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节:地听肉耳草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一节:地听肉耳草

?四个酒坛摆方源面前。 酸甜苦辣四味美酒,甜是黄金蜜酒,辣白粮液,酸是杨梅酒,苦是苦贝酒。 方源盘坐床榻上,心念一动,空窍中两只酒虫便飞了出来。 合炼四味酒虫过程,和普通合炼稍稍有所区别。 两只酒虫方源意志下,一齐钻入到杨梅酒坛当中。 杨梅酒液中,它们开始尝试着融合。白色光团酒坛中产生,豪光从坛口冲出来,映照屋顶上。 方源往酒坛中投入元石,一块,十块,五十块…… 一直到四百块时候,光团凝缩成拳头大小,悬浮酒坛当中。杨梅酒已经消耗一空,方源便拿起第二坛酒,将浓稠如油黄金蜜酒倾倒其中。 蜜酒浸泡下,白色光团忽然涨大成原状。 方源头上浸出汗渍,他要一直维持着两只酒虫意识融合,因此一心多用,极耗心力。 方源继续往酒坛中投去元石。 每投一块元石,白色光团就会缩小凝聚一分,直到再次凝聚成拳头大小,达到极限。 方源如法炮制,再依次倒进苦贝酒、白粮液。 当四坛美酒通通消耗之后,酒坛中白光骤然一盛,旋即消散至无。 “成了。”方源不用往酒坛中看,就知道已经成功了。 他心念一动,酒坛中就晃晃悠悠地飞出一只蛊虫。 正是四味酒虫。 和酒虫相比较起来。它外型并没有太多变化,只是比酒虫稍大一些。 同样酷似蚕宝宝,一对黑亮小眼睛。 只是酒虫通体乳白无暇,而这只四位酒虫身上却是四种颜色不断地渐变,代表辣红色,代表苦蓝色,代表酸绿色。代表甜黄色,让方源不禁联想到地球上霓虹灯。 “呼……”方源长出一口气,这次运气不错。没有失败,第一次就成功了。 怕就怕失败之后,酒虫受损严重。死掉一只。或者苦贝酒消耗光,那就麻烦了。 庆幸是没有这种情况发生。 蛊师用蛊、养蛊、炼蛊,那一方面都不容易。合炼蛊虫方面,很多蛊师都要千辛万苦地寻找秘方,筹集材料。 秘方各有不同,未必就有适合。有蛊师为了筹集材料,甚至会耗费十几年功夫。就算是找到了秘方,收集全了材料,但是合炼失败了,材料损失消耗。那么之前努力和准备往往就打了水漂。 “蛊师修行艰难啊……”方源心中深深地一叹。 合炼蛊虫,修行前期,还算是容易。到了四转、五转,往往十次未必能成功一次。 六转成功率是降到百分之一。合炼高级蛊虫,每一次失败。都意味着损失大笔资源。 不过,一旦成功,收益将极为可观。 就拿方源炼成这只四味酒虫来说,它能精炼二转真元,提升一个小境界。 方源使用了一只赤铁舍利蛊,晋升到中阶。如今用了四味酒虫。就是高阶真元。 这就意味着,他战斗力猛地暴涨两倍。同时温养空窍,修行起来事半功倍。 “但是用了这四味酒虫,恐怕接下来,元石消耗将大增。单靠贩卖生机叶收入,已经不足以支撑我修行了。不过,幸好这次驱赶了吞江蟾之后,族中奖了五百块元石。除此之外,我转卖了家产,用了大半收购了赤铁舍利蛊后,手头上还余着一小笔。” 方源算了算,按照这样消耗速度,他手中元石将越来越少。不过应该能支撑一段比较长时间了。 “接下来,就是将隐石蛊,合炼晋升为隐鳞蛊。”方源暗暗谋算。 他杀了石猴王后,得到了这只隐石蛊。但是这只蛊缺乏实用性。 它仅仅只能隐去本体,也就是说方源用了之后,他躯干、脑袋、头发等都会隐去形迹,让人看不出来。 但是方源身上穿着衣服,带着护腕绑脚,踩着竹芒鞋仍旧那里,能被肉眼观察到。 石猴王当然没有这个顾虑,它是野兽,不需要服饰。 但是方源就尴尬了。要想发挥出隐石蛊佳效果,他必须脱去身上所有衣衫。若是不脱,即便隐身了,别人也会发现一套“行走”二转蛊师武服。 隐石蛊只是一转蛊虫,当它晋升到二转隐鳞蛊时,这个问题就能解决了。 