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节:退让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一节:退让

?中洲,灵缘斋。 “赵怜云虽是天外之魔,却也是痴情之人呐。”凤金煌的母亲,白晴仙子的目光透过窗户,穿越千里之遥,注视着小小庭院中还跪在地上的赵怜云。 赵怜云主动找到凤金煌,哀求她帮忙,拯救马鸿运。 凤金煌一头雾水,询问之下,才知道赵怜云和马鸿运的曲折故事。 赵怜云矢志求助,不论凤金煌怎样,似乎是认了死理,跪在地上不起来。凤金煌无法可想,只得找父母询问解决之道。 她的母亲乃是灵缘斋七转女仙白晴,父亲则是大名鼎鼎的凤九歌! 凤九歌缓步来到白晴仙子的身后,他却没有去看赵怜云,而是望着夜空中的明星点点,淡漠地道:“夫人还看不出来吗?赵怜云背后可是有人指点的。” 白晴仙子目光一闪:“夫君是指徐浩和李君影么?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 灵缘斋亦有内斗。 尽管凤九歌如日中天,八转不出的情况下,他威凌十大古派,一只独秀,无人可敌。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没有对手。 世间的争斗,不是单纯打打杀杀那么简单。 徐浩和李君影便是灵缘斋中,凤九歌的主要对手。 他们两人也是夫妻。 其中徐浩是智道蛊仙,李君影号称幻灭仙子,实力亦非同小可。 有一段时间,凤九歌死于盗天真传的特殊空间之中,这两人趁机发难,风头无两。但后来,由于方源动用了春秋蝉重生,结果救下了凤九歌,使得历史改变。 凤九歌归来,徐浩、李君影仍旧被打压着,处于下风。 不过,他们两人却是再次借助赵怜云的影响力,站稳脚跟,在灵缘斋内部,有时候就连凤九歌都奈何不得。 听到白晴仙子提到他们两人的名字,凤九歌点头承认道:“正是他们二人。这也是我失算了。当初将徐浩派遣去担当盗天真传的任务,是想将他排挤出去,没想到反而阴长阳错地成就了他。” “煌儿要争当本代仙子,原本毫无敌手。结果半途杀出一个赵怜云。此女不愧是天外之魔,灵智非凡,对事物的见解有异常人,却往往鞭辟入里,一针见血。的确是足够资格担当煌儿的对手。” “这一次赵怜云跪地求助,恐怕是徐浩在其背后指点。赵怜云要救情郎,就要争夺仙子之位。如此才有权力,调动灵缘斋的力量。煌儿若是答应她,自己就要放弃争夺当代仙子的资格。若是拒绝她,也很麻烦。” 凤九歌深刻剖析,一下子就将徐浩的阴谋诡计洞穿。 他虽然只是音道蛊仙,但是本身智谋出色,对于这些内斗,有着敏锐的洞察力。 白晴仙子翻了翻白眼,略带娇嗔地道:“夫君,你说的这些,我又岂会不知?我们灵缘斋的镇派仙蛊是爱****,门派上下推崇以情动人。徐浩指点赵怜云这样做,恐怕就没打算她能求助成功。而是赵怜云被煌儿拒绝之后,引发他人的恻隐、认可和同情。” “哈哈哈,夫人聪慧,我刚刚是多虑了。”凤九歌笑道。 徐浩千方百计,也想要促成赵怜云争夺成功,击败凤金煌,成为灵缘斋当代仙子。那样的话,他就能借助赵怜云的力量,达成同盟,来一同对抗凤九歌。 徐浩打的一副好算盘。 一直以来,赵怜云天外之魔的身份,就是她竞争灵缘斋当代仙子的最大阻碍。因为本土的人,自然更愿意相信和他们一样出身的同类。 而来自外世界的赵怜云,很自然就遭到了排除和猜疑。 但经此一事,赵怜云的形象在灵缘斋上下众人的眼中,就会发生巨大的颠覆。 尽管赵怜云是天外之魔,但她却爱上我们蛊世界的一位男子。 她为了这个男子,才来争夺当代仙子之位,并非她本身是一个邪恶而又有野心的人。 她真是可怜,没有人能够帮助她。情郎远在北原,说不定哪天就要死了,有情人难成眷属! “这一次,徐浩的计策不错。煌儿不管如何选择,都是一次失利。事实上,她要争夺当代仙子的位置,只有拒绝赵怜云了。”凤九歌淡淡地道。 “那就让她这么跪着吗?”白晴仙子反问。 凤九歌笑了一声:“你放心,跪不了多少天,这不过是一场表演罢了。” 但白晴仙子却摇摇头:“这点我不同意。你没看到赵怜云这孩子的眼神,是那么的坚定,那么的决绝,那么的悲伤。你以为依徐浩的性情,会告诉赵怜云他的真实想法吗?恐怕现在,赵怜云已经认定,唯有凤金煌放弃争夺,才是她拯救情郎的唯一希望!她是绝不会放弃的,她会一直跪着。” 凤九歌没有开口,他遥望夜空,仍旧没有关注赵怜云。 凤九歌有点后悔了。 早知道这样,他就不该在北原拍卖大会中,将赵怜云买回来。 