛊。除此之外,还有智道仙蛊解谜,魂道仙蛊换魂。 至于其他的,都是魂道、梦道的一些凡蛊,不提也罢。 方源眉头大皱。 因为这些当中,竟没有用来移动的蛊虫! “难道要我徒步追上,拥有定仙游的影无邪?或者先将影无邪肉身上的梦道蛊虫,都收为己用?这些蛊虫中,倒是有用作转移的蛊。” 这些蛊里,并非是方源意志。所以方源并不能如同解谜、换魂这样,将它们轻易收服。 想要运用,恐怕还得借助态度蛊等等,进行哄骗。 只是之前已经骗过一次,第二次的把握,就连方源自己也感觉不大。 “但没有办法,必须试一试。”想到这,方源便下意识地抬头,看向半空中悬浮着的影无邪肉身。 他万万没有料到,这竟是他目睹影无邪的最后一眼! 下一刻,影无邪肉身陡然自爆。 没有任何声音。 这是一场静悄悄的爆炸。 并且爆炸的结果,也一点都不血腥,反而透着绚烂的唯美。 整个影无邪的血肉骨骼皮毛,都化为一层层,一股股的灿烂华光。 这些华丽的光辉,呈现出七彩斑斓之色,美轮美奂。 但面对这抹几乎令人窒息的美丽景象时,方源却瞳孔猛缩,急忙后撤,拉开距离。 因为他认出来,这就是梦境! 一股梦境,达到外显的程度,深邃难测,正在他的眼前迅速成形。 “是我对魔尊幽魂施展了引魂入梦,所以才有的这个结果吗?不,绝不是。好端端的,影无邪的肉身怎么会自爆?似乎还化为了一场梦境?” 方源心中十分疑惑。 他并不知道影无邪的寿命,只有短短的九个时辰。九个时辰中,影无邪会从什么都不是的凡人,变成一转蛊师,两个时辰之后变为二转。随后,三转、四转……七转、八转。每过一个时辰,他的修为会因此增加一转。到了最后死亡来临之际,他甚至会成为九转蛊仙。 但九个时辰一过,他就会自爆,化为梦境。 他本来就是无中生有,运用仙蛊成真,从梦境中而得。如今化为梦境,也不奇怪。 自爆形成的梦境,疯狂扩张,迅速弥漫。 方源费尽全力狂奔,一连跑出去七百多里,这才没有让梦境卷席到他。 若是落到梦境之中,那就麻烦大了。 方源虽然手中有解谜仙蛊,但凡蛊不齐,凑不出仙道杀招解梦。 梦境还在弥漫,但速度已经减缓很多。 方源只得再退,一直退到距离义天山废墟千里之外,梦境扩张的脚步才缓缓停止。 如此一来,一片幅员千里的超大梦境,外显定形,横亘在方源的面前,充斥他的视野。 方源心中一口凉气窜起:“幸亏我最后,没有听从星宿仙尊的指点,去毁了至尊仙胎蛊。否则我的魂魄岂不是要随着影无邪的肉身,直接陷死在这超级梦境之中?” “现在如何是好?” 这场异变,严重打乱了方源的计划。 影无邪的肉身,本来就极具价值。还有一整套的梦道蛊虫,可以催发出极其厉害的引魂入梦。 更叫方源念念不忘的是魔尊幽魂。他虽然状态不佳,但若脱离梦境,再落到方源手中。方源对其搜魂,说不定就能知道更多的秘辛,海量的修行经验。 还有偌大的战场,虽然被万劫屡屡冲刷,说不定还遗留了一些蛊仙的仙窍什么。至少生死福地还在。 但现在,这些东西都被梦境包裹进去。 别说方源现在无法催动杀招解梦,就算能催动,要解开这片梦境,回到战场中央,那该到猴年马月? 方源捏了捏双手,看着这片超级梦境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 “事已至此,也无他法可想。此地不可久留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其余的南疆蛊仙们必定会接连而至。” 方源凭着记忆,向远方奔去。 他选择的方向,正是当初太白云生驾着他的肉身,逃离的方向。 “希望运气好点,能碰见他们。” 方源肯定不能如愿了。 方源不知道,太白云生等人后来又遭遇了南疆蛊仙,激战中早已经变了方位。 他更不知道,影无邪凭借重生的优势,此刻已经重新和太白云生、黑楼兰汇合。 “方源,你最好解释清楚,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黑楼兰脸色铁青,见到影无邪,很不客气。 太白云生连忙伸手道:“慢!我相信方源,一定有原因。先听他解释。” 影无邪诚恳地望着黑楼兰、太白云生:“是我心急了。我中了对方的杀招,不仅是陷入梦境这么简单。如今一身蛊虫几乎都不能用了,只有杀了对方,才能解开此招。” “可是我看到你,明明是用定仙游的!若非我们彼此身上,有着蛊虫可以相互感知位置,否则我差点都要认为,你抛下我们,直接离开南疆了!”黑楼兰语气急促,继续逼问。 “这是我迫不得已,才使用的禁招!你们也看到了,我第一次运用定仙游时,因为失败而受了伤。再说,我为什么要抛下你们?现在的局面,危机重重,我们更应当团结一致,方能有更大的存活希望。”影无邪掷地有声地道。 黑楼兰冷哼一声,还想开口。 影无邪连忙打断她的话:“好了!现在我们利用定仙游,赶紧回去。我的身份已经曝光,天庭已知,狐仙福地已不安全,里面的资源都需要立即转移。” 方源一路狂奔。 他没有动用任何蛊虫,但此刻却是矫健如飞,快若奔马。 连续奔跑了一刻钟,他都没有感到任何的疲惫之感。 在奔跑的途中,他又惊喜地发现:别看这副身躯白皙细嫩的样子,实际上却防御惊人。急速奔跑途中,树枝碰到他的身体,都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印子。路途中尖锐的石子,更被他双脚直接踩碎,根本构不成什么阻碍。 并且,他的力气还很大。 轻轻一跃,就能跳出三丈有余的距离。 但叫方源失望的是,他一路奔驰,始终不见影无邪、黑楼兰、太白云生任何一人的踪迹。 ps:月票破1000的加更!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第三节:方源借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