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节:闷声发财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三节:闷声发财

?“竞争真是激烈啊,不知道谁才是最终的胜利者。” “我站在这看了一刻钟,就陆续有十多位蛊师,往柜台里投了纸片。” “唉,这都是有钱人的游戏,我们这些人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。” 树屋二层,蛊师们围着中央柜台,议论纷纷,感叹连连。 临近傍晚,针对赤铁舍利蛊的争夺,达到了高峰。许多一直在暗中观望的二转蛊师,都抓住最后的这段时间开始出价。 有些蛊师甚至连续出了几次价格。 “这场争夺战,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漠颜、赤山中的一位。”有人猜测道。 “很有可能。漠颜和赤山,都是二转高阶,用了这只舍利蛊后,就能晋升到巅峰,和青书持平了。” “近几年,古月青书一直压在他们的头上,我不相信他们两个没有一点想法。” “这事情说不准,其实不止我们这些二转蛊师。有些三转的家老也出价了,上午就有人看到药姬大人投了纸片。” “不错,我也听说了。药姬大人的孙女古月药乐今年要参加开窍大典,看来药姬大人是未雨绸缪,想给孙女铺路。” “唉,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长辈那该多好!” …… 方源站在人群当中,听着众人的谈话,目光平静。 没有人提到他的名字。在众人眼中,方源只不过是刚刚继承了一笔遗产的幸运儿罢了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他还不足以和赤山、漠颜、青书这些人相提并论。 “很好,对我的关注越少,我得到这只赤铁舍利蛊就会越顺利。不过我这样接连收购蛊虫,应该引起了他的注意才对。” 方源自信拿下这只舍利蛊的把握,已经高达九成九。他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。 若是接下来的事情,真的按照他的预期发展下去,那么他这些天的努力就有了一个完美的结果。 时间到了。 柜台上的枝叶忽然生长起来,将舍利蛊牢牢包裹住。绿色的叶子遮盖了所有人的视线,当这些枝叶重新舒展开来的时候,赤铁舍利蛊已经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幡然蛊。 幡然蛊的外形似一片扁平的椭圆石块,巴掌大小。石块上面微微隆起,圆润光滑,形成眼睛的图案,石块底部则是一个平面,手感很粗糙。 石块是黑色的,眼睛的花纹则用白线组成。 大约每隔两秒,石块表面的眼睛就会眨动一次,白色线条描绘的眼珠子也会转动一下。给人感觉就好像这个石块在翻白眼。 幡然蛊的作用,也很特殊。 它针对蛊虫,能将二转的蛊虫分解成一转。 举个例子,方源的白玉蛊,若用幡然蛊分解之后,就会重新化为白豕蛊和玉皮蛊。 这个过程,被称之为逆炼。 方源看了一眼,就失去了兴趣。幡然蛊他并不需要。 周围的蛊师们也开始嚷嚷起来,幡然蛊并不能取代赤铁舍利蛊,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。 人们很好奇赤铁舍利蛊的最终归属。 一些人找上了这一层的商队蛊师,还有一些人则专门到总柜台守候着。 人群在渐渐散去,方源却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。 “方源公子,请到三层上来,我们商队的贾富大人请您一叙。”一个声音忽然传入方源的耳中。 方源也不惊奇,这个世界上能秘密传音的蛊虫,有很多种。 根据这个声音的不断提示,他来到树屋的第三层,走到一面墙壁处。 木头墙壁上,长满了绿色的叶子,铺叠成一片,郁郁葱葱。 哗哗哗…… 枝叶自动地向两边分开,露出隐藏在里面的密门。 方源推开密门,便见到一个旋转向上的小巧楼梯。 他踏着楼梯走上去,来到一处空间并不大的书房。 书房中,贾富正埋头处理着一些账目,手中执笔如飞。 听到方源的脚步声后,他抬起头来,露出脸上新添的一道伤疤。他发出和善的笑容:“方源小兄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 “见过贾富大人。”方源抱拳行礼道。 “来,请这坐。”贾富指着一个最靠近书桌的位置。 方源坐下之后,他左手一推,将书桌上的一叠竹纸,推到方源的面前。 方源看了一眼,顿时认出这叠竹纸上,都是他在最近几天,为了购买蛊虫报出的一个个的价格。每个出价下方,还有他本人的签名。 他心中得意地一笑,事情果真不出自己的所料。表面上却泛起疑惑之色,问道:“不知贾富大人有什么见教?” 贾富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,双眼绽放出精芒,他盯着方源道:“我看了一下你这些天的出价,包括刚刚你买下赤铁舍利蛊的价格。