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节:滴水不漏 - 蛊真人

第十节:滴水不漏

?黑楼兰心中惊怒交加。 影无邪陡然发难,让她处境十分被动。 即便黑楼兰不知道影无邪乃是魔尊幽魂的分魂之一,但她经历了义天山大战,也清楚影无邪、影宗、魔尊幽魂都是一伙人。 义天山大战中,黑楼兰的大姨妈焚天魔女,小姨家黎山仙子先后陨落。 这两人乃是黑楼兰,仅剩下来的,心中在乎的亲人。 而作为杀害焚天魔女、黎山仙子的影宗一方,影无邪和黑楼兰之间的仇恨,不共戴天。 但影无邪心知肚明,却不管这些,直接找上门来,强迫黑楼兰投降。 如果不投降,那就杀! 影无邪虽然顶替着方源的肉身,只是六转仙僵,但他身边却有七转蛊仙石奴,战力完好。更关键的是,还有布置在这里的超级蛊阵。 能够隔绝天庭等势力的侦查,又能抵挡地渊中的猛兽侵袭,护住薄青残魂这么多年,这套蛊阵自然非同凡响。 这正是影无邪最大的底气。 影无邪虽然只是分魂,但继承了幽魂魔尊的杀性和强势。 黑楼兰脸色铁青,眼中闪烁着浓烈的仇恨。 “既然影无邪有恃无恐,向我发难,必然是已经准备妥当,有着充足的自信。对方深不可测,和幽魂魔尊关系密切无比。我此时要顽抗到底,恐怕下场堪忧。唯有暂时忍耐,日后再寻找良机……” 心中这样想着,黑楼兰冷哼一声,开口道:“你们影宗,杀了我的两位亲人,你还要我投靠你,不怕我哪一天反噬吗?” “呵呵呵。”影无邪的笑声旋即传来,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 顿了一顿,他接着道:“一来,我强你弱,无足为惧。二来,我也有信道手段,盟约钳制你。三来,你的性子我也了解一些。你大仇未报,黑城未死,你甘心就这样结束吗?就算黑城被你亲手杀死,你也会忍辱负重,努力修行,等待机会反扑。” 黑楼兰沉默。 听到影无邪对自己如此了解,黑楼兰的心越往下沉。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黑楼兰没有料到,影无邪对自己如此了解。反过来,自己就他却近乎一无所知! 这一点,其实还要归功于方源。 当初,影宗的砚石老人,发觉方源的异常之后,便动用天机蛊等等手段,进行推算。 黑楼兰作为方源身边的关键人物,自然也被殃及,影宗收集、推算出不少情报。 影无邪本来是不知道的,但是因为光阴长河中的红莲真传,他受到真传中幽魂意志的指点,所以对黑楼兰了解甚多。 看见黑楼兰沉默,影无邪表现出极佳的耐心,没有任何的催促。 这处简陋的房间中,只有一丝光线。 黑楼兰几乎整个人,都笼罩在黑暗中。 良久,她才开口:“你要招揽我,是要对付谁?若是你让我直接杀上天庭,还不如现在就取了我的性命罢。” “哈哈哈。”影无邪笑道,“你不必试探了,黑楼兰。我要招揽你,当然是要对付方源!” 黑楼兰眼中精芒一闪即逝,声调微扬:“哦,看来方源果然没有死?” “他不仅没有死,而且还收获巨大!”影无邪语气中难掩仇恨之意。 “你是想利用我,陷害方源,帮助你夺得狐仙福地么?”黑楼兰继续问道。 “哼。”影无邪冷笑一声,“方源掌握的狐仙福地、星象福地,应该都已经搬空了。里面的修行资源,包括荡魂山、落魄谷,都被他搬迁到了琅琊福地。” “琅琊福地?” “呵呵,就是你和黎山仙子,和秦百胜、黑城、姜钰激战的地方。怎么?方源到现在都没有告诉你吗?”影无邪道。 黑楼兰沉默不语。 影无邪继续道:“琅琊福地,乃是当初长毛老祖遗留下来的仙窍所化。起先是一处洞天,如今跌落成福地,但其底蕴之深厚,堪称五域第一福地。王庭福地已经毁灭,更难有其他福地,可以比肩了。” “方源不仅将资源都搬入琅琊福地里去,而且还加入了琅琊派,背叛人族,成为毛民的走狗。” 黑楼兰闻言,目光一闪。 影无邪似乎知道她心中的想法,继续笑道:“你想的没错。琅琊福地之中,还留有我的人。琅琊福地中发生了什么,我几乎都一清二楚。方源不会蹦跶多久的,你只有投靠我,才有活路。” 黑楼兰的脑海中,浮现出当初义天山的一幕。 魔尊幽魂顶天立地的巨大身躯,深深的印刻在她的心中。 “幽魂魔尊……”黑楼兰心中呢喃,随后她缓缓闭上双眼,沉声道,“形势比人强,我投靠你。不过,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。