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节:震慑群仙 - 蛊真人

第九十九节:震慑群仙

?远处空中,四位蛊仙联袂而来。 方源脸色郑重,一眨不眨地看着。 说实在话,眼前景象,有点超乎他的意料。 “怎么会有蛊仙?”方源看了一眼天灵,问道。 可惜这黑凡洞天的天灵懵懂愚昧,根本毫无反应。 方源的心中不免笼上一层阴霾。 就一会儿,四位蛊仙已经飞近,但没有散发敌意。 方源不动声色,全神戒备。 “罪仙陈尺,拜见本家上仙!”为首的一位,乃是蛊仙老者。他高额古冠,一身青灰长袍,白发苍苍,见到方源后,他居然首先行礼,一脸肃容。 “罪仙?”方源心中一动,也连忙还礼,“不敢当‘上仙’二字,本人姓黑名城,这一次侥幸继承黑凡真传,进入洞天,没想到有幸能见着诸位仙友。” 方源这一次是变作了黑城。 这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。 毕竟有宝黄天的存在,黑凡洞天就算与世隔绝,也能知晓黑家的动态。 黑城虽然本人失踪,弄丢了黑家的仙蛊屋,但这些并不妨碍他继承黑凡真传。 最关键的是,方源有黑城的全部记忆,伪装他恰到好处,毫无漏洞可言。 陈尺抬起头,望着眼前的方源,一脸赞叹之色。 黑城本是北原公认的美男子,风度翩翩,叫多少女子芳心暗许。此刻,方源虽是伪装,但一身气度本就比黑城还要超凡,再配上这番容貌,更使得本人超凡脱俗,潇洒绝伦,让人一见为之心折。 来的四位蛊仙,有两位都是女子,此刻见到方源模样,心跳难免微微加速。 另一位则是青年男子模样,面容普通。 陈尺再拜:“黑城上仙风度耀人,我们这些黑家罪民,苦苦等候多年,终于盼来了上仙您来,实在是青天开眼啊。” “仙友谬赞。敢问仙友自称罪民,此是何意?倒叫在下费解。”方源皱眉,直接问道。 陈尺正要回答,这时从远处忽然传来声音:“上仙不知,也是应当!我等先祖乃是黑家罪人。当年黑凡老祖的孙女黑风月,携带态度蛊,畅游北部冰原。结果遭受神秘蛊仙算计,而我黑家的几位蛊仙正是当时护卫,却看管不利,让黑风月失踪,更丢了态度蛊。” “黑凡老祖平素最疼爱他的孙女黑风月,可惜当时苦苦搜寻,都未找到下落。我脉几位先祖不能将功补过,只得认罪伏法,被黑凡老祖圈禁在这黑凡洞天之中。我之一脉,便由此在这里安家落户,繁衍生息了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方源这才了然,细心打量过去。 眼前又来三位蛊仙。 两男一女。 正是郑驮、冯军、周敏三人。 冯军、周敏都是六转气息,方源目光一扫而过。 而郑驮飞在最前面,一看便知他为三仙首脑。 刚刚回答方源的,也是他。 他一身七转修为,并无遮掩。面貌普通,背部微驼,飞来时,身后留下一条淡淡的血线,竟然是修行的血道! 这让方源心中暗中诧异不已。 血道蛊仙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,其他的蛊仙居然无动于衷?似乎已经习惯了。 “难道此人不是主修血道,只是兼修吗?” “就算是兼修,也是见不得光的啊。” 方源有些纳闷。 若是搁在五域,这种血道魔仙早就人人喊打了。 但现在看来,眼前这位混得挺好,没有受到丝毫打压不说,竟然还有两个手下。 这两个手下也真是胆大,居然不怕这个首脑对自己下手,增添自身战力! 三仙飞到近前,也一一拜见方源,态度很是恭敬。 但方源洞若观火,立马看出其中一位蛊仙冯军口不对心,似乎对自己很有恶感。他偷瞄自己几次,目光隐隐不善。 其实,其他人也差不多。 不管是陈尺,还是其他蛊仙,他们对方源的态度郑重而又谨慎,散发善意的同时,又隐藏恶意,总之这态度有些古怪。 三仙和方源认识之后,又和陈尺等四位蛊仙打招呼。 他们语气平淡,也不汇合一股,而是悬停高空,泾渭分明地分成两个团体。 这个方源都看在眼里,表面上他谈笑宴宴,心中却是暗暗记住。 “这处黑凡洞天,到底有多少仙友存在?”方源想了想,索性直接问道。 “不多了。除去在场的七人之外,就还有两位。”陈尺立即回答道,“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到的。