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节:黑凡四珍(上)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七节:黑凡四珍(上)

?方源将冯军的尸躯收起来。 连同之前的蛊仙尸体,方源收集的已经多达九具!还有蛊仙魂魄,也有相应的九人。 “如此收获,的确少见。换做外界的蛊仙,就算死了,恐怕也要自爆。黑凡洞天的蛊仙中,也就冯军一人勉强能看看。此人也是能屈能伸的聪明人,可惜被我占据先手之后,局势就被牢牢掌控住,他根本翻不了身。最后求饶,也是无奈之举。可惜是碰上了我。” 方源收起心中的感慨。 大局已定。 收获的时候到了! 他转过身,重新走进石亭,抬头看向横梁上悬挂着的黄钟天灵,开口道:“如今黑凡洞天中只有我一位蛊仙,我支持我自己,来继承这黑凡真传。” 黄钟天灵静默了一会儿,这才晃荡一声,发出一声动听的钟鸣。 随后,石亭中的石碑开始绽放出纯白的光辉。 白光并不刺眼,很是柔和。 光明照耀中,石碑变得越加透明,化成了一道光壁。 光壁内里,隐约有几个模糊的影子。 而光壁的表面,则浮现出几行字。 方源凝目察看,这几行字阐述的是:石碑中的模糊黑影,便是真传的内容。继承者只需要将手伸入其中,从中拿取即可。 最后一行字,则是黑凡的叮嘱——黑家后人,继承传承,望你广大门楣,不堕黑家之名! 方源看完,不由叹息一声。 黑凡老祖布置这道真传,可谓苦心积虑,设想了方方面面。 可惜人死如灯灭,纵然是如此传奇人物,千算万算,也预料不尽身后之事。 曾经强势无比的黑家如今已经覆灭,而黑凡的真传,现在却被方源这样的一个外人夺走。 世事变迁,沧海桑田。兴衰荣辱,过往交替。 方源收拾情怀,开始按照光壁上的描述,开始行动。 他缓缓伸出左手,慢慢探向光壁。 白色的光辉又盛一分,照在他的左臂上,将方源的左臂也照成透明。 方源从外面看,就可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皮肉、白骨,还有血管中流淌的鲜红血液。 一股小小的阻力,从前方传来。 方源的左手,碰触到了光壁,感觉就像是触到了一层薄薄的冰壁一样。 同时,他注意到:白色的光芒照在血液上,让他的血液都起了反应。血液微微加速,颜色也从鲜红色忽然变成赤红,但很快又复原如初。 随后左手前方的光壁,忽然变得柔软起来,像是化为水液一般。方源的左手,得以顺利伸到石碑之中,就好像探入水中一般。 方源心中却盘绕着一阵寒意,暗道:“好险!这光壁还是一道测验,刚刚就是测验了我的血液。幸亏我准备充分,不辞辛劳,将血本仙蛊等融汇到见面曾相识当中,改良了这个杀招,使得自己的血液都变化伪装。否则的话,就要功亏一篑了!这黑凡还真是难对付。” 方源平复心境,开始打量眼前的光壁。 从外面就能明显地看出,光壁里有四团阴影,随意分布着。 最大的一团阴影,浑圆如球,有脸盆大小,占据光壁的最中央。 右上角有一团阴影,棱角分明,好似石块。 光壁左边一块,也是阴影,仿佛丝线纠缠。 还有一个点,在最下方,阴影最小,宛若手指头。 方源辛苦了这么久,终于解除到了大名鼎鼎的黑凡真传,但好像真传中包含的东西并不多的样子。 由于站位的原因,方源的左手,正是探进光壁左边,所以他直接伸手,向最近的位置阴影抓去。 他一把抓住这团仿佛丝线纠缠的阴影。 阴影很有质感,一片粗糙,给方源的感觉,像是老树的树枝。 然后方源轻轻抽手,将这团神秘的阴影拉出来。 一出光壁,顿时气息外溢出来。 很明显,这些是蛊虫。 这些蛊虫纠缠在一起,外形上十分相似,仿佛是参须,又如老树根。 都不是仙蛊。 只是凡蛊而已。 但即便如此,方源却是双眼放出精光,一时间连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! 自古仙凡有别。 仙蛊唯一,独一份儿。凡蛊比不上仙蛊,但这其中却有一个最大的例外。 那就是寿蛊! 没错,方源抽出来的都是寿蛊。 这在意料之中,但也在意料之外。 之前,陈尺老仙在向方源索要好处时,就提到了寿蛊。所以,方源也有心理预估。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里竟有这么多的寿蛊。 “这些寿蛊似乎有点多!” 方源开始炼化寿蛊。 