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节:白兔投怀(上)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三节:白兔投怀(上)

?“奴婢拜见武遗海大人。”女蛊仙盈盈拜倒在方源的脚下。 她身穿一身白色绒毛的兽衣,只围着胸脯和臀胯,露出大面积的雪白肌肤。她双耳如兔,眼瞳如红宝石,琼鼻小巧,容颜精致可爱。单论美貌,只比商心慈、凤金煌稍逊一筹。 此刻,这位女仙跪倒在地上,额头碰触地板,庞大的胸脯也受到了地板的挤压,发生剧烈的形变。而她的臀,高高翘起,引人入胜。 她不是别人,正是白兔姑娘。 此时的她,清纯中带着野性,可爱中容纳娇羞。尤其是她态度恭敬万分,男人见了,恐怕心中或者小腹都要涌起一团火焰,想要好好将此佳人纳入怀中,好好疼惜一番。 方源的心中,却有些古怪。 不久之前,他还在此女面前,献上修行资源,打听蛊仙界的情报。没想到,此时此刻,这位美人儿却匍匐在自己的脚下,一副任由方源采摘的模样。 “这明显就是要色.诱我啊!” “这个武安不惜危言耸听,说什么有关键人物要向我汇报重大事情,这才让白兔姑娘拜见了我。” “看来这些天,我一直晾着他们,这些人都焦急起来了。连这种手段都用出来。” “手段挺老套,不过倒是实用得很。” 方源笑了笑,从座位上悠然起身,慢慢踱步走到白兔姑娘的跟前。 白兔姑娘的额头,一直没离开过地上的青玉板砖。 依照方源的敏锐视觉,可以看到白兔姑娘浑身都在颤抖。 她这是在紧张。 方源心思:自己之前和白兔姑娘接触过,依照自己五百多年的修行,可以看出此女应当是纯正的散修。没想到会献身于自己,这种事情,恐怕她是第一次做。 当然,方源也有可能判断失误,但能让他眼光出差错的,整个五域之中也恐怕不多。 白兔姑娘的确是在紧张。 她很紧张,浑身都在微微颤抖,心脏砰砰乱跳。 尽管她明白,自己要冷静,要按照武安之前的话来做,但是她做不到。 知易行难。 “原来美人计也不是随便就能施展的啊。”白兔姑娘在心中感叹不已。 除此之外,她的心中还有许多羞愤,许多不可思议。 “我,我居然在做这种事情?我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呢?去色.诱一个陌生的完全没有见过面的男子!” 白兔姑娘感到很古怪,这不是她的本性所为。 在此之前,她只是一个纯粹的散修,与世无争,快快乐乐的修炼。谁要是告诉她,她今天会做出这种事情来,她必定要和此人为敌! “怎么事情会变成这种样子?” 白兔姑娘暗自回想:她人缘较好,所以有一天,武安就主动找上门来,说要有一笔大富贵送给自己。 当时的白兔姑娘,还很警惕,天下掉馅饼的好事情怎么可能砸在自己头上?觉得武安是不是要对自己骗财骗色? 结果没有。 白兔姑娘主持了仙缘生意,她成了中间人,散魔两道的蛊仙对她有信任的基础。 当然,起初的生意并不好做。但后来,风声越传越大,蛊仙们渐渐看清楚了,随后便是人潮汹涌,人流如织。 每一笔生意达成之后,白兔姑娘都有抽成。 很快,她的财富积累就达到了她前数十年来的总和程度。 白兔姑娘既震惊又喜悦。 生意越来越红火,她也感到自己的明天也越来越光明。 意外来得突然,又不突然。 说不突然,是因为白兔姑娘也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。武家的八转大能武独秀逝世,她留在东海的私生子武遗海,要回归南疆,结果被各方势力阻挠伏击。但结果,武遗海躲过了伏击,顺利地回到了家族,正式成为南疆蛊仙的一员。 说是突然,则是因为白兔姑娘万万没有想到,这种影响范围覆盖了整个南疆蛊仙界的大事件,居然和她牵扯上了关系。好似远在天边,高高在上的武遗海,忽然调了过来,成为超级蛊阵中武家的主导者。 仙缘生意立即叫停! 因为这个生意,见不得光。原本就是由武家的七转蛊仙在幕后操纵着。 现在他调走了,换来了武遗海。 武安等人是利益的既得者,但是他们却没有能力,主持这个生意。 因为他们不够格。 他们更不能撇开方源,继续做这个生意。 因为这个生意,只囊括了六七个家族,巴家、铁家、商家都没有参与。他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背景支撑笼罩。 就这样停止吗? 不,绝不可能! 参与仙缘生意的各个蛊仙,已经尝到了巨大的甜头。