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节:三方之难 - 蛊真人

第十六节:三方之难

?戚灾冷哼一声,手指一掐,顿时烂泥再度翻涌汇聚,形成泥球。 泥球表面,浮现着无数怨恨的人脸。虽然静默无声,但此情此景,仍旧叫戚荷心生浓郁的寒意。 戚灾长袖轻轻一拂,泥球形变,再度化为一位泥浆怪人。 戚灾却轻咦一声,心道:“这居然是刚刚的那股怨气。这怨气已经被我打散一次,居然还能凌驾于其他怨气,显现而出,凝成形体。可见这股怨气的主人,生前是多么的怨愤憎恨了。” 戚灾再度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倪健。” 这一次,戚灾却是听清了。 于是,他又问:“你多大年纪了?” “十五。” 戚灾继续问,泥浆怪人则断断续续的回答。 戚灾的问题,由浅入深,由易到难。 时间流逝,半晌之后,戚灾终于弄清了倪家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 一位神秘的蛊仙,驾驭万兽,突然攻击倪家寨,目的居然和戚灾一样,是为了寻找当代泥相。 但和戚灾不同的是,他并不知道当代泥相究竟是何人。 于是,他就用全寨中人的性命威胁,逼迫当代泥相站出来。 逼不得已,倪家族长挺身而出。 原来,他正是身蕴说是道非仙蛊的当代泥相。 来犯蛊仙大喜,强逼倪家族长动用说是道非蛊,为他解惑。并且约定,只要他得到满意的答案,他就放过倪家上下。 倪家族长为了全族人的性命着想,选择相信来犯的蛊仙,牺牲了自己。 神秘蛊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却言而无信,指挥万兽扑杀全寨。 倪家族人怒恨交加,拼命抵抗,但兽群势大,节节败退,损失惨重。 存亡关头,戚灾收服的荒兽泥怪,赶来救场。 原来分散在南疆各处的倪家分支,都是被戚家蛊仙故意豢养。戚灾负责的就是烂泥山,每隔一段时间,检查一次,知道当代泥相就是倪家寨主。 他在烂泥山的山中污泥潭里,收服了一头荒兽泥怪,并留下一股意志,操纵泥怪,保护倪家,以防不测。 不测发生,泥怪赶到战场,保护倪家族人。 但神秘蛊仙却很强悍,亲自出手,多番攻击,将这泥怪杀死。 泥怪一死,倪家仅剩下的族人,旋即被兽群淹没,没有一个人逃出生天。 原本安静祥和的倪家山寨,也被碾成废墟,横尸遍野,凄惨无比。 几天后,戚灾和戚荷赶到这里,才发现此事。 而这位倪健,正是山寨的少族长,倪家族长的亲孙子,自幼便丧失双亲,被爷爷一手带大,又倾心栽培,关系紧密。 爷爷被仇人逼死,仇人还言而无信,杀死倪家全族,包括他自己。 他死后,魂魄都被收走,只留下一股十分浓重的怨气,盘桓不去。 戚灾一步步详细询问,倪健对方源的印象极其深刻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 根据他的回答,戚灾一步步地还原出方源的相貌。 这是一个身材矮小,却又敦实的老人,胡须黑白掺杂,刚劲得宛若铁丝。黄皮肤,小眼睛,一口牙齿参差不齐。 “这是何人?”戚灾暗暗对比记忆,发现并不认识此人。 他当然不是认识了。 方源生性谨慎,就是面对毫无威胁的凡人蛊师,也会伪装身份,变换容颜身材。 其实,就算戚灾亲临现场,看到方源,也不会识破他的伪装。 因为方源不久之前,就已经通过琅琊地灵,筹集到齐备的蛊虫,可以再度使出仙道杀招见面似相识了。 “这位蛊仙恐怕是南疆的隐修……唉,多事之秋!”戚灾暗自叹息。 自从义天山赌斗,南疆蛊仙莫名其妙地折损了一大批。 而这些陨落的南疆蛊仙们,生前大多霸占南疆一隅,掌握着无数修行资源。 如此一来,就形成了利益的真空。 很多潜修的蛊仙,平时很少见到,此时却都开始踊跃而出。 “此人对付荒兽泥怪,还要多番出手,战力并不出色,恐怕只是一位六转蛊仙。他居然知道当代泥相,这个隐秘就算是武家、商家蛊仙,都不清楚。他是否会是其他三相的后辈?” 戚灾犹豫了一下,便决定追查下去。 巡天五相数千年的赌约,戚家已经胜利在望。眼看着最后的期限将至,却出现意料之外的神秘蛊仙。此事关系重大,甚至比戚家先辈折损之事还要重大,他戚灾必须搞清楚! 