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节:仙蛊血本 - 蛊真人

第三十七节:仙蛊血本

?三天之后,至尊仙窍中。 至尊仙窍广袤无比,内分五域九天的格局。 至方源渡劫成功之后,他一直待在第一重天里疗伤。 此刻,疗伤已到了紧要关头。 一座覆盖方圆百里的血湖中,方源沉浸在深达数十丈的湖底。 他伤势极重,惨烈的叫人心底发寒。整个下半身,齐腹而断,只剩下上半身,漂浮在血湖之中。 血湖中浓郁的生机,不断地灌注到他巨大的伤口之中。 经过三天的酝酿,一团隐约可见的血色光影,已经形成臀胯、双腿双脚的模样。 猛然间,方源睁开双眼。 他双目赤红,睁开的一刹那间,黑暗的血湖底部,仿佛亮起了一道闪电! “血道炼体,还我仙躯。”方源心中暗喝一声,脑海中无数念头砰砰砰乱闪。 被念头调动的成千上万只凡蛊,齐齐绽射出不可忽视的光芒。 这些凡蛊,早已经布置在血湖的各个角落。 此时连起来,将整个晦暗深沉的血湖都映照得一片通红。 渐渐的,这些凡蛊的光辉连成一片。 一只六转仙蛊,从方源的身上飞出,徐徐上升。 此蛊浑圆如珠,有鹅蛋大小,珠子上无数氤氲光纹,不断萦绕变化,似万莲盛开,又似流云翻涌。 血道仙蛊——血本! 这只仙蛊并不在方源的认知当中,这是上一任琅琊地灵,结合宝黄天中的一些血道蛊方,独自创新出来的蛊。 仙蛊血本的作用,是在炼蛊的过程中,护住一部分的仙材或者蛊虫。若是炼蛊失败,这些仙材或者蛊虫,在事后还可通过血本仙蛊,还原出来。 自从有了这只仙蛊,上一任琅琊地灵不知节省了多少资源。对这只仙蛊,上一任琅琊地灵宝贝得很,可谓千金不换。 但琅琊地灵转性之后,一门心思想要复兴毛民一族,对炼蛊毫无兴趣。 和方源交易时,血本仙蛊就这样落入了方源的魔爪当中了。 方源得之,虽然表面不动声色,但心中却极为欢喜! 此蛊在寻常蛊仙手中,只能用于炼道,发挥它的本来作用。但在方源这位血道宗师手中,却不只是物尽其用,而是能超常发挥,用途极广。 就比如现在。 血本仙蛊一出,整个血湖竟剧烈沸腾起来,好像是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,在血湖底部灼烧喷涌。 波波波。 大量的气泡,在湖面上泛起。 一股股的生机,像是乳燕归巢,齐齐朝血本仙蛊中灌注进去。 血本仙蛊悬浮在方源的头顶上,飞速地自转,像是无尽的黑洞,将整个血湖中的生机全数汲取。 随后,经过纯化之后,一股凝练到肉眼都可观察到的生机,仿佛半透明的流水一般,注入到方源的身体里面。 咔咔咔。 方源的骨骼发出清脆的响声,欢欣愉悦。干枯的血肉瞬间充盈起来,像是吹气球。皮肤上的伤痕,尽数消失不见。一头长发又生长了一截,黑得发亮,宛若涂了一层油。 最关键的,还是方源身上的巨大伤口。 原本只是半透明血影的下半身,在庞大无比的生机的灌溉下,由内而外,转虚为实。 眨眼间,方源重伤痊愈,肉身弥合如初,完整无缺! 嘭! 方源宛若利箭,冲出血湖,出现在高空之中。 神念扫视周身一番,他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至尊仙胎所化的肉身,真是玄奇奥妙。一身道痕涉及无数流派,但却偏偏互不干扰。正因此,我动用任何流派的治疗手段,都能百分百发挥疗效。若非如此,我怎可能只用三天,就将这恐怖的伤势直接治好?” 方源伸手一招,血本仙蛊宛若一颗流星,从血湖中射出,转眼间就飞到了他的手中。 将这只仙蛊举在眼前,观赏了一阵,方源这才满怀感慨,将其按在胸膛上。 血本仙蛊寄生在方源体内,在方源的胸口处,化为一颗赤色圆珠的图案。 这种寄生之法,并不安全。方源肉身毁掉,血本仙蛊也会随之遭殃。 仙蛊本身是脆弱不堪的,几个月大的婴儿都能踩死九转仙蛊。 收入仙窍,最是安稳。 但方源此刻,至尊仙窍还落在地上呢。只能暂且如此,小心些,并不妨碍。 “五百年前世,我苦苦追寻一只血道仙蛊而不得,最终只能改炼了春秋蝉。若那时候有一只这样的血道仙蛊,我早就混得风生水起了,就算是十大古派围剿,我也有信心斗一斗。” 这话不是方源自夸,一点都不虚。 五百年前世,他有六转巅峰的战力,两次对战普通七转蛊仙,都战而胜之。 