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节:黑家大战(中) - 蛊真人

第八十五节:黑家大战(中)

?青玄子虽然只是六转修为,但已经度过一次天劫,竟然没有任何抵挡之力,就被廿二平之斩杀当场。 一时间,按捺不动的正道蛊仙们,脸色都有些变化。 青玄子的脑袋掉在地上,和身体分家。 无头尸体上,鲜血向外不断喷涌,并且不断抽搐。 青玄子死不瞑目,一双眼睛还兀自睁得老大。 廿二平之的剑光,继续一路向前飚射,气势惊天动地。 “下一个死者,是你。”廿二平之淡淡的话音,清晰响彻半边天。 第二位倒霉鬼,同样是一位魔道蛊仙。 不过廿二平之已经暴露,这种声势根本无法不引人注目。 所以这位魔道蛊仙比青玄子的情况要好些,立即后撤了一段距离。但仍旧被廿二平之赶上,一剑杀了。 正道蛊仙们脸色再变。 来自刘家的蛊仙,刘转身忽然一笑,对着远处的天空道:“廿二富,此子是你们廿二一族新一代的剑子吧?” 砰。 一阵烟雾陡然爆发,随后烟雾中现出一个胖墩的声音。 这是一位七转蛊仙,但从模样上看,十分新嫩,仿佛是五六岁的胖男孩。 小胖子嘿嘿一笑,贼溜溜的目光扫视正道一周,老气横秋地答道:“惭愧,惭愧。这小子得了剑圣真传后,就被我家太上大长老拘束了十年。这一次出来,叫他发了疯似的亢奋。” 刘转身等人面色再次微微一变,暗中传音。 “廿二剑圣,我们刚刚还在讨论,此人乃是廿二家的八转蛊仙。历史地位如同黑家的黑凡,带领廿二家成为过北原正道的魁首。” “廿二剑圣乃是传奇,曾经主修光道,后来竟然能转修剑道成功。死后留下剑圣真传,却因为极其艰难险恶的考验,使得继承者十分稀少。” “据说这剑圣真传有三关,分成三部分。闯过第一关,便得到第一部分的剑圣真传,称之为剑子。” “没想到时隔三百多年,廿二家族居然又出现了一位真传剑子!” 正道蛊仙们的心中,都升腾起一阵警惕之情。 若让此子发展下去,将来的北原正道,必有他活跃的身影。若是他能更进一步,修为提高到七转,并闯过第二关,继承真传的第二部分,则成为真传剑师,整个北原蛊仙界都无人敢小觑他。 事实上,六转修为的剑子,此刻已经无人小觑。 这才多久,他竟又成功杀了一位魔道蛊仙! 廿二平之激昂长啸,意气风发。他速度极快,人剑合一,只见剑光纵横,不见他的身影。 剑光一折,又扑向最近的魔道蛊仙。 剑光洞穿这位魔道蛊仙的身体,不过他的脸上却浮现出冷笑:“小辈,杀了几个弱鸡,就变得胆大包天,狂妄到挑战老夫的地步了么?” 尸毒老怪说着,身上恐怖至极的伤势,就升腾起一阵紫雾。 紫雾旋即消散,露出他痊愈的身体。 反观廿二平之的剑光陡然崩散,露出他踉跄的身形。 人们这才看清廿二平之,他是一位剑眉星目,容貌俊朗的年轻人。 呕! 他忽然伸手捂嘴,但却掩盖不住从嘴巴和鼻腔向外喷溅的紫色毒血。 “再战!”廿二平之受此重创,但一对星目中却似燃烧起了熊熊火焰。 “那老夫就先杀了你再来寻宝。”尸毒老怪狰狞大笑。 “嘿嘿,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”廿二富远远眺望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。 然后他咻的一声,身影就消失在半空中,下一刻出现在青玄子的尸首旁。 廿二富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,对青玄子的尸首招了招。 顿时,青玄子的脑袋和身体,就被一股看不见的无形力量托起,飞进廿二富的仙窍之中。 “年轻人啊,还真是气盛,连战利品都不要了。这可是蛊仙尸躯,不过仙蛊肯定保不住了,但一身的道痕可不是白来的。啧啧啧……”廿二富摇头晃脑。 他虽然是七转修为的家族前辈,但生性贪财,就算廿二平之和七转尸毒老怪交手,陷入苦战当中,他也没有去帮衬出手,而是首先拾掇廿二平之斩下的蛊仙尸体。 “杀!杀啊!” “这是我的,谁也别想抢。” “蒙疾在此,谁敢一战?!” …… 场面越加混乱,因为廿二平之行动之后,正道蛊仙们也陆续动身,进入铁鹰福地。如此一来,更使得各处烽火狼烟,围绕着种种修行资源,战乱不断。 鹰啼声接连一片,声声不绝。 一只荒兽孔雀,扬起头颅,眼瞳中流露出人性化的渴望之情。 正是孔雀飞仙何若。 “这么多的铁冠鹰!