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节:诈唬糊弄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一节:诈唬糊弄

?双枪蛊仙杀向方源! “异人……果然是一根筋的家伙么,还是天意的影响?哼!”方源目光阴沉,看着双枪蛊仙杀来,他却是不闪不退。 轰! 下一刻,他打开至尊仙窍的门户,将一个庞巨至极的猛兽放了出来。 “啊!这,这是!!!”双枪蛊仙就感到一股磅礴至极的气息,在瞬间狠狠地碾压他的身心。 他的冲势戛然而止,斗志在刹那间溃不成军。 皆因方源放出来的,不是别的,正是已经成长到了太古级别的上极天鹰! 真正成长起来的上极天鹰,非常巨大,比巨鲸还大数倍,就算是那头太古龙形荒兽相比,也不遑多让了。 太古上极天鹰,八转级数的恐怖战斗力量! 震惊。 一时间,敌方的众仙们都震撼不已,瞠目结舌地看着。他们万万没有料到,方源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手。 这手底牌的牌面太大了! 双枪蛊仙被震慑得,几乎要浑身颤抖。 整个战场的气氛,顿时发生了彻底的变化。 方源傲立在上极天鹰的鹰首之上,冷哼道:“你们以为我交战以来,为什么一直有恃无恐?就算你这战场杀招再厉害,难道能阻挡得了我的上极天鹰?” 敌方众仙闻言,纷纷身躯一震。 “上极天鹰!” “传闻中,此鹰乃是宇道太古荒兽,可避开天罡气墙,直入太古九天。” “不止如此。它还能穿透空间,直接进入洞天当中。我们的战场杀招,根本围困不住它!” 群仙们急忙交流,有些慌乱。 方源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:“就算你们动用那头龙形太古荒兽,我也有把握脱身。但我之前所讲,俱是事实!我根本不需要哄骗你们,若是哄骗,这种拙劣的谎言,很容易就会被戳穿。我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?” 敌方群仙一片沉默。 山一般的上极天鹰,就是方源一番话的最好佐证。 双枪蛊仙离得最近,上极天鹰充斥他的整个视野。尽管上极天鹰微微闭合着双眼,但是从眼缝中透露出来的冷光,仍旧让他如坠冰窟。 “查出来了吗?究竟是不是真的?”蛊仙们暗中传音。 有些好笑。 方源之前被埋伏,看到这些蛊仙如此恐怖的阵容,第一时间产生的怀疑,也是在质疑这是否是幻象。 现在,方源放出上极天鹰,蛊仙们也是如此心理。 “是真的!”那名叫做雪儿的六转蛊仙首先道,语气中难以掩盖惊惶,“而且上极天鹰气血极盛,别看它表面上静止不动的无害样子!一旦发动攻势,必定石破天惊。” 很快,其余的七转蛊仙都纷纷确定。 “这!他区区一个福地,怎么能装得下一头太古荒兽!” “虽然匪夷所思,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啊。” “怎么办?对方能动用太古荒兽,难道我方也要出动太古石龙不成?” 事实上,灰云战傀杀招空间里的灰云龙兽,只是一个花架子而已。虽然气息不假,但却难以发挥出八转战力。 原因有很多。 灰云战傀这个杀招本身,就没有八转核心的仙蛊,并不适合八转层次的存在使用。 另一方面,雪人、石人蛊仙的本体,远在地下深处,往这灰云战傀战场杀招中,投入了自己的各种蛊虫、仙元之后,才能形成战傀,得到不弱于本体的战斗力量。 也就是说,灰云战傀的战斗力,来源于蛊仙的遥控,隐藏在灰云战傀体内的仙元和各种蛊虫。 战场杀招中,虽然能形成和太古石龙本体对应的灰云战傀,但太古石龙可没有蛊仙的智慧,遥控不了不说,更无法自如地使用仙蛊,战力也就无法体现出来。 所以,交战以来,这头八转战力都未调动丝毫。 偏偏方源性情谨慎,不敢冒然试探。 当然,这也是常情。 就像刚刚,双枪蛊仙被震慑住,不敢攻击上极天鹰一样。 当方源放出上极天鹰的那一刻,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异人蛊仙一方,八转战力只是个花架子,而他们却并不知道方源的虚实,认为自己力量薄弱。 而方源呢? 他也不清楚异人蛊仙们的底细,不知道所谓的太古龙形荒兽,也是个花架子。他也觉得自己力量薄弱。 当然,从真相而言,方源的判断是正确的。 此时此刻,方源心中也相当的紧张。 上极天鹰已经快要饿死,被他动用血道手段,伪装成气血强盛的样子。一旦被攻击,就露馅了。 但对方不敢攻击。 为什么? 