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节:进入黑凡洞天 - 蛊真人

第九十八节:进入黑凡洞天

?一天半之后,上极天鹰载着方源,飞到一处无名地界的上空。 上极天鹰速度骤缓,开始盘旋于空中。 飞绕了一阵后,它似乎是确定了方位,照准空中某处,轻轻一啄。 顿时,方源耳畔响起一声钟磬般的清越激响,随后空间破开,眼前视野骤变。 眨眼间,上极天鹰就载着他,消失在北原上空,进入了黑凡洞天。 “上极天鹰的力量,果然是可以穿透虚空,直接进入洞天!幼年就如此厉害,成年之后,更会是得力臂助了。” 方源一边暗自赞叹,一边扫视周围。 只见这洞天,广袤非凡,一望无际。 方源下方,正好是一片茂密的原始丛林。一片浓绿,蔓延周遭,鸟兽飞腾,生机勃勃。 “曲丽木。”一棵棵的大树,树叶宛若七彩羽毛,无数飞鸟种类繁多,停驻在树枝上,叽叽喳喳,争相鸣叫,引吭高歌。 “气死鸟。”其中一种鸟儿,身躯肥胖,压得粗壮的树枝一颤一颤,身边气流萦绕,叫声特别明亮。 “茶溪。”树与树之间,静静流淌着一道溪流。溪水清澈淡绿,散发着热气,里面的水草都是茶叶。 …… 方源随意一扫,就发现丛林中的许多修行资源。 他再看天空,只见这片洞天的天空,透着一股青色。 “看来黑凡当年获得的是太古青天碎片,融入自家仙窍之后,形成永不退色的青天。”方源初步肯定,这应当就是黑凡洞天。 因为从黑城的记忆中,他知道黑凡曾经以养植、贩卖曲丽木,而闻名宝黄天。 眼下这片丛林,几乎都是曲丽木,规模之大,让人骇然。 就在方源打量周围的时候,整个天地间忽然响起钟鸣之声。 钟声悠扬,连响了十声。 随后,一口黄铜大钟,凭空出现在方源的面前。 “天灵!果然有天灵……”方源心中微微一凛,紧张起来。 他到底不是真的黑家血脉,虽然成功欺瞒了上极天鹰,但还要哄骗住天灵,才能成功得到真传。 …… 在黑凡洞天的东北方位,屹立着一座高山。 当地人称之为罔顾山,尊崇有加。 山上有一座三仙洞。 在洞中,三位蛊仙正在密谈之中。 “二位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既想挣脱这个牢笼,就要应付这其中风险。”蛊仙冯军神色激动。 其他两位蛊仙,面面相觑,满脸都是犹豫之色。 其中一位,蛊仙郑驮望着冯军:“兹事体大,稍有不慎,就是身死道消,怎么能不慎重呢?” 另一位蛊仙周敏,则是一位女性,容貌精致:“冯军兄长,还请稍安勿躁。要对付天灵,极其困难,可以从长计议,并不急于一时。你放心,我们三人既然结义金兰,自然要共同进退的。” 冯军仰头长叹一声:“天灵并不可怕,我们已经取得了它的信任,而且用我琢磨出来的这个血光镇灵杀招,我有信心,极可能成功!” 郑驮望着冯军:“二弟,不是我说你,你何必这么着急?你也刚刚说了,血光镇灵是你刚刚琢磨出来的。这种仙道杀招还只是草创,根本不完善。就算是完善的,我们也要不断演练才行。你为什么就这么着急?” “是啊,二哥。”另一旁的周敏也道,“要对付天灵,光靠我们还有些不足。不妨将那西边的陈尺老仙说服,他麾下也有三位蛊仙呢。” 冯军冷哼一声,面带不屑地道:“陈尺老儿,昏聩无能。已经行将就木,却还抱残守缺。他不足与谋!” 冯军大摇其头。 周敏皱着细长的眉毛:“即便二哥看不起陈尺老仙,但他到底还是修为最高。就算我们无法联合他对付天灵,至少也得让他袖手旁观,不与我们作对才是。” “三妹的话,有理啊。”郑驮也帮腔道。 冯军面色阴沉,犹豫一番,终究还是道:“二位,实不相瞒,你们也知我修行运道。最近这些天来,我总是感觉不妙,仿佛要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我总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——若是现在不奋起反抗,恐怕就没有机会了!” 此话只凭冯军一人之言,一丝事实根据都没有,似乎是无稽之谈。 但其余二仙,却面色凝重起来。 周敏道:“二哥闯过继仙山,修行的是继仙山上的运道真传,虽然修为没有达到七转,但因为是首位继承者,所以一身道痕不亚于七转运道蛊仙。我听说,一旦运道道痕增添到了一定程度,就会使蛊仙发生某种玄妙的升华。” 一旁,郑驮也附和道:“不错。若是炼道蛊仙,炼蛊能力就会莫名增强一大截,炼蛊的时候能感觉到细微方面。若是炎道蛊仙,对炎道仙蛊、荒兽都有一种莫名感应。若是智道蛊仙,不动用任何蛊虫,自身的谋算能力都会强大起来。而运道蛊仙,则会对自身或者周围的气运,产生一股直觉感应。” “正是此理啊。”冯军叹息一声,面色稍缓。 既然周敏、郑驮能够理解他,那就好。 