黑家的铁鹰福地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何若心思,“如果我能将这些荒兽尽数俘虏……” 铁鹰福地上大下小,地面上、地底下的珍稀资源,总价值要低于空中。 黑家蛊仙们都未有露面,但是他们发动了全部的铁冠鹰,封锁了天空。 大量的荒兽铁冠鹰,在高空盘旋,胆敢有冒犯者,必将遭受到它们的猛烈扑杀! 正因如此,才使得绝大多数的魔道蛊仙们,选择在地面行动。先将地面上的各种资源,都争抢到手再说。 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啊。 对于何若而言,铁冠鹰的吸引力尤其巨大。 因为她的修行计划当中,下一个变化就是铁冠鹰之变! 荒兽孔雀振翅高飞,速度很快,不一会儿何若就引来几只铁冠鹰的齐齐关注。 何若心中满是警惕,引来铁冠鹰就迅速撤退。 她孤身一人,可打不过这么多的荒兽铁冠鹰。 她打算远远引走一只,单独对付,然后再慢慢蚕食。 …… “这是缘木?”慕容青丝降落下来,看着池塘中悬空生长的无根之木,双眼晶晶透亮。 “慕容仙子法眼无差,正是它。”一位散修蛊仙答道。 他姓酝名良,人称云公子,比慕容青丝早来一步,此时正集中心神,收拢着眼前缘木。 慕容青丝看着云公子酝良动手,却没有阻止,只是驻足观看。 她耐心等候,直至酝良功成,将缘木处理,收取成功。 “累仙子久候,惭愧惭愧。”云公子酝良行礼道,态度很是温和。 慕容青丝抿嘴一笑:“不瞒云公子,这缘木虽只是六转仙材,却正与我道相合。不知可否切磋一二……” 云公子笑起来,慕容青丝还未说完,他就已经接道:“缘木脆弱,收取过程中不得丝毫干扰。若非仙子静待片刻,我又怎能顺利收取呢?此番切磋,慕容仙子如胜过在下,在下便将缘木全部让与仙子你了。” 慕容青丝摇头:“无须全部,只需一半即可。” “仙子请。” “公子请。” 两人交手,浅尝辄止,不分胜负。 云公子酝良便将缘木分出一半,交个慕容青丝,两人满意而去。 正道蛊仙行事,绝大多数都有风度,很克制。 廿二家的廿二平之和廿二富,其实是正道中的异类。 北原蛊仙界虽然是正道荣昌,稳稳压过魔道和散修,但这一次来的正道蛊仙,在人数上却敌不过魔道和散修。 这当中的原因在于:其余的黄金家族都有各自的地盘,自家的资源需要镇守。虽然正道蛊仙数量多,但分薄下来,只能挤出这些人员派遣过来。 反观魔道和散修中人,却往往没有这番顾忌。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在于超级势力家大业大,在外有凡俗势力。所以,对独自行走的魔仙、散仙,向来较为克制。只要不涉及重大利益,不会相互死磕。 蛊仙斩杀不易,若是和一位蛊仙结仇,让他(她)打起游击战报复,也够超级势力头疼的。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 另一处,自在书生和皮水寒也分出了胜负。 皮水寒虽有全新的仙道杀招,但仍旧敌不过自在书生的招牌手段——千解。 皮水寒冷哼一声后,直接撤走,干脆利落。 为了区区一份修行资源,并不值得打生打死。 魔道蛊仙们虽然自由,但因为往往是独自一人,灾劫降临,只能靠自己抵抗,不像正道势力那样,有家族中的蛊仙可以信任,可以获得帮助。 所以魔道蛊仙、散修的蛊仙,心中记挂灾劫,通常是冰冷算计成本,为了资源大打出手是可以的,但若是损害仙元过多,亏本的买卖还是不做为好! 铁鹰福地外的高空,仙蛊屋金晓大殿,还悬浮在原处,绽射着刺眼的光辉。 宫家蛊仙和百足家的,都未动手,留在大殿中品茗高谈。 宫家蛊仙宫迩已经暗自焦急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有意无意地提道:“众仙哄抢,铁鹰福地中地面、地底资源,已经所剩无几。贵族还不出手吗?” 百足家的蛊仙们对视一眼,纷纷摇头,微笑:“铁鹰福地中的珍贵资源,几乎都在空中。黑家蛊仙不出,这场大战才刚至中期罢了。” 宫迩心中纳罕。 这百足家虽然跻身正道,上面有百足天君护持,但底蕴根本无法和黄金家族相比。 此时此刻,百足家的蛊仙却一副眼高于顶,云淡风清之模样,叫有心人费解得很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