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节:不听不信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节:不听不信

?宙道仙级杀招已经悄然在至尊仙窍中发动起来。 上极天鹰受到杀招的影响,身上的时间流速暴涨无数倍,让它迅速成长。 上极天鹰鸣叫不断,感到极为难受。 一方面是身体的快速生长,另一方面是——饿! 它每天都要食用不少的天晶,来填饱肚子。现在它的时间,一个呼吸就相当于过往的一天,再加上身体不断成长,能不饥肠辘辘么? 当然,黑凡也考虑到这种情况,又有另一个仙道杀招,专门弥补这个弊端。 与此同时,上极天鹰缩在天晶鹰巢中,疯狂进食。 如此双管齐下,才堪堪维持住它成长所需。 此法是速成之法,弊端还有很多。上极天鹰和方源相处时间很少,但忽然间力量暴涨,会变得野性十足,不好控制。并且上极天鹰的成长太过迅速,没法适应和熟练,真正发挥出来的力量,往往不足本身的三成。 但方源已经没有办法! 他被逼入绝境,只剩下这一个脱离困境的希望。 他就像是溺水的人,牢牢抓住这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。 万我杀招不断催动,往日里强势的杀招,在此时却成了方源苟延残喘的依仗。 他的真身动用见面曾相识伪装着,混杂在力道虚影当中,让敌方蛊仙始终发现不了。 龙卷风肆虐,期间敌方蛊仙又各自出手,一层层覆盖战场,火力充沛至极。 方源的力道虚影,往往持续一两个呼吸,就被旋即消灭。 他还从未如此频繁地催动过万我! 幸好这万我是他自创,又使用至今,极其熟练,简直化为身体本能,所以一直都未有失败。 但如此一来,青提仙元储备急剧下滑。 论仙元储备,方源完全处于劣势,他当然没法和对方九位蛊仙总和相比。 “这个家伙,躲藏的功夫倒是很厉害。”一位敌方蛊仙发出感慨。 “安心,只要有这战场杀招灰云战傀圈着,不怕他逃了。”另一位蛊仙接道。 “哼,老鼠样的东西,你还是滚出来吧。早点死,早点解脱。” 四位七转蛊仙没有开口,其余的五位六转倒是故意高声喊叫,妄图以言语动摇方源的斗志。 但方源怎可能被轻易动摇? 他意志比钢铁还要坚韧,就算身陷绝境,不到最后一刻,他也绝不会放弃努力。 既然是拖延战术,方源决定不到万不得已时,绝不显露真身。 上极天鹰在不断催熟,已经有了一丝上古荒兽的气势。至于天晶鹰巢已经被吃了大半。 但这个成长程度还远远不够。 上极天鹰是此战的关键! “对方人多势众,似乎仙道杀招也是层出不穷,底蕴极其丰厚。一旦我取出上极天鹰,冲破重围不成,恐怕接下来就要被立即针对。根本没有第二次机会!必须一次成功!!” 正想着,方源忽然听到耳畔有人轻笑。 “嘻嘻,找到你了哦。” 这是一个女性蛊仙的声音。 刹那间,方源汗毛炸立,不惜暴露真身,催动剑遁仙蛊! 他一飞冲天! 几乎是在同时,他原先的地方寒霜凝聚,猛地结成楼阁大小的坚厚寒冰。 “速度好快。”一位六转女蛊仙惊异出声道。她的声音,正是之前在方源耳畔轻语的声音。 “雪儿立功了。不错。”一位七转蛊仙点评道。 “谢谢祖奶奶夸奖。”女蛊仙很欢喜的样子,“雪儿虽然看不破他的伪装,但是他每次催动杀招,变出那些力道虚影时,都会有杀招气息泄露出来。虽然对方已经极力掩盖,但这没有用。次数一多,就被雪儿找到了。” “好!这样一来,我看你往哪里逃!”另一位七转蛊仙咆哮一声,直接向方源冲去。 他速度极快。 很快,就冲到方源的眼前。 方源认出来,此人就是之前向他投射冰枪的那位。 “受死吧!”七转蛊仙双手一握,顷刻间又凝出两道冰枪,各自握在手中,直接杀过来。 “近战蛊仙?!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闪即逝,连忙后退。 但剑遁催动起来,速度竟不如对方。 方源瞳孔微缩,看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,竟然覆盖了一层灰色薄云。 正是它拖累了自己的速度。 而另一边,七转蛊仙却似乎受到速度上的加持。 “如果再让你进退自如,岂不是显得我很无能?”操纵战场杀招的蛊仙,笔直战力,双手合十在胸口,一直遥遥注视着战局。 方源被敌人近身,无可奈何,只得硬着头皮迎战。 双手把持两道冰枪的七转蛊仙,很是了得,战斗技巧极为高超。 几个回合下来,就把方源的左臂和腹部洞穿。 