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节:方源vs戚灾 - 蛊真人

第十九节:方源vs戚灾

?“前方的仙友慢走。”荒兽气宗狮上,戚灾高声唤道。 方源顿足,回头望去。 自远离烂泥山之后,他就撤销了仙道杀招见面似相识。 八转仙蛊态度蛊,催动起来是要耗费心力的,长久支持的话,会让方源心力憔悴。 并且方源改版之后的见面似相识,因为缺乏变化仙蛊,导致蛊虫繁多,有数千辅助凡蛊,要时刻催动着这些蛊虫,更是要耗费大量注意力的。 所以,戚灾远远发现方源的时候,并不觉得他是真凶,顶多有些嫌疑。 离得近了,戚荷也看见方源。 只见方源一身白袍,纤尘不染,肤若凝雪,眼似明星,一头长发乌黑如瀑,垂至腰间。 饶是戚荷已经老态龙钟,年过半百,此时见到方源,也是眼前大亮,心中暗忖:“这位蛊仙前辈,竟然如此风姿卓绝,仙风道骨,是我平生仅见之人物!” “前辈所唤何事?”方源神情平淡,拱手道。 他没有动用见面似相识,只是六转修为。 而戚灾却是七转气息。 这个世界,强者为尊,方源优先一礼,自然而然,风度翩翩。若背负双手,倨傲态度,乃是罕见行径。 戚灾也为方源的风采暗赞一声,神色缓和了几分,道:“只是来验证一些事情。” 说着,他袖口一抖,从中射出一个泥球。 泥球见风而涨,很快化作大象般的体积。又一阵变化,形成泥人倪健。 方源目光微微一沉。 倪健向方源望去,目光先是疑惑,旋即转为浓烈无比的仇恨之色。 虽然方源已经大变相貌,但是冥冥中的一股直觉,告诉倪健,眼前这位少年,就是凶手! “是你,就是你!你这个恶魔,逼死了我的爷爷,还屠杀我的全族。” 说着,倪健便向方源,一头撞来。 “哦?”戚灾精神一振,眼中绽射寒芒,再次打量方源。 方源只觉得戚灾的目光,仿佛针刺在身上。 冷哼一声,他长袖一拂,顿时白云翻涌而出,遮挡视野,而他在云中急速后退。 “蛊仙的手段果然是层出不穷,防不胜防。居然能发现得了我?” 对方是七转蛊仙,比方源修为要高。 毫无疑问,这是强敌。 方源立即心生退意。 “休走!”戚灾见此,断喝一声。右手呈鹰爪状,对转漫空云雾狠狠一摄。 哗! 仿佛是一波巨浪涌动的声响。 漫空的云雾,转眼间,就烟消云散。 还在飞退当中的方源,身形暴露出来。 戚灾张开嘴巴,对准方源遥遥吸气。 方源顿时感到一股庞大的吸力,紧紧攥住自己全身,让他速度陡降。 这时,泥人倪健飞杀过来,已经近在眼前。 方源目光一闪,脸色淡漠,毫不动容。 “给我死!”倪健挥拳,呼的一声,拳风刮起! 拳势凶悍,大有一股遇山破山,遇石碎石的气势。 倪健本来只是一个二转蛊师,但被兽群杀死之后,又被戚灾借助泥怪尸躯,形成泥人。 他的实力因此暴涨,有荒兽级数,竟然可敌寻常六转。 从此亦可看出,七转蛊仙戚灾的手段之诡谲卓越。 倪健的拳头,狠狠地击中方源。 但下一刻,方源身形溃散,化为一团云雾。 戚荷呀了一声,神色诧异,没有料到有这一幕。 戚灾却毫无意外之色,他将目光对准右前方,屈指一弹。 凡道杀招——弹指神通。 一颗气丸,只有拇指大小,但速度太快,方源居然躲闪不及,被戚灾击中。 这一次,他终于露出真身。 戚灾再一哈气。 倪健的腰间,顿时缠绕了一圈粗厚的半透明气流。气流围绕着他的腰,不断旋转,倪健速度因此暴涨数倍。 “给我纳命来!”倪健大声咆哮,再次杀向方源。 方源皱了皱眉头。 他浑身上下,罩着一层狮毛甲,刚刚的弹指神通,并未对他造成伤害,只是将他逼了出来。 “居然是气道蛊仙……”他心中暗道。 气道的历史,比力道还要久远,衰落的程度也比力道更甚。 没想到,他居然在当今南疆,碰到了罕见的气道蛊仙。 难怪他被追上,屠戮倪家一族的真相也随之暴露。传承悠久的气道,自然有着方源无法洞悉的隐秘手段了。 “只是我屠戮倪家,和这两位蛊仙有什么关系?我的记忆中,倪家根本没有蛊仙先祖啊。”方源心中疑惑。 “啊啊啊啊!”倪健再次杀到。 方源感到有些头疼。 这泥人怪物,他已经在之前的荒兽泥怪身上讨教过了,没有致命弱点。 甚至就算是动用了七转仙蛊飞剑,也收效甚微。 但这并不代表,方源毫无办法。 