北原,琅琊福地。 噗。 一盆冰凉的冷水,浇到古月方正的脸上。 昏迷中的方正,打了个冷颤,顿时被惊醒。 “这是……哪里?”他睁开双眼,竟然发现自己身陷牢笼之中,沦为阶下囚。 而在他的身旁,站着两位毛民,身着铠甲。 其中一人,手里还提着一个空盆,盆中还残留水渍。 另一位捏着皮鞭,则望着他冷笑。 “你们是谁?这是哪里?”方正猛烈挣扎,奈何浑身都被五花大绑,动弹不得。 “臭小子,你终于醒了?还挺欢的嘛。”毛民狱卒说着,忽然扬起手中的皮鞭,猛地抽下。 啪的一声。 皮鞭狠狠地抽中方正的胸膛,顿时剧烈的疼痛,袭上方正的心头。 胸口的薄衣被抽烂,一道血淋淋的伤口,横亘在他的胸口。 方正倒抽一口冷气,满脸扭曲,痛得他大喊一声。 “叫什么叫?!”毛民狱卒凶神恶煞,又再抽一鞭。 这一鞭抽到方正的脸上,直接将他毁容。 方正痛得再次大叫。 毛民狱卒更加兴奋,手中皮鞭接连抽甩,口中吐沫飞溅:“狗屎人族,我让你叫,让你喊!” 方正被严刑拷打,痛不欲生,惨受欺凌。 强烈的痛楚一波波地袭来,他终于回忆出来:他自己原本被哥哥方源关押在狐仙福地的地牢之中,结果某一天,忽然来了许多毛民,将他带走。 “怎么回事?这一切究竟是发生了什么?”方正心中疑惑至极。 但是他没有疑惑多久,剧痛很快让他眩晕过去,不省人事。 “他晕过去了。这小子真不经揍。” “嘿嘿,再浇盆冷水,让他醒过来!” 两位毛民阴阴冷笑。 冰冷得刺骨的水,骤然间淋遍方正的全身。 方正浑身抽搐,缓缓睁开双眼。 神智渐渐清醒,浑身上下的痛楚,也随之清晰,变得更加深刻。 那位抽打方正的毛民,向前跨出一大步,站到方正的面前。 然后,他猛地伸出长满长毛的粗手,狠狠地捏住方正的两边脸颊,咬着牙道:“臭小子,落到我们的手中,你就别想活了。更别想有人来救你!狐仙福地已经被我伟大的毛民蛊仙们攻占,你的哥哥也已经战死了。” “你乖乖地配合我们,我们就给你一个痛快,让你死得不那么难受。说,你对狐仙福地知道多少?你对你哥的秘密又知道多少?” 方正闻言,只觉得脑海轰的一下。 他双眼发怔,震惊地望着眼前的毛民,失声叫道:“什么?方源死了?!” “哼,被我毛民蛊仙大人们围攻,他区区一个仙僵,怎么可能不死?早已经被碎尸万段了,哈哈哈。” “我们毛民可不是好欺负的。总有一天,我们毛民会反攻回去,将你们全部的人类都踩在脚下!” 两位毛民狱卒哈哈大笑地道。 方正对蛊仙之事,向来所知甚少,一时间真的被眼前两位哄住。 他目光呆滞,失神落魄。 中洲,地渊深处。 黑暗的陋室,黑楼兰闭目盘坐。 石门缓缓打开,影无邪就站在门外。 黑楼兰慢慢睁开双眼,并不说话,只是看着对方。 坦白来讲,义天山大战的结果,出乎黑楼兰的意料之外。望着眼前这位熟悉的“方源”,黑楼兰的目光难掩复杂心情。 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影无邪开口,率先打破沉默。 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黑楼兰道。 她明白,决定她生死的时刻到了。 若影无邪不愿意帮助她消除盟约,那她必死无疑。很显然,影无邪既然暴露了身份,是绝对不会任由方源的绝对盟友,存在于他的身边的。 若影无邪决心消除盟约,招揽黑楼兰,黑楼兰方有一线生机。 影无邪其实也犹豫了很久。 他很想借助黑楼兰的身份,单方面解除她身上的盟约,来对付方源。但黎山仙子信道造诣着实深厚,方源滴水不漏的规定,让影无邪的这个计划,还未施行,就已然失败。 黑楼兰的利用价值,就大大下降了。 别忘了,黑楼兰和影宗可是还有着血仇大恨的。 解除黑楼兰身上的信道盟约,就等若解放了另一方的方源。然后用新的盟约,制约黑楼兰。 如果放弃,那就杀死黑楼兰。虽然不会得到对方的蛊虫,但仙窍却会存留下来,还有一副大力真武体的肉身。这样一来,方源身上仍旧有盟约的枷锁。今后对付他时,或许可以利用。 孰轻孰重,在影无邪心中,已有定夺。 他缓缓张口。 毫无疑问。 下一刻,他说的话,将决定黑楼兰的生死! Ps:今天只有一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