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节:再杀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四节:再杀

?老祖宗为什么忽然杀了陈婉芸? 陈乐弄不清楚,心里一万个不明白。 她低声抽泣,忽然浑身一颤,心中咯噔一下,她想到了陈立志。老祖宗会不会去找陈立志,也想要杀掉他呢?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。 不管如何,还是先找到陈立志,把这个事情告诉他! 关键时刻,陈乐没有首先想到黑城,而是想到最亲近的家族蛊仙。 陈乐惊觉过来,止住抽泣,连忙站起身来,仍旧催动着仙道杀招,隐藏身形,向陈立志的宫殿跑去。 方源却没有如陈乐所想,去陈立志的居所。 他没有发现陈乐,而且已经斩杀了陈立志,所以这一次最后的行动,是前往陈乐的住所。 找到她,然后,杀掉! 片刻之后,陈乐来到陈立志的住所。 “怎么会没有人?”陈乐找遍了宫殿,都没有发现陈立志。 当然,她看到不少凡人,还有蛊师。 但陈乐没有惊动他们,就算告诉他们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,他们恐怕也不会相信。 望着空荡荡的大殿,陈乐心中再次涌现出无限的迷茫和慌乱。 老祖宗陈尺杀了陈婉芸,陈立志也不见踪影,恐怕是凶多吉少。 陈乐又忍不住哭泣起来。 “我该怎么办?糟,糟糕!黑城公子!”陈乐这时,终于想起方源,浑身一个激灵。 她觉得,在这时候,能够依靠的也只有黑城了。 她立即转身,向黑城的住所跑去。 几乎与此同时,方源来到陈乐的宫殿。 竟然没有人? “奇怪,这个时候她会去哪里?”方源心中一沉。 情况忽然有了新的变化。 方源下意识地望了望天,这黑凡洞天的天空,一片晴朗无云,清澈碧绿。 方源对着天空笑了笑,随后立即向自己的住所转移。 陈乐还能去哪里? 无非是那几个地方。 蛊仙和凡人之间,是没有多少共同话题的。 回到自己的住处,方源变作黑城,试着等候陈乐。 就在这时,忽然一股冲天的华光,暴射而出,冲上高空,灼射四面八方,熠熠生辉,刺人眼目。 “这莫非就是陈乐提到过的……什么华光示警,群仙联防?”方源顿时皱起眉头。 这些天来,他向陈乐打探各方面的情报。 其中就有一条,说是曾经蛊仙在黑凡洞天中刚刚出现时,遭受过荒兽和上古荒兽的欺侮。 前几代的蛊仙,就联手抗敌。平时的时候,分居在洞天各处。若是哪一方遭受攻击,情势危急之时,即可发出示警,邀请各方蛊仙出手相助,事后支付相应的报酬。 “随着黑凡洞天中的蛊仙,日益强大,这华光示警已经近百年没有出现。这一次,恐怕是陈乐出手。呵呵,倒是小瞧了这个女子,这一手是个好应对!”方源笑了笑。 狡诈如他,立即推算出了很多东西。 他连杀三人,只剩下一人陈乐。而华光示警的手段,唯有蛊仙知晓,必是陈乐催动无疑。 陈乐为什么避而不见,忽然催动这个? 显然是发现了,其他几位或某一位遭遇不幸的事实。 不管她隐藏在哪里,动用的又是何种手段。既然她没有找自己,那么就说明,她已经怀疑自己了。 接下来,必是群仙齐至,方源该如何应对? 原来,在前一刻。 陈乐正想去寻找黑城,忽然心中念头一闪,就算找到黑城公子,如果他不敌老祖宗又该如何是好? 陈乐不知道黑城的实力,但内心深处,还是觉得陈尺老仙更加高深莫测一些。这是平时陈尺老仙的积威所致。 “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!”陈乐因此想到华光示警。 示警的华光冲天而起,陈乐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一些。 “不知道老祖宗看到这个华光,会不会来找我?”想到这里,陈乐又开始害怕起来。 她咬了咬牙,最终还是决定,先去找方源。 至始至终,她都没有怀疑过方源是真凶! 华光冲天的一刹那间,其余各处的蛊仙都反应过来。 “怎么回事?这个节骨眼上,居然陈尺老儿会发警讯,邀我们前去联防?”三仙洞前,冯军看着冲霄的光辉,皱起眉头。 周敏也是脸带疑云:“此事有点蹊跷。且不说陈尺老仙那里,有四位蛊仙,实力最强。黑凡洞天中,还有什么样的上古荒兽,值得陈尺大张旗鼓,邀我们帮忙?” “你们是觉得此事和那黑城有关?”郑驮沉吟道。 “八九不离十了。”冯军点头,“这华光示警已经近百年没有出现,偏巧这个时候出现,十分古怪。而且,那黑城已经在陈尺老儿那里住了五六天了。说不定他们已经达成某种协议,狼狈为奸。” “陈尺老仙那样的心情,只要黑城舍得好处,得到他的支持,并不意外。”