你要我对付方源,我却和他还有盟约呢。” “区区盟约,我自然能帮你消除了。”影无邪语气自信十足。 哪知黑楼兰又道:“这样好么?当初建立这个盟约的时候,讲的很清楚。不管哪一方解除了盟约,另外一方就没有遵守盟约的必要了。” 影无邪这才感到麻烦:“哦?这样一来,我帮你消除了盟约,岂不是也间接地帮了方源?” 黑楼兰点头:“正是如此。” 方源当初设立这条,自然是害怕黎山仙子暗中解除盟约。毕竟黎山仙子主修信道,方源不得不防上一手。 哪知道世事变迁,命运无常。 黎山仙子身陨,影无邪要帮助黑楼兰破解盟约。 “盟约的本质,都是利用信道手段,在彼此肉身、魂魄之上,印刻下信道道痕。破解盟约,就是消除身上的信道道痕。”影无邪心中思量起来。 “我要消除掉黑楼兰身上的信道道痕,十分容易,凭借这个超级蛊阵,还有我身上的蛊虫,就可以完成。但是这样一来,也帮助了方源。” 影无邪当然不愿意。 在他看来,理想状态是黑楼兰破解盟约,而方源仍旧受到盟约桎梏。 如此一来,他利用黑楼兰对付方源,先天优势就极为庞大。 “其实要达到理想状态,也不是不可以。只需要将相应的信道道痕,首先消除掉即可。” 在黑楼兰的身上,一定有一条,或者数条信道道痕,代表着“一方破解盟约,另一方就不必遵守盟约”的意思。 而且这种信道道痕,一定和其他信道道痕相关联。 影无邪只需要首先将这种信道盟约破解,再破解其他信道道痕,就可以达到他心目中的理想状况。日后,可以通过盟约,来坑害方源。 “但是要做到这种程度,却相当困难了……”影无邪眉头越皱越紧。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黑楼兰和方源之间的盟约,就好像在彼此身上装了两个相互关联的炸弹。 不管哪一方,违背了盟约,就会令炸弹爆炸,自己受到严厉的惩罚。 影无邪现在有能力,破解掉黑楼兰身上的炸弹,但方源身上的炸弹,也会随之失效。 这不是影无邪想要的结果。 但是要达到他的理想结果,就要拆开黑楼兰身上的炸弹,在无数颜色的电线当中,寻找到最关键的那一条,或者几条,将它们减掉。 然而,要做到这种程度,就很困难了。 影无邪不仅境界不足,而且手头上也没有相应的仙蛊。 “可恶……这个方源做事,居然滴水不漏!”影无邪心胸一阵郁闷。 若是义天山大战之前,他要做到这步,却是相当容易。请其他影宗成员出手,就可以了。更遑论还有魔尊幽魂本体! 但此一时彼一时。 义天山大战之后,影宗大计失败,损失极其惨重,五域中只有一些残留。 影无邪心知,就算自己重建了影宗,统合了全部的残留势力,恐怕也无能力做到这种程度。 “这样一来,黑楼兰的利用价值,就大为降低了。要不要直接杀了她,将她转为大力真武仙僵,帮助我这肉身获得生死仙窍,重获新生?” 影无邪脑中一个念头冒出。 但思考了一下,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。 “生死仙窍重生,有着巨大的隐患,运气稍差,仙窍便会自爆。反不如利用普通仙僵,形成的生死仙窍稳定。” 想到生死仙窍,影无邪便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至尊仙胎蛊。 一时间,他咬牙切齿,对方源的仇恨又深沉了几分。 影宗创出生死仙窍重生法之后,多番试验,发现其中不妥之处。然后,耗费巨大代价,一步步改进。最后,魔尊幽魂本体都参与进来,利用人道、变化道、天道的绝妙精髓,才创造出至尊仙胎蛊的仙蛊方。 方源抢夺了至尊仙胎蛊,形成九五至尊仙窍,可谓是一步登天! 影宗数万年呕心沥血,都打了水漂。 这种深仇大恨,简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。 “也罢。还是放过黑楼兰,我现在毕竟人手很少,黑楼兰资质优秀,会是个很好的打手。” “方源!你迟早会落入我的手中,到那时,我会将你抽筋拔骨,将你的身体上每一寸皮肉,每一根毛发都用来重炼至尊仙胎蛊!!” Ps:今天一更。炼制加更蛊失败了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今天码字状态不佳,还需要时间调整。至今为止,我欠大家多少更了,谁能告诉我一下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