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节:一朝炼蛊风云动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三节:一朝炼蛊风云动

?雪静静地落着。 无风。 雪峰连绵,一片静谧。 一对夫妇相互偎依着,打开窗,看着雪景,均都沉默不语。 空气中,酝酿着温馨氛围。 妻子容颜端丽,发间已见白霜,她偎依着丈夫的臂膀,怀念地道:“好久了,没有和这般你如此静静地看着雪景……” 他的丈夫已经显出老态,不过精神矍铄,他伸出枯手,安慰地拍拍老妻的手背,缓缓开口道:“我愿一直陪着你,看着雪花静静落下。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” 他的妻子轻笑出声,幸福的回忆似乎浮现在眼前:“那也是个下雪的天气,你还是个愣头青呢。一心要变强,再变强。” “我要变强,还不是为了能配得上你?你说过,等我修成八转,你就嫁给我。嘿嘿。”老人笑道,笑容中有些狡猾,有些骄傲。 他的妻子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一些,眉头微皱:“说实话,我有些后悔了。我宁愿你的修为更低一点。” “要做你的丈夫,怎么可能修为低下?放心吧,只要这次炼成鸿运齐天仙蛊,我就有把握渡过这一次的万劫,便是海阔天空,我又能和你长相厮守。”说道这里,老人的目光渐渐变得犀利起来,展露出异于常人的强势气息。 他的气势由弱升高,不断增强。随着时间推移,竟外溢而出,使得周围的雪花都停止落下,静静地悬浮在他的眼前。 他的妻子慢慢和他分开,不再偎依在他的身边,静静地看着雪景,目光中涌现出坚决的斗志。 “让我们开始吧。”良久,老人开口,打破沉默。 他的妻子只答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 雪胡老祖、万寿娘子开始正式炼制鸿运齐天仙蛊! 这一天,大雪山福地华光冲天,不遮不掩! 北原蛊仙界还未从黑家覆灭的动荡中,喘息调整过来,就再次陷入动荡不安之中。 雪胡老祖开始炼制八转鸿运齐天仙蛊! 这个消息像是一阵飓风,将北原蛊仙界所有人都席卷在内。 凤仙洞天。 “如此大张旗鼓,就怕别人不来破坏似的。倒真是雪胡老头的风格呢。”凤仙太子接到消息,淡笑一声。 “大人,若是让雪胡老祖炼成八转仙蛊,恐怕会如虎添翼啊。”凤仙太子身旁的幽兰蛊仙觐言道。 “若是没有鸿运齐天仙蛊,他仍旧是这北原第一。无妨。我们现在的任务,是拘拿方源。那边已经传来消息,天庭方面经过推算,已经确认方源就身在北原!”凤仙太子笑着,眼眸中却透着冷光。 他对方源恨之入骨。 为什么? 因为凤仙太子本来的任务,就是入侵八十八角真阳楼。结果大计被方源破坏,让他辛苦潜伏多年的努力,还未见到结果,就打了水漂。 凤仙太子能不恨吗? 百足洞天。 “雪胡老祖,折腾了这些年,终于是要动手了吗?”百足天君沉吟一番后,微微摇头。 和雪胡老祖交手的那一次,让百足天君更明白对方的强大。 “单靠我一人之力,绝非雪胡老祖的对手。而且要破坏他炼蛊,势必结成死仇。而我现在却建立百足家族,这是历经多年谋算、辛苦的成果,却不能轻易出手。” “除非是药皇,还有其他几位要动雪胡……在他们没有动向之前,我还是将那黑凡洞天强攻得手了再说。” 药皇洞天。 药皇的面前,悬浮着一座大鼎。 正是鼎力仙蛊所化。 鼎中仙材无数,火焰蒸腾,正不断融烧这些仙材,将它们融合成汁液,混杂一体。 听到雪胡老祖炼蛊的消息之后,鼎中的火焰为之一颤。 药皇叹了一口气,自语道:“雪胡老儿,与其争锋,不智也。反不如将我这起死回生仙蛊也炼成,如此我也拥有八转仙蛊,解决寿元短缺的难题了。” 长生天。 “看那冲霄的华光,哼!雪胡老祖竟然真的要炼鸿运齐天仙蛊!” “就算是八转蛊仙,也是胆大妄为,居然敢觊觎巨阳祖尊的仙蛊!!” 长生天乃是巨阳仙尊的本身洞天,里面生活着的蛊仙,亦都是和巨阳仙尊关系最为紧密的血脉后人。 他们当然不愿意看到,鸿运齐天蛊落入外人手中。 但是! 他们却无法行动。 因为一个人——五行大法师! …… “方源长老,请进。这里就是我族的圣地——地母坛!”前方的石狮诚客气地为方源引路。 别看这位石人蛊仙只是六转,但他却掌握着灰云战傀仙道战场杀招,乃是石人一族中新一代蛊仙的代表人物。 随着他一同的,还有雪人族的六转女蛊仙雪儿。 