血本仙蛊再受重创! 大量残碎的冰雪道痕,刻印在方源的伤口处,让他难以治疗。冰冷的寒气,更窜到他的四肢百骸之间,让他速度再降。 至尊仙体的弊端,首次显现! 道痕之间不受掣肘,使得方源更容易受到伤害。 之前的战斗,方源无不防护和刻意规避。但此时此刻,他却只能直面这个弱点。 “杀!”对方攻势极其猛烈,再度扑近。右手冰枪直刺方源眉间,左手冰枪则宛如毒蛇,悄然接近方源的心脏。 血漂流! 方源忽然一改杀招,诡异地绕了个弯,避开对方的攻击。 “血道!”远处,蛊仙当中一位六转惊呼出声。 “果然是个十恶不赦的贼子!居然修行血道!!” “我们也算是为民除害了。” “之前那防御杀招,我就有些怀疑。果然如此。” 双枪蛊仙也变了脸色,目光中杀机更重一倍,再度扑上。 大手印! 方源猛地一拍,力道大手飞出来。 如此距离,双枪蛊仙根本无处闪躲。 但他也从未想过闪躲。 硬抗! 双枪绞破大手印,他破开大洞,钻了出来,继续追杀方源。 他既然能够近战,自然防御手段极其出色。若非如此,他怎敢冒险? 他手中双枪,交织成一片密实的枪林光影,充分发挥出了近战蛊仙攻速极快的长处。 近战蛊仙数量稀少,古代的时候曾盛行一时,现在几乎绝迹。 不过,一旦让这种类型的蛊仙近身,那将是极大的威胁。 方源时刻都有生死危机,必须密切关注对手动势,稍有疏忽,就是身死道消的结果。 方源拥有不少的仙道杀招,但被近身之后,他大多数情况下,只能疲于躲闪。因为根本无暇去施展什么复杂的仙道杀招。一旦应对稍不及时,那就是落败身死。 方源的节奏已被破坏殆尽,勉力维持片刻,终于被对手抓住破绽,一枪洞穿了心脏。 “结束了。”这一刻,对手眼神有了那么一丝放松。 人如故! 方源暴起,首先施展人如故仙蛊,恢复致命伤势。 然后,动用暗歧杀,射爆敌人的脑袋。 兔起鹊落之间,方源奠定胜利! 人如故他一直隐藏不用,就是等待这一刻的战机。 惊呼声迭传,但蛊仙们却惊而不怒。 下一刻,方源就诧异地看到:对方的脑袋根本并非血肉之躯,完全是由灰云组成。 灰云散了又聚,双枪蛊仙晃了晃刚刚成形的脑袋,哈哈大笑:“不错!竟然能打爆我的脑袋,哼!人族蛊仙就是奸诈,若换做平时,我已经死了。可惜啊,这里是灰云战傀的仙道战场之中。” 方源瞳孔缩成针尖大小。 他吃了一个闷亏。 不知道这个战场杀招的玄妙之处,产生了误判。 “灰云战傀,虽然是第一次听说,但真是厉害的战场杀招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浑身皆是伤势。 他故意保留人如故,在关键时刻动用,但苦心孤诣的谋划,却折在灰云战傀杀招面前。 “那是当然,这可是地母大人所创!”双枪蛊仙语气十分骄傲自豪。 方源趁机查看仙窍,上极天鹰已经完全成长到了太古荒兽。 但是! 它已经濒临死亡。 天晶早已经吃完,它快要被饿死了。 方源连忙驱散了它身上的仙道杀招效果,尝试喂给上极天鹰其他食物。 但上极天鹰紧闭嘴巴,根本不吃。 “该死!之前疲于应付对方,根本难以顾及上极天鹰的情况。”方源的心沉入谷底。 最后的一丝希望,都没有了。 在这个战场杀招中,对方根本就是不死身,方源毫无胜算。对付一位七转蛊仙都很困难,更别提那头始终未发动的太古龙形荒兽了。 如何是好? 死亡,已迫在眉睫。 “年轻人,留下你的姓名。你是值得尊敬的对手,在我此生之后,和你的这场战斗将作为荣耀被吾族后人铭记。”双枪蛊仙再度逼近。 气氛肃穆,其余蛊仙也未出言阻止,似乎很认可双枪蛊仙的话。 方源却反而露出自信动人的微笑:“我的名字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的身份。我是琅琊福地的太上长老,是异人阵营中的一员。当今天下大局如此,我们异人之间更不应当相互操戈,不是吗?雪人、石人、毛民之间,更应该相互帮助,而不是窝里斗,仇者快!” 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双枪蛊仙十分诧异。 “他居然知道我们的身份!” “快杀了他!” “人族蛊仙向来奸诈,别听他妖言惑众了!” 远处的蛊仙们发出呼喊,近乎尖叫。 “什么琅琊福地!还有,你明明是人族,算什么毛民?当我是瞎子吗?!”双枪蛊仙大怒,持枪杀来。 方源道破了他们的身份,但他们对方源的话,根本是不听不信。 ps:今天第二更,月票600的加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