凡蛊用真元即可炼化。 这些寿蛊虽然不是他的,但方源是通过考验,被认可的真传继承人。 在白色光辉的照耀下,方源很快就顺利地炼化了这些寿蛊。 他这才得到结论:“这些寿蛊加起来,共能增添七百二十的阳寿!” 大收获! 陈尺老仙原本估计,会有三百年寿蛊,但现在方源一看,方知是陈尺老仙估算得少了。 黑凡洞天中真正积累的寿蛊,是其两倍还不止! “这笔寿蛊价值很大。” “我可以留给自己用,谁会嫌自己的寿命长?” “但我本身还有八十多年阳寿,寿命还比较充足。这些寿蛊就算我不用,也可以拿出来交易。” 蛊仙之间的交易,仙元石只是基本货币,寿蛊的价值,要远远大于仙元石。没有蛊仙不需要寿蛊的!很多高端的交易,仙元石已经不顶用了,蛊仙之间只认可寿蛊。 寿蛊是绝对的硬通货! 这么思考的时候,寿蛊已经全部炼化,为方源之物了。 方源将手上满满一把的寿蛊,都收入至尊仙窍,妥善保存起来。 这些寿蛊,他暂时还不打算用。 “其实黑凡洞天的建立,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。积累这么多的寿蛊,细想起来,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” “我的至尊仙窍,什么时候,能产出寿蛊呢?” 方源有些神往。 但他也知道,自己距离这个目标,还差得很远。 他现在虽然日进斗金,每月盈利很多,但那都是之前的积累。经营仙窍,还在基础建设阶段。只有当他将资源都建设起来,满足长期喂养手中全部仙蛊之后,才算是基础建设阶段完成了。 方源忽然又想到了琅琊福地。 “比起琅琊福地,黑凡洞天存在的时间,就不值一提了。长毛老祖可是三十万年前,中古时代的传奇人物!” “黑凡洞天中的寿蛊,就有七百多年。琅琊福地中积累的寿蛊,能有多少?” 这么一想,方源眼中精芒直射。 “琅琊福地中的寿蛊,肯定是极多的。难怪琅琊地灵可以拿出一些,用来喂养智慧蛊了!” 方源忽然间很理解天庭了。 在他五百年前世,天庭进攻琅琊福地,哪怕是牺牲了凤九歌,也在所不惜。 恐怕寿蛊就是其中的主要原因。 想想看,天庭中的那帮老不死的,都是寿命短缺的人物,终日里只能是通过沉眠的方式,来苟延残喘。可想而知,这些寿蛊对于他们的吸引力,会强大到何种程度! 方源的目光,又转向光壁,停在正中央。 这里的一块阴影,体型最大。 “而且是在正中央,这是否预示着,这个便是黑凡真传中最贵重的珍宝?”方源怦然心动。 他将左手伸向光壁中央,很快,他就触碰到了那团阴影。 感觉很冰凉,但阴影的表面并不光滑,凹凸有致,像是大团的芝麻。 方源试着拿取。 很重! 依照常人的力量,根本拿不起来。 方源便催动力道凡蛊,增添力量之后,这才单手将它拿了出来。 见到这团阴影的真面目之后,方源的脸上微现诧异之色。 这不是一个整体,准确的来说,这是无数个体的结合。 这是一团蚁球。 黑色的蚁球,有脸盆大小,十分沉重。无数的黑色蚂蚁,相互抱结成团,密密麻麻,十分紧实。 这些蚂蚁当然不是普通的蚂蚁,都是凡蛊。 前一个是凡蛊,也就算了,因为是寿蛊,在很多蛊仙的眼中,价值比仙蛊还要大些。 但这个还是凡蛊? 方源纳闷,同时他还有些奇怪。 因为凭他的眼力劲,竟然也认不出来这究竟是什么蛊虫。 不管这些,方源觉得,毕竟是黑凡真传中的内容,就算是凡蛊,也差不到哪里去。 索性,他直接开始炼化。 凡蛊用真元炼化即可,方源乃是蛊仙,真元堪称无限。 一层层的黑色蚂蚁被他炼尘,化为己用。 在方源的意念调动之下,蚂蚁群分散开来,渐渐露出了蚁球中心。 “嗯?”方源忽然间神色微变,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。因为他感受到了仙蛊的气息。 原来这蚁球中央,还藏有好货!有一只仙蛊! 普通的蚂蚁凡蛊终于被方源炼化干净,全部散落在地上。方源左手中央,就只剩下了一只蛊虫。 仙蛊! 此蛊比起其他黑蚁凡蛊而言,体格庞大了数倍。也是蚂蚁形状,只是触角短,胸足小,腹部极大,给人肥嘟嘟的感觉。 “这莫非就是蚁群中的蚁后?”方源胡乱猜测。 这只仙蛊气息洋溢,转数还不低,乃是七转仙蛊。 只是究竟是什么玩意,方源也不清楚。 他同样认不出来。 不管了,先炼化再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