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节:艰难渡劫 - 蛊真人

第七十六节:艰难渡劫

?风花劫,雪月劫,单个而言,都只是一种地灾。 风花、雪月相互叠加,就成为了一种天劫。威力暴涨一大截,渡劫难度剧增。风花速度极快,难以躲避,本身有锋锐至极,实难抵挡。而雪月散发冷光,冻缓蛊仙,两者之间几乎是完美搭配。 方源心中沉重。 其实以他如今的实力,尤其是和影宗交易之后,力道、剑道成为了他的主要依仗。不管是力道大手印,还是剑浪三叠,都能让他爆发出匹敌七转蛊仙的战力。渡过天劫,也是有可能的。 让方源心情沉重的,不是眼前的天劫,而是今后的发展。 蛊仙渡劫,一次比一次艰难。方源的第二次地灾,理论上,要比第一次威力更强。 但第二次地灾,就提升到天劫的档次上,这增强的幅度,未免也太过巨大了些。 以此推论下去,第三次地灾、第四次地灾,又该增强到何种程度呢? 一位六转蛊仙,十年一地灾,百年一天劫。历经三百年,三次天劫之后,会晋升成为七转。 统计一下的话,就是十八次地灾,三次天劫。 就方源而言,不算第二次地灾的话,他还有十六次地灾,三次天劫需要渡过。 若是第二次地灾,他的灾劫就暴涨到了天劫。那还能谈什么未来?推算下去的话,地灾的威力都能上涨到浩劫的层次了! 雪月的冷光,照得方源一脸的苍白。 就连脑海中的念头,运转、碰撞的效率都随之下降了。 雪月散发出来的冷光,不仅是延缓蛊仙行动那么简单,它还能影响蛊仙的思考。 方源连忙调动智道手段,护住脑海。 他是智道宗师,这点程度很容易就能做到。 “不应该啊。影宗的交易中,毛六明确地告诉过我——地灾虽然一次比一次强,但增幅的程度有限。只要是地灾,仍旧会局限在地灾该有的程度。难道说,他是在欺骗我?卖给我假情报?”方源眉头紧皱。 若是欺骗,自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。 但方源换位思考一下,这种欺骗对影宗一方毫无益处。 因为这是轻易就可得证的东西。关键是影宗一方还想要擒捉方源,逆炼至尊仙胎蛊,坑方源这一下,让方源死在灾劫下,岂不是糟糕了? “或者说,还有另外一种可能……”方源眼中精芒爆闪一阵后,又沉凝下来。 外界的风,呼啸滚荡。 方源仰起头,远望天空,眼眸漆黑如夜。 站在山石上,他的白袍和黑发,在风中摇曳甩摆,他好像是一头孤狼。 剑浪三叠! 力道大手印! 忽然间,他展现出强大的攻势。 璀璨的剑浪凭空而生,汹涌澎湃,逆天倾泻。而力道大手印,轰破空气,势沉力大,排开漫天狂风。 两者都向半空中的雪月扑去。 叮铃铃……叮铃铃…… 无数的青色风花,像是闻到了花香的蜂蝶,纷纷照准剑浪和大手印,围拢而来。 锋锐至极的风花,和剑浪、大手印绞杀在一起。 很快,就将这两股攻势清除一空。 奇怪的现象。 之前的风花,只管对付荡魂山。想要将这座名闻天下的天地秘境,给消磨毁灭。而对方源发出的剑浪和大手印,都不管不顾,甚至主动避退。 但现在,这些风花却主动上前绞杀。 皆因方源发出攻势,针对的目标,就是半空中的雪月。 好像是这些风花,要保护雪月似的。 雪月的存在,的确是带给方源巨大的压力。风花保护雪月,似乎并无不妥。 但方源的脸色却闪过一抹振奋之色。 万我! 万我! 万我! 人群呼啸,一大群一大片的方源虚影,像是决堤的洪水,迅速铺散出来。 方源一连催发了三次,刹那间,空荡荡的荡魂山上,变得人山人海。 无数个方源,又铺天盖地似的,飞入风中,跳下山崖。 但和上一次不一样,这一次方源的本体真身,竟然也变作其中一道力道虚影,冲出了荡魂山。 大量的风花绞杀过来。 但方源的力道虚影数量实在太多了,风花的数量反而显得少了。 但方源的力道虚影几乎无法和风花对抗,大量的力道虚影,迅速牺牲。 靠着周围力道虚影的巧妙掩护,还有见面曾相识、暗渡等等辅助,方源顺利地冲上半空。 “是时候了。” 剑遁! 方源瞅准时机,忽然使出剑遁仙蛊。他就像是一头江中的白蛟,矫矫不群,忽然一飞冲天,冲破江面,腾云驾雾,惊艳世人。 离得近了。 方源再度施展剑浪三叠和力道大手印。 天意猝不及防,风花还在剿除剩余的方源虚影。 方源顺利地将半空中的雪月击爆。 下一刻,大量的狂蛮真意灌溉下来。 方源像是久旱逢甘霖的枯木,将所有的真意都全盘接受。 