隐鳞蛊能将蛊师衣服也同时隐形,如果石猴王催动是隐鳞蛊,那么方源上衣即便盖它身上,也会消失不见。 这样一来,方源能否战胜石猴王,还是一件颇有悬念事情。 合炼隐鳞蛊,除了隐石蛊之外,当然还有其他材料。不过这些材料都比较普通,方源已经拜托江牙帮忙收集了。 “接下来,除了合炼隐鳞蛊,就是打通一条通路,继续探索花酒行者传承。希望能寻找侦测和辅助移动蛊虫。至于任命我为组长之事,哼。” 方源想到这里,不由地冷笑一声。 他为家族驱赶了吞江蟾,族长古月博不仅奖励了五百块元石,而且还破格提拔了他成为组长。 若换做其他人,恐怕都要高兴坏了。但是方源却清楚很,这不过是古月博抛出来一个甜头,一个诱饵罢了。 方源如今实力,已经有不小利用价值,若能纳入阵营,就是一枚很好用棋子。 于是,族长就抛出一个组长职位。 组长之位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整个家族中已经属于中层。 组长之上就是家老,家老之上,就是族长。有些大型家族,还会有特殊高层,称之为太上家老。太上家老地位往往还族长之上。 当然了,古月一族不过是个中型家族,族长古月博大,并没有太上家老存。 方源成了组长,若是因此尝到了甜头,就能激发出内心里对权柄**,产生一股向上爬动力。 家族高层需要就是这份动力。不然怎么让人心甘情愿地成为棋子,为高层服务,为自己所用? 古月博此举,是**裸阳谋,是一种深沉内敛政治手腕。 既然是组长,自然就要有组员。这对于方源来讲,却是大有不便。 “我实力越高,就越是走进高层视野当中,越会被重视,然后被束缚。这个组长之位,不过只是第一个征兆罢了。”方源感到越来越束手束脚。 青茅山对他来讲,就是个牢笼,里面空间有限。先前弱小时候,牢笼空间足够他折腾。如今越来越强大,牢笼就显得小了。 “要离开青茅山,现还嫌早了些。至少等我修行到三转初阶,同时合炼出三转蛊虫,这样才有独自一人闯荡天下本钱。庆幸是,有了四味酒虫,我能将修行到三转时间大大缩短。” 接下来时间内,方源沉寂下来,开始潜心修行。 因为吞江蟾而引起风波,也渐渐地平息。 族中虽然任命他为组长,但是他却故意拖延,不去招揽组员。 秋去冬来,他仍旧是一名光杆组长。 内务堂家老督促他好几次,但方源仍旧我行我素。到了后来,内务堂长老找他次数就渐渐少了。 这倒不是内务堂家老放过了方源,而是来自外界压力,牵引了家族高层大部分注意力。 狼潮爆发征兆越来越明显了。 几乎每隔半个月,就有一波小型兽潮发生。都是周围各种兽群,被电狼驱赶,而形成混乱兽潮。 整个山寨氛围越来越紧张,大有暴风雨将来压抑。 古月山寨、白家寨、熊家寨一边着手阻止人员,驱散兽潮,另一边则派遣信使,开始相互接触和沟通。 今年狼巢中有三头雷冠头狼,这样凶猛狼潮,已经不是一个山寨能够抵御了。青茅山三大家族,如果不联合起来,就将面临着被狼潮一一击破,终一齐毁灭结局。 外界庞大生存压力下,三大家族不得不趋向于联合。这也是祖辈们留下来传统。 到了年关,三大家族族长首次野外会面,达成共识,约定初春时分进行初步合作,举行一场大规模联军会演。 而就当天,方源重打通了一条山体石林通道。 石林中央位置处,有一个人工开辟洞口通往地下,应该是花酒行者布置。 方源踏入其中,举着火把,顺着石梯往下走。 周围一片黑暗,就算是有火把,也只能照亮周围五步远距离。 石梯出乎意料长,一直往地下深处延伸。 方源小心翼翼地走了半晌,这才走到头。 这里又是一处密室。 方源姑且将其命名为第三密室。 密室出口是一扇石门。方源石门口,再次挖出一朵地藏花,从花中他取出一只蛊。 这只蛊相当特别。 它就像是一只人耳朵,土黄色,比成年人巴掌要稍小一些。 捏手中,肉球球,软乎乎,带着一种温热。 