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节:白相仙蛇 - 蛊真人

第一百四十五节:白相仙蛇

?“来吧,就算是死,我也只会是战死沙场!”叶凡大喝,一对虎目绽放着慑人的光辉。 群魔舔着嘴唇,或者咬牙切齿,正要一哄而散,将这叶凡剁碎,大卸八块。 但哪知白凝冰轻飘飘的一句话传来:“直接将他杀了,岂不是太过无聊?一个个的上。” 这句话顿时挽救了叶凡的性命,将他的死期大大推延下去。 和白凝冰相处也有一段时间,略微知晓她秉性的一位魔道强者,双眼一亮,立即挺身而出:“既然白煞老大要看好戏,那就让在下出手,好生虐杀此人,只要老大开心,就是我们的福分啊。” 群魔听闻此言,无不大骂这位魔道强者无耻,心中却又羡慕又嫉妒,怎么自己就没动手,这可是难得的拍马良机啊! 但片刻之后,他们就再不这么想了。 叶凡身陷绝境,却是大发神威,连续斩杀了数位魔道蛊师。 他的手段虽然对付白凝冰不行,但是对付这些对手,却是绰绰有余。 “有点意思了。”白凝冰躺在竹椅上,悠然观看全程战斗,似乎死的人不是她的手下,而是不认识的局外人。 叶凡对她的冷漠,感到一阵心寒,心里更加厌恶:“这白煞虽然容貌绝美,心肠却是恶毒至极,和商心慈小姐根本不能相比。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,和她一起的黑煞,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 “啊!”忽然间,叶凡开口惨叫出声。 原来,他的右臂忽然由内而外,突刺出无数冰锥。一下子,就将他的整个右臂都刺破,皮开肉绽,可见白色臂骨,血液刚要激喷,就被寒冰冻住。 叶凡的右臂,直接废了! “好了,继续。”白凝冰淡淡地道。 群魔本来斗志低迷,但是看到叶凡的右臂也被废了,又都燃起希望。 几个人陆续上场,要趁人之危。 但哪知叶凡越挫越勇,以伤换伤,完全不要命的打法,反倒是让魔道蛊师们投鼠忌器,不敢硬拼,连连失利。 有的败下阵来,有的则被叶凡抓住战机直接杀掉。 “无能,要你们何用?”白凝冰眼光一瞥,眼眸中蓝芒一闪即逝。 战败下来的几位魔道蛊师,连最后的叫喊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,就被冻成了冰渣,命丧当场。 白凝冰凶恶异常,其余蛊师们瑟瑟发抖,就连叶凡也心中冰冷。 白凝冰右手轻按,四位雪人知机,缓缓将竹椅降下高度。 白凝冰悠然从容地踏足到地上,背负双手,望向叶凡。 群魔大喜,看这架势,白凝冰想要亲自动手了! 叶凡惨笑几声,白凝冰的恐怖实力,让他无比绝望:“山外山有,人外有人。是我托大了,死在这里,也是我咎由自取。不过,在我临死之前,阁下能否满足我一个小小的疑问?” “哦?”白凝冰看着叶凡,打量了一眼,淡淡地道,“你也算是个豪杰,很少有人能够在死亡面前不动声色。也罢,你问吧。” “我想问问黑煞,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叶凡问出心中最深的疑惑。 白凝冰眉头微微一蹙,从她出现到现在,她一直神情冷漠淡然,这个表情的变化显露出她内心的不平静。 “他呀……”白凝冰仰望天空的明月,拉长语调。 叶凡竖起双眼,全神聆听。 但白凝冰目光中,却透露出一股戏谑和冰冷。 叶凡瞪大双眼,在刹那间被冻成了冰棍! 白凝冰望着夜空明月,几个呼吸之后,收回目光,缓缓转身离开。 在他身后,叶凡全身笼罩在透明的寒冰之中,死不瞑目。 群魔噤若寒蝉,不敢发出一丝声响。 但白凝冰只是刚走几步,忽然一阵诡异的黑色气流,从身后传来,带动她一头璀璨的银发,随之在夜空中飞扬。 “嗯?”白凝冰蓝眸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猛地回头,只见四位黑影不知何时,出现在叶凡的身后。 其中一位,面貌可憎,不是寻常活人的仙僵,正将手搭在叶凡的肩膀上。 他正催动着一个仙道杀招,刚刚白凝冰感受到的诡异气流,就是来源于此。 白凝冰浑身汗毛乍起,战意在刹那间攀升至巅峰! 蛊仙的气息在她身上疯狂外溢,很快,她的肉身就起变化,喉结突出,身材拔高,柔软的胸脯缩下去变为坚硬的男性胸膛,面容显出更多的刀锋般的凛冽。 “呵呵呵,白凝冰,你这虚窍是我影宗赋予你的,能压制你身上的变化道痕,使得你回复男性本身,更能让你成为假仙,拥有青提仙元,可炼化、运用仙蛊。你现在,居然想要这个虚窍,来对付我?”影无邪低笑出声。 “影宗的人?”白凝冰眯起双眼,眼缝中闪烁着危险的寒芒。 话音刚落,叶凡已被影无邪救活。覆盖他全身的寒冰都已经化为一滩水渍,他浑身发软,跪倒在地上,满脸苍白,大口喘息。 生死间的体会,让他淋漓尽致地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大恐怖! 他的心境受到了极其巨大的冲击,一时间难以自持。 “这个人,你不能杀。”影无邪淡淡地瞥了叶凡一眼。 他有察运仙蛊,观察到了叶凡的浓厚气运。 从东海逃生之后,他就躲在石奴的仙窍中,不断钻研手段,以期应对方源的侦查杀招。 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成果,但影无邪见到叶凡之后,便感知到自己气运的震动,知道对方和自己的连运关系。 “方源是春秋蝉的拥有者,天意的棋子,从未来归来,显然知道谁是强运之人。杀了叶凡,对我也有害无益。” “至于白凝冰,他身负影宗盟约,不必担心他会反叛。又是十绝体,对我拯救本体大计大有用处!” 影无邪一边在心中想着,一边忽然出手,抛出一只五转凡蛊。 “白相仙蛇!”白凝冰伸手接过,他诧异了一下,认出了这只让他印象颇为深刻的蛊虫。 “这可是巡天五相千年赌约的关键线索。白凝冰,你便是其中白相留在当今的唯一血脉,拥有参与千年赌约的正统身份。”影无邪慢条斯理地道。 白凝冰沉默了一下:“这就是你们影宗,招揽我的图谋吗?” 影无邪没有回答,而是轻轻转身,徒步离开这里。 黑楼兰、石奴、太白云生紧随其后。 白凝冰咬咬牙,收敛起眼中的寒光,跟了上去。 留下跪倒在地,双手撑着地面,低头喘息不已的叶凡。 至于那些魔道蛊师,各个凝如雕塑,风一吹,就都化为一滩滩的黑泥…… 北原,成龙丘。 “这一次,阁下不远前来出手相助,我楚门上下感激不尽。”一位力道蛊仙对方源恭敬行礼道。 方源点点头,看了对方一眼。 在遇到方源之前,楚度为了汲取狂蛮真意,提升力道境界,不惜耗费巨大的精力和时间,特意栽培凡人蛊师,将他们培养成蛊仙。 日积月累之下,力道蛊仙数量已经用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。楚度认他们作为徒弟,随意建立了一个门派,便是楚门。 “楚度虽然培养这些力道蛊仙,但用意不纯。力道式微,这些力道蛊仙又普遍缺少仙蛊,不足为虑。”方源一边心中评估着,一边打量眼前的成龙丘。 此丘低矮平缓,貌不惊人。但却是一片货真价实的福地。 成龙丘中,蕴藏着丰富的变化道痕。这种变化道痕,能让生活在这里的生命,都向龙兽进行转化。这里还曾经产出大量的龙蛊,比如金龙蛊、水龙蛊、土龙蛊、龙爪蛊、龙息蛊、龙珠蛊等等。 可惜,因为黑家覆灭战,这里先后被好几位蛊仙洗劫。 不过最近数月,百足家执掌大权,百废待兴,派遣蛊仙特意镇守成龙丘,倾斜资源来重建,以期重复之前的辉煌。 这里也就成为了百足家的资源重地之一。 “在下已经打探清楚了,此处原本是黑家太上四长老驻守。但他建设颇有成效,就被百足家的蛊仙摘了桃子。” “嘿嘿,黑家太上四长老有七转修为,但派遣而来的这位百足蛊仙,却只是六转。正好方便我们行动。这里就是我们此次进攻的重点。” “各地各位同门,都已经就位。只待我们出手,打响第一战!” “只要将百足家打痛,必定能让百足天君顾此失彼,放弃黑凡洞天,回来镇守地盘。” 楚门的力道蛊仙滔滔不绝,神情兴奋。 百足天君若还是之前的散修,说不定楚度早已放弃防守黑凡洞天。 但他现在占领了黑家的底盘,创建了一个正道超级势力,虽然势力扩张得很厉害,但却有了弱点。 世间的强和弱,都是相对的。 就像当初,僵盟报复雪胡老祖,焚天魔女等人也不和雪胡老祖对拼,专门找其他大雪山魔道蛊仙的麻烦,四下抢夺、破坏他们搜寻蛊材,没过多久,强大的雪胡老祖就撑不住了,只得和僵盟妥协。 楚度有勇有谋,文武双全,他这个对付百足天君的策略,无疑是正确的。 不过,效果如何,就要看方源和楚门的这些力道蛊仙,破坏得怎么样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