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节:年轻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四节:年轻

?“小辈,吃我这招!”刘灰大吼一声,浑身迸发出一股强大气息。 他伸出双手,高举过头顶,恢弘的光芒从他身上升腾而起,在高空中迅速凝聚成一片弯月。 弯月腰身纤细修长,苍白作色,却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光晕。 “好!刘灰长老终于有机会,使出他的那招灰石月了!” “此招闻名遐迩,乃是刘灰的成名手段呢。” “不错。中了此招,便会浑身石化,最终化为石人。甚至就连仙窍也会被沾染,转为石质,端的麻烦!” 金晓大殿之中,正道蛊仙们纷纷开口,喜色浮现在他们的脸上。 魔道一方,雪无痕只是被灰色月光照了几个呼吸,便脸色大变。 他顿时尝到此招的厉害,再不敢大意,连忙催出一记仙道杀招。 强烈的寒气,萦绕在他的全身,冰霜攀附在他身体表面。灰色月光将冰霜转化成石质,但是冰霜转而又生,灰色月光却是无法深入,直达雪无痕的肉体。 “什么?他居然将攻伐杀招,用于自己身上?” “厉害!雪无痕这一手,举重若轻,灵动至极!暂时抗下了刘灰老儿的招牌手段了!” “上啊,给我干掉他!” 楚度一方,众仙纷纷大吼,喜色连连。 反观金晓大殿中,刚刚欢愉轻松的氛围已经消失殆尽,一个个心中升腾起不妙之感。 “不会这一次,又输给雪无痕吧?” “难道连刘灰长老出动,都拿不下他吗?” “雪无痕籍籍无名,刘灰长老却是早已经成名多年的六转强者啊!” 众仙交流之际,雪无痕带着一身厚重的石皮和霜衣,冲到了刘灰长老的面前。 “老东西,年龄这么大,就该好好回家养老才是。给我败吧!” 雪无痕双手一推,顿时掀起一股汹涌澎湃的雪花浪潮。 正道蛊仙刘灰长老要时刻维持天空上的灰色弯月,双手撑天状,丝毫动弹不得,直接被这片雪花浪潮淹没。 雪无痕胜! 刘灰战死! 全场讶然,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 “雪无痕在此战之前,已经连胜两场,身上有伤,状态不佳。” “前两场,他对战正道小辈,都未能斩杀对手。结果反而在第三战中,杀掉了刘灰。” “堂堂刘灰,居然折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魔道小人物身上!” “天哪,真是难以置信。” “此人虽然只是六转修为,但的的确确有七转战力。这里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?” “这让我不禁联想到了雪胡老祖,这雪无痕同样是冰雪流派,真的很像雪胡老祖年轻的时候。” “拿他和雪胡老祖相比,他还远远不够格呢。不过,三战三胜,他的名声将传遍整个蛊仙界。” 不管是正道,还是楚度一方,都是议论纷纷。 “小金,你出战失利,勿要挂怀于心。这不是你的错,而是对方实力真的很强。居然杀得刘灰!唉。”耶律恢弘宽慰身边的年轻人。 耶律小金抚摸着自己的右臂。 他的右臂此刻还冻在一块冰中,整个手臂已经被冻得乌青,剧烈的寒意时时顺着骨骼、血脉,强袭过来。 耶律小金品尝着这种痛楚,自从落败后,他回到大殿,低下的头一直没有抬起。 对于耶律恢弘的话,也似乎没有听到。 耶律恢弘看在眼里,心中一叹:“到底还是年轻啊。不过这种挫折,对你而言也是很有好处的。知耻而后勇,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清?说不定你将来的成就,还在他俩之上。关键是自己不要丧失了自信。” 耶律恢弘想到这里,望了望战场上孤悬于空的雪无痕,还有快要坐不住的廿二平之。 “我这下可以出战了吗?”廿二平之急不可待,暗中传音询问身边的长辈廿二一方。 哪知廿二一方却摇摇头:“此人三战三胜,身上伤势累累,状态不佳,你杀之正常,杀不掉反而弱你威名。况且,对方也不傻,怎可能继续让雪无痕留在场上?” 果然,下一刻,楚度开口,让雪无痕回归到了己方当中。 廿二平之冷哼一声:“就算他不出场,我要轮到我了。三战三胜,我至少要六战六胜!” 廿二平之腾的一下站起身来,对主位上的宫婉婷行了一礼,道:“小子请战!” 宫婉婷皱起的眉头,这才舒缓了一丝。 本来应当强势获胜的正道一方,反而被楚度方面,派遣的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,打了三场败仗。 