郑驮想了想,“不论真的是上古荒兽进攻,还是陈尺他们想对我们不利,我们都应该前往探个究竟。” “没错。我们的血光镇灵,已经演练到紧要的关头。再拖延几日,镇压天灵,强取真传,不再话下。当务之急,还是以拖延为主。不过要小心为上,看看对方究竟打的什么主意。再虚以委蛇,几天之后,这黑凡洞天就是我们的天下了!”冯军连连冷笑。 当即,三仙一齐出动,向陈尺老仙的宫殿飞去。 与此同时,其余两位蛊仙,也立即动身。 黑凡洞天虽然不小,但蛊仙之间的居所,相隔并不遥远。 再加上三仙不惜仙元,催动仙道杀招赶路。 片刻之后,已是赶了一半的路程。 这个时候,一个疾飞的身影出现在三仙的视野之中。 “是那陈乐!”周敏首先看到,认出来人。 陈乐浑身浴血,满脸惊惶,正拼命逃亡的样子,这让三仙面面相觑。 难道说,真的有上古荒兽攻击? “陈乐,且慢,我等在此。你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郑驮主动呼唤道。 陈乐见到这三位蛊仙,顿时惊喜交加:“原来是三位前辈!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。那黑城穷凶极恶,与我家老祖宗谈判不成,忽施暗算,将我婉芸姐姐杀死!是我发动示警华光,逃了出来,黑城一直追杀我,幸好我有仙道杀招小隐,才逃得一命。” “什么!”三仙闻言,无不震动。 “这黑城竟然如此胆大妄为?” “他居然直接对付陈尺老仙,如此狠辣恶毒,恐怕也要对我们不利了。” “奇怪,他还要夺得黑凡真传。没有我们的支持,他如何能够得到?” 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我们必须要将黑城此人拿下!” “稳妥起见,我们还是先和其他几位蛊仙汇合。陈乐,你不要担心,我们是一家人,定会为你家主持公道!” “公道?”陈乐忽然一笑,悍然出手。 在三仙惊骇欲绝的目光中,剑光宛若惊鸿一瞥,正中郑驮的身躯。 郑驮猝不及防,虽然他有凡道杀招防护自身,但暗歧杀可是仙道杀招,又是七转飞剑仙蛊为核心,锋锐无当,直接就将他整个人斩成两半! 一瞬间,郑驮阵亡! “大哥!!!”周敏呐喊。 冯军怒吼,双掌一拍,顿时狂风飞舞,将方源推向远方。 “大哥啊——!”周敏哀嚎,望着郑驮的两半尸躯往地面坠落下去,鲜血和内脏在半空中洒落。 冯军一把抱住周敏,拖着她,连忙撤退。 “陈乐,你疯了吗!你居然敢杀我郑驮大哥,我要和你拼命!”周敏怒吼连连,精致的面孔已经充血,“我要杀了你!” “杀我?”陈乐止住身形,嗤笑一声,用充满不屑的目光打量周敏一眼,“就凭你?” 周敏暴跳如雷,剧烈挣扎,企图挣脱冯军的擒抱:“二哥,你干什么!你放开我,这贱婢杀了大哥!她杀了大哥!我要把她的脑袋拧下来,给我大哥祭奠!!” “你冷静点,三妹!不要中了对方的激将之计。她怎么可能是陈乐?陈乐你还不了解吗?刚刚那明明是剑道仙级杀招!她根本就不是陈乐!”冯军也在咆哮,望着陈乐的双眼,充斥着仇恨,简直是在喷火。 “看来还是有明白人的。”陈乐淡淡微笑,原本的容貌忽然发生变化,变成黑城模样。 “你果然是黑城!”冯军浑身一震。 “贼子!!!”周敏怒骂。 “看他们的样子,似乎还不清楚我就是凶手啊。奇怪……陈乐没有用信道蛊虫,告知他们吗?”方源心中有些疑惑。 他不知道,其实至始至终,陈乐都没有怀疑过他。 弄出示警的华光之后,陈乐就向他的住所赶过去了。 但方源早已经回到住所,等了陈乐片刻,见到示警的华光之后,觉得自己应该是暴露了。如此一来的话,不如将计就计,自己主动出击,分路破之,先削弱黑凡洞天中的群仙战力。 既然陈尺这伙人已经死了三位,最大的团伙便是三仙洞的三仙了。 于是方源就变作陈乐的样子,向三仙洞的方向飞驰过去。 结果撞见三仙,他再用暗歧杀,杀掉了最具威胁的血道蛊仙郑驮。 而陈乐前往方源的住所,却没有见到方源,心中失落,更涌起无限担忧。 她却不知,自己傻人有傻福,反而逃过一劫。 “本来对这一次的伪装暗杀,没有抱太多希望,没想到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呢。这黑凡洞天中的蛊仙,不能和北原相比。看来是承平已久,警惕性太低了。不管了,先将眼前这两位也杀掉吧。” 脑海中的念头宛如电光激闪,方源想了很多,但反映在外界,不过只是匆匆一瞥的时间。 他的嘴角上扬几分,笔直地冲向冯军和周敏。 杀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