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节:怨气泥人 - 蛊真人

第十五节:怨气泥人

?“啊?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每隔一段时间,或长或短,倪家蛊师中的某人,会发生一种血脉凝聚的现象。熬过去了,便会在体内陆续形成仙蛊。” 戚灾将目光望向前方的漫漫云涛,继续道:“倪仁此举,是想帮助倪家后代产出蛊仙。他的确才华非凡,炼化到后辈血脉中的仙蛊,旁人都无法取出。就算重练,也必然失败。而且这些仙蛊,都是他特别挑选,无须仙元催动,凡人都能运用,只是代价颇为高昂。” 戚荷连连眨眼,也对倪仁心生佩服之情:“我若是能有仙蛊帮助,说不定也能独自挨过灾劫。” 戚灾忽然阴笑几声,森冷气息逸散而出:“倪仁一番苦心,可惜数千年,倪家却从未出现过一位蛊仙。他挑选的这些仙蛊,使用代价太大。凡人掌握仙蛊,就算这只仙蛊不能被旁人所夺,也好比婴儿怀抱珍宝,怎能平安无事?” “倪家中人,一旦体内有仙蛊产生,我们便将其称为当代泥相。泥相体内,产生的第一只仙蛊,乃是一只信道仙蛊,名为‘说是道非’。此蛊能得知天地间的讯息,令蛊师脱口而出答案,但只能说是、非二字。每答出一个疑问,便要耗费蛊师五十载的寿元。” 戚荷眉头轻蹙:“五十载的寿命?这代价竟然如此巨大!那这位当代的泥相,岂会心甘情愿?” 戚灾笑而不答。 戚荷忽然身躯微震。 她有六十多年的生命经历,人情世故也见得不少,此时终于领悟过来,戚灾对自己这番话的背后含义。 “回答一次,当代泥相就要消耗五十年寿命,怎会同意情愿?但七爷爷是蛊仙,当代泥相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。他情愿不情愿,有什么关系呢?” “倪家如此落魄,恐怕也有戚家先辈们的算计吧。” “还有我戚家一族,处境不佳,难道先辈蛊仙们真的没有办法帮衬吗?” 一时间,戚荷心中寒意顿生。 之后的旅途,戚荷沉默下来,鲜有开口。 戚灾嘴唇闭合,他本就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人。 但此次说了那么多,也是教育后辈戚荷。既然她已经成仙,那就是戚家蛊仙一员。 戚家行事,并非正派。若包含理念不合的蛊仙,对戚家内部必然是一种损耗。 戚灾说话含蓄,但戚荷显然已经领悟了他的意思。 “烂泥山已经不远了。这一次奔赴倪家,不如就让戚荷动手。就算牺牲了这一支倪家族人,也无不可啊。”想到这里,戚灾眼中闪过一丝寒芒。 戚灾心念一动,坐下气宗狮便缓缓降落下去。 视野中,尽是白茫茫的云雾。 很快,气宗狮穿透云层,戚荷眼前为之一阔,见到万里河山,青山绿水,在自己脚下匍匐。这是她身为凡人,还从未见过的壮阔和雄奇,不免神为之夺。 而在这群山环绕之中,有一座漆黑高山,如鹤立鸡群,分外显眼。 就算是山上的林木,也以棕黑色为主。 “嗯?”离得近了,戚灾眼神一凝。 很快,戚荷也发现了不妥之处。 在山的东面,向阳的地方,坐落着一座山寨。 但此时,这座山寨已经化为一片废墟。血流满地,横尸遍野。 不仅是有人族的尸体,而且还有各种猛兽的躯壳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戚荷惊呼。 气宗狮缓缓降落在这片血地上,戚家二仙漫布这片战场。 浓烈的血腥气味,扑鼻而来。入目的惨状,让戚荷不忍卒视。 戚灾则是满脸冷漠,喃喃地道:“烂泥山这里土壤特殊,血还未彻底干涸,显然倪家被屠杀,只是一两天前的事情。” “有古怪。这里的野兽种类极多,并非是寻常的兽潮。倪家运气真的不好,居然碰上这种兽潮。”戚荷也开口道。 戚灾用阴寒的目光一扫:“哼,什么兽潮,分明就是人祸!烂泥山这里的兽潮,只有一种,那就是泥怪兽潮。” 戚荷吃了一惊:“什么?究竟是谁,这么残忍,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!” 旋即,她又沉思道:“此人能掌控万兽,手段极高,南疆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奴道蛊师?” “哼!此人绝非蛊师,而是蛊仙。”戚灾走到山寨中央。 山寨废墟的中央,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泥浆,和周围鲜红的血地,泾渭分明。 “这支倪家族人手中,掌握着一头荒兽泥怪。但现在这头泥怪,已经灭亡崩解。奴道蛊师再强,单凭兽潮,也是奈何不了这头荒兽泥怪。只有可能是蛊仙出手!”戚灾沉声道。 “蛊仙?”戚荷没有料到,居然是蛊仙。 