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节:正道的游戏规则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五节:正道的游戏规则

?床榻之上,方源缓缓地睁开双眼。 他吐出一口浊气,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床上,周围布置的一些手段,也完好无损。 这里是南疆正道势力共同铺设的防御蛊阵,非常安全。但谨慎的性情融入了方源的骨髓之中,让他每时每刻都会行事三思。 他自重生以来,都是刻苦修行,殚精竭虑,没有将丝毫的片刻时间,放在其他没有必要的方面。 这一次睡眠,自然也是如此。 方源是主动沉入自己的梦境之中,在梦境中取材,获取了不少梦道凡蛊的蛊材。 “加以炼制的话,能收获五六只的梦道凡蛊吧。”方源暗自估算了一下。 他在梦道方面的进步,也相当的明显。 以前,一场梦境只能收获少量蛊材,最多炼制出一两只的梦道凡蛊。但现在却不一样,收获大大提升,使得他炼制梦道凡蛊的效率也暴涨了数倍。 当然,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魂魄。 探索梦境,会令魂魄虚弱。 因此,越是强大的魂魄,探索梦境的时间就越长,能够承受梦境反噬伤害的能力就越大。 值得说明的一点是:魂魄就算再强大,也只是提供了很基本的条件。强大的魂魄,并不能让蛊仙在梦境中自由穿梭。 魂魄和梦境之间,若是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。 梦境就仿佛是一片沙漠,魂魄进入其中探索,仿佛是在沙漠中迷路的旅人。魂魄越是强大,代表这位迷路的旅人身体素质更好,更能忍受饥渴,能在沙漠中煎熬更长久一些。 但这并不代表,迷路的旅人能够走出这片沙漠。他不能明确自己的方向,不能在沙漠中自己制造水和食物,不能将沙漠缩小,不能自己脱离沙漠…… 而明确方向,制造水和食物,改造沙漠等等手段,目前阶段,只有梦境才能够达到。 为什么要强调“目前阶段”呢? 这是因为,各大流派境界达到一定高深的程度之后,就能触类旁通,达到其他流派的效果。 假以时日,炎道、土道等等流派,也能构建出别出心裁的仙道杀招,模拟出梦道的效果。 但是! 这里有一个大前提。 那就是梦道必须完善,并且模拟梦道效果的蛊仙,也必须熟悉梦道,甚至拥有不俗的梦道造诣。 而现在,梦道只是刚刚研究而已,各大势力,无数蛊仙尝尽了苦头,并没有多少能拿得出来的成果。 梦道的蛊虫虽然已经有不少,其中甚至还有野生的梦道仙蛊。但梦道这个流派,距离正式创立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 连开创都没有,更别谈完善了。 开创一个全新的流派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 水道的蛊虫出现了不少,太古时代、远古时代、上古时代,都有无数的野生水道蛊虫,甚至还有人炼制出全新的水道蛊虫。但一直到了中古时代,灵缘斋的创派祖师爷女仙水尼,才统合成功,兼顾各方各面,正式创建了水道。 所以,整个五域的蛊仙,都对梦道无可奈何,都知道这是一块巨大的肥肉,但都无法下口。 很多蛊仙都折在梦境之中。 各域这种情况都有,南疆的蛊仙在前段时间,更是伤亡惨重。 也正是如此,才让南疆的正道蛊仙们认识到了事实,不得不减缓探索梦境的脚步,稳扎稳打,一步步前行,小心翼翼。 很多蛊仙对梦境十分忌惮,就打起了歪门心思,仙缘生意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应运而生的。 若是正道蛊仙拥有探索梦境的能力,怎么可能将这么巨大的利益,出让给散魔两道的外人呢? 联想到仙缘生意,方源从床上坐了起来。 仙缘生意,对他而言,必须存在着,但同时他又不能参与过深。 仙缘生意有不少的妙处。 一方面,它能够带给蛊仙相当巨大的利益。另一方面,它能够大大地缓解正道、魔道、散修三者之间的矛盾。 若是正道蛊仙死死护住超级梦境,这会让南疆的魔道和散仙们怎么想? “正道肯定是得到了巨大的好处,却不分给我们。长期以往,正道越强,我们越弱,我们还有什么活路吗?这可是关乎大梦仙尊的修行资源,谁不想成为大梦仙尊?凭什么正道就能占据拥有,没有我们的份儿?” 无非是这类的思想。 这种思想,当然是很危险的。 南疆的正道势力虽然强大,但若是逼急了,散魔两道联合起来,搞不好又是一场义天山大战,或者是类似北原的血战武斗大会了。 