此时,距离上一次酒宴,已经过去了数天。 在这里生存的雪人、石人的联合部族,盛情款待了方源和毛民蛊仙们。 按照琅琊地灵的安排,由毛六等人,负责洽谈双方的合作和联盟。至于方源则在陪同下,浏览各处景致,熟悉这群异人的生活面貌。 这些天来,方源感触很深。 这些雪人、石人,虽然蜗居潜伏在北部大冰原地下极深处,却是充满了忧患意识,对后代的培养十分严苛,近乎残酷。 正是因为如此,造就了一代代的战力强大的异人蛊仙。 和他们相比,黑凡洞天的蛊仙就形成了明显的落差对比。 “方源长老,昨天你不是询问我们,为什么这北部冰原之下,会有大地和土壤吗?你进去看看,就知道了。”雪人笑嘻嘻地道。 “嗯。”方源点点头,被勾动了一些好奇。 待他进入地母坛中,看到最中央被供奉的两座雕像之后,为之一愣。 “这是……” 他惊异不已。 因为他看到一位人族女仙,正抱着一位石人蛊仙的胳膊,两人举目远眺,一脸幸福、白头偕老的模样。 “这是我族第二十七代太上大长老石牧,他身旁的这位,就是他的妻子,我族最尊敬的地母大人。当然,正如方源长老你看到的这样,地母大人她是一位纯正的人族蛊仙。”石狮诚介绍道。 有些难以想象。 一位人族女仙,居然和一位石人蛊仙相爱,并被石人后代供奉尊敬如此地步。 雪儿跟着开口道:“地母大人宽容仁爱,她的爱是跨越种族的。正是因为她有感于石人友族没有土地生存,才在石牧大人死后不久,主动殉情而亡。她遗泽后代,一身道痕和福地都转化为了这片地下的土地,让石人友族有生存的根基。” 方源定定地看着这对塑像。 他的心中,不禁掀起波澜。 因为他认出来,这位被石人、雪人们尊敬、供奉的地母,他居然认得! 当然,地母和他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,本来不会有什么纠葛交际。方源能够认出地母身份,是从黑城搜魂得来。 因为地母,就是黑家失踪的黑风月,黑凡老祖最疼爱的孙女儿! “没想到黑风月失踪,是她主动隐藏身份。她和石人蛊仙相爱,这肯定不被家族接受,更不会被北原人族蛊仙们接受。” “至于她为何能和石人蛊仙石牧相爱厮守,必定有一段隐秘的往事吧。” 方源面无表情,只在心中一叹。 不管往昔的真相是什么,他已经无意去打听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,都有自己的爱恨情仇。不是么? 雪儿对方源一直暗暗观察,待见到方源没有任何反感或者愤怒的神色后,她的整颗心都欢悦起来。 然后,她痴痴地望向石牧和地母的雕塑,有意无意地道:“不瞒方源长老,其实在雪儿看来,爱是无界的!不管是石人,还是人族,都有共存的可能,都有相爱的权利!” 方源恍惚了一下。 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抹白色的丽影。 旋即,又消失不见。 “五百年前世……”他的目光变得深幽起来。 他有些明白了。 为什么这支雪人、石人部族的蛊仙们,在知道方源是自己人后,对他这么容易接受了。 从某个方面来讲,方源也算是得了地母的遗泽了。 “其实我们和方源长老你交手,也是迫不得已的。北部大冰原的历史成因,方源长老想必也清楚。这里先前纯粹是一片冰霜,地母大人手段高妙,才收聚地气,凝造出这片土地。” 石狮诚诚恳地继续道:“然而,北部冰原上一旦有蛊仙渡劫,就会牵动天地二气,消耗它们。地气每被削弱一分,北部大冰原就越动荡一分,而我们世代生活的土地,也会减少一分。” 方源点点头,这个原因他已经在第一次酒宴上就得知了,现在他的理解无疑更加深刻。 “这是我不好。若我早知如此,绝不会在北部冰原渡劫!”方源恳挚地道。 石狮诚、雪儿笑逐颜开。 “误会解开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石狮诚感慨一声。 就在这时,石狮诚面色一变,随后雪儿也接着动容。 “怎么了?”方源忙问。 “大雪山福地华光冲天,有情报称——雪胡老祖开始出手,正式炼制鸿运齐天蛊了。”石狮诚语气沉重。 任何人族的强盛,对于异人们而言,都是噩耗。 雪儿眼珠子一转,看向方源:“方源长老,你是拥有春秋蝉的重生之人,天外之魔,是你亲手捣毁了八十八角真阳楼。我想请问你,在未来雪胡老祖究竟有没有炼成鸿运齐天仙蛊呢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