耳朵边上长满了人参一样参须,其实是这只草蛊根茎。 这只二转草蛊,人们称之为地听肉耳草。 四个酒坛摆方源面前。 酸甜苦辣四味美酒,甜是黄金蜜酒,辣白粮液,酸是杨梅酒,苦是苦贝酒。 方源盘坐床榻上,心念一动,空窍中两只酒虫便飞了出来。 合炼四味酒虫过程,和普通合炼稍稍有所区别。 两只酒虫方源意志下,一齐钻入到杨梅酒坛当中。 杨梅酒液中,它们开始尝试着融合。白色光团酒坛中产生,豪光从坛口冲出来,映照屋顶上。 方源往酒坛中投入元石,一块,十块,五十块…… 一直到四百块时候,光团凝缩成拳头大小,悬浮酒坛当中。杨梅酒已经消耗一空,方源便拿起第二坛酒,将浓稠如油黄金蜜酒倾倒其中。 蜜酒浸泡下,白色光团忽然涨大成原状。 方源头上浸出汗渍,他要一直维持着两只酒虫意识融合,因此一心多用,极耗心力。 方源继续往酒坛中投去元石。 每投一块元石,白色光团就会缩小凝聚一分,直到再次凝聚成拳头大小,达到极限。 方源如法炮制,再依次倒进苦贝酒、白粮液。 当四坛美酒通通消耗之后,酒坛中白光骤然一盛,旋即消散至无。 “成了。”方源不用往酒坛中看,就知道已经成功了。 他心念一动,酒坛中就晃晃悠悠地飞出一只蛊虫。 正是四味酒虫。 和酒虫相比较起来。它外型并没有太多变化,只是比酒虫稍大一些。 同样酷似蚕宝宝,一对黑亮小眼睛。 只是酒虫通体乳白无暇,而这只四位酒虫身上却是四种颜色不断地渐变,代表辣红色,代表苦蓝色,代表酸绿色。代表甜黄色,让方源不禁联想到地球上霓虹灯。 “呼……”方源长出一口气,这次运气不错。没有失败,第一次就成功了。 怕就怕失败之后,酒虫受损严重。死掉一只。或者苦贝酒消耗光,那就麻烦了。 庆幸是没有这种情况发生。 蛊师用蛊、养蛊、炼蛊,那一方面都不容易。合炼蛊虫方面,很多蛊师都要千辛万苦地寻找秘方,筹集材料。 秘方各有不同,未必就有适合。有蛊师为了筹集材料,甚至会耗费十几年功夫。就算是找到了秘方,收集全了材料,但是合炼失败了,材料损失消耗。那么之前努力和准备往往就打了水漂。 “蛊师修行艰难啊……”方源心中深深地一叹。 合炼蛊虫,修行前期,还算是容易。到了四转、五转,往往十次未必能成功一次。 六转成功率是降到百分之一。合炼高级蛊虫,每一次失败。都意味着损失大笔资源。 不过,一旦成功,收益将极为可观。 就拿方源炼成这只四味酒虫来说,它能精炼二转真元,提升一个小境界。 方源使用了一只赤铁舍利蛊,晋升到中阶。如今用了四味酒虫。就是高阶真元。 这就意味着,他战斗力猛地暴涨两倍。同时温养空窍,修行起来事半功倍。 “但是用了这四味酒虫,恐怕接下来,元石消耗将大增。单靠贩卖生机叶收入,已经不足以支撑我修行了。不过,幸好这次驱赶了吞江蟾之后,族中奖了五百块元石。除此之外,我转卖了家产,用了大半收购了赤铁舍利蛊后,手头上还余着一小笔。” 方源算了算,按照这样消耗速度,他手中元石将越来越少。不过应该能支撑一段比较长时间了。 “接下来,就是将隐石蛊,合炼晋升为隐鳞蛊。”方源暗暗谋算。 他杀了石猴王后,得到了这只隐石蛊。但是这只蛊缺乏实用性。 它仅仅只能隐去本体,也就是说方源用了之后,他躯干、脑袋、头发等都会隐去形迹,让人看不出来。 但是方源身上穿着衣服,带着护腕绑脚,踩着竹芒鞋仍旧那里,能被肉眼观察到。 石猴王当然没有这个顾虑,它是野兽,不需要服饰。 但是方源就尴尬了。要想发挥出隐石蛊佳效果,他必须脱去身上所有衣衫。若是不脱,即便隐身了,别人也会发现一套“行走”二转蛊师武服。 隐石蛊只是一转蛊虫,当它晋升到二转隐鳞蛊时,这个问题就能解决了。 隐鳞蛊能将蛊师衣服也同时隐形,如果石猴王催动是隐鳞蛊,那么方源上衣即便盖它身上,也会消失不见。 这样一来,方源能否战胜石猴王,还是一件颇有悬念事情。 合炼隐鳞蛊,除了隐石蛊之外,当然还有其他材料。