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节:猴获功成 - 蛊真人

第六十七节:猴获功成

?一天后,太丘。 “这里……”方源双手牢牢攀住一根高达六七十丈的巨人草,登高望远,望着远处。 一座大树的残骸,像是搁浅在沙滩上的巨舰。 但只剩下半截,乌黑残破,不成样子,似乎是饱受了雷电的轰击。 方源此时的形象,也已经大变。 他变成一只猿猴。 吞火猴。 上古级荒兽。 体型虽然不大,但绝不好惹。 盘山羊的形态,方源早已经不用了。盘山羊无法深入到太丘的深处,这里已经是上古荒兽经常出没的地带。 吞火猴是其中较为特殊的一个。 它实力强大,但只吞食火焰,因此四处游荡。不和其他荒兽抢食,所以是比较合适方源来伪装的对象。 不变成吞火猴,在这里方源几乎寸步难行。 “千蛇阴嬛树……”方源望着远处,低声呢喃。 这已经是太丘地形图上的第三个目标地点了。 第一个地点,现在被一群荒兽黑血狼占据了。第二个地点,已经彻底荒废,成为两大食肉兽群的夹缝地带。 方源现在的位置,已经是最后一个在地形图上,标注出来的目的地。 这里曾经倒下了一株千蛇阴嬛树。 这种树大如山岳,笼罩四野。太古级数,有七万七千七百七十根树枝,宛若柳条,更似长蛇。枝条末端,长有蛇首。 这种树的树根,深深地扎在地底,深达数百丈,近千丈。它以过路的荒兽、上古荒兽为食,捕猎时,上万条枝条飞舞,宛若万蟒穿行,缠绕。绞杀缠死之后,汲取血水生存。 长期以往,树下惨死无数生灵,皮肉腐烂,白骨堆山。怨气冲天,阴气层叠。 阴阳相吸,每到雷雨天气,千蛇阴嬛树都会引得浩荡天雷劈下。 遇到寻常的雷雨还好,但若运气不好,遭遇到非同寻常的气象形成的天雷,那就糟糕了。 千蛇阴嬛树几乎没有天敌,太古荒兽级,霸占一方,或许也是惹来了天意关注,才降下劫电。 总之三十万年前,太丘的这片地带,燃烧起一片火海。这株千蛇阴嬛树,烧得仿若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,照亮了半天夜空,长达数月之久。 “不过这株千蛇阴嬛树,还未死啊!”方源的瞳孔深处,闪过一抹凝重。 长毛老祖生前,留下这个太丘地形图,已经是距今三十多万年的事情了。 这株千蛇阴嬛树,苟延残喘了三十多万年,居然未死,还有生命迹象! “人虽然是万物之灵,但就生命力、寿命、体魄、魂魄等等,都比其他生命差远了。这株千蛇阴嬛树的生命力,就是绝对的强大。被雷劈,被火烧,居然还健在。”方源心底感叹不已。 如今的千蛇阴嬛树,完全倒在地上。粗壮的树干,也腐朽了大半,只剩下数里长的一截了。 完整状态的千蛇阴嬛树,若竖直伫立,堪比高山,枝条笼罩的攻击范围,涵盖百里方圆。 方源敏锐地观察到,这截千蛇阴嬛树的断木上,还有数十条树枝活动着。它们就像是数十条巨蟒,相互纠缠、盘绕,缓缓蠕动。一旦有猎物进入了它们的狩猎范围,就闪电般出击,将猎物杀死。 虽然千蛇阴嬛树已经凄惨如此,但它到底是太古荒植,猎杀上古荒兽、荒兽群都不在话下。 方源观察了一阵,又有新发现:“真是祸兮福所伏,完整的千蛇阴嬛树猎杀大量生命,造成树下尸骨如山,引发雷劫劈下。但这株千蛇阴嬛树只剩下这么一小截,可谓百不存一。猎杀的猎物有限,反而没有积累出什么阴气怨气,再没有天雷轰击。” 这就是这株千蛇阴嬛树还残留在世的原因。 方源渐渐皱起眉头。 他冒着巨大风险,此行来到太丘,就是为了寻找到合适的地点,可以布置传送蛊阵。 太丘地形图的标注,让方源一共有三个目标地点。 但前两个地点已经消失,第三个却也不太合适。 因为千蛇阴嬛树还活着。 这是太古荒植,战斗力惊世骇俗,可战八转蛊仙。即便是八转中最弱的层次,也不是方源能啃下的。对于偌大的琅琊派而言,也是一个长满尖刺的硬骨头。 而且在这里战斗,搞不好会引发恐怖兽潮。 “这么说来,我此行任务是成功了一小半,失败了一大半。虽然将太丘地形图完善了一些部分,排除了三个目标地点。但是却没有找到适合琅琊派,布置传送蛊阵的合适地点。” “没办法。暗渡仙蛊的力量在不断减弱,我还是趁机出去。过段时间,再探太丘。” 方源暗暗叹息一声。 若是这一次能够成功,那就很好了,毕竟方源近况不错,内忧外患还不是当务之急。 但这次不成功,下次的话,方源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了。 