恍惚间,他像是化身成月,悬挂于空,静静地散发出月光,俯瞰人世间种种。 变化道的境界,迅猛暴涨! 变化道,不仅是变化动物、植物,还包括山水风月等等天地万物。 这一股狂蛮真意让方源获益不浅。 他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给人酣畅淋漓之感。 原来,所谓的“风花雪月劫”只是两两拼凑,并非是完整的天劫。 第二次地灾,真的还局限在地灾程度。就算是天意如何愤恨,如何想要铲除方源,也是无用。它是天意,必须遵守天道的平衡。 狂风怒吼,天意震怒,带着被识破的恼羞成怒。 无数的风花,向方源袭杀而来。 方源再度施展万我,大量的方源虚影,分散了天意的火力。 风花绞杀方源虚影,这是一场货真价实的大屠杀。 但收效甚微,方源真身隐藏在重重虚影之中,最终重新落到荡魂山上。 有了荡魂山,就是一处可以固守的地方,能让方源有一丝喘息之机。 撤销见面曾相识,方源身躯微微摇晃了一下。 他后背有一道深深的伤口,鲜血淋漓,深可见骨。 但是因为变形仙蛊的关系,使得他的伤口也伪装成功,欺瞒了天意。 “防御还是薄弱了。”方源叹息一声,立即对自己展开疗伤。 他没有动用人如故。 人如故是仙蛊,滥用耗费仙元。而且人如故只能回复一瞬之前的状态。 方源是在半空中被一片风花花瓣扫到,受了伤。 那个时候,也不能催动人如故仙蛊。用了仙蛊气息爆发出来,就是暴露自己身份。 “幸好我的身体道痕之间互不干扰,即便是凡道手段治疗,也能很有效果!”方源越发感到自己在这方面的巨大优势。 通常而言,蛊仙疗伤很是困难。因为他们身负道痕,道痕阻碍,会使得凡道杀招的效果大大减弱。仙道手段疗伤,也得考虑到道痕之间,是不是相互排斥。 方源就没有这方面的阻碍,并且动用凡道手段,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节约仙元。 这一次渡劫,方源的仙元储备并没有上一次多。 最大的原因,就是宝黄天关闭。 冷意袭来,一片片寒霜从方源的眉眼间,蔓延开去。很快,他浑身上下都覆盖了一层寒霜。 不仅是他,还有整个荡魂山也是同样遭遇。 方源抬头一看,瞳眸微缩,暗叫不好。 原来这天空中又生出雪月,并且数量多达三个! 三倍的冷光,相互叠加在一起,冷意更加沉重。方源原先护持脑海的智道手段,也不顶用了,只好再用其他手段补救。 另外肉身也要护持,数种凡道防御杀招撑起来,身上连续闪烁起数道光辉,终于维持住体温。 雪月的数量,和衍生的速度,都大大出乎方源的估计。 这使得他回到荡魂山喘息的打算,完全落空。 方源心跳加速,当他看到三个雪月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: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! 拖得越久,雪月越多,成功渡劫的希望就越加渺茫。 他必须立即反击,不能有任何懈怠之意。否则时机稍纵即逝,稍有差池拖延,就如温水煮青蛙,眼前的困境就会化为绝境,再无任何生机可言! 换做其他蛊仙,兴许还会犹豫。但方源战斗经验丰富,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,他毅然再次施展万我! 故技重施,大量的方源虚影四下奔走,吸引走了大量的风花。 方源真身夹杂在其中,义无反顾地冲上天去。 一飞上空,冷光的威能迅速拔升,再不受荡魂山上的魂道道痕压制。 这是一场激烈的交战! 方源要击爆雪月,三倍冷光带给他的防守压力,比风花更大。更要命的是,第四轮雪月正在半空中缓慢成形。 而天意则千方百计阻止方源,并且趁着他主动出击的绝世良机,大量的风花飞舞,企图将方源当场斩杀。 一轮,两轮,三轮弯月,被方源接连击爆,过程艰难。 而更多的雪月,也在同时形成。 冷光照得方源心中一片冰冷,残酷的现实让他四肢发寒。 生机变得越发渺茫,方源脸色坚硬如铁,唯有挺起胸膛,迎难而上。 他的仙元在迅速减少,每一次催发仙道杀招,也不得不开始精打细算,小心翼翼。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第七十七节:险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