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节:楚度的短板 - 蛊真人

第四十一节:楚度的短板

?听到方源想要索回飞剑仙蛊,楚度笑了笑,立即答道:“只要达成交易,本人不仅将飞剑仙蛊双手奉上,更会付出其他,必定让阁下满意。” 开玩笑,这飞剑仙蛊当然要扣在自己手中,这是要挟对方的上佳筹码。 楚度怎可能轻易就将其交还? 楚度态度虽然温和客气,但心中却冷静清醒。 方源呵呵一笑,脸上毫无失落、失望之色。 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答案,当即脸色一冷道:“楚度,你毫无诚意!此事不谈也罢。” 说着,他便催动剑遁仙蛊,一时间身形如剑,猛地射出,刺穿天地,眨眼间就到了远方。 “仙友慢走。”楚度脸色一变,连忙追赶。 方源笔直斜射,直插远方苍穹,飞了只一会儿,楚度的身影就出现在身后数里之外。 “仙道杀招么……” 方源回首一望,感应到楚度身上的蛊虫气息十分庞杂。 明显力道的移动杀招,还是七转层级,竟比剑遁仙蛊的直线速度,还要高出一筹! 方源不禁心中一沉,这情形对他相当不利。 说实话,他把大部分的希望,都放在剑遁仙蛊上。毕竟这速度已经十分快速,就连上古云兽都追不上。 没想到,霸仙楚度居然有仙道杀招,使出来的速度比剑遁仙蛊还快! “恐怕,这楚度培养蛊师升仙,远不止我眼前看到的一例,还有其他。近百年来,他定是暗中汲取了不少的狂蛮真意,力道境界深不可测,方才创出这等力道杀招来。” “既然剑遁仙蛊不成,那就再试试血漂流吧。” 方源心念一转,立即停下剑遁,他的身体还是靠惯性在飞,只是速度迅速减慢。 随后,他浑身血光乍起,包裹他的全身,化为一道澎湃的血河。 血河划破长空,宛若一道蜿蜒游走的血蟒长蛇,血腥气味在空中四处弥漫。 仙道杀招——血漂流,催发成功! 方源立即转了个弯,向左前方飞去。 之间衔接,十分完美,就连方源都暗感满意:“我将凡蛊数量减少,这是对的!这样一来,催发血漂流失败的可能就更低,而且催发更快。当然,我先前在仙窍中练习那么多次,也是功不可没。” 这思绪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,他的主要注意力,一直都牢牢的挂在霸仙楚度的身上。 方源忽然改变方向,楚度的应对是什么,无疑是接下来最关键的。 “若是楚度能追上来,那我就只好停下来,和他扯皮,商量交易的事情了。” 方源心里正做着最坏的打算,然后就看到霸仙楚度轰的一下,威势无量地,从他眼前笔直地飞出去了! 方源神色一愣。 他的视线跟着楚度转移,就看到后者像是地球上的火车,一路闷冲,速度飞快,力量更是强大,飞过去的路线上掀起一股股磅礴的气浪。 一直飞出了十多里的距离,楚度的速度这才慢慢下降,直至静止。 然后,他掉过头来,又开始缓缓提速,向方源这边猛冲过来。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很快就又达到了之前的程度,比剑遁仙蛊还快。 方源眼中精芒一闪即逝,立即催动血漂流,转变了方向。 于是,他又看到了之前的一幕。 霸仙楚度十分拉风的,或者说十分莽撞的,从他身前轰隆隆的飞走了。 方源一下子乐了。 他之前担心剑遁仙蛊,只能直线飞行,所以推出血漂流来弥补这个短板。 没想到,这个短板落到霸仙楚度身上,比他还严重! 情势瞬间变化,方源心思电转,忽然决定不走了。 他现在要逃脱这里,甩开楚度,是很轻易的事情,只要谨慎一些,这就等若立足于不败之地。 “有点意思了。”方源心中嘀咕一句后,决定和楚度继续商谈下去。 楚度见方源停下高空,再不飞走,心中顿时大喜。 “好险,好险,看来我手中这只飞剑仙蛊,还是很有作用的。对方到底还是不舍!” 方源等着楚度远远地飞过来,达到一定距离后,忽然竖起手掌:“停住,咱们就这个距离,可以谈谈。” 方源谨慎,虽然自家移遁这块有优势,但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。 楚度便立即停下来,笑了一笑,颇有些灰头土脸的感觉。 方源挪揄道:“楚兄的风采惊人,着实令在下大开眼界!这杀招是什么名目,居然如此厉害,连我的剑遁仙蛊都比不上。” “这杀招名为身体力行,是我精心揣摩出来,凭借自身仙躯的力道道痕多寡,增长速度。只是有一大弊端,只能直线前进,飞行途中方向万万不能更改,就连后退都不可行。平日演练不足,今日情急之下,着实献丑。”楚度竟真的坦言相告,承认不足,意态豪迈,风度让人心折。 方源点点头,露出认真的神色:“楚兄神威赫赫,平日里就算战斗,偌大的北原,谁能让你使出此招撤退呢?” “承蒙阁下谬赞!