毕竟他可是很忙的。 经营仙窍就是复杂庞大的计划,更何况还有自身的修行,解决仙僵肉身的问题,调教方源等等事情。 不过,没有办法。人活在这个世间,不如意者十之八九。 方源悄悄退去。 他选择一个最近的方向,进行撤离。 但不妙的是,刚刚走了一段路程,方源就发现了许多异样。 先是两只上古荒兽在搏斗,声势惊人。然后三只荒兽群不知道为什么,对峙在一起,狂躁不安,大战一触即发。 好巧不巧,这三只荒兽群阻挡了方源的去路。 “这一切都是兽潮形成的征兆啊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 “我身上的暗渡仙蛊的护持,已经削弱到这种程度了么?天意虽然不能具体地甄别出我在哪个位置,但大体的范围已经感知到了。所以正在酝酿兽潮,在太丘中掀起狂澜。想要借助这个机会,让我暴露。” “嗯……对了,我现在身上还有春秋蝉、大量雪怪,这两者身上都有天意。虽然都被局限在我的仙窍世界中,但和外界的天意本是一体,似乎也能相互呼应啊。” 方源眉头越皱越深。 他还是有些低估了天意的威能。 按照道理来讲,任何的仙窍世界,不管福地还是洞天,都是独立的,和外界五域九天毫不相干。天意也管不到这些小世界里。 但现在方源知道了,若是小世界中也有天意,那么和外界天意之间,就能相互呼应、吸引,就好像是里应外合。 靠着天意之间的里应外合,还有暗渡仙蛊的力量衰落,天意虽然找不到方源的具体位置,但酝酿出一场规模浩大的兽潮,要将方源找出来,然后毫不留情地铲除掉! “实践出真知!或者说,影宗方面给我的天意情报,还是有所保留。此地不可久留!”方源这样想着,立即行动起来。 他伸展猿臂,在巨人草中跳跃,企图绕开前方对峙的兽群,远离这片天意设下的陷阱。 但天不从人愿。 他还是迟了。 那两头上古荒兽打到对峙的兽群当中,立即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混战。 混战的余波,又影响辐射周围,混乱引发了更多的混乱。 层层递加之后,形成兽潮,将方源席卷进去。 兽潮恐怖。 不管是荒兽,还是上古荒兽,都陷入到极度的狂乱当中。 失去了平时的理智,一切都听从生存的本能在身体中疯狂的咆哮、呐喊。 原先的猎物,竟然敢于攻击猎杀者。许多平时结伴生存的兽群,则分崩离析,秩序不存。 大量的荒兽惊惶奔腾,渐渐形成了一股强势的冲击。这股冲击势力,又夹裹了其他猛兽。就算猛兽不愿意被夹裹,此时也要身不由己。 片刻后,这股冲击势力越发壮大,形成一股洪水般不可阻挡的巨大冲势。 席卷一切!任何敢于拦在这股冲势面前,不管是多少荒兽还是多强的上古荒兽,都要当场饮恨。 方源此时此刻,感觉自己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小舢板。 他身不由己,只能被兽潮夹裹,冲向前方。 他必须继续伪装,一旦暴露,天意就会令周围的兽潮将他瞬间淹没。到那时,就算他有无数仙元,大量仙蛊在身,也要惨死。 他毕竟还只是一位六转蛊仙,渡过一次地灾。 虽然方源拥有变形,拥有态度,更拥有见面曾相识,但一味的伪装,也是不行。 暗渡仙蛊的力量在衰落,到了一定程度,方源就要在天意下暴露了! 不能主动暴露,那是提前找死。也不能一味的坚持隐忍,那是在等死。 方源深陷险境之中,一时间找不到什么方法解决。 “或许冒险方有一线生机。”他的心中迅速闪过这个念头。 如果没有办法,他只能这样选择。 寄希望于血漂流和剑遁仙蛊。 不过,这可是在太丘深处啊。 几乎到处都是荒兽,上古荒兽也是层出不穷。天意有太多的目标,可以去选择,去影响,然后从容地拦截方源。 就在这时,兽潮忽然改变了方向,原本是直线前行,此时却转了一个轻微的弧线。 “这竟然是?!”方源远望,一双猴眼瞪圆,惊喜交加。 他远远地看到一座山一般的赤红尸骨。骨头上还燃烧着朵朵蓝焰,温度内敛,一丝火热都没有,但却给方源无比危险的感应。 这是一座太古荒兽的尸骸。 似乎是死去不久,太古气息澎湃洋溢,即便是兽潮,也在下意识避让。 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柳暗花明又一村!”这一刻,方源真想大笑三声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