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节:策反黑楼兰 - 蛊真人

第九节:策反黑楼兰

?方源面色古怪,他还是首次听到狗屎运这种奇葩的仙蛊。 现在这个情形,暴露春秋蝉,已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。 反正天庭蛊仙已经知道,代表中洲十大古派也已经了解,几乎是天下大白。 琅琊地灵继续道:“可惜这春秋蝉只是六转级数,若是曾经的九转春秋蝉,你一定能大获全胜。春秋蝉既已落入影无邪之手,你可不能任其发展!不过好在我这边宙道方面的手段,也有不少。春秋蝉只是六转,又知道是谁持有它,克制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。” “克制春秋蝉?”方源大感兴趣,说实话,这正是他最大的忧虑。 琅琊地灵大大咧咧地道:“春秋蝉不过六转,不知道谁拿了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,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。它虽然是曾经红莲魔尊的本命仙蛊,但那又能如何?世间只有无敌的蛊师,绝没有无敌的蛊虫。全天下,也不是宙道第一,而是各大流派百花齐放。不过若以宙道手段克制,更加有效就是了。” 方源闻言,连连点头,大觉琅琊地灵说得有理。 就譬如此次,他借助春秋蝉重生,就被影宗算到,甚至大肆利用。 这就是典型的,以智道克制宙道。 春秋蝉的确是有独到之处,但它并非是无敌的存在。人是万物之灵,蛊是天地真精。天地讲究平衡,春秋蝉被其他手段克制,也是应有之理。 “重生以来,我都是将春秋蝉当做自己的最大底牌。没有想到,会有对付春秋蝉的一天。”方源感慨良多。 就在他联络琅琊地灵的同时,中洲。 明堂谷。 这座终年洋溢光辉的山谷,在中洲亦是颇为有名。 它被中洲十大古派中的风云府、天莲派联合掌控,乃是中洲有名的产出光道蛊虫的圣地。 这处宝地,蕴含极其浓郁的光道道痕,几乎每二十年间,就会产生光道的野生仙蛊。 就在这明堂谷的深处,隐藏着一位魔道蛊仙。 不动如山——公孙良。 陡然间,他从沉睡中睁开双眼。 “嗯?有人唤我?”他轻轻的嘀咕一声,脸上疑惑的神情一闪即逝,旋即转为肃穆和凝重。 心神沉入仙窍,他利用一种十分独到的信道手段进行联络。 “大先生,您是要借我的仙蛊?” 另一边,地渊的深处,影无邪答道:“是的。” 公孙良此时完全睁开双眼,一点睡意都没有了。他十分犹豫,目光不停的闪烁。 他是魔道蛊仙,一直受到中洲正道的追杀和打压,尤其是十大古派。 他亡命天涯,在一次险象丛生的绝命逃亡之中,堕落陷阱,生死一线。这个时候,遭到了神秘人的及时救援。 公孙良不仅捡回一条命,而且在神秘人的引领下,他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。 这个组织,只有一个名称,就叫做——逆。 组织的成员,都已数字代号,十分神秘。 公孙良从这个组织中,获得不少帮助。若非如此,他也绝不可能逃亡至今,仍旧未被十大古派追拿得手。 时间长了,他越加看重这个组织,并且对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,也隐隐有了许多猜测。 “这个组织的代号,往往代表着加入的时间,还有在组织中的地位。大先生,就是一号,乃是创建‘逆’组织的高人。他忽然要向我借蛊……” 公孙良犹豫良久,最终一咬牙,点头同意。 中洲,钧天剑派。 两位剑道蛊仙苗君、苗越正在商议剑派要务。 这时,苗君忽然身躯微微一震,接到影无邪传来的消息。 面对影无邪的请求,苗君十分犹豫,对身旁的苗越道:“大先生联系我,向我们讨借仙蛊。” 苗越顿时皱眉:“这大先生,身份极其神秘。我们加入逆的时间也不短了,还从未接到过大先生的消息。但这一上来,就向我们借仙蛊……” 苗君点点头:“我们加入逆,也是希望这个组织能给我们帮助。但之前脱离仙鹤门一事,逆对我等毫无助益。现在却向我们借仙蛊,这大先生未免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。” 数年前,钧天剑派中有人升仙成功。 于是,这个势力就拥有了三位蛊仙。 钧天剑派原本依附于仙鹤门,拥有三位蛊仙之后,钧天剑派便想摆脱仙鹤门附庸的身份。 可惜,最终没有成功,反而被仙鹤门挖墙脚,招揽去了第三位蛊仙。 钧天剑派经此一事后,被仙鹤门重点“关照”,苗君、苗越二仙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。 二人原本想借助“逆”的力量,但未能如愿以偿,心中颇有芥蒂。 