这不仅对正道蛊仙们一记当头棒喝,让他们都颜面无关,也是对宫婉婷的威信一种损害。 宫婉婷心知,廿二平之乃是廿二家的当代剑子,自然没有不允许的道理。 廿二平之上场,高呼道:“谁人出来受死?” 楚度一方刚刚上升的气势,顿时一沮。 “小心,别看此子只是六转,却能斩杀七转。” “他在铁鹰福地之战,战绩赫赫,十分凶残,杀了数位蛊仙。” “就连尸毒老怪,都奈何不了他。” “他是廿二剑圣真传的当代传人,自然非同凡响。” 楚度一方沉寂下来。 面对廿二平之的挑战,居然一时间,无人敢于应和。 “现在的年轻人呐,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生猛。”楚度揉了揉眉头。 “楚大哥,让我去会会他。”雪无痕请战。 楚度哪会应允。 他已经看出雪无痕处于虚弱的状态,不仅是身上的伤势,仙窍都因为之前刘灰长老的仙道杀招,许多地方变成了石质,资源损失不小。 “放心,对于平之,我早有安排。”楚度笑了笑,安慰雪无痕。 “阴婆,这一场就交给你了。”楚度对身后的一位黑袍蛊仙说道。 这位驼背蛊仙,一直都手持拐杖,默不作声。 此刻闻言,这次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干瘦到可怖的双手,揭开自己的头上的帽兜,露出苍老扭曲的真容。 “咯咯咯,就让老身好好来疼惜一下你吧。”阴婆走下场,黄浊的老眼盯着年轻的廿二平之,闪烁着危险的光芒。 “啊,居然是七转魔道蛊仙阴婆。” “楚度好不要脸,我方廿二平之不过六转蛊仙,他们居然以大欺小,派遣七转成名强者!” “不成,得把廿二平之唤回来。”廿二一方也是心中大急。 廿二平之可是廿二一族重点栽培的未来之星,他此行就是负责他的安全,若是让他折在对方手中,他就是大大的失职了。 但廿二平之面临强敌,却反而斗志越加昂扬。 他仰头长啸,不顾廿二一方的疯狂传音,全身化为一股剑光,犀利无比地向阴婆冲杀过去! 大雪山,第一雪峰。 “说起来你可要感谢我呢。你没发现吗,你的修为已经提升上去,快要到达五转了。”万寿娘子手中捏着雷球,对马鸿运道。 马鸿运疯狂大叫,歇斯底里:“你这个变态!疯女人!你还来电我,你折磨我这么多次,你还来!我宁愿不要这些修为,求你放过我吧。” 万寿娘子冷笑一声:“怎么可能?” 说着,送出手中的电球。 啪啪啪! 马鸿运浑身颤抖,双眼翻白,嘴型时而大张,时而紧抿成小嘴,时而成0形,并且嘴里时刻高呼。 “啊呜啊喔哦哦哦啊……” 直到电光完全消散,他还在大声惨叫。 “又失败了,这个家伙!”万寿娘子脸上阴云密布,伸出手掌,啪的一下,狠狠地扇在马鸿运的脸上。 马鸿运被她一下子扇得昏死过去。 中洲,灵缘斋。 大雨瓢泼,交织成密密麻麻的雨帘,天空一片昏暗。 赵怜云被淋成了落汤鸡,视野中一片模糊,强烈的眩晕几乎让她要昏死过去。 但她死死支撑,拼尽全身的每一分力量。 她虽然是天外之魔,有着前世的记忆,但是对于蛊世界的上层,尤其是蛊仙的想法,还并不了解,接触的也相当稀少。 在她看来,这是拯救马鸿运的唯一方法。 “这个天外之魔还真是有点傻。”李君影暗中关注着。 徐浩摇摇头:“我也没有想到,她居然这么执着。已是十几天过去了。” 李君影回首,看向她的丈夫:“你有没有想过,凤金煌完全可以凭此将计就计,要求赵怜云放弃仙子之位,然后帮助她拯救她的情郎?” 徐浩笑道:“怎么可能?依照凤金煌的性子,是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。这两个人呐,还是年轻人呢。” 梦里的南疆。 “疼疼疼!”方源痛得大叫。 “小子,现在知道疼了?刚刚你若是跪下,就没有这顿皮肉之苦了。”一位中年男子,大胡子,正手持着蛊虫,对方源疗伤。 方源闻言,抬起头,握紧右拳:“大叔,你这是什么话?有些原则,是不能破的。男儿膝下有黄金,怎么可以说跪就跪呢?!就算是死,我也不跪!” “如此不珍惜生命,看来我给你疗伤,完全是无用功。不做也罢。”大胡子忽然变了脸色,显露出他喜怒无常的性情。 “哼,我又没有求着你给我疗伤!”方源强忍痛楚,站了起来,头也不回,直接走出这个营帐。 然后他没走几步,就摔倒在地上。剧烈的疼痛,让他再次眩晕过去。 等到他再次醒来,他发现自己仍旧在大胡子的营帐中。 “你啊,还是太年轻。”大胡子喝着酒,“你的伤我给你治疗了一半,留下另一半当做教训吧。” 方源撇了一下嘴,虚弱地反驳道:“大叔,谢谢你。不过我跟你说,我这不是年轻,这是原则!” ps:按照约定的第三更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