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五节:剑心通明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五节:剑心通明

?血战平原上空。 廿二平之和阴婆之间的战斗,牢牢吸引了双方的眼球。 阴婆乃是老字辈的魔道蛊仙,修行魂道,拥有仙蛊迷魂,声名早已广传北原。 她行动起来,卷起阴风阵阵,身边冤魂飞绕,身形如影似幻,让人心中寒意森森。 而廿二平之却是正道后起之秀,当代廿二一族的剑子,行动迅捷,剑光纵横间,如电似光。 双方交手数十回合,从起先的凡道杀招试探,到仙蛊运用,再到仙道杀招,已经打得如火如荼。 场面上,阴魂阵阵,沾染大半片的天空。 而代表着廿二平之的白色剑光,已经被包围起来,尽管左冲右突之间,阴魂辟易,但大局上却是阴婆逐渐占优。 “阴婆不愧是魔道强者,修行多年,点起手来经验十足,稳扎稳打。”汪大仙赞叹道。 楚度却皱着眉头,没有说话。 他心中思量:“阴婆乃是七转蛊仙,却不能立即擒杀廿二平之。观之剑光,即便局势越加倾斜,却仍旧纵横往复,没有丝毫犹疑之心。可见廿二平之心中仍存求胜之念!” 金晓大殿中,看到自家的希望之星,天才剑手落于下风,廿二一方面色紧张,双目紧紧盯着战场,一眨不眨。 若是情况不利,他就会立即出手,将廿二平之救下来。 不管什么规矩还有名声,对于廿二一族而言,活着的廿二平之才最为重要! “嘎嘎嘎嘎……细皮嫩肉的小子,你已经无法闪躲,给我受死吧!”这时场中,忽然起了变化。 无数的冤魂,从四面八法陡然一围,将廿二平之身形所化的剑光,围在中央。 随后,阴婆从无数阴魂中显露出真身,伸出枯燥宛如干柴的手指,对着廿二平之遥遥一指。 仙道杀招——迷魂术! 廿二平之顿时双目失神,游曳不止的灵活剑光彻底消散,化为他的真身。 他漂浮在空中,像是痴呆了一般,面对扑面而来的阴婆,一丝动弹的迹象都没有。 “嘎嘎嘎!”阴婆得意大笑,张开大口,露出一口破漏不堪的稀疏黄牙。 她伸出的手掌,猛地涨大数倍,五指缠绕条条阴气,指甲锐利如针。蒲扇似的手掌,就要落到廿二平之的脑袋上。 这一击若是落实了,廿二平之毫无防备的状态下,必定会被阴婆当场拍碎脑壳。 “住手!”廿二一方大喊一声,从金晓大殿中狂奔而出。 但楚度对此早有安排。 他看到场面上,阴婆牢牢地把持局面,已经算到若是要对廿二平之下杀手,阴婆必然会被正道蛊仙阻止。 于是,他早已安排人手,蓄势待发。 果然,廿二一方飞奔出来之后,昊震就旋即发动。 “无耻的家伙,明明是单打独斗,你居然来插手?”昊震下场,一道电光暴射而出,照准廿二一方的脸面射去。 廿二一方旋即身躯微微一震,浑身浮现出一套翠绿木甲,将他头上脚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。 这套木甲自然是廿二一方的仙道杀招,防御效果十分惊人。昊震的电光犀利非凡,射在木甲之上,居然一点破损都没有,反而让木甲四处发芽,产生嫩黄新绿的叶子,似乎从中受到了不少好处。 楚度顿时轻咦一声。 他心中诧异。 让楚度诧异的并非廿二一方的木甲,他的木甲北原闻名,乃是他自创而出的仙道杀招——病树木春甲。 而是廿二一方,狂奔出来,是要救下廿二平之的。 但现在,他使出这一招,挡下昊震的电光,却因此错失良机,失去了最后挽救廿二平之的机会。 楚度推己及人,暗中设想,若他是廿二一方,自家的天才,后起之秀有生命危险,自己便是凭着硬挨上一记电光,也要出手护住廿二平之的性命。 但此刻,廿二一方选择的却是自保。这个行为,无疑说明了他拯救廿二平之的心情,并不急迫。 这是怎么回事? “不好!”楚度心中戈登一下,连忙看向场中。 他刚想要出声,提醒阴婆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 原本满脸呆滞的廿二平之,忽然间双目绽放出了锐利至极的神光。 这个变化,顿时就让阴婆狂笑的神情凝滞在脸上。 阴婆心中警兆顿生,想要抽身回防,但已经迟了。 一道剑光,惊艳至极,一闪即逝! 生死胜败就在这一线之间产生。 阴魂仍旧在盘旋飞舞,但阴婆却已经从上到下,被剑光劈成了两半。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廿二平之,想不通为什么对方会忽然将摆脱了自己的招牌手段。 “迷魂术可是阴婆引以为仗,行走北原的大杀器,居然对廿二平之无用?”楚度一方众仙失色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金晓大殿中,正道蛊仙们则是又惊又喜。 “这是剑心通明,乃是剑圣真传中的一记仙道杀招,专门用来克制智道等等手段的。历代剑子都很少有人能运使。”廿二一方哈哈大笑,没有放过这次良机,大刷廿二家的声威。 耶律小金闻言,不禁心想:“这么说来,廿二平之即便在历代的剑子当中,都是出类拔萃的人?” 他是耶律家的天才,后起之秀,可惜这一次对战雪无痕失利。 反观廿二平之,却是斩杀了七转魔道强者阴婆。两相对比,孰优孰劣,一目了然。 “这个廿二一方,好生狡诈奸猾。明明知道廿二平之无忧,却还要装作慌乱的样子,飞奔出来,想要抢救廿二平之。”仇老五在楚度身后,口中嘟囔,愤愤不平。 不得不说,廿二一方演得真好。 正因为他的表现,使得双方蛊仙都下意识地认为,廿二平之处于绝对的危险当中。 甚至就连阴婆,都被蒙骗住了。 “不,或者说阴婆太过自信于自己的仙道杀招迷魂术了。”楚度心中评估,“而这位廿二平之,也并非蛮勇之人,居然会装作中招的样子,哄骗阴婆上当。他最后斩杀阴婆的杀招,也大不简单,威力极大,速度又极快,简直防不胜防。应当是廿二剑圣早年,赖以成名的仙道杀招一剑命!” “赶紧回来吧。”廿二一方意气风发,暗中却急忙向廿二平之传音。 此战廿二平之虽然杀了阴婆,但也身负重伤。 他连忙抽身而退,当然临走之前,将阴婆的两半尸躯,也随身带走。 其中一半尸体上,可是有着阴婆仙窍的。 这是廿二平之的战利品。 楚门一方没有阻止,这本来就是这场约斗的规矩之一。 就像不久前,雪无痕取走了蛊仙刘灰的尸首一样。 不过雪无痕虽然三战三胜,但是却只杀了六转蛊仙刘灰。而廿二平之虽然只是一战,却取了七转魔道蛊仙阴婆的性命。 因此,正道一方更胜一筹。 楚度感受到了压力。 之前雪无痕带来的一些优势,如今已经被廿二平之抵平。 下一场战斗,他楚度又该派遣谁上场比较合适呢? 楚度陷入犹豫之中。 很快,这一战的结果,送达到了方源的手中。 方源还在琅琊福地之中,进行着修行。 “廿二平之杀了阴婆?”方源稍微诧异了一下,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 以六转修为战胜七转,很多天才强者都能做到。 但以七转战八转,就极其罕见了。 廿二平之……在方源的记忆中,并无此人印象。毕竟五百年前世,方源还处在凡人时期,对这个时间段的蛊仙界,还是北原蛊仙界并不太清楚。 更让方源感兴趣的,反而是雪无痕。 准确来讲,是雪无痕手中的战利品——那个蛊仙刘灰的仙窍福地。 “蛊仙刘灰乃是土道蛊仙,渡过了两次天劫,福地正可被我吞并。如此一来,我的修为也能提升上去,达到七转程度了。” 想到这里,方源立即回信。 主动寻求楚度的帮助,向雪无痕主动表面自己要收购仙窍的意向。 至于楚度在信中,邀请方源出山相助的事情,方源以自己目前正在闭关为由,委婉推迟了。 “先提升到七转修为,再参加这次的血战武斗也不嫌迟。” 方源微微摇头,便把脑海中有关这场血战武斗大会的事情,抛之脑后了。 他身上楚门的盟约,还是相当宽松的。即便楚门灭亡,方源一直不出面,都没有什么关系。 方源一切以提高自身的修为为主,其他的事情都是其次的。 楚度那边接到方源的回信。 方源没有前来,这让楚度皱起了眉头。 “唉,若是柳贯一长老能够前来,我就无须左右为难了。”楚度长叹一声。 雪无痕就站在楚度的身旁,闻言好奇问道:“听楚兄语气,似乎十分推崇这位柳贯一长老。” 楚度笑了笑:“他在信中还提及了你,希望你能将刘灰的仙窍卖给他。” 雪无痕当即摇头:“刘灰的仙蛊我从不指望,但仙窍中的资源却是我的战利品。我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价值,如何能卖?” 拒绝的意思,却是十分明显了。 ps:昨天熬夜好像又有点要感冒的样子,今天不太在状态。以后还是不熬夜了。晚上第二更稍晚一点,在10点左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