老实说吧,小兄弟,你做买卖的天赋让我吃惊。你知道吗,你出的每一个价格,都十分接近最终的成交价。” “这些天,你虽然只成功购买了一只黒豕蛊,一只酒虫,还有刚刚的那只赤铁舍利蛊,但是你对其他蛊虫的报价,都是只差十几块元石,就能成功收购。小兄弟,有没有兴趣到我这边来做事呢?”贾富对方源发出招揽。 “就是这个!”方源心中哈哈一笑。这些天来,他屡次出手,大部分都故意失败,距离成交价只差十多块元石,唯有黒豕蛊、酒虫、赤铁舍利蛊这三次成功。 果然如他所愿,贾富对他表现出来的商业天赋很感兴趣,主动招揽他。 但事实上,只要方源愿意,他几乎能保证成功收购下所有的蛊虫。 “这个……”方源犹豫了一下,然后摇了摇头,“承蒙贾富大人的厚爱,但是我并不想离开家族。” 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贾富目光一闪,“小兄弟可能对我有些误会。一年前,我的确怀疑过你,但是用了那只竹君子之后,小兄弟你的嫌疑已经洗尽了。贾金生是我的弟弟,他死了我什么心情希望你能理解。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已经请动了神捕铁血冷。在他的眼里,从来就没有解不开的谜案。我相信他一定能调查出真相,到那时就能还小兄弟你一个公道了。” “神捕铁血冷……这倒是个麻烦。”方源在心中咀嚼着这个名字,这对他来讲,可不是个好消息。 这个世界的侦测手段,有许多神奇的地方。同样也有许多奇妙的手段,来针对侦查。 方源杀了贾金生时,不过才一转修为。很多手段即便心里知道,但用不出来。 而记忆中,铁血冷修为高深,是个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。他一生都在惩恶扬善,极富正义感,思维缜密,最擅长从蛛丝马迹中找到微不可察的线索。 “神捕的大名,我早有所耳闻。不知道这位神捕大人,什么时候能到达青茅山?”随后,方源做出一副期待的模样,直接问道。 “这个……”贾富尴尬地笑了一下,“神捕事务繁忙,按照他的回信,恐怕要到后年了。” 方源顿时心石落地,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准备。 “小兄弟,我很看好你。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。”贾富接着,又开出了一堆诱人的福利。 方源委婉拒绝,现在还不是走出青茅山的最佳时机。 没有实力到达另一个陌生的环境,必定遭受欺凌和排挤。商队中同样充满了欺压和潜规则。 “那真是可惜了你的天赋。这样吧,这块令牌你拿去。如果将来有一天,你想来投靠我,这张令牌就是凭证,我随时欢迎。”贾富招揽失败,也不意外,他深深地理解这种家族的凝聚力。 如果现在让他知道,方源就是杀害贾金生的凶手,不知道他会有什么表情。 方源连道惭愧,接过贾富递来的令牌信物,同时还有那只赤铁舍利蛊。 他将这两样东西都贴身藏妥了,这才按照原路返回。 一名少女蛊师正抚摸着墙壁上的绿叶,忽然惊叫一声。只见枝叶忽然散开,露出里面的一道门。 门被人从里边推开,方源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。 “你,你,你!”少女瞪大眼睛,愣愣地看着方源和自己擦肩而过。 周围的一些蛊师看到这个情形,有的见怪不怪,有的会心一笑,有的则投来惊异的目光。 方源对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毫不在意,他下到二层,一些蛊师还滞留在这里,兴致勃勃地谈论着赤铁舍利蛊的归属。 有些人一直在大胆地猜测着,另一些人则提供各种小道消息,什么“漠颜走出树屋时,露出一丝神秘微笑”,“赤山脸色铁青”等等。 更有一些人,直接说出某某某买下了这舍利蛊。说的时候信誓旦旦,甚至还赌咒发誓。 方源穿过这无聊的人群,谁也不知道在这一刻,赤铁舍利蛊距离他们是如此之近。 走出树屋时,方源碰到了赤山。 他的确脸色有些难看,而一旁的赤城则在四处打听赤铁舍利蛊的下落。 发现方源后,赤城冷哼一声,扭过头去,故意不看他。而赤山则沉默地向方源点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 方源也点点头回应他,脸上带着一丝微笑。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少年的脸上,他的确有些愉悦。 有了赤铁舍利蛊,他的修为就能瞬间提升一个档次。 还有那块令牌。 一年前,方源结交贾金生,就是想要借助他的身份,参加未来的斗蛊大会。在风云际会中,收获好处。 可惜世事难料,最终的结果让方源也有些哭笑不得,竟然是他自己亲手将贾金生杀了。 不过没有贾金生,借助贾富也是一样。这块令牌就相当于,未来的斗蛊大会的入场券了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