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节:东海追逃战(中) - 蛊真人

第二十六节:东海追逃战(中)

?追,还是不追? 东海众仙面面相觑。 最先反应过来的,是七转蛊仙汤诵。 “休走!”他身形如电,追赶方源,口中大叫。 方源冷哼:“得寸进尺之徒!莫要以为我怕了你,若非身负重任,我必定将你斩于阵前。” 汤诵闻言更怒:“放屁!” 他手中的仙道杀招已经差不多能催发出来了,就要挽回脸面,偏偏这个时候,方源跑了。 他居然跑了! 汤诵当然不愿善罢甘休,一路猛追不舍。 他的行动,带动了迷茫中的东海蛊仙们,众仙也纷纷追赶过来。 方源心头顿沉,表面却故意大叫:“不怕死的,就都过来吧,哈哈哈。” 汤诵紧接着喊道:“怕死的都是孬种!追,传承印记就在他的手中,千万不能让他和其他蛊仙汇合。只有擒拿了此人,我们才有机会瓜分了大能的传承。” 重利当前,东海蛊仙闻言,顿时飞得更快了些。 方源嘀咕一声“不算太笨”,忽然伸手往后一指,飞剑仙蛊电射而出,直朝汤诵打去。 汤诵吃了一惊,连忙躲闪。这一分神,刚刚要发出的仙道杀招,顿时破坏,若要催动,还得从头再来。 汤诵气得想要跺脚。 七转蛊仙刘青玉则越过他,追向方源。 方源看来一眼,挑拨离间道:“刘青玉,传承印记明明就在你的手中,你却来杀我。好演技!” 刘青玉大怒:“有种的别跑!” “面对你们,我何须逃跑,凭白丢了家族的颜面!”方源高呼,“有种的你们继续追,我倒要看看最后谁更倒霉些!哈哈哈。” 方源有恃无恐的样子,被一群东海蛊仙追赶,居然还这么嚣张。 反而东海蛊仙们,各个心中的迟疑之情越发深厚。 且不说关键传承印记,到底在谁那里?就说方源之前的说辞,可信度很高。 若真是如此,前方就有方源的援兵了。而且要围猎这么一大群的上古云兽,恐怕早就布置了仙级战场杀招,甚至调动了仙蛊屋,都有可能! “若是陷入仙级战场杀招,可就难办了……” 汤诵他是超级势力汤家的一员,或许不惧,但这些东海蛊仙中,却是以散修居多。 这些散仙也混得不太如意,要不然,他们也不会前往乱流海域,搜寻什么机缘了。 毕竟,蛊仙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。 先是一位蛊仙,慢慢落入队尾,随后渐渐脱离了追赶的大部队。 随后,越来越多的蛊仙开始效仿。 蛊仙都不笨,都很精明。 落后的蛊仙,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放过方源,但也害怕落入仙道战场杀招里面,不得脱身。所以都打着让前面的蛊仙探路的盘算。 “这群家伙……不足以成大事!”距离方源最近的刘青玉,察觉到了这个情况,肚中暗骂,行动上也显出一丝迟疑。 他是散修,早年有过仙缘,但身上虽有仙蛊,却都是六转。若是面对超级家族的仙道战场杀招,恐怕脱身不易。 哪怕是汤诵,也心怀顾忌,留出几分力气和注意力,好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对方援兵。 于是,形成了一个颇为古怪的追赶画面。 方源在前方一路疾飞,时而还大骂怒喝,处于弱势,却态度嚣张。 而他身后一大群的东海蛊仙,明明人多势众,却反而偃旗息鼓,气势上处于下风。 方源大多数时间,只以凡道杀招飞行,身后的这群东海蛊仙,也用凡道杀招,吊在后面。 方源心中,远没有外表那么自信从容:“真是麻烦!现在这个情形,只有逃到界壁里去,借助地利,才能真正甩掉这些追兵。” “刘青玉……”方源将这个名字记在心头。 他明明没有接收到任何的传承印记,或许是被他击毁了,但也很有可能,是之前的血道魔仙故意掩饰的手段,真正的传承印记已经被刘青玉得到手。 若是这样一来,这刘青玉的演技几乎可以和方源媲美,是个城府极深的对手。 万丈云层的高空。 嗖嗖嗖! 以方源为首,一群东海蛊仙们身形如电,划破长空,声势浩大。 汤诵暗中酝酿的仙道杀招,已可施展。 他按捺住兴奋之意,加速上来,越过刘青玉,向方源逼近。 这个古怪的举动,立即引起了方源的警惕。 他连忙催动剑遁仙蛊,速度陡增,将汤诵甩下。 “该死!”汤诵暗骂一声,他这七转仙道杀招距离越近,威能越佳。现在他和方源的这般距离,却是没有生擒活捉他的可能。 方源一催动剑遁仙蛊,速度激增,顿时让身后的蛊仙叫苦不迭。 三位七转蛊仙还好些,可以利用六转仙蛊,或者仙道杀招,维持距离。 但那些普通的六转蛊仙,蛊仙界的底层,却是连一只六转仙蛊都没有,很快就被落下。 