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节:被整个正道通缉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八十九节:被整个正道通缉

?“按照刘勇所知,刘家若要追拿我的话,应当就是那刘长了。不过对方是光道蛊仙,我就算杀了他,仙窍福地也暂时吞并不了。何必冒这个风险呢?” 方源变作的上古剑蛟,一路飞驰向西。 一边飞,一边对刘勇魂魄搜魂。 这一次,方源是要撤了。 再闹下去,时间绝对不够,也没必要和刘家的蛊仙死磕。这样做的话,风险大,而收益小。 一路飞行,方源始终催动着剑遁仙蛊。 不得不说,红枣仙元就是耐用。若搁在以前,只有青提仙元的方源,哪里敢这般长时间耗用? 有点出乎方源意料的是,整个撤离的过程中,始终没有见到刘家蛊仙的踪影。 他并不知晓,刘长为了护送妹妹回去,耽误了许多时间,再追他已经来不及了。至于其他的两位刘家蛊仙,确实是先追了,但是没有追得上方源。 方源再次进入太丘之后,这两位刘家蛊仙就只能望而却步。 通过蛊阵,方源回到了琅琊福地。 “方源回来了!”毛六立即得到了消息。 他心绪十分复杂。 因为他现在,已经知道方源斩杀掉耶律群星的消息了。关键是,方源变作上古剑蛟,动用的是自家战力,而并非是上极天鹰! “他的战斗力怎么暴涨这么多?而且最近,他总是行色匆匆,进进出出,是干什么去了?” 毛六心情很不安宁。 看到方源忙碌的样子,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看着方源的背影,看着他在前方的大路上疾驰飞奔。 毛六很想将方源一把拽下来,很想扼杀了方源的发展,但是他无能为力。 每当他想到方源有上极天鹰傍身,他就不由地气馁起来。 八转战力啊! 毛六还不知道真相,只能寄希望于方源的天晶稀少,难以喂养上极天鹰。 “最好能让这头上极天鹰活活饿死!”毛六只能这样想。 “天晶的确不足了。”方源回到自己的云城之中,检查自己的仙窍时,心底发出一声叹息。 毛六的想法,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。 天晶可是八转仙材,宝黄天中都少有人卖。 方源这方面,本来天晶就储备不足,一大部分还是向百足天君用资源换来的。 上极天鹰一直在成长,天晶的储备已经快要见底。 “没有关系,先用门派贡献换取一批,再对上极天鹰施展仙道杀招,延缓它的成长速度。” 黑凡真传中,既然有可以加速上极天鹰,令其迅猛成长的手段,自然也有一记与之相对的手段,效果则相反。 不过,方源暂且还是只耗费了一些门派贡献,换取了天晶,没有仙道杀招。 这个杀招方源还不太熟练,一来需要提前演练几遍,否则施展杀招失败,不仅对方源有害,对上极天鹰也会造成创伤。二来,这个仙道杀招需要持续催发三天时间,才是功成。方源的时间有点不足。 方源回来了就走。 利用超级传送蛊阵,他又去了北原的另一个角落。 不得不说,琅琊地灵布置的这套超级蛊阵实在太方便了。方源缺失了定仙游,但利用这套蛊阵,也可以让方源享受到定仙游式的便利。 选择一块无人的角落,方源抛出刘勇的尸体。 让他的仙窍落下,方源进入其中。 刘勇遗留下了一个地灵,是一条黑色卷毛的犬,认主的要求是:为这片福地筹集到二十头犬类荒兽。 方源轻松做到。 几天后,他顺利地将这个仙窍福地吞并,至尊仙窍中又增长了一块地盘。 说起来,方源最近这段时间,吞并的仙窍不在少数。 整个至尊仙窍的空间,都有了一小截的增长。 但因为至尊仙窍原来就已经相当巨大,空间方面的增长,并不起眼。 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个显著的改变,就是地灵。 方源的至尊仙窍中,已经有了十多个地灵。灵蛇模样的,星核外表的,黑犬外形的,五花八门,随意地散落在至尊仙窍的各个位置。 它们都掌管着一方水土,方源为它们留下了不少仙元,还有蛊虫。 很多仙元,都是他们生前的本体遗留,并非是方源自己的青提仙元或者红枣仙元。 他人的仙元,称之为异种仙元,应用范围十分狭窄。 最大的用途就是催动仙蛊屋。 当初方源获得一笔巨阳仙元,几乎全部都用来催动惊鸿乱斗台,在义天山中大放异彩。但后来换魂之后,残留下来的一些巨阳仙元,就都落到了影无邪的手中。 