仙缘生意一做,这些散魔蛊仙们这才会明白:哦,原来梦境非常的危险,也不过如此。现阶段,正道蛊仙们都无能为力,要不然怎么会做这种生意?把梦境主动让给我们去尝试? 设想出梦境生意的,正是武家在这里驻扎的七转蛊仙,的确很有思谋。可惜方源更强势,有血脉关系,把这位七转蛊仙排挤走了。 方源需要稳定。 越稳定越好! 他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,来探索这里的梦境。 所以,避免散魔两道攻击这里,仙缘生意就有开展下去的必要。 但方源不能参与进去。 因为这种生意,并不是所有的正道家族都参与进去了。 这是相当关键的一点! 简单而言,就是分赃不均! 武家等六七家正道蛊仙们,得了好处,其他一半的家族却是没有参与进入来。 这种情况也很合理。 蛊仙们都为利益动心,当然参加的人数越少,那自己得到的不就越多么? 因此,导致一个结果——一旦这种仙缘生意被披露出来,但凡涉事的蛊仙一个都跑不了。肯定要被惩处,因为这就是正道的游戏规则! 这是一个坑,方源当然不能陷进去。 武安等人,想拉他入伙,但方源知道,一旦将来这种丑闻暴露了,他就算是两只仙蛊的主人,武庸的弟弟,想要继续留在这里,也是很悬的。 方源当然不会冒这种风险。 他千方百计地混进这里,为的是什么?不就是梦境嘛! 尤其是,武庸此人并不是偏袒他的这个“弟弟”武遗海的。他的态度是什么,还要看具体情况。 但只要方源自己不犯错,又是这里的仙蛊主人,武庸将他调走的可能性就相当渺小了。 方源将这一切,都看得相当通透。 这要感谢他五百年前世。 尽管他的修为不是很高,但是正道、魔道、散修他都混过,他有丰厚到无以伦比的人生经验。 这使得他在正道中,毫无武遗海本身散修身份的桎梏和局限。他对这里的政治局势洞若观火,知道若作为正道蛊仙,该怎样玩这场人生的游戏。 所以,他招揽了白兔姑娘。 关键时刻,舍弃她,推脱自己不知道此事。 关于仙缘生意中,分给自己的利润,方源也都交给白兔姑娘。 这个利益,他是绝对不能碰的。 不像魔道、散修,见到一些天材地宝,都要喊打喊杀。正道不能这么玩,有些利益可以吃下,有些利益是不可以碰的。 但若是拒绝呢?将白兔姑娘、武安拒之门外呢? 那就更加不妥。 方源若是这样做,虽然没有事情暴露之后的危机,但是却恶了那六七家的蛊仙。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,方源不做,没有人牵头,他们也不敢做。这些人对方源的感观,自然就是极差了。 方源刚到超级蛊阵这里,就将这些原本亲近武家的政治盟友,都得罪光了。 而那些始终没有参加仙缘生意的其他家族,诸如巴家、铁家、商家等等,更对方源虎视眈眈。 方源若是这样做,无疑是自损城墙,蠢到不能再蠢,傻到不能再傻。 现在的结果就非常好了。 仙缘生意继续做,政治盟友皆大欢喜。巴家等人在旁边看着,却斩碎奈何不了满是党羽的方源。 将来,若是事情曝光,方源把白兔姑娘推出来,牺牲掉,只说自己宠幸此女,没想到此女胆大包天至极,居然背着自己干出此等事情来。他都被蒙蔽,全然不知。 总而言之,方源是进退自如。 至于那些利润,方源只有舍弃了。 他现在缺的并非是资源,至尊仙窍中修行资源,如今多得能叫绝大多数的七转蛊仙自惭形愧! “接下来,就开始正式尝试,进入这里的梦境罢!”方源准备行动。 与此同时,在北原。 血战武斗大会,已经步入尾声。 百足天君、药皇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,但他们的影响力都是贯穿始终。 楚度的脸色相当难看。 情势对他这一方,明显很不利。 昊震溃败下场,右手捂住左肩。他的伤势非常严重,整个左臂齐根而断,伤口处是充斥异种道痕,想要治疗相当的困难。 “北原正道果然是底蕴雄浑。”楚度叹息,他再次陷入到无将可派的尴尬境地。 昊震满脸仇恨,不甘地道:“楚度大人,我有一友,战力比我还强,只是一直潜修,声名不显而已。” 楚度又喜又疑:“哦?你何不早早荐之?” 昊震一脸为难的表情,小心翼翼地传音道:“只有一点不好,此人修行的是血道。” 楚度顿时一脸肃容,毫不犹豫地否决道:“绝对不可!任何血道蛊仙,都是魔道蛊仙。眼下的血战武斗大会,乃是我们正道的内斗。怎可以牵扯血道魔头进来?” 一旦牵扯进来,对方就能轻而易举地污蔑楚度一方,乃是魔道份子。 楚度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,就都化为乌有了。 这就是正道的游戏规则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