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节:以杀定局!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六节:以杀定局!

?双方交战并没有多久,但冯军已经打了退堂鼓。 方源先是暗杀,除去最强的七转血道蛊仙郑驮,随后又两次冲锋,采取了最正确不过的战术,立即奠定了绝对的优势! 冯军不是傻子,就算战斗经验再怎么不足,也意识到自己危在旦夕。 他想要撤退,无疑是明智之举。 蛊仙之间的战斗,斗力更斗智! “三妹已经情绪失控了,黑城更是七转蛊仙,我们两位六转联手,也不是对手。还是先和其他蛊仙汇合,以陈尺老仙为主,将其围杀!” 冯军想到这里,立即开始撤退。 他催动仙道杀招,身边腾起一阵祥云,托着他和周敏,急速向左后方逃窜。 “干什么?二哥,让我杀了他,让我杀了他!”周敏连声吼叫,在冯军的怀中不断挣扎。 冯军苦笑不已,擒抱周敏的力量不由加大了几分,口中敷衍道:“不要乱动,我正拉开距离,为你的远目兵光创造战机!” 周敏闻言,浑身一震,兴奋地脱口而出:“好想法!” 她聚精会神,牢牢盯死方源。 随着距离增大,远目兵光威能越强,方源的防守压力顿时蹭蹭往上涨。 方源望着二仙脚下的祥云,无所谓地笑了笑。 他并没有急着追击,而是忽然向下俯冲,落到地上,将郑驮被劈成两半的尸躯捡起来,放入至尊仙窍之中。 “恶贼!放下我家大哥的尸骨!”周敏怒吼,气得肺都要炸了。 方源的行为,实在可恶。杀了郑驮不说,连他的尸体都不放过。 如何能放过? 这七转血道蛊仙一身的道痕,对方源的底蕴增长将是十分巨大的! 算一算,连同郑驮的话,方源已经先后杀了四位蛊仙,仙窍吞并比较麻烦,条件苛刻,但道痕的收获就非常可观了。 “寻常蛊仙,道痕之间相互掣肘,唯有斩杀相同流派,才能吸收道痕。否则的话,往往得不偿失。不过我这至尊仙体却不一样,道痕之间互不影响,真是妙哉!杀得任何蛊仙,都能吞并了道痕,增长自身底蕴。这样看来,这无疑是实力提升的好方法了!” 这一刻,方源忽然又有新的领悟。 这至尊仙体乃是至尊仙胎蛊所化,魔尊幽魂想凭此重生。 真要让他得逞,本体重生,后果简直难以想象! 首先魔尊幽魂在生死门中吞噬了不知多少魂魄,拥有无法估量的修行经验。其次,他的各个流派境界,基本上都是大宗师级数!最后,他还有影宗的残余势力帮衬。 他一旦有了这个新的起点,恐怕要效仿前世生前,大杀四方。他杀蛊仙,可吞并仙窍,也可吸收道痕。成长的速度,简直匪夷所思,绝对会超越想象! 不像方源,只有四个流派是宗师境界,吞并仙窍比较困难,最常用的只能是吸收道痕了。 方源将郑驮的尸体塞入仙窍,这一幕看得周敏睚眦欲裂,气愤交加。 冯军没有说话,他心中也有悲愤,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。 “看来,黑城没有得力的移动手段。或许他用来代步的就是上极天鹰。可是这只太古荒兽还未成长起来,只是六转战力。他没有放出来,是担心上极天鹰被远目兵光灭杀么?” 冯军的心,稍微放下了一些。 但下一刻,他的嘴巴下意识地张大,惊骇的神情忽然浮现在脸上。 原来方源催动了剑遁,身形如剑,一飞冲天。 速度之快,把冯军和周敏吓得一时噤声! “怎么会这么快?”周敏惊怒交加。 “原来这才是他的真正速度!”冯军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,自己的移动手段简直拿不出手! 几个呼吸,方源就再次逼近! 冰冷的杀机,几乎要将冯军的心灵冻僵。 仙道杀招——过往来动! 危急时刻,他不得不再次使出保命的手段。 大力袭来,之前的一幕再次上演,方源被重新推到后方去。 “第三次,呵呵。”方源心中默记,三扑未中,他毫无挫败之感。 周敏清醒过来。 她刚刚被方源的速度一吓,额头都是冷汗,愤怒消退,惊惧涌起。 “快走!这人太强,我们先和其他人汇合再说!”周敏低呼道。 冯军闻言,大感欣慰。 有周敏出手帮衬,两人速度再增,极速逃窜。 方源尾追在后,屡屡扑击。 但每次,都被冯军的过往来动杀招破坏。 追了一会儿,前方出现两个蛊仙的身影。 正是那两个蛊仙散修,平日里独居一处,一位叫做蒋基,一位名唤高米。 “坚持住,我们来了!” 两仙也在飞奔,迅速地和周敏、冯军汇合到一处去。 方源察言观色,见他们一丝惊讶都没有,便知冯军、周敏在逃窜的过程中,已经动用某种信道手段,告知了这两位蛊仙。 “黑城,你竟如此胆大包天,居然敢在黑凡洞天里妄图加害我等!” “今日你必死无疑!” 冯军、周敏不再逃窜,返身迎战方源。 “黑城公子,是你杀了婉芸姐姐?!老祖宗是不是也遭到了你的毒害?”一个凄厉的声音,忽然响起。 是陈乐。 陈乐开动了华光示警的手段之后,去找方源,但那个时候方源已经先一步离开,去迎接郑驮等三仙。 陈乐没有找到方源,一时间无比茫然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 她不敢撤销了仙道杀招,在宫殿中躲了一阵,接到冯军的报信。 信中说明了方源伪装成陈乐的模样,利用剑道杀招,杀害了蛊仙郑驮一事,陈乐再笨,此刻也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。 她连忙跑到陈尺的住处,但哪里能找得到她老祖宗的身影? 冯军虽然一直在逃窜,但其实早已联络了其余蛊仙,陈乐也决定响应号召。 所以,此刻战场上出现了她的身影。 “是你啊。”方源看到陈乐,残忍地笑了笑,“你终于变得聪明一点了,不错,不管是陈尺、陈立志、陈婉芸,还是郑驮,都死在我的手中。你们这里,也就两位七转,连他们都死了。你们这些人,不如乖乖投降。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也。” 陈乐的脸色刷的一白,浑身剧震。 方源亲口承认,让她遭受到巨大的心理打击。 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陈乐尖声嘶吼起来,泪水大股流淌,“我们哪里亏待了你?你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?!” “不要被他影响,陈乐,我们结阵!”已经清醒过来的周敏,高声提醒。 以方源为中心,方圆百里之内,忽然罩起一座巨大的碧玉光球。 这赫然便是一个巨大的战阵。 以冯军、周敏、陈乐等五仙为阵眼的上古战阵! “黑城,就算你是七转蛊仙,今日也要饮恨!” “不错。这个战阵自从我们演练完毕,已经杀死了十多头荒兽,八只上古荒兽。” “你逃不出去的!我会把你抽筋扒皮,祭奠被你杀死的数位仙友的冤魂!” 黑凡洞天的蛊仙们纷纷呐喊,一时间士气高涨。 方源一脸淡笑,从容的神情丝毫不变。 他慢条斯理地道:“青城战阵啊?呵呵呵,不过是上古战阵青城纵横的一部分而已。你们以为,我不知道?” 群仙脸色纷纷微变,心中皆涌起不妙的感觉。 陈乐的脸色再白一分,一时间她心中的懊悔痛恨,简直难以复加! 因为这个青城战阵,就是她告诉方源的。 黑凡洞天中的历代蛊仙们,都要演练一个大阵。这就是青城战阵,用来围杀荒兽或者太古荒兽,威力极其强大。 “我毕竟是七转修为,而你们只是六转。所以早已料到,你们会用这一招。结了阵之后,你们就跑不了了吧?呵呵呵,这个战阵一破,你们也要反噬,就算不死也要重伤不是么……” 方源淡淡地说着。 他的语气很平和,声音也不大,但偏偏清晰地在群仙耳畔响起。 群仙刚刚鼓舞起来的士气,被这番话层层削减下去。还未开战,这些蛊仙的心里已经开始动摇! “现在,就让你们看看我的真实实力吧。” 方源低喝一声,浑身上下,轰的一声,猛地喷涌出澎湃的蛊虫气息! 仙道杀招——万我! 刹那间,整个战阵的空间里,凭空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方源。 全都是力道虚影! 而方源的真身,也化作其中一位,巧妙地隐藏起来。 决战就在此刻展开。 甫一开始,就进入白热化的阶段。 冯军、周敏等蛊仙,各施手段,种种仙道杀招交替轮现,对着万我大军狂轰乱炸。 方源的力道虚影,自然防御不强。但毁灭多少,就有更多的力道虚影同时产生。 方源在作战之前,已经做了充分准备。 就算他不再催动万我仙道杀招,他的仙窍中也提前储备了数十万的我力虚影。 不差钱! 方源的青提仙元储备很多! 冯军等人很快发现,他们陷入两难的境地。 不用仙道杀招,万我虚影冲击战阵,难以抵御。但用了仙道杀招,虽然毁灭无数虚影,但因为方源的及时补充效果不佳,而且仙元亏损很多。 这相当于仙元的对耗,方源占尽上风!别忘了力道的优势,就是仙元消耗少。奴道的优势,在于消耗战。 万我杀招正是两道合流,兼并了两大流派的特长! 方源在万我大军中耐心等待,仔细观察。 种种情报,被他收集过来,铭记在心。 决战持续了几个时辰,黑凡洞天的蛊仙们已现疲态,不仅是精神肉体上的疲劳,还有仙元的剧烈消耗,让他们渐渐支撑不住。 