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节:乱流海战(上)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九节:乱流海战(上)

?刘青玉便又将之前的话复述一遍。 影无邪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。 方源从南疆一路迁移到北原,动用了见面曾相识杀招,遮掩了容貌。但是见面曾相识并不能这样仙蛊的效果,或者是仙道杀招。 在东海时,方源曾经和刘青玉、汤诵、周礼三位蛊仙交手,不可避免的就有各种行迹暴露出来。 影无邪虽然不知道方源当时的相貌如何,但是却从刘青玉的描述中,感知到一抹熟悉的感觉。 他顺着这个感觉追究下去,刘青玉对当时交手的描述便越加详细。 “飞剑仙蛊,还有剑遁仙蛊……”影无邪心中沉吟。 “而且从时间上,也刚好可以对得上。”影无邪觉得这个和刘青玉交手的蛊仙,极有可能便是方源! “还真是巧啊,居然这样都能得到方源的情报。呵呵,天意!”影无邪抬起头,望向天空。 乱流海域的天空,从始至终都是云雾缭绕,白云覆盖。 此时此刻,影无邪从这云卷云舒之间,似乎感受到了天意正在注视他! 对于天意而言,不管是至尊仙窍拥有者方源,还是企图逆天重生,再登巅峰的魔尊幽魂,都是要打压、铲除的对象。 当然,在这里面,之前是魔尊幽魂居第一位,现在方源成为最大的吸引天意打击的人。 不管怎样,天意现在巧妙布局,企图将方源和影无邪等人勾连到一块去,让他们自相残杀。这无疑是一箭双雕,省时省力的好计谋。 影无邪将心中的猜测,暗自传音,告诉了黑楼兰。 黑楼兰微微一愣。 她没有听出什么蹊跷来,因为她对飞剑、剑遁这些仙蛊并不熟悉。 反应过来后,她心中有些惊奇。 “影无邪发现了这么大的事情,居然找我来商量?” 但旋即,黑楼兰明白过来,若是她站在影无邪的角度,她也会找自己来商量的。 因为至今,太白云生还被蒙在鼓里,石奴忠心是绝对的,但毕竟是异人,脑筋不活泛。 而她自己身负影宗盟约,并且一直都在影无邪的身边,身不由己,只能和影无邪密谋。 “要对付方源啊……”黑楼兰心中泛起了一些复杂难言的情绪。 她和方源的关系,也算是比较复杂的。 之前是敌人,后来转为盟友,如今又阴差阳错,再次成为敌人! 就连黑楼兰自己都必须承认,方源对她的帮助还有影响,都极其巨大。 很快,黑楼兰完全冷静下来,传音回去:“你分析的很有道理。但是你只是猜到了方源的身份,为何肯定他找到这里来?单单就因为一份信道真传吗?且不说这份信道传承的关键线索,已经丢了。就算他得到,又和我们什么关系?他未必能找到这里来,和我们碰上。” 影无邪冷冷一笑:“那是因为你不明白天意。之前,天意要阻击方源,布了一个局,故意用信道真传来诱惑方源。但方源狡诈机敏,没有钻这个陷阱。他一路直接往北原走,没有耽误任何时间,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。天意在乱流海域的布局,算是做了无用功。” 影无邪在这方面的认知,有些误差。 事实上,当时方源并未察觉到信道真传的线索。毕竟这个线索有些隐蔽,附着在了飞剑仙蛊上。 当然,即便方源发现,依照他的性情,恐怕也不会耽误自己回归琅琊福地的行程。 “如今,方源获得了黑凡真传,实力暴涨。但他身陷琅琊派,最近又不得不加入了四族大联盟,和楚度也必定建立了盟约,对于信道的需求就更强烈了。所以,他极可能来到这里,顺着真传线索,取得这份信道传承。”影无邪继续分析道。 不得不说,灾难和挫折是人生的财富。 影无邪经历几番蹉跎和跌宕,越发心思敏锐,思维缜密,真正有了强者的气象。 黑楼兰对方源的情况,还是比较了解的。 方源那边暴露的情报,早已经通过毛六,传到影无邪这边。 影无邪为了引发黑楼兰对方源的仇恨情绪,便告诉了她其中一部分情报。 黑楼兰眼中忽然精芒暴射,有所顿悟:“你的意思是,这位刘青玉其实就是天意对我们的提醒?” “不错。刘青玉看似随意的选择,其实应当是被天意暗中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决断。他偏偏选择了我们这座海岛,实在太过巧合。估计是天意觉得,之前的陷阱已经对如今实力大增的方源,构成不了多少的威胁。便想利用,来对付方源!”影无邪望着天空,嘴角溢出一丝冰冷的笑意。