毕竟他琢磨出来的血光镇灵仙道杀招,单他一人可催不动,非得是他们三兄妹合力,方可功成。 就在这时,忽然外界传来清越的钟声。 “怎么又有人闯上继仙山,得到真传了?”郑驮双眼一亮。 “不管此人是谁,一定要将他(她),吸收到我们这边来。”周敏立即道。 “快听,这钟声已经连响了五下。”冯军也被转移了注意力。 “厉害!此人居然闯到这种程度。当年,比二弟也相差仿佛了。”郑驮赞叹道。 但很快,三仙脸色渐变。 “响过第七声了。”周敏低呼道。 “这怎么可能?不仅超越了我,还超越了陈尺老儿?!”冯军难以置信,他亲身经历过,清楚闯上继仙山的艰险。 然后,钟声响到第十下,余音萦绕天地,久久不散。 三仙宛若石像,驻足原地,一动不动。 半晌,周敏回过神来,精致貌美的容颜上尽是震惊:“我没听错吧,钟声竟、竟然连响了十下!” 冯军一脸灰黑之色:“根据继仙山上的石碑记载,钟声连响十下,说明本家有蛊仙获得了黑凡老祖真传的资格,他(她)已经来到这里了!难道说,我最近的不妙之感,就应在此人身上么!” 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以为不会有人,能够继承继仙山上的第一真传!没想到……”郑驮摇头不已,脸色十分复杂。 他望向身旁二位,二仙脸色也是变幻不定。 郑驮吐出一口浊气,勉强镇定心神:“走吧,按照规矩,既然有正统继承人出现,天灵会第一时间欢迎,我们也要紧随其后,前去拜见。” “拜见?拜见什么!”冯军浑身一颤,语调高扬起来,“不管他是什么人?凭什么要我们去拜见他?我们也是黑家血脉,也是黑家后人。难道就因为祖上获罪,就始终要拜倒在本家之下吗?” 周敏立即劝慰道:“二哥,你此言有理,三妹赞同。此事虽然突然,但还未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。按照石碑上的规矩,本家继承人虽然出现,已经超过了一定时限。要想继承黑凡真传,还需通过考验。不管我们是要为难他(她),还是镇压天灵,现在都需要冷静,再冷静。” 冯军被这一提点,顿时清醒过来:“三妹说得不错。咱们还有机会!走,我们立即前去,不能露出丝毫破绽。我倒要看看,这继承者究竟是何方神圣,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?哼!” …… 黄铜大钟,悬浮在方源的面前,连响十声之后,便寂然无音。 方源试着问道:“你便是此方天灵么?我姓黑名城,正是我开启了天晶鹰巢,孵化了上极天鹰,前来继承先祖黑凡的真传。” 但黄铜大钟,却是沉默,悬停在方源眼前,一动不动。 “果然……侵吞了太古青天碎片,就算有天灵,也变得愚昧懵懂了。”方源眼底闪过一丝精芒,心中了然。 这个情报,也是他从影宗的交易中得到的。 吞并太古九天碎片,虽然会令洞天无灾无劫,但若蛊仙陨落,形成天灵,却会使得天灵权柄沦丧,愚昧懵懂。 说到底,还是因为天意。 天意的产生,源自五域九天。正常的仙窍洞天,是有别与外界的小天地。但若吞并太古九天的碎片,就会引得天意进驻。私有权位便受到天意的极大削弱! 影宗对这方面,研究很深。 当年,影宗成员,主要分魂之一的七星子,就是以身试法,吞下了太古蓝天碎片,以期研究出对付天意的法门。可惜,反而被天意谋算,仙僵七星子陷入到星宿仙尊的梦境中,不能自拔。 这星宿仙尊的梦境,后来因为繁星洞天破碎,分裂出好多部分,跟随着无数洞天碎片小世界,掉落到中洲各个地方。 其中一座无名山谷中,方源受到仙鹤门的邀请,前往探查。偏巧在这个洞天碎片小世界中,方源探索了其中包含的梦境,得到了至关重要的指点。使得方源最终在义天山上,夺走了影宗谋划十万年的最大成果。 从这点,便可知道,任何吞并了太古九天碎片的洞天小世界,都受到天意的洞察。对于方源而言,并不安全。 真正安全的是琅琊福地这种福地洞天。 完全私有,不受天意查控。 长毛老祖当年赫赫声名,搞到太古九天碎片完全不是难事。但他至始至终,都没有让自家的洞天吞并了任何一块太古九天的碎片。 “所以,这洞天对我而言,反不如黑凡真传的价值大。” “等我继承了黑凡真传,这个洞天就交给楚度。也好应了那约定,交给他三成利益。” 方源正谋算着,忽然天边出现几个身影,仙气毫不遮掩,迅速向这边飞来。 “怎么回事?这黑凡洞天里,居然还有蛊仙?”方源不免讶异。(未完待续。) PS: 欢迎龙套冯军的出场!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威信公众号,谢谢大家对广告的每一次点击,它相当于每一个正版订阅。十分感谢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