北原蛊仙界深不可测,我楚度也只是有些名声而已,越是修行越体会到自我的渺小。八转蛊仙,在北原之中,绝不只是明面上的那五位。七转之中,亦有叫我忌惮的强者,阁下就是当中一位。说来惭愧,阁下姓甚名谁,什么跟脚,我却一点都不清楚呢。”楚度的笑容带着一丝苦涩之意。 他这话并非客气,完全是真心实意。 方源不了解霸仙楚度,楚度更不了解方源。 方源催动剑遁仙蛊后,速度快得让楚度震惊!毕竟,论直线速度,剑遁仙蛊是能和同转的气遁比一比的。 楚度是资深的七转蛊仙,其实手中掌握着不少的移遁手段。但是和剑遁仙蛊一比,绝大多数都差了。只剩下最后一个仙道杀招身体力行,还能比得上。 方源猜测的不错,这个身体力行仙道杀招,就是楚度设想出来,专门用来撤退的。 但当今北原,很少有人能让楚度不敌撤退。 再加上楚度这些年,都是隐姓埋名,偷偷培养蛊师升仙,也很少出手。 这个仙道杀招其实也不是他疏于演练,而是包含的蛊虫数量太多太多,催动起来十分麻烦。 楚度第一次见到方源,方源在仙窍中渡劫。楚度出手,但方源动手比他还快,还要果断! 方源在搜刮楚度的情报,楚度这些天也没有闲着,也在想方设法,搜寻方源的情报。 楚度当然毫无成果。 在他看来,方源这个家伙,就好像是忽然从石头里蹦出来的。什么时候北原蛊仙界,居然有这样的人物?! 别的先不说,气息方面就很古怪,之前在仙窍中时的第一眼,是六转气息。这一次出现,就七转气息了。 不过,应当是北原本土的蛊仙,这个气息应当错不了。 只是,不知道他修行的究竟是血道,还是剑道? 这个问题,让楚度感到十分好奇。 这两个流派,完全是不搭边啊!你要说魂道、奴道兼修,或者律道、禁道兼修,智道、情道兼修什么的,还情有可原。 剑道、血道? 你就不怕这两者相互掣肘吗? 偏偏方源不仅有剑道七转仙蛊,而且血道杀招出色得叫楚度都为之暗惊不已。 还有,还有。 你修剑道、血道,也就罢了。也不关隘我什么事,居然还有法子勾动狂蛮真意?! 我绞尽脑汁,尝试了无数次,都以失败告终,最终只能选择培养徒弟这个笨法子。 你到底用的啥方法啊? 狂蛮真意,绝对需要智道造诣! 难道说,你智道造诣也很不低?? 这一次追逐战,整个过程只是很短的时间,但楚度愣是没追上方源! 见方源没有飞走,而是停下来的那一刻,楚度都感到自己的小心肝噗噗的跳,激动和惊喜的情绪充盈胸膛! 实力胜于一切,所以楚度现在,已经完全将方源当做同等的存在来应对。 方源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以斟酌的语气,慢慢地道:“其实,我们之间交易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 楚度没有说话,竖起两只耳朵,仔细倾听。他眼中的热切,好似火焰,腾腾灼烧。 但等了半天,方源这个坏蛋居然不再说话,好像是陷入了沉思当中。 楚度忍耐不住,只好开口:“我相信,以我的财力,一定能让你满意。” 方源看了他一眼,脱口而出道:“阁下不是之前参加了一场北原拍卖大会吗?” 楚度神情微微一僵,转眼他试探道:“原来阁下当时也参加了这场大会吗?” “不错。”方源坦言承认,“拍卖中,我还利用了你一把呢。”当然这后半句话,方源也只是在肚子里嘀咕了一下。 “阁下到底想要什么,不妨直说。”楚度追问。 “不好说啊。”方源长长叹气,眉头紧锁,一副为难的样子。 楚度气闷。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,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。 “没有什么不好说的,我就算现在没有,也会尽力为阁下筹谋得手。”楚度接着道。 他已经决定,不惜任何代价,也要搞到这个法门! 方源又长长叹气一声:“之所以不好说,是因为我现在还没有想好,要和楚兄你交易什么。” 楚度差点气歪了鼻子。 搞半天,你一副为难犹豫的样子,只是因为没想好? 楚度皱眉,语气低沉下来:“阁下莫非是故意停下来,消遣我的么?” “楚兄息怒,自然不是!”方源立即道,“但凡蛊仙,都是灾劫悬顶,自有无数需求。只是我没想好,该如何交易,才能对我修行有最大帮助。不如这样,待我思考一段时间,深思熟虑之后,再答复楚兄你吧。” 楚度面色有些难看,想了想,只好点头,无奈地答应道:“也好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篇   第四十节:血漂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