她心中升腾起异样之感:自己生活了数十年,都未见过蛊仙身影。没想到近来渡劫,见到自家七爷爷,现在又得知另外一位蛊仙的踪迹。 “我现在是六转蛊仙,层次不同,所以接触的事物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了。”戚荷心中暗叹。 戚灾的脸色,越加冰冷。 他此行,是来找当代的泥相。但现在倪家山寨被屠杀一空,他的计划成功的希望已经微乎其微。 “哼!杀了倪家全族,一走了之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 戚灾冷哼一声,流露出重重冰寒杀意:“你以为做成这样,我就无可奈何了么。气相先祖流传来的手段,其实能用常理来估量的?” 戚灾说着,猛地伸出右手。 右手两指曲起,只伸出拇指、食指和中指。 三指按压虚空,轻飘飘的动作,戚荷本不以为意,但没想到此举造成的动静,就是巨大无比。 轰的一声巨响。 整个烂泥山都震动了一下,大气随之猛烈的震荡,山寨废墟的砖瓦断木,像是被飓风刮风,四处飞砸。 戚荷忍不住后退一步,被这巨大的响动,惊得瞠目结舌。 呜呜呜…… 一股股的惨绿气息,从战场各处猛地升腾而出。 起先只是数十道,但很快,一道道的惨绿气息数目疯涨,成百上千道,在半空中飞绕盘旋。一时间,整片战场都被笼罩着一层绿光,蔚为壮观。 “来。”戚灾轻喝一声,三根手指猛地内扣,形成刚劲有力的鹰爪。 他遥遥对准漫空飞舞的惨绿气息,猛地一抓。 这些气息顿时受到一股极其强力的吸摄力量,仿佛百川入海,纷纷飞射到戚灾的鹰爪爪心。 几十个呼吸的时间,原本铺天盖地似的惨绿气息,已经消散全无,尽皆融合到戚灾的鹰爪之中。 戚灾的鹰爪,已经毫无正常肤色,变成诡异的碧绿。 “七爷爷,你的手!”戚荷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身心俱寒,一股惊天的怨气充斥自家心扉。 “你刚刚升仙,还是大半个凡人,不要过多接近。”戚灾嘱咐道,他的话语仍旧一如既往的平缓低沉。 戚荷点头,连忙后退几步,转过目光。 旋即,她又听到戚灾的话:“这些惨绿气息,就是漫布在战场各个角落里的怨恨之气。那蛊仙屠戮倪家全寨,男女老幼统统没有放过,心狠手辣至极。倪家上下没有一个活口,自然对命运,对仇敌充斥惊人的怨恨。这些气息,不仅残留在战场上,还有多半缠绕在凶手的身上。” “进去!”戚灾陡然断喝。 同时,他的鹰爪放开,碧绿的右掌照准脚下的黑色烂泥,猛地一拍。 刹那间,所有的怨恨之气都随着戚灾的这个动作,被拍进烂泥之中。 这并非普通烂泥,而是充斥土道道痕的荒兽泥怪的尸体。 “气道的历史悠久,小荷,你看好了,这是咱们戚家得力的手段之一。”戚灾语气难掩一股傲意。 哗啦一声。 泥浆在戚灾的手段下,陡然翻涌而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泥球。 厚重的泥球悬浮于空,缓缓自转。 而在泥球的表面,浮现出无数人脸。 这些人脸的神情,都充满了愤怒、仇恨。 “咄!”戚灾张口一喷,喷出一口玄妙气息。 气息融进泥球,后者迅速形变,化为一个由泥浆组成的怪人。 泥浆怪人开口大声咆哮:“杀!我要杀了你!” 戚荷啊了一声:“难道是倪家的人活了?” 戚灾的手段,在她看来,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。 “自从宿命蛊被打坏,世间复活的手段就多了。”戚灾解释了一句,旋即又对眼前疯狂咆哮的泥人怪物问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啊啊啊……”泥浆怪人却还在咆哮,四肢疯狂乱舞,出离了愤怒。 戚灾皱了下眉头,再问。 泥浆怪人充耳不闻,愤怒咒骂:“凶手!逼死我爷爷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 戚灾冷哼一声,念头频动。 泥浆怪人是他一手造出,自然要归于他的控制。 “你是何人?你也是凶手!我也要把你……”泥浆怪人身躯猛颤,像是被雷电击中,浑身上下抖落下无数泥点。 怒骂声顿止,泥浆怪人平静下来,用空洞的眼眶看着戚灾和戚荷。 戚灾吐出一口浊气,他知道:这泥浆怪人心智极其简单,只是怨气生成。要询问问题,不仅一次只能一问,而且要循序渐进,不能过难。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倪健!”泥浆怪人再度咆哮。 戚灾却听成“你贱”,眼中厉芒一闪,冷哼一手,长袖一扫。 啪的一声,泥浆怪人被完全打散,化为一滩烂泥,落到地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