现在,她已经成了凤金煌的最大阻碍。 天下父母,心境都大致相同,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。 哪怕是拥有八转战力的蛊仙凤九歌,也不能免俗。 “就连你母亲都同情赵怜云,煌儿啊,这一次我们都不会指点你,你该如何应对呢?”凤九歌心中暗暗期许着,静待着。 湖心山的一处山路上。 秦娟狠狠地踢飞地上的石子:“这个赵怜云真讨厌!求人帮助,有这么求人的吗?要大师姐您放弃争夺仙子之位,这话她真好意思开口!这脸皮真厚。” “可是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呀。她亲口解释了,一切都是为了拯救她心中所爱的人。”孙瑶嘀咕道。 “好,就算如此,她也不能这样啊。跪在地上不肯起来,是要我们求着她起来吗?真是的,哎呀,气死我了!还害得大师姐的住处被人围观,有家都不能回,现在还在这里流浪!”秦娟跺脚,有些抓狂。 “不过她真的好可怜呐。以前不觉得,现在听到了原委,我发现赵怜云其实也挺善良的……”孙瑶摇晃着脑袋。 “喂!你究竟是哪边的人呐,居然敢帮着赵怜云说话!”秦娟气得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孙瑶,“大师姐才最有资格成为我们灵缘斋的仙子,她赵怜云一个外来人,凭什么?还有你,孙瑶,态度给我端正了。你忘了平日里大师姐是怎么照顾我们的吗?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,是想恩将仇报吗?” “没,我完全没这个意思啊。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,不管大师姐做什么决定,我都是支持大师姐的。”孙瑶连忙摆手,澄清道。 秦娟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,旋即又为凤金煌担忧道:“大师姐现在左右为难了。这个赵怜云真是会给人出难题。答应她吧,大师姐就要放弃仙子之位。不答应吧,别人又会说大师姐不近人情,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同情赵怜云,认可赵怜云的。最关键的是,争夺仙子之位,可不单单是长辈们的选择,还要参考我们同辈的意愿。咱们灵缘斋的每一代仙子,都是要能服众的!” “呵呵呵。”走在前面,一直埋首走路的凤金煌忽然轻笑出声。 她停下脚步,秦娟、孙瑶这才发现,她们已经来到了平时常来的那处山坡。 凤金煌驻足在山坡上,仰起头,看着夜空中的群星。 然而,她开口道:“我是不会退让的。” 语气很平淡,但秦娟和孙瑶都听出了话中无法动摇的决心。 凤金煌的清澈的眸子,倒映着夜空中璀璨的群星。一阵夜风吹来,温柔抚过她的脸庞,带动她的发梢,也跟着飞扬。 她继续道:“虽然赵怜云很可怜,但是当代仙子一直是我的目标。我定下的路,不会因为旁人而改变!” 北原,琅琊福地中,方源沉入自身的梦境。 再临青茅山。 古月山寨中,年轻的方源面前,站着古月家族的族长。 “你要我在明天的比试中,向方正放水?最终输给他?!”方源瞪大双眼,低吼出声。 古月族长叹息一声:“方源,我明白此事不是你的错,是方正故意挑衅。但其实你要理解他,他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中,不能摆脱。他向你挑衅,是他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与你为敌。打倒了你,他才能摆脱童年的阴影,开始拥有一颗强者的心。” 方源低下头,咬牙道:“族长你既然暗中找我,也就说明,我有实力可以打倒他。” “不错。你不惜借贷,典当了几乎所有的身家,侥幸炼成了蛊虫,这对你战斗力提升很大。不过方正可是甲等资质,得到几位家老的亲自传授,功底也不弱,只是稍微欠缺一些实战经验。”古月族长道。 “甲等资质……呵呵。”方源抬起头望着古月族长,满脸嘲讽的笑。 “你的决定是什么?”古月族长面无表情,居高临下地俯视方源。 方源转身就走。 他的身影渐渐没入黑暗的街角。 他丢下一句话:“我答应你!” 古月族长没有开口,目光变得阴沉,他自语起来:“答应的这么干脆,恐怕还有别的想法。保险起见,还是先动些手脚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