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 影宗和天意作对这么多年,对于天意的图谋和布局,影无邪猜测得一清二楚。 “那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,打方源一个狠狠的埋伏。你不是一直想要夺回至尊仙体吗?”黑楼兰传音过来。 影无邪转过身,望了黑楼兰一眼。 两人相互传音,都是背地里的小动作。交流的过程也并不长,在场的其余三仙只是看到影无邪望着天空出神一会儿,便转身往回走。 影无邪默不作声,大步迈出,一马当先。 身后石奴、太白云生、黑楼兰紧随其后。 “啊。”跪在地上的刘青玉呆了呆,连忙爬起来,小心翼翼地跟在最后面。 “黑楼兰。”影无邪忽然传音,“如果这次活捉了方源,我就还你自由之身。” 黑楼兰身心顿时为之一震! 但很快,她反应过来,传音回去:“这种话你骗鬼去吧,你会舍得放开我这样的战力?” “哈哈哈,知我者,楼兰也。”影无邪大笑,竟直接承认下来。 “你要如何对付方源?他可是有八转战力的。”黑楼兰问道。 影无邪的笑容收敛起来,叹息一声,黑楼兰从中感受到了一种无奈。 接下来,她便听到影无邪的传音:“我没有打算对付他。太古上极天鹰,很难对付。” “不,可以对付。利用那处天地秘境,不就可以吗?”黑楼兰道。 “你倒是巴不得他死啊?我可记得你们曾经患难与共过的。” “呵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他失败或者灭亡,对现在的我而言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”黑楼兰流露出冷酷的杀机。 影无邪却否决了这个诱人的提议:“即便利用那里,我也无法达成我的目的。我需要活捉方源,尽量保存蛊材的新鲜。利用那里,我们顶多是让太古上极天鹰暂时失去威胁罢了。” “而且,就算我们有这样的能力,我也不取此计。”影无邪笑了笑。 黑楼兰:“为什么?” “不谋全局,那就是鼠目寸光。就像方源那时,没有取信道传承一样。我们只要救出魔尊幽魂,就会得到巨大的优势。毕竟,我的记忆是有限的。此时和方源接战,无疑是落入天意的算计当中。我们离开东海!不过……在离开之前,倒是可以做些布置,给方源留下一些礼物。呵呵呵。”影无邪笑着传音道。 一天后。 “终于来到这里了……乱流海域。”方源驻足在祥云之上,望着眼前的这片海域,感叹一声。 传闻中,这里发生过一场极其惨烈的蛊仙大战。 参与战斗的蛊仙,虽然没有八转存在,但六转、七转不在少数。 因为他们的战斗太过于激烈,道痕印刻在了这方天地之间,从而引发环境的剧变,最终形成了东海中独树一帜的乱流海域。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导致乱流海域中藏有蛊仙的传承,或者死后留下的遗产。 历史上,的确有幸运儿,在乱流海域中收获了蛊仙传承。虽然幸运儿数量很少,但这方面的流言很多,越发吸引人前来探索。 许多东海蛊仙,以及来自中洲、北原、南疆的蛊仙,常会来乱流海域寻求机缘。 方源目光扫视海水。 乱流海域的海水,十分奇特,表面上的平静,内里却有无数股的激流。 这些激流,五花八门,水质皆不相同。它们相互穿梭,在这片海域中流淌,朝夕改变,毫无规律可言。 正因如此,蛊仙们才取了乱流海域这个名字。 方源再看天空。 天空中白云茫茫,遮盖视野,不见星光。就连烈日高照的时候,阳光射不破浓厚的云层,只是稍微增添一点光亮罢了。 蛊仙进入乱流海域,常常迷失方向。这些云层也是帮凶之一,因为有了这些云,蛊仙无法透过天象来确认自己的位置。 扫除这些白云,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。 要做到这点,就是和这片天地抗衡。有这种能力的蛊仙,至少是八转中的强者,数量很少。付出巨大代价,毁了这些白云,也就毁了乱流海域。对于他们而言,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 深呼吸一口气,方源气势陡然升腾,身上的仙蛊气息洋溢而出。 仙道侦查杀招——气运交感! 此招乃是得自冯军的传承,能够以气运仙蛊为核心,感知到和蛊仙本体气运密切关联的人与物。随着彼此距离越近,感知的效果就越加清晰。 “嗯?就在不远处!他们出了乱流海域?” Ps:9点的时候还有第二更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