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节:别来碍事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四节:别来碍事

?砰! 一声闷响,落星犬狠狠地撞在钻熊的身上。 钻熊虽然只是六转荒兽,但身躯硬实无比,像是一堵墙死死堵住落星犬。 它被落星犬一撞,倒退五六步,仍旧站稳。落星犬倒退了一步,却有些头晕眼花。 它晃晃脑袋,清醒过来。 趁着这个时机,五六发杀招,从巨人草间遥攻过来,接二连三地打在落星犬的身上。 落星犬痛得嚎叫一声,被打得皮开肉绽。 方源冷眼旁观。 “看来不只是毛十二大有长进,其他毛民蛊仙居然也都掌握了仙道杀招。” “不过这些仙道杀招,大约都只有一只核心仙蛊,六转层次的威力。” 落星犬挨了许多下,虽然皮开肉绽,但也只是轻伤。 它是上古荒兽,虽然是幼体,并未成年,但防御和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。 “这一次我绝不能失败,让方源看笑话!”毛十二聚精会神,心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斗志。 三头荒兽也好似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,战意昂扬。 在毛十二的指挥下,身体最硬实的钻熊担当了抵抗主力,金白虎协助,是第二主力,至于板栗牦牛虽然很弱,但也能勉强在旁策应,起到干扰的作用。 “毛十二指挥荒兽,有板有眼,似乎还有余力。但场面胶着,落星犬冲势很猛,他却并未放出第四头荒兽来。恐怕,这三头荒兽就是他的全部了。” 方源冷静分析着。 板栗牦牛这种荒兽都拿出来用,方源的这个猜测极可能是正确的。 “宝黄天开启,毛十二大概从中收购了一头钻熊,一头金白虎。不过他挑选大有问题,其实一头钻熊就勉强够用。金白虎是金道荒兽,也是防御强硬的那种,反倒不如换了一只飞行荒兽,攻击更具威胁的。如此一来,反而会让落星犬投鼠忌器,攻势减弱,分心于防守。嗯?” 方源正想着,毛十二指挥出现了失误,钻熊走过了地点,让出了空隙。 “该死!”毛十二怒目圆瞪,第一时间调动最近的板栗牦牛补位。 “一定要给我顶住!”毛十二心中怒吼。 落星犬大吼一声,将板栗牦牛直接撞飞出去。 随后,落星犬突破包围,狠狠扑向周围的草丛。 因此在周围草丛中的毛民蛊仙,纷纷惊呼。 “快,快用那一招!”眼看自己就要被落星犬扑中,倒霉的毛民蛊仙连忙惊惶大吼。 刷。 下一刻,他骤然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距离他千步之外的另一位毛民身边。 “谢谢,谢谢,还好你手快,要不然我小命不保。”获救的毛民蛊仙惊魂未定。 救他的人,正是毛六。 他拍拍毛民蛊仙的肩膀:“淡定,淡定,别忘了还有外人在场呢,别给咱们琅琊派丢脸啊。” 到这一刻,他还不忘挑拨离间。 获救的毛民蛊仙连忙收敛脸上神情,只是身躯还在微微颤抖。 方源冷哼一声,看着毛六的目光中隐藏着冰冷的杀机。 “这个家伙,迟早要宰了他!不过我和他同是琅琊派的一员,身负信道盟约,不可自相残杀。所以要杀他,还得先偷偷解决了自己身上的琅琊派盟约。” 方源要借助琅琊派的力量,而毛六是他的一个严重阻碍。 方源和琅琊派的关系,变得如此糟糕,毛六起到相当大的作用。 琅琊派中,方源、毛六都是心怀不轨之徒。他们两人之间,关系也不单纯。 方源和毛六之间曾经交易过,因此各自都有对方的把柄。 方源身负琅琊派盟约,不能故意做任何对琅琊派上下有害的事情。当然,想和说是可以的。毛六正是琅琊派的成员。甚至此次,毛六若有性命危险,方源还不能见死不救!当然这方面,也有量力而为的规定。所以毛六主动作死,惹来什么上古荒兽,坑害方源的计划,是根本行不通的。 方源既然能加入琅琊派,签订盟约,自然不会主动受制于人。 而毛六其实也想铲除方源,得到他的肉身。但他一来自身实力不够,二来方源手上也有他的把柄,三来关乎影宗大局,他已经是唯一剩下的内奸,还要留着对付琅琊福地。 双方都投鼠忌器,相互忌惮。 似乎是感受到方源的目光,毛六遥望方源,对他咧嘴阴笑。 他是幽魂分魂之一,战斗经验其实很丰富。这也是他先于其他毛民蛊仙,能第一个出手救人的原因。 尽可能的团结其他毛民蛊仙,排挤方源,压制他的发展,就是毛六目前的行动方针。 战斗继续。 落星犬没有扑杀了毛民蛊仙,很快就又被钻熊、金白虎牵制。很快,板栗牦牛也从远处赶来,重新形成包围圈。 毛民蛊仙们继续遥攻。 但毛十二尽管使出十二分的实力,也难免因为战况突发,而导致失误。 落星犬冲出包围之后,就试图扑杀其他毛民蛊仙。 但这些毛民蛊仙之间,似乎掌握着一个相同的仙道杀招。