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节:得来全不费工夫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节:得来全不费工夫

?秋高气爽,风和日丽。 瓦蓝的天空,如水晶般澄澈干净。 风徐徐地吹着,拂动方源的发梢。 远远望去,附近的村庄已经人烟稀少。近处,小山一般的吞江蟾沉睡着,卡在河床中。方源站在河岸处,和这只五转的巨型蛊虫对比起来,就仿佛是大象身边的小猴子。 方源心境平和,没有一丝的紧张,他暗暗思忖:“我先后用了白豕蛊、黒豕蛊,淬炼身躯,提升力量。有了两猪之力,再加上我本身的力量,足以超过五六个成年人。但是要推醒这只吞江蟾,恐怕得有两牛之力。单凭我自身之力,当然不行。不过,只要借助浪涛的力量……来了。” 哗哗哗…… 方源侧身望去,一阵浪涛起伏而来,平静的河水迎来了动荡。 浪潮越来越大,不断地拍击着吞江蟾,激起冲天的浪花。 方源只是站着一会儿,身上就被打湿了。 他也不在意,开始奋起全力推动吞江蟾。 吞江蟾仍旧在死睡,它本来就是生活在江河湖海中的蛊虫,浪潮的打击对它来讲,太平常不过,根本就不能唤醒它。 接着一股股的水浪的冲势,方源努力了半晌,终于将吞江蟾缓缓推离原来的位置。 这条河越到下游,河床就越是宽敞。再加上两侧的水流,使得方源越推越轻松。 大约推了三百多米远,吞江蟾睁开了它朦胧的睡眼。 一对深绿色的瞳眸,从迷茫散光的状态,渐渐地收束起来,然后盯住了身边的方源。 方源毫不畏惧,与它对视。 从它深幽的瞳孔中,方源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。 “江昂!”吞江蟾扬起脑袋,忽的张开大嘴,发出一声古怪的蛙鸣。 蛙鸣声传播开去,在青茅山中回响。 一时间,方源感到双耳嗡嗡作响。 吞江蟾将蛙头垂下,大嘴对准冲刷而来的河水猛吸。 哗哗哗! 河水的流速顿时加快了十倍不止,纷纷涌入到吞江蟾的肚皮里去。河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下降。 方源站在吞江蟾的身边,清晰地看到无数的鱼虾鳝鳖,也随着河流被吞江蟾吸入肚子中。 察觉到河水的异变,赤山小组赶了过来,一个个看到正在进食的吞江蟾,皆是动容。 “真是壮观呐!”赤城望着,难掩震惊的神色。 “你成功了?”赤山则看向方源。 “应该是吧。”方源神情淡漠地点点头。 河水越降越低,直至断流,吞江蟾又再次高高地昂起头颅,肚皮一涨一缩,吐出无数的鱼虾龟鳖。 啪啪啪。 一时间,大量的河鲜落在地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。 一条鱼儿在地上蹦跳,龟鳖摔得七荤八素,螃蟹在横走,然后又被落下的河鲜砸中身躯。 方源起先没有太在意,只是随意的看着,忽然闻到了一丝酒香。 “奇怪,怎么会有酒的香味?”赤城嗅了嗅鼻子,一脸惊奇。 “应该是百年苦贝。”组中的女蛊师手指着一个磨盘大小,破损的黑色贝壳。 这贝壳浑身漆黑如墨,壳上一圈圈的白色纹路,好像是树木的年轮。 “不错。苦贝能将沙石化为苦水汁液,百年苦贝中的苦水,经过时间的积累达到质变,便变成了酒。白家寨的当代族长,就很喜欢喝这种苦贝酒。”赤山在一旁补充道。 无须他细说,方源早就拿起这只贝壳,开始采集苦贝酒。 不久前,他还在困恼如何获得这种苦贝酒,想不到却以这种形式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 吞江蟾几乎吞吸光了这条河的河水。河水深处,埋藏在泥沙中生活的百年苦贝,也因此暴露出来。 方源很快就收集了六只百年苦贝。其中两只贝壳已经破损,其余四只却是完整无缺。 “终于收集到苦酒,如此一来,就可以开始合练四味酒虫!”这一刻,方源心中的欢喜,不足以外人道也。 “江昂!” 吞江蟾吐完这些河鲜,又叫了一声,然后它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,缓缓地转过巨型身躯,沿着河道,向下游而去。 “真的成功了!”赤山口中喃喃,心石落地。他一直注视着吞江蟾离去,直至它的的背影,消失在视野中。 “什么嘛,居然这么简单就赶跑了它。