不过这些材料都比较普通,方源已经拜托江牙帮忙收集了。 “接下来,除了合炼隐鳞蛊,就是打通一条通路,继续探索花酒行者传承。希望能寻找侦测和辅助移动蛊虫。至于任命我为组长之事,哼。” 方源想到这里,不由地冷笑一声。 他为家族驱赶了吞江蟾,族长古月博不仅奖励了五百块元石,而且还破格提拔了他成为组长。 若换做其他人,恐怕都要高兴坏了。但是方源却清楚很,这不过是古月博抛出来一个甜头,一个诱饵罢了。 方源如今实力,已经有不小利用价值,若能纳入阵营,就是一枚很好用棋子。 于是,族长就抛出一个组长职位。 组长之位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整个家族中已经属于中层。 组长之上就是家老,家老之上,就是族长。有些大型家族,还会有特殊高层,称之为太上家老。太上家老地位往往还族长之上。 当然了,古月一族不过是个中型家族,族长古月博大,并没有太上家老存。 方源成了组长,若是因此尝到了甜头,就能激发出内心里对权柄**,产生一股向上爬动力。 家族高层需要就是这份动力。不然怎么让人心甘情愿地成为棋子,为高层服务,为自己所用? 古月博此举,是**裸阳谋,是一种深沉内敛政治手腕。 既然是组长,自然就要有组员。这对于方源来讲,却是大有不便。 “我实力越高,就越是走进高层视野当中,越会被重视,然后被束缚。这个组长之位,不过只是第一个征兆罢了。”方源感到越来越束手束脚。 青茅山对他来讲,就是个牢笼,里面空间有限。先前弱小时候,牢笼空间足够他折腾。如今越来越强大,牢笼就显得小了。 “要离开青茅山,现还嫌早了些。至少等我修行到三转初阶,同时合炼出三转蛊虫,这样才有独自一人闯荡天下本钱。庆幸是,有了四味酒虫,我能将修行到三转时间大大缩短。” 接下来时间内,方源沉寂下来,开始潜心修行。 因为吞江蟾而引起风波,也渐渐地平息。 族中虽然任命他为组长,但是他却故意拖延,不去招揽组员。 秋去冬来,他仍旧是一名光杆组长。 内务堂家老督促他好几次,但方源仍旧我行我素。到了后来,内务堂长老找他次数就渐渐少了。 这倒不是内务堂家老放过了方源,而是来自外界压力,牵引了家族高层大部分注意力。 狼潮爆发征兆越来越明显了。 几乎每隔半个月,就有一波小型兽潮发生。都是周围各种兽群,被电狼驱赶,而形成混乱兽潮。 整个山寨氛围越来越紧张,大有暴风雨将来压抑。 古月山寨、白家寨、熊家寨一边着手阻止人员,驱散兽潮,另一边则派遣信使,开始相互接触和沟通。 今年狼巢中有三头雷冠头狼,这样凶猛狼潮,已经不是一个山寨能够抵御了。青茅山三大家族,如果不联合起来,就将面临着被狼潮一一击破,终一齐毁灭结局。 外界庞大生存压力下,三大家族不得不趋向于联合。这也是祖辈们留下来传统。 到了年关,三大家族族长首次野外会面,达成共识,约定初春时分进行初步合作,举行一场大规模联军会演。 而就当天,方源重打通了一条山体石林通道。 石林中央位置处,有一个人工开辟洞口通往地下,应该是花酒行者布置。 方源踏入其中,举着火把,顺着石梯往下走。 周围一片黑暗,就算是有火把,也只能照亮周围五步远距离。 石梯出乎意料长,一直往地下深处延伸。 方源小心翼翼地走了半晌,这才走到头。 这里又是一处密室。 方源姑且将其命名为第三密室。 密室出口是一扇石门。方源石门口,再次挖出一朵地藏花,从花中他取出一只蛊。 这只蛊相当特别。 它就像是一只人耳朵,土黄色,比成年人巴掌要稍小一些。 捏手中,肉球球,软乎乎,带着一种温热。 耳朵边上长满了人参一样参须,其实是这只草蛊根茎。 这只二转草蛊,人们称之为地听肉耳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