在这里要提一下,仙蛊屋本身手段固定,但威能大小,会因为耗用仙元的不同,而随之上下剧烈波动。 彻底吸纳了刘勇的奴道福地,方源却发现自己的灾劫,只向前跨越一次! “看来我以七转修为,吞并六转福地的效果,已经有些微不足道了。真正有效果的,还应当是七转仙窍!” 方源认识到这点,目光深邃起来。 “有点难了。” 在这五域的蛊仙界中,都是六转蛊仙最多,最为常见。七转就比较罕有了,数量上完全比不过六转。七转福地,需要宗师境界才能吞并。 方源只有五个流派,乃是宗师境界。其中血道、力道、智道修行成七转的蛊仙,少之又少。星道、变化道可以有,但如此一来,方源选择的余地大为缩减,完全不像之前吞并那些六转福地那般自由宽松。 不过面对如此情景,方源早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法。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。 那是南疆的方向! “怎么样才能混进去呀?单靠见面曾相识,虽然可以伪装外表,但是相处下来,就会破绽重重。头疼呐。” 方源对此毫无头绪。 他并没有急着离开北原。 他在等各方的反应。 柳贯一穷凶极恶,忽然突袭刘家据点,斩杀刘勇,洗劫了骨葬场、璇光坑的消息,很快传遍了整个北原蛊仙界。 正道势力大怒,宫婉婷接到这个消息之后,也直接变了脸色,当场诘问楚度,向霸仙发难。 楚门方面,也感到很意外和震惊。 他们对方源翘首以盼,结果方源对血战武斗不管不顾,而是自己单独一人去洗劫刘家去了。 如此胆大包天! 如此恣意妄为! 刘家乃是楚度的敌人,曾经正是因为楚度和刘家的战斗,才使得楚度声名大噪,人尊其为霸仙。 但现在刘家吃瘪,楚度却高兴不起来。 “这个柳兄太乱来了!!”楚度对方源的好感,直接荡然无存。 他完全不想让手底下的任何一位蛊仙去这么干。 方源这么做,是彻底破坏了规矩,破坏了双方的默契。 楚度心中是很愤怒的。 和他有相同感受的,还有药皇和百足天君。 就算是耶律群星的死讯,也不能让这两位八转蛊仙或忧或喜。但是当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个关于方源袭击刘家的消息后,都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。 “这是颗老鼠屎,会坏了一锅汤!” “柳贯一……不是我正道中人。” 两位八转蛊仙纷纷对方源下了定义。 本来双方约定好,咱们之间交手要有底线。就好像是两个小孩要打架,事先就谈好,打其他地方可以,但不能打脸。 方源这样做,不仅是直接打脸,而且带来的恶劣影响,是正道蛊仙们都不愿看到的。 当场,楚度就宣布:柳贯一的所作所为,只是他个人意愿,并非直接授意。为了表面自己的青白,还有楚门的立场,楚度当场宣布逐出方源,柳贯一从此不再是楚门的太上二长老了。 “还真是果断呢。”方源感慨不已,他的手中还捏着楚度送来的信蛊。 信蛊中,楚度言语十分客气,表明自己也很无奈,当时情况十分紧急,必须要将你柳贯一逐出门派。当时我楚度内心还是希望你能留下,还是愿意在将来,和你密切合作的。 不管是方源手中的仙劫锻窍,还是疯魔之约,都让楚度选择暗中继续和方源联手。 只是公开场合下,两人将是相互对立的关系了。 与此同时,百足天君、药皇也同时下令,痛斥方源的魔道恐怖行径,通缉方源的项上人头,知道他受法伏诛。 这是正道的游戏,不需要魔头行径。 三方都直接将方源踢出了这个局。 哪怕方源的战斗力量,是楚度一方极其需要的。 方源之前要扰乱北原的算计,直接落空了。不仅如此,还让柳贯一的身份,遭受到了北原正道的大力通缉。 “楚度、百足天君、药皇,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谋算的。” 方源笑了笑,却也不太在乎。 且不说柳贯一,本来就是他信手拈来的假身份,就算是真的又如何? 他在北原蛊仙界的主要人脉根基,都在异人这边。 同时,他在接下来,也准备前往南疆了。 北原的事态发展,方源虽然还会关注,但是接下来的重点,却是那片超级梦境。 “南疆啊,南疆,我又要回来了。” “以七转蛊仙的身份……” “是否算得上荣归故里?” 方源脸上的笑容有些复杂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