早知道这样,我们自己就可以完成了。现在却让方源这般容易,就成了英雄!”赤城撇撇嘴,语气充满了嫉妒,很不甘心。 “方源,不管怎么说,你这次立下大功了。你是我们古月一族的英雄!”赤山复杂地看着方源说道。 “哦。”方源心不在焉地应和一声,充满了敷衍的味道。同时,他双目炯炯,在满地的河鲜当中,继续翻找着百年苦贝。 什么英雄,不过是一个赞誉罢了。 而赞誉和诋毁,都不过是外人对自己的看法和观念。 外人对自己的看法,方源根本就不在乎。 你认为你的,我自活我的。 英雄?狗熊?呵呵,还不如一只苦贝来的实在。 赶走吞江蟾的消息,第一时间传入山寨。 古月博连道三声好,厅堂中沉闷气氛一扫而空。 唯有内务堂家老脸上神情复杂,他对方源并不看好,更在不久之前,对方源大肆批判。如今古月山寨危机,却是方源站出来解难。一前一后,这不是打他的脸么? “古月方源驱赶吞江蟾有功,破格提升为一组之长,奖五百元石。”古月博沉吟了一番,下了这道饱含深意的命令。 酒肆中。 “什么,方源竟然成功了?!” “奇怪,他不过是区区新人,如何能驱赶了一只五转蛊虫?” “就连赤山都要铩羽而归,他却做到了……” 消息传来,众人惊异万分。 “方源成了拯救我族的英雄?这……”和方源有仇怨的男蛊师听到这个消息后,不知所措。 他的组长却忽然大喝一声,手指着酒肆掌柜还有一众伙计:“你们这些区区凡人,诋毁我族英雄,该杀!” 话还未说完,他就是一道月刃。 掌柜老者哪里料得到杀身之祸来得这么突然,被这记月刃射中脖颈,顿时身首异处。 “大人饶命啊!”伙计们看到这一幕,先是楞了楞,然后猛地跪倒在地上,大声哭喊求饶。 “组长,你这是干什么?”男蛊师站起身来。 “干什么?”他的组长抖了抖眉头,语气沉重地叹息道,“今时不同往日了,阿海。方源一下子成了英雄,必定被高层看中。你说,如果我们在此诋毁他的事情,被有心人宣传了出去,会怎么样?在场的侦察蛊师大有人在,若是有看我们不顺眼的家伙,对家老们说上几句坏话,我们的前途就毁了!” 男蛊师听得浑身冷汗。 的确是这样,家族亲情至高无上。方源在外面对五转蛊虫,冒着生命的危险,保卫家族。而在此同时,他们却当众诋毁他,咒骂他,侮辱他。这是什么心态?这是狼心狗肺,不识好歹的无情冷漠! 就好像是地球上一段历史,岳飞在外干仗,保家卫国,秦桧在朝廷中当内奸陷害。 这些蛊师虽然还达不到陷害的地步,但这事情要真被人宣传出去,家族高层能放心他们这样的人吗? 若要是漠颜、赤城这样有背景跟脚的,也就罢了。偏偏他们几个,都是上头没人的货色。 在体制内往上爬,无非是人挤人,人踩人。这事情若被其他人利用,对他们的前途而言,将会造成极坏的影响! “现在挽救还来得及,只要表明态度,外人也不会多说什么。这些凡人贱命一条,死不足惜。不,他们能为我们牺牲,这是他们的荣幸。你们立刻就动手,一人杀一个,杀完之后,夸赞方源,表明态度!”组长低声喝道。 “该死的!”男蛊师狠狠地咒骂了一声,在仇恨和前途中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。 一记月刃砍下去,顿时一位伙计就惨死当中。 “大人,求求你们放过我吧。”一时间,其他的伙计都瘫倒在地上,吓得屎尿横流。 男蛊师却不管他们,众目睽睽之下,他义正言辞地手指着这些可怜的伙计,喝斥道:“你们这群人真是该死。古月方源是何等英雄,单凭一己之力,保全家族,你们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?竟然敢诋毁他!” 男蛊师说着,紧紧地皱起眉头。 这神情倒不作伪,方源是他深恨之人,但他却得当众夸赞方源,他为自己的话感到一阵的腻味和恶心! “大人,这都不是你叫我们……呃!”一位伙计感到冤屈的不得了,高声喊着。 但他刚喊了一半,声音就戛然而止。 一记月刃飞来,将他劈死。 “一群贱民,自己诋毁也就罢了,还想倒打一耙,牵连我们!”出手的是一位女蛊师,此时她面罩寒霜,冷喝出声。 其他蛊师看着这边,像是看一场闹剧。 有的冷笑,有的淡漠,有的继续交谈,但没有人来上来劝阻。 死些凡人算得了什么? 大不了赔偿一些家奴罢了。 大家都是一族中人,都是亲人,不会为了这些外人,而去干扰或者追究,凭白无故地生了什么间隙的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