眼看方源渐渐飞远,七转蛊仙周礼急道:“我有一法,可携带二位一同飞行,速度颇佳。只是心神凝注,难以再分神,还望二位仙友出手牵制。” 刘青玉、汤诵对视一眼,纷纷点头应允下来。 汤诵答应得最是爽快。 这些人之前就已经达成协议,订下盟约,彼此间有信任的基础。 周礼便长啸一声,身边突然翻涌起无数波浪虚影,波浪虚影承载着他,让他速度激增。 仙道杀招! 方源目光一凝,刘青玉、汤诵却是叫好,主动踏入波浪虚影之中,任由脚下的波浪载着他们疾飞。 两人因此得到余暇,开始出手。 方源顿落险境。 之前,追逃的过程中,身后的蛊仙们也不是没有出手过。但一来方源时常飞出攻伐仙蛊干扰,二来飞行躲闪,灵活如鳅,滑不留手,这才让身后蛊仙没有得逞。 但现在却大为不同,二位蛊仙抽出手来,可以催动更加精妙的手段,更具有威胁。 方源压力骤涨,片刻之后,就身上负伤。 “二位做得好,这人底细也就这样,不过是有两只七转仙蛊而已。其余手段还是凡道杀招。”周礼道。 “他身上原本就受了伤,恐怕是那群上古云兽造成的。”刘青玉阴测测地开口。 “他虽有七转仙蛊,到底还是六转蛊仙,能有多少青提仙元可耗的?”汤诵说着,自己都笑起来。 只要以此发展下去,他们胜券在握。 唯一的顾忌,就是方源背后子虚乌有的家族势力和埋伏。 所以他们仍有保留,并未下死手。 方源情势危急。 如果任由情况这样发展下去,他恐怕就要在今日陨落。 蛊仙灵性十足,智慧出色,比呆呆的上古云兽群要难对付得多。 若真的硬拼,这些东海蛊仙绝不是这群上古云兽的对手。但他们带给方源的威胁,却比上古云兽要大很多。 方源从未指望过,这两者掐架,相互干扰。 蛊仙们都不笨,斩杀一头云兽,他们都要思量一番前后收益,更何况这群抱团的上古云兽? “这样的话,就只有提前借助五域界壁。就算有所暴露,也没有办法了。”方源方向微微一折,朝着最近的界壁飞去。 身后的东海蛊仙们旋即跟上。 自然还有那群上古云兽。 很快,界壁就出现在方源的视野之中。 界壁就像是一圈栅栏,将整个东海圈住。方源从界壁中出来,本就距离其他的界壁很近。只是当初,他为了赶时间,想直线飞跃一段距离。 若紧贴着界壁行进,会绕很长一段路程。 但谁能料到,好端端的赶路,却是祸从天降呢? “不好,他要进入界壁之中!”刘青玉窥破方源的意图,立即叫道。 “好打算。我们是七转蛊仙,进入界壁之中,比他要受更多的限制。”周礼接道。 “快快出手,不要让他得逞。”汤诵也急了。 二仙这番出手,又不一样。 攻势凶急,方源难以招架,身上伤势越加严重,有些伤口更是深可见骨。 “呵呵呵。”但他却大笑,“你们真敢动手,很好,汤家!我若死了,坏了家族大事,本族是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 汤诵心中一凛:“你口口声声说是家族中人,欲盖弥彰!我熟知东海正道势力,怎从来不知有你这号人物?” 方源再次大笑,充满恨意地道:“汤诵你何必激将我?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。我族行此大事,自然要隐秘,担忧他人破坏,所以才派遣我出手。你就算杀了我,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我的来历。我还会自爆魂魄,让你们连搜魂都不可行。” 方源的话,让三位蛊仙心中一沉。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?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,众说纷纭。但其中很多一部分人,都会认为:躲藏于暗处的敌人最可怕不过。 敌暗我明,你不知道敌人究竟在哪里,采取什么行动对付自己。 这正是三位七转蛊仙所担忧的事情。 至始至终,他们都未怀疑过方源的谎言。 皆因,这上古云兽实在过于稀罕,好端端的怎么会被这么一大群的上古云兽追杀呢?必然是有所图谋的。 既然有所图谋,图谋一方就自信有实力,能吃下这群上古云兽。 在东海,还有什么样的组织,能吃下这群上古云兽呢? 很显然,唯有类似宋家这类的超级势力! 方源一番话,终于让三位七转蛊仙攻势减缓,让他得到宝贵的喘息之机。 眼看界壁已近,方源逃生的希望就在眼前,这时蛊仙周礼忽然出手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