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节:是机缘还是麻烦? - 蛊真人

第二十四节:是机缘还是麻烦?

?一般而言,南疆、中洲、北原、东海、西漠这五域中的荒兽,难以跨越界壁,前往他域。 这些荒兽、上古荒兽、太古荒兽,可以媲美蛊仙,相当于一域之精华,很难脱离抚养它们的那一域天地。 五域界壁,对它们而言,就像是一个枷锁。 相比较而言,反倒是普通野兽,兽王,异兽,更加自由些,可以出入界壁。 但现在追杀方源的这群上古云兽,并非南疆抚育造就,而是来源于太古九天之一的白天。 五域界壁,对它们来讲,都没有亲疏远近之分,一视同仁,没有任何的束缚或者排斥。 或许也是因为不论哪一层太古九天,都是覆盖整个五域。 这个特性,早已广为人知。 之前,魔尊幽魂逆天炼蛊,天庭蛊仙之所以能这么快赶到南疆,就是利用监天塔,穿梭白天。 再之前,方源的星门蛊,能够利用太古黑天中的星光做引,跨越五域。 两者的本质,和现下这群上古云兽是相同的,都是利用的太古九天的这份特性。 方源在界壁中急速穿梭。 身后的这群上古云兽,方源也想管也管不过来,只能任由它们跟在身后。 这群云兽都是一根筋,盯上了方源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 这个时候,方源不禁又怀念起定仙游的好处了。 若是有定仙游,他定能干脆利落地摆脱这些麻烦。 就算方源身上有伤,上古云兽追踪方源总得有个范围的极限。利用定仙游,超出这个极限即可。 但方源身上的移动仙蛊,只有剑遁仙蛊一只。 一味狂催剑遁仙蛊,虽然可以拉开距离,但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点。 最关键的一点,上古云兽的追踪距离的极限方源并不清楚。万一这个距离极限很高,方源就算耗费了整个身家,估计还不够催动剑遁仙蛊的损耗。 “琅琊地灵虽然单纯,不会撒谎,但他也一直在算计我呢。” “之前对付戚灾,就被他算计了一把。输送暗渡仙蛊借给我,可是耗费了我不菲代价。” “我若是急于摆脱上古云兽的追杀,恐怕还要被他趁火打劫!毕竟落魄谷、荡魂山、智慧蛊,实在是诱人!” 眼前的界壁,骤然转为深蓝之色。 原来方源已经过了南疆的瘴气界壁,正式进入到东海的苍水界壁。 没有什么可说的,方源继续闷头疾飞。 一路畅通无阻。 界壁中没有任何生灵定居生存,也无其他艰难险阻。 因为五域界壁本身,就是最大的阻碍了。 又疾飞一阵,方源扭头回望,那群上古云兽仍旧在他身后,不断追赶。 云兽没有固定的形态,腾飞之时,宛若流云滚动,洁白如霜雪,姿态曼妙。但落到方源眼中,却是实在讨厌。 到此时,方源的琅琊派贡献已经完全烧光,开始倒欠琅琊地灵仙元石。 “如果不是这些上古云兽,我何至于此?嗯?怎么回事?” 飞行途中,方源忽然神色变幻起来,眼中精芒瞬间暴涨。 他惊奇地发现,在这苍水界壁之中,自身的气息开始发生一种玄妙的改变。 属于南疆蛊仙的气息,正在不断地减弱缩小,而另一股属于东海蛊仙的气息,却随之不断地壮大。 若是方源此刻催动见面曾相识,他绝不会如此惊奇。 关键是,他此刻并没有催动这个杀招。 “难道说,我的这具全新的身躯,不仅可以自由地穿梭五域界壁,而且还可以不断转换气息,变成各域的蛊仙?” 方源心中暗自猜测。 当他正式飞出苍水界壁的那一刻,他浑身上下的南疆蛊仙气息彻底消散,真正转变成一位东海蛊仙。 方源当然又惊又喜。 “这至尊仙胎蛊真是玄妙,我现在根本不用见面曾相识,就能完美地融入到五域当中去,不会被本域蛊仙排斥。” “不过现在,我还是催起见面曾相识为妙。” 方源回头望了望身后吊着的那群上古云兽,叹了一口气,老老实实地催起见面曾相识,变化成一副陌生相貌。 他原本想要静悄悄地穿过东海,回到北原的。 但现在身后吊着这么一群上古云兽,原先的想法自然落空了。 如此招摇,并非方源所愿,但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。 “不过,这里距离乱流海域,却是不远。或许我可以绕一个路,转折到乱流海域,借助地利,甩掉这群上古云兽?” 方源脑海中,忽然泛起了一个念头。 得益于他五百年前世的颠沛流离的人生经历,使得方源对五域的地形都了然于胸。 思考了一会儿,方源还是选择谨慎稳妥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 乱流海域宛若迷宫,一旦不慎陷入进去之后,就会身不由己,把自己给坑了。 