他身形飘摇,反扑过去,双掌举起,不管是掌心还是掌背,都覆盖了一层冰冷的白霜。 方源手掌轻拂,拍打在倪健的身上。 倪健攻势粗狂,方源一举一动却如风中落叶,灵动缥缈。 倪健的战斗经验欠缺的很,近身纠缠中,他连方源的衣角都摸不到。 反之,方源招数精致灵巧,霜掌不断拍击在倪健的全身。 很快,倪健身上就覆盖了一层白霜,出手速度骤降,而他腰间缠绕的半透明气流,也早被方源一掌拍散。 方源虽然有仙蛊,都是七转,不宜轻动。 所以,他又捡起曾经的凡道杀招狮毛甲,当做过渡。 而之前的白云翻涌,现在的凝霜手掌,也都是优秀的凡道杀招。 前者来源于太白云生,后者则是雪松子所有。 太白云生主修宙道,兼修云道,时常和方源交流,方源因此掌握了他的凡道手段。 而雪松子,方源在重生之前,曾经缴获了他的魂魄,进行搜魂。 当时,雪松子的魂魄被影宗方面动过手脚,方源没有探查出影宗的情报(幽魂魔尊可是魂道老祖),不过雪松子本身的成长历程,修行经验等等,都被方源探知清楚。 这些都被方源拿来所用。 至于,凡道杀招所需的蛊虫,都由琅琊地灵输送。 而之前,方源在屠戮倪家一族的时候,也借着荒兽泥怪,大肆练习了一番。 戚灾见六转战力的倪健,被方源玩弄于股掌之间,脸色一沉,再次发动凡道杀招弹指神通,接连打出无数气丸。 这气丸速度极快,方源躲闪几次之后,见闪避不开,索性不再闪避,用狮毛甲硬挨。 狮毛甲防御的极限,有点超乎戚灾所料。 他冷哼一声,便转变手法,挥动手掌,对准方源遥遥劈斩。 每一次,随着他的动作,便有气刀于瞬间产生。 狮毛甲只能支撑两次气道的劈砍,方源便催起另外手段,狮毛甲的表层,浮现出一层黑油似的粘稠液体。 气刀劈在黑油上,攻势顿挫,锋芒大减,再劈到狮毛甲上,成效锐减六成。 这层黑油似的防御杀招,来自黑城。 方源俘虏黑城之后,加以搜魂,得到这个杀招,如今运用起来。 通过搜魂得来的杀招,大多都有当事人修炼无数次。虽然不能提升方源的境界,但是凭空得来的修行经验,也让方源走上一道修行的捷径。 这些凡道杀招,只要方源稍加练习,便能得心应手。 戚灾见此,冷哼一声,从鼻孔中喷出两条火气。 火气在半空中飞散,化为一道火浪,朝方源扑来。 与此同时,倪健拼命纠缠。 方源一掌,将纠缠自己的泥人拍落下去。 这时,火气已近在眉睫。 他哈哈一笑,催起云道杀招,身边顿时掀出九道云环。 正是来自太白云生的防御杀招——九云环。 火气侵袭而来,被云环尽数当下、吸收。四个洁白的云环,被染成火红之色。 方源伸出双手,凭空虚抓。 一股股的暗流,汇集到他的双手中心,转眼间形成两道黑色圆球。 凡道杀招——暗漩。 方源飞上前去,手中不断抛飞,一颗颗暗漩流星一般,砸向戚灾。 戚灾身边的戚荷,惊呼一声,感受到暗漩中蕴藏的危险。 戚灾还击,用气刀、气丸,还有鼻腔中时而喷出的道道火气。 双方你来我往,打得难解难分。 戚荷头晕目眩,一时间难以适应蛊仙的战斗方式。 她才刚刚成仙不久,凡人时期的战斗,都是在地面上进行,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,时而飞空时而速降,时而盘旋飞舞。 “几乎可以确定,对方真的是气道蛊仙。”方源一边交手,一边观察,收集情报。 交战良久,戚灾云淡风轻,安稳地坐在气宗狮的背上。 就算方源的暗漩等等杀招,穿透了他的火力网,打在他的身上,也会被他凝起来的硬气给悉数阻挡下来。 戚灾占据着上风,但他心中却远远不像他的脸色那么平静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眼前这个小子……他到底修行的哪一个流派?” 戚灾越战,心中越是疑惑。 他都有些懵了。 方源使出来的凡道杀招,都有被身上道痕增幅的现象。 但他使出的杀招,已经涵盖了风道、云道、暗道、力道等许多流派了! 戚灾百思不得解。 他还是首次碰到这样的情况。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篇   第十八节:暗歧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