上仙降临,天灵恭迎,十声钟响,响彻天地。他们也都是闯荡过继仙山,自然知道其中含义。” 继仙山? 方源又暗记住这个地名,却没有急着询问。 果然,如他所说,随后又有两位蛊仙出现。皆是男性,都来拜见方源。 和其他蛊仙一样,他们神情也有异状。 蛊仙集全,这时,天灵便有了异动。 它忽然浑身一震,发出一声悠扬的钟鸣,随后缓缓飘向前方。 “天灵这是想引导我们前往继仙山,还请上仙移步。”陈尺见此,连忙道。 方源点点头,心怀着戒备,跟上黄钟天灵。 眼下这局面,他势单力孤,对方却有九位蛊仙,两位七转,七位六转。若是他们忽然发难,围攻方源,一通乱拳下来,结果难以预料。 不过,天灵虽然懵懂,但既然能迎接方源,代表它也在贯彻黑凡的意志,并不是完全靠不住。 而且刚刚方源已经瞧破,这些人并不是一路,内部有着阵营区分。随后的两位更是不搭调,似乎是独身一人的散修。 正因如此,方源才选择和这些蛊仙同行,暂时以观察为主,按捺不发。 天灵飞的并不快。 方源索性不用上极天鹰,让它在自己身边翱翔。 这种情况下,他还是不敢见上极天鹰收入仙窍的。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情,上极天鹰就算不能杀敌,也能起到吸引敌方火力。 一路上,方源和其他蛊仙攀谈。 刚开始,这些人对方源还很戒备,怀着畏惧,有着天然的疏远。 但方源什么经历?前世五百年的摸爬滚打,早就锻炼出了他一番惊人的交际才能。 很快,方源就和他们熟络起来。 渐渐的,这个队伍当中就传出了欢笑之声。 “姐姐,你看黑城这人,果然不愧是本家来的上仙!如此风度翩翩,难怪是他……恐怕也只有他这种人物,才配得上黑凡老祖的真传吧。”队伍当中,一位女蛊仙,双发髻,俏丽活泼,暗暗盯着方源的背影,悄悄传音交流。 正是陈尺四仙中的女仙之一。 被称呼为姐姐的女蛊仙,显得较为端庄温雅,听了同伴的话后,立即传音取笑道:“嘻嘻,我看妹妹你是春心动了罢。也是,这等人物,自然是人中龙凤!他好像还很年青,修为又高,而且潇洒脱俗,谈吐间引经据典,别有说服力,还会说笑,让人与他交谈,只会感到趣味盎然。唉,就是不知道,他这样的人物,在外界多不多?北原外界又究竟是个什么样子。” 方源双耳微微颤动,一字不漏地将这些传音内容都洞悉了去。 这一对姐妹花似的蛊仙,相互传音用的却是古法,早就被当今北原淘汰了。正因如此方源轻易窃取到她们交谈的内容。 这里虽然是洞天,可以禁止凡蛊的运用,但方源并没有受到这番亏待,也一点让方源微微安心。 其实,不只是这两位女蛊仙,其他蛊仙也在相互传音,只是没有二女这么频繁而已。 其他的蛊仙,基本上是讨论和猜测方源的背影,还有战力。 后者更是重点。 “想不到,来的这人也有七转修为!我们这边,也只有陈尺老仙,郑驮大哥和他一样修为了。” “他虽然身上无一仙蛊气息溢出,但身旁飞舞的飞鹰似乎极为不凡。” “这飞鹰有些奇怪,似乎是荒兽,但气息却很不寻常。” “咱们洞天中也有荒兽,更有上古荒兽,但是似乎气息上都不能这这头小鹰相媲美。” …… 一番议论中,终于有人按捺不住,直接问道:“上仙,我看这你飞鹰极为不俗,神骏非凡,我等竟无人知晓,敢问是何来历?” 方源定睛一瞧,问的人就是那个叫做冯军的蛊仙。 方源脑筋一转,从容微笑道:“呵呵呵,好眼力,能瞧得出我这爱鹰的非凡!此乃上极天鹰,不知诸位有无听闻?若是养成,必是太古荒兽。不过现在,只是为在下勉强代步而已,不及其他几只上古荒兽。” “太古荒兽!”一时间,众仙纷纷惊呼。 无数道灼热、惊奇、震惊的目光,集中在上极天鹰的身上,不住地打量。 方源云淡风轻的话,在众仙心中无异于丢下一个炸雷。 这些蛊仙无不脸色变幻,心头的震动无法遮掩。 接下来,他们再和方源攀谈时,语气都不可避免地更加恭敬、拘束了一些。 方源也不强势,脸上微笑一如之前。 但这番微笑,落到其他蛊仙眼中,已经和之前的感觉大为不同了。 “上极天鹰,太古荒兽!” “此人究竟是何来历?居然有太古荒兽傍身?!恐怕就算是在本家,也是地位极高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