他们当然还想继续! 所以拉拢方源,是重中之重。 武安担负起了这个巨大的责任,武辽是绝对指望不上的,这个蛊仙看起来年轻,行事非常古板认真,对于武家主持仙缘生意,一直抱着强烈的反对意见。 武安表现得极其热情周到,但是方源忽然间就不买账了。 这可把武安,还有他身边的那些蛊仙,都急得要跳脚。 散魔两道那边,也是情形糟糕透顶。 忽然间,不能进去蛊阵中,接触梦境了。这让蛊仙们觉得很不妙,是不是正道这帮人物得了自己的修行资源,要跑路不认账了? 大量的蛊仙,都包围了山顶处的凡蛊屋。他们找不到正道蛊仙,就只有死死包围着白兔姑娘,吵吵嚷嚷,或者语带威胁,都要一个说法! 白兔姑娘这才猛然意识到,自己陷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!! 若是仙缘生意不做下去,她的光明未来不仅没有,而且还会立即被这些豺狼凶徒撕得四分五裂,下场必定是凄然无比的。 这种情况下,武安再次找上门来,他费尽三寸不烂之舌,终于说服了白兔姑娘。 白兔姑娘在这种逼不得已的情况下,这才硬着头皮,打扮成这种样子,过来拜见方源,要用自己的美色引诱这位武家蛊仙大人,让他能够出面,主持仙缘生意! “抬起头来。”这个时候,白兔姑娘的耳畔,传来方源的命令之声。 白兔姑娘娇躯一颤,心脏都差点漏跳半拍。 她深呼吸一口气,缓缓仰起脖颈,向往仰望方源。 方源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位美人儿,后者趴在地上,仰头望向自己。一双眼睛又大又圆,皮肤白嫩宛若刚剥了壳的鸡蛋,尤其是一对小巧的樱唇,娇嫩如花,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究它的口感,还有里面小巧婉转的粉红小舌尖,又该是一种如何美妙的滋味? “你站起来。”这时,方源又开口道。 白兔姑娘如牵线木偶,乖乖地站起身来。 她身材丰满又玲珑,胸脯鼓胀呼之欲出,头顶只及方源胸口,仿佛邻家妹妹。 两人相距不足两尺。 白兔姑娘的心脏砰砰狂跳,呼吸急促,尽是娇喘。然后她记起来了武安的嘱咐,跨前一步,主动投入方源的怀抱。 她用白嫩如玉的双臂环抱方源的腰,然后用娇憨的声音道:“主、主人,请用、用力地蹂躏奴婢罢。” 结结巴巴地说出这句话,她简直是要羞愤欲死! 虽然修行多年,但对男女感情,白兔姑娘还是懵懂无知得很。武安的嘱托吩咐,是她唯一的行事标准。 “白兔啊,白兔啊,你怎么能说出这么羞人的话来?你真的说出来了!” 她满脸通红,心中不停地反问自己,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。 在另外一处地方,方源住处的大殿门口,武安很不安地踱步。 他心中焦躁紧张,埋头踱步,双手不断揉捏,有时成拳,有时抚掌。然后时不时地停下脚步,望着紧闭的殿门,不断猜测殿中的情景究竟如何。 仙缘生意若是黄了,方源不肯接手,就代表他对此有意见,要将其揭露出来。 这是很有可能的。因为武遗海很年轻,刚刚加入武家,他需要一些功绩来证明自己。 他的哥哥是武庸,修行资源肯定不会缺。单就目前阶段,利益对他而言,不如名利更重要。 如此一来,白兔姑娘要遭殃,就算不死,也要遭受正道通缉。从散修阵营中,转为魔道蛊仙。 武安虽然不至于死,毕竟武家的蛊仙也是有限的,但到嘴的利益肯他定要吐出来。他必定还要受到家族的处罚,调离这里,原本光明的前途瞬间变得比做生意之前,还要暗淡无关。 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 武安抬头一望,见到来人腰杆挺拔,脚步如风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精悍逼人之气。 武安顿时感到不妙:“武辽,你来干什么?” 武辽对他冷哼一声:“我能来干什么?某人恬不知耻,居然用美人计,企图陷武遗海大人于不义之地!我此次前来,就是为了让大人知晓,你所做的一切事情。让大人明白,你的诡计和不良的用心。” 武安顿时气得肺都要炸了,手指着武辽,咬牙切齿:“武辽,你岂敢如此?!” 他不是没有贿赂武辽。 武辽并不接受贿赂,他不是嫌少,就是这样的秉性。 武家的蛊仙中谁不知道武辽的为人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