觑得破绽,方源真身忽然显现! “哈哈哈,陈乐,我还多谢你,没有你的情报,我如何能杀掉陈婉芸等人呢?”方源大笑。 陈乐如遭电殛,心中的痛悔难以言喻。 趁此良机,方源突施辣手。 飞剑仙蛊! 一道光轻易地洞穿陈乐的防护,将其杀死。 柿子当然要捡软的捏! 方源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再杀一仙。 陈乐命丧当场,青城战阵顿时不稳,晃荡起来。 其余蛊仙们连忙发力,好不容易将其稳住。 “接下来,就轮到你们了。”方源阴笑几声,却没有进攻,又退回到万我大军之中。 剩下的四位蛊仙,一个个面色发白,心中升腾起一股股的冰寒凉气。 明明是他们包围了方源,但此时此刻,这四位却是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。 大局已定! 从一开始,方源就采取最正确的战术,建立了巨大的优势。 这些蛊仙的手段,他已经熟知,而他的手段,对方却很陌生。 本来对方也是有优势的。 比如陈乐的隐身手段,方源就无可奈何。 可惜遭了方源算计,陈乐主动参战,组合青城战阵,凭白丢弃了自身的最大优势。 说到底,还是黑凡洞天承平太久,这些蛊仙虽然仙蛊不缺,资源不缺,但战斗经验却缺乏得厉害。 尽管他们平日里也相互切磋。但生死激战的经验,是单靠切磋万万不能取代的。 半天之后。 方源陆续斩杀了两位蛊仙,破开青城战阵。 冯军、周敏再次败逃。 两仙被方源杀破了胆,不敢再战,闷头向继仙山逃窜。 在这个途中,方源又杀掉周敏。冯军拖着重伤之躯,坠落到继仙山山巅。 “天灵救命啊!”他嘶吼着。 这情形有些讽刺,前不久他还在计划中镇压天灵,但此刻却不得不依靠天灵求救。 “它是不会救你的。”石亭中,闪现出方源的身影。 他的语气依然平淡如水,浑身上下毫无伤痕,仍旧是风流倜傥。好像刚刚的战斗,没有发生一般。 冯军见到方源,吓得浑身一颤,又连忙凝神望向黄钟天灵。 黄钟天灵无动于衷。 冯军一脸死灰之色。 “为什么?”他口中喃喃。 “为什么!”下一刻,他又忽然大喝,像是在质问天灵。 黄钟天灵仍旧静止无波。 “因为,你们皆是罪仙后裔。黑凡老祖临死之前,留下真传时,考虑到了这点。所以才布置出这样的最后考验。只有得到黑凡洞天中超过一半的蛊仙支持,才能继承真传。呵呵呵,万一你们这些罪仙后代,对黑家怨恨,不愿让黑家正统继承真传,恶意破坏,该怎么办呢?”方源伸出手掌,轻轻抚摸着石碑表面。 “那就只有先杀了你们。把你们全杀光,只剩下我一人,那么黑凡真传的最好考验,我也是满足的。” 方源云淡风轻,甚至脸上还微微带笑。 冯军扑通一下,瘫坐在地上,满脸全是绝望。 他仰着头,看向天空。 曾经厌烦的碧青之色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却是一点都看不腻呢。 但下一刻,他却又听方源道:“现在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只要你臣服于我,今后全心全意地侍奉我,我便留你一条性命。” “什、什么?”冯军浑身一个激灵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方源又重复一遍后,又道:“你是个聪明人,不感情用事,不像周敏或者陈乐。这一点我很欣赏。交出仙蛊和运道真传的全部内容,我就饶你不死,给你生存的机会。” 冯军眨了两下眼,他心动了。 “你没有骗我?”他仰头望向方源,眼底深处有深切的期盼。 “我骗你做什么?杀了你,对我而言,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。不过你也别想和我讨价还价。”方源脸色一沉,“你只有三个呼吸的时间考虑。要么死,要么交出一切,投降,与我定下盟约。” “我投降。”第一个呼吸的时间,冯军道,很是干脆。 “这是我身上的全部蛊虫。”第二个呼吸后,冯军交出了一切。 方源点点头,伸手一摄,将其收起,在冯军的配合下,全部镇压! “请订盟约吧。”冯军深呼吸一口气,对苛刻的盟约,他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。 哧! 他的额头忽然出现一个血洞。 他满脸惊骇之色,死死地望着方源,然后缓缓倒在了地上。 第三个呼吸的时间,刚过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