因此,影无邪以大先生的身份向他们借蛊,遭到了失败。 啪! 地渊,密室之中,影无邪一巴掌将眼前的桌案拍碎。 “哼!苗君、苗越……”影无邪咬牙切齿,目光阴沉。 所谓的逆组织,正是影宗所建。 中洲和其他四域不同,天庭高高在上,天庭下宗的十大古派,瓜分中洲绝大多数的修行资源,统摄天下。 在十大古派之间,夹杂生存着无数势力。 人都想往高处走,谁不想更进一步?哪个势力,不想自己的势力范围更广大,拥有的修行资源更多一点? 尤其是蛊仙,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渡劫。所以,这就要求蛊仙们实力必须进步,否则就会在灾劫中牺牲。 而要实力进步,却并非那么容易。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首当其冲的,就是修行资源不足。 但十大古派实力雄厚无比,霸占诸多修行资源。其余势力,人心不齐,实力不行,无法撼动。 有志之士察觉到这一点,便相互之间联络,结成大大小小的各种联盟。 但这些联盟,都不长久。不是因为中洲十大古派的暗中破坏,就是联盟之中的各个成员内斗内耗。 当然,究其根源,还是实力不足,无法抗衡中洲十大古派。 影宗方面,便在暗中建立逆组织,精挑细选里面的成员,逐步壮大。 不过这一步,也只是闲棋。就算是当初组建逆组织的影宗成员,也未抱多大的期待。 成员越多,组织就越臃肿,就越复杂,越难管理。 况且这些成员,都不是天外之魔,就连逃脱宿命之人,也几乎没有。对抗天意,难堪一用。 所以,当初魔尊幽魂的炼蛊大计,也未调动过这些人物。 若是调动,且不说是否能调得动?就算能调动起来,恐怕也极可能反被天意利用,得不偿失。 但此时,影宗大计失败,遭受惨烈重创。影无邪重生之后,不得不借助这个逆组织的力量。 他借蛊并不顺利。 很多蛊仙成员都推三阻四。 仙蛊极其珍贵,逆组织成员之间,身份保密,互不相识,结构相当松散。想要借蛊,谈何容易? 唯有类似不动如山公孙良这种魔道蛊仙,他孤家寡人,要逃脱中洲正道追捕,避免智道推算,只能借助逆组织的帮衬。 他离不开逆组织,所以就算不愿意,也不得不冒着风险,将仙蛊借给影无邪。 影无邪借蛊借了半天,方源的蛊虫趁机接连自毁。 最终,影无邪虽然成功镇压,止住了蛊虫自毁的现象,但其损失也是相当的惨重。 “好一个方源!壮士断腕,果断至此。”黑暗中,影无邪脸色铁青,“不过,也只有你这样的人物,才能夺了至尊仙胎蛊罢。” 镇压住了方源的蛊虫,影无邪接着又利用借来的几只仙蛊,成功驱除了脑海中的方源假意。 就在他准备再接再厉,利用仙蛊将方源的蛊虫纳为己用之时,忽然心中一动,察觉到了黑楼兰的动静。 黑楼兰盘坐在一张石床之上,缓缓地睁开双眼。 她眉头轻轻皱起,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忧愁、凝重之色。 房间中,黑暗的角落中,忽然传来影无邪的声音:“黑楼兰你不必再试了。在这个地方,你想要通过通天蛊,联络宝黄天,是不会成功的。” 黑楼兰目光一闪,正要开口。 这时,影无邪又道:“你不必伪装,用一些话来敷衍我。我知道你已经猜疑我的身份,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。是的,我并非方源,而是影无邪。” 黑楼兰动容。 她可不是太白云生,并不好糊弄。 “方源”自苏醒之后,表现古怪,黑楼兰按捺不发,只是想首先借助定仙游脱离险境。 但没想到,影无邪带她来到这里。 这里布置了超级蛊阵,防卫森严,居然能够屏蔽通天蛊,连沟通宝黄天都不能成功。 黑楼兰沟通宝黄天失败之后,更加意识到影无邪的身份可疑。 但就在这时,影无邪却直接坦言相告,令黑楼兰颇有措手不及之感。 “我的身份,你也知道了。”影无邪的声音,接着传来,“我是幽魂魔尊的分魂之一,夺取了方源的肉身。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个是死,另一个是放弃方源,转投我方。” 对于影无邪而言,黑楼兰乃是大力真武体,又是逃脱宿命之人,乃是上佳的棋子。 不过若黑楼兰不识时务,他也会斩杀了黑楼兰,毫不姑息。正好可以利用黑楼兰的尸躯,帮助他这副肉身重生。 凭借此处大阵,影无邪有十足的把握,能够对付得了黑楼兰。 ps:用了三只休息蛊,进行疗伤,状态好多了。最近这几天,手头上积攒了不少的关怀蛊,感谢大家了。在下个月,本人打算利用这些关怀蛊,还有欠更蛊,一起合炼出多更蛊,回报诸君!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第十节:滴水不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