一旦攻击,杀不死对方,让对方逃了,那就糟糕了。 就算把太古石龙从地下深处唤出来,上极天鹰要跑路,也拦不住啊! 方源既然道破了对方的身份,也就明白了对方的顾忌。 那就是身份! 一旦雪人、石人的身份,被暴露在北原蛊仙界中,那么就会立即引发整个正道、魔道、散修三方的联合围剿。 人族强势,从太古时代一直杀到今天,绝不会坐视身旁有这么一大批异人的超级势力存在的! 所以,异人蛊仙们围杀方源,要遮掩面目,防止暴露。 所以,异人蛊仙们只对付方源一人,却是出动了近十位蛊仙,还搬出了太古荒兽镇场子。 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。 但如此万无一失的计划,却因为方源一人之力,频出意外。最后连太古荒兽上极天鹰都冒出来了。 若事先知道这些,异人蛊仙们怎么也不会出来埋伏啊。结果落到了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! 方源等待了片刻,异人蛊仙们始终不开口。 他只好摇摇头,无奈地苦笑道:“好了,我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你们怎么还不信我?难道真要分出个生死不成?当然,我肯定是不会死的。” “你要我们怎么信你,你一个人族!”一位七转蛊仙恨声答道。 方源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,对方既然开口,那就说明自己糊弄住了。机会已经争取到,接下来就看自己继续的表现。 于是方源催动见面曾相识。 仙道杀招的气息四溢开来,异人蛊仙们连忙戒备,双枪蛊仙更是猛退老远。 然后接着,异人蛊仙们眼睛睁大,吃惊地看到方源变作了一位毛民,毫无破绽。 “我乃是变化道蛊仙,继承了人王的部分真传。我要变作毛民哄骗诸位,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但我为什么不这么做?”方源摊开双手,又从毛民还原本来模样,满脸的真诚和恳挚。 异人蛊仙静静地看着他。 方源继续胡扯道:“就是因为我对你们视之以诚!既然刚刚明白了你们的身份,那么我们就算得上是同一个阵营中的自己人了。我虽然是人族蛊仙,但我的确是琅琊派的一员。琅琊福地的源头,乃是长毛老祖。现在在琅琊地灵的领导下,创建成琅琊派,鄙人便是门派的太上长老之一。你们若信我,打开战场杀招,我便传信出去,告知门派这一切事情。” 异人蛊仙们面面相觑,谁都没有行动。 双方又僵持下来。 方源可不敢让他们继续胡思乱想。 毕竟天意可是在影响他们呢。 为了抵消天意的影响,方源必须不断开口,令他们改变想法。 天意不是假意,影响异人蛊仙的程度并不高。异人的智慧灵性毕竟是仅次于人类。正是因为如此,方源才有希望。 “也罢。就由我先来表示诚意罢。”方源忽然叹了一口气,再度打开仙窍门户,将上极天鹰收了进去。 这番举动,让异人蛊仙们都很震动。 “小心。这太古上极天鹰虽然被收起来,但完全可以凭借自身之力,洞穿虚空,随时出手。” “罢了,散了这灰云战傀罢。” “大人你……” “难道你们觉得,这灰云战傀杀招能困得住对方吗?” 其余的异人蛊仙们对答不出。 在他们看来,事实正是如此。 在压抑的沉默中,灰云战傀杀招缓缓消散,方源的视野中又再现出明朗的北原天地。 他强耐住立即就跑的冲动,对这些异人蛊仙道:“好了!我们可算是不打不相识。我马上就通知琅琊派,我人就留在这里,等门派派遣蛊仙到来。” 方源的欣喜,当然是伪装出来。 但他的演技,再加上态度蛊,完全毫无破绽。 至少,这些异人蛊仙看不出什么破绽,都当了真。 在加上方源能跑不跑,行动更证明了他话里的真实。 “那就请兄台,往地下一行,暂时做客了。这边请。”其他灰云都消散,却是剩下一位活生生的石人蛊仙,正是操纵灰云战傀杀招的那位。 “哈哈哈,请。”方源跟着这位石人蛊仙,往冰原地下深处进发。 事实证明,天意对蛊仙的影响,并不出色。至少方源也可以用言语,来抵消这种影响。 当然,上极天鹰是基础。 正是因为太古荒兽的存在,才让这些异人蛊仙们改变了想法。 毕竟天意也不可能让这些蛊仙失去理智,去挑战太古荒兽,主动寻死啊。 冰原的地下深处,自然别有洞天,颇有些景致。 方源被好几位蛊仙隐隐夹裹着,浏览这些地下景物,心不在焉。 异人蛊仙们也是如此。 直到琅琊派派遣出了一批毛民蛊仙,来到了此地。 毛十二、毛六都在其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