每一个毛民蛊仙要被扑中之时,就会被另外的同伴拉走,瞬间挪移到同伴身边去。 “这个仙道杀招很有意思。”方源安静地旁观,他下意识地就设想,如何自己站在落星犬的角度,该如何破解了这个杀招? 很快方源就得到结果。 他要破解杀招,十分困难,因为光靠收集到的这一点点情报,根本不足以分析出什么。 他甚至连杀招的名目,都不清楚。 短时间里来看,这个杀招似乎没有什么缺陷。 “不过就算破解不了,我要杀掉这些毛民蛊仙,也是轻易的。我的移动速度完全凌驾于他们,剑痕索命、暗歧杀都能叫他们死伤惨重,甚至单靠飞剑仙蛊,也能将他们杀得七零八落。当然,毛六隐藏实力,要另外估计。具体情况,还得真正交手再看。” “快要成功了!这一次,我真的快要击败落星犬了!”毛十二越战越兴奋,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。 这一次他属于超常发挥,七八位毛民蛊仙,再加上三头荒兽,围殴一头幼年落星犬。再加上正确的战术,让胜利的天平慢慢向毛民一方倾斜。 “方源,你看到了吗?即使没有你,我们也能驱逐落星犬,获得真正的胜利!”毛十二在心中高喊。 他无比地热爱自己的家园,对琅琊派极度忠诚。所以,之前琅琊派开发太丘的大计受阻,方源袖手旁观,毛十二对方源很有意见。 他受伤卧病在床,方源去探望他,他连方源的面都不想见到,直接派遣凡人蛊师拒绝方源进入云城。 这一次得胜,对他而言,意义重大。 能够在方源的面前获胜,更能让毛十二感到扬眉吐气! 时间流逝,战况越加明显。 落星犬渐渐支撑不住,毛民蛊仙们都感到战斗的压力越来越小。 他们不可避免地兴奋起来,甚至有些人预见到了胜利,都激动得双眼泛红,微微颤抖。 不容易啊! 以他们如此渣滓的战斗能力,和落星犬交战,堪称是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 他们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,为了制定对付落星犬的战术,他们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,苦心煎熬。如今终于要品尝到胜利的甘美了! 虽然疲累不堪,仙元消耗无数,但毛民蛊仙的精神气都提起来,陷入到一种亢奋的境地。 “杀,把这头死狗杀掉!” “不错,剥了皮,挂在云城上,让外人看到我们的战绩!” “哈哈哈,终于要把它击败了。” “方源你看到了吗?我知道你不甘心,但你又能如何?” “今天就教你一个乖,让你明白,我们毛民蛊仙不是没有能力。琅琊派是我毛民的琅琊派,不是你区区一个人族的!” 毛民蛊仙们怒吼、呐喊,激动万分。 方源淡笑,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。 他这份神态,让毛民蛊仙都十分失望,甚至更加厌恶、愤恨。 “也就装装这个样子吧,还能如何?”一位毛民蛊仙冷笑不已。 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! 一头鹰犬,忽然出现在战场中央。巨爪一拍,将钻熊击倒!鹰嘴一啄,将板栗牦牛啄瞎!翅膀一扇,飓风刮起,金白虎被迫倒退数十步。落星犬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。 “什么,这是哪里来的上古荒兽?”毛民蛊仙们大惊失色。 “不,不只一头!”旋即,草丛中现出五头鹰犬,天空中也盘旋着三头。 不知何时,鹰犬已经完成了对毛民蛊仙们的包围。 “怎,怎么会这样?”毛十二瞳孔缩成针尖大小,一下子懵了! 从天堂到地狱的心理历程,不外如此。 前一刻,他还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,下一刻,他就陷入命垂一线,岌岌可危的绝境之中! “哦?天意,这就是你的埋伏么……的确是精妙。”方源心里笑了笑。 鹰犬们并不出声,毛民蛊仙们都是惊骇绝伦,一片死寂。 “毛十二啊,看目前的情形,你们是失败了。按照之前的约定,该轮到我出手了吧。”一片寂静中,忽然响起方源淡然的话语。 不知为什么,毛十二心中腾的一下,燃烧起旺盛的怒吼,他对方源吼道:“你,你有没有搞错!胡言乱语什么?你睁大眼睛,好好看清楚我们现在的状况,好吗?!” 方源嘴角微微一撬。 轰!! 力道大手印凭空而出,将方源身边最近的一头鹰犬,直接拍到地上去。 烟尘四起。 鹰犬们顿时转移了注意力,纷纷注视方源,如临大敌。 滚滚烟尘中,传出方源平静的声音:“好了,这笔礼物我就收下了。闲杂人等,都走开,别来碍我的事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