虽然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外在因素,但以六转战胜七转,这份战绩本身就已经十分耀眼! 当然,比较薄青、凤九歌这些人,这份战绩似乎寻常普通。但关键不要忘了,方源战胜这七转蛊仙时,一只仙蛊都没有啊。他是硬生生用血道凡蛊,还有凡道杀招击败了强敌! 五百年前前世,方源以血道成仙,不仅自创血道凡蛊,而且还设计出许多血道杀招,或是威能磅礴,或是诡异阴暗,或是煞气凌人…… 方源的血道境界,高达宗师,他什么都不缺,就缺一只血道仙蛊。 只要有了这只仙蛊,他就能迅速改良凡道杀招,形成无数仙道杀招,引发战力爆炸性的增长! 方源前世五百年,直至重生,都没有机会得到一只血道仙蛊。 重生之后,他颠沛流离,一路辗转,行走在风头浪尖之上,因为各种因素,也没有得到什么血道仙蛊。 (实际上,是天意暗中影响。) 直到不久前,他终于从琅琊地灵手中,意外地交易来了血本仙蛊。 其实方源并不想这么早,就进行血道的修行。但凡血道蛊仙,似乎都会被天庭察觉,名登诛魔榜。血道危害很大,就连魔道本身都不待见,人人除之而后快。 方源换来血本仙蛊的时候,就在想:能不用就不用,少用为妙。 但事与愿违。 渡劫时,他遭遇霸仙楚度,生死悬于一线之际,他不得不催动血本仙蛊,酿成血道杀招,封住窍壁漏洞。 刚刚疗伤时,方源也是动用了一个血道仙招。只有这个治疗杀招,才能尽快地将他伤势痊愈,防备楚度这个巨大的威胁。 方源不想过多求助琅琊地灵,求助越多,露出的马脚就越大。方源对琅琊地灵还是有保留的,至少至尊仙窍这个大秘密,他是隐藏下来的。 方源是血道宗师境界,又有前世五百年的深厚积累,将凡道杀招改良成仙级,是顺水推舟,自然而然的事情。完全不像黑楼兰当初,要将我力虚影提升到仙级那么困难。 事实上,他在前世都自行开创了许多张血道仙蛊的仙蛊方,只可惜炼道、智道造诣太低。最后得到的仙蛊方,都推演不下去,残缺度很高。 收起血本仙蛊,方源又开始思索自身境况:“三天过去了,楚度并未突袭进来,看来他手中并没有什么手段,可以突破仙窍窍壁的。” 三天前,方源毅然付出重伤代价,封住了窍壁漏洞,使得楚度功亏一篑。 楚度若有什么手段,当时就会用了。 但三天时间过去,就算某些手段需要时间酝酿,也绝不会长达三天,所以方源推算楚度是技穷了。 这并不奇怪。 仙窍落到地上,形成福地,只要不自行开启门户,仙窍福地凝缩虚空一点,根本不显分毫,外人是极难突入的。 当初,仙鹤门为了进攻狐仙福地,还要借助血脉,借助方正,利用血道这个偏门手段进行感应。 楚度本身是力道蛊仙,而洞穿仙窍窍壁,却明显涉及宇道。 方源猜中了事实,但他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放松。 楚度虽然无法突入至尊仙窍,但他绝对会停驻不走,看守这里。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。 设身处地去换位思考一下,力道蛊仙楚度,一门心思想要汲取狂蛮真意的楚度,怎么会放弃眼前这份巨大的机缘? 当年,对付超级势力刘家,楚度都停住不走,看守着刘家大本营福地,最终等来刘家太上大长老,并悍然和他交战!方源独自一人,怎可能和刘家媲美?就算是加上琅琊福地,也及不上刘家。那群毛民蛊仙的战力,就不要过多指望了。 而且,就算楚度无法攻破窍壁,但他可以另找帮手啊。 “看来我暂时被困在此处了。若是令仙窍归身,我凭借剑遁手段,是否能逃脱楚度的追杀?” 方源摇了摇头。 “剑遁仙蛊虽然速度快,但却是直线飞行。要想改变方向,还得停顿下来,这就形成了破绽。对付普通蛊仙有效,但面对霸仙,就不够看了。至少得是仙道杀招才有希望啊。” 一边思考,方源一边飞下一重天去。 刚到渡劫所在之地的高空,地面上的雪怪们就察觉到方源的踪迹,一个个对着他仰头咆哮,还有不少上古雪怪,双臂抡起,向方源抛射一个个的庞大雪弹。 叹了口气,方源无奈飞走。 “地灾渡过去了,但这些雪怪却遗留在了这里。暂时只能不管它们了,这仙窍中也没有什么值得它们破坏的。” “我有剑遁仙蛊,但剑道的境界太低。血道方面着手,更有希望。接下来,还是从凡道杀招改良,推出仙级血道杀招,以血本仙蛊为核心,专用于移遁!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