传闻中,乱流海域乃是蛊仙大能生死激战,形成的战场。一场血战,许多蛊仙大能陨落,留下不少传承和遗藏。 许多东海蛊仙,以及来自中洲、北原、南疆的蛊仙,常会来乱流海域探索,寻求机缘。 可惜,方源五百年前世,就从未听说过有人从中获得巨大机缘的。反而时常听到:某某蛊仙在乱流海域中失踪。或者某某蛊仙在消失数个月或者数年之后,脱困而出,重新现身。 乱流海域并不危险,但是因为特殊的地形,导致蛊仙常常被困,不得自由。 方源身形似箭,在高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光线。 他没有选择乱流海域的方向,而是直朝最靠近北原的界壁飞去。 剑遁仙蛊催起,渐渐将身后的上古云兽甩远。 他早在许久之前,就咨询琅琊地灵,询问上古云兽的情报,但琅琊地灵所知不多。 方源又派出数十股意志,在宝黄天中搜寻,企图寻找到上古云兽的追踪距离的极限,但一直没有可喜的音讯。 没办法,方源只好先试着尝试,看看能不能甩开上古云兽。 狠下心来,方源一直催动剑遁仙蛊,一刻不停! 终于他将上古云兽甩出视野之外。 方源停下剑遁仙蛊,动用凡道杀招,继续飞行。 速度因此陡降。 “付出如此代价,若能甩开就好了。”方源心中暗暗担忧。 看不到上古云兽了,并不代表已经甩开了它们。 这种媲美七转蛊仙的存在,追踪的方式,往往并非简单的视觉目光。就看它们的追踪距离的极限究竟是多少了。 就在方源时不时担忧回望的时候,一道血芒,忽然从东南方向飞来。 血光划破天际,察觉到方源之后,顿时速度微微一滞,然后向着方源迅速接近。 “是一位六转血道蛊仙,似乎经历了一番激战!”方源察觉到来者的气息,顿时皱起眉头。 不管来者是何意图,方源已经不想再惹上什么麻烦。 他已经够麻烦的了。 身后的那群上古云兽,还不知道有没有甩掉。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,灾劫就要来临。 于是,他立即转折方向,远离主动接近过来的血光。 血光中的蛊仙察觉到方源的意图,连忙大叫:“仙友慢走!我在乱流海域寻得无上机缘,只要你能助我脱离此劫,我愿动用血誓仙蛊,发血誓,将这份无上机缘和你分享!” “乱流海域?无上机缘?还真有人从中获得过好处吗?”方源心中着实诧异了一下。 就在这时,又有数位蛊仙从血光的后方出现,急逼而来,气息强烈,气势汹汹。 他们似乎听见了,刚刚血道蛊仙对方源喊的话。 一位位皆连叱骂道—— “血道魔头,危害苍生,人人得而诛之!” “一律和魔头同流合污者,杀无赦!” “前方仙友,拦下这位魔头,我汤家必有赏赐。” “无须如此。这魔头中了我刘青玉的仙道杀招,肯定跑不了了。前方来者,若识好歹,就赶紧给我滚!” 一时间,方源被这些东海蛊仙又是劝说,又是警告,又是喝骂的。 方源冷哼一声。 他绝非怕事之人,但此刻他的当务之急,是要赶往北原琅琊福地,好应付仙窍灾劫。 方向一折,方源直接朝血道蛊仙,反向撤离。 血道蛊仙大急,他已经到达了自身极限,方源是他唯一的生存希望。 方源一退,他就连忙也改变方向,迅速朝方源靠拢过去。 “你若助我,我愿将这份机缘,都统统送于你!”他大喊道。 方源冷笑,义无反顾地后撤。 见此,东海蛊仙中有人大笑:“对!你这小子识时务得很,快给老子滚!” 也有人喊道:“前方仙友,不妨出手相助我等,事后必有酬谢。” 方源眉头皱起。 自己只想悄悄地回归琅琊福地,怎么一路行来,麻烦事一桩接着一桩。自己不想沾染,但这些麻烦却主动来黏上他。 “仙友,这就是传承的关键信息,你若得之,必将修为突飞猛进,成为仙上之仙啊!”血道蛊仙抛出一只信道蛊虫,飞给方源,企图诱惑他。 方源冷喝:“滚开!” 挥手一扫,发出一缕劲风,就将蛊虫击爆。 与此同时,他身形陡然拔高,一飞冲天。 血道魔修算计不到方源,见此顿时绝望无比,他忽然打出一道奇光,射向方源。 “我已将传承的关键,交付此人。你们要取机缘,杀我无用!”血道魔修大喊一声,身形猛折,向着反方向急退。 奇光速度极快,向方源逼来。 方源冷哼一声,极不愿沾惹麻烦,低喝出声道:“老子有要事在身,都别来惹老子!” 说着,他同时催起剑遁、剑光两只七转仙蛊。 剑遁让他速度激增,剑光仙蛊则直接劈中奇光,将其粉碎。 “啊,两只七转仙蛊!” “此人是谁?!” 方源陡然爆发,众仙顿时大为惊诧,一时间脸色皆变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