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节:龙公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七节:龙公

?白凝冰当然知道,但凡地灵、天灵,都是蛊仙死后执念留下,结合了仙窍之中的天地伟力,形成的一种奇特存在。 正是因为执念的缘故,所以地灵、天灵,一般都会有认主条件,并且不能说谎。 但地灵、天灵不能说谎,并不代表它们不能乱说。 地灵、天灵若是接受了错误的认知,但它们却信以为真,说出来时,并不能算是说谎。 白相天灵的话,有点匪夷所思。 薄青之所以是薄青,乃是因为人族历史上极其罕见。 薄青号称什么? 剑劈五洲亚仙尊,为情所系幸苍生! 他被公认为,古往今来的蛊仙当中,仅次于九转蛊尊的人物。 这样的人物,放在滔滔不绝的历史长河当中,也如夜空中的月光般,夺人眼球。若是这所谓的龙公,能像薄青一样的大能,怎可能不被历史所记载? 白凝冰心中充满怀疑。 但这一次,白相天灵却没有解决他的疑惑,而是道:“少主人,你现在命垂一线。只有运用人人如龙炼蛊法,将自己转变成龙人,才能解决你现在的危险。” “不过,此法亦有相当多的危险。” 白相天灵说到这里,深深地皱起眉头,叹一口才继续道:“你定当知晓,炼蛊向来对蛊材要求严苛。高明的炼道大能,甚至还要考究每一分蛊材上的道痕究竟有多少。” “而人人如龙炼蛊法,却是将蛊仙自己当做一种仙材来炼制。然而这种仙材,却是因人而异。每个蛊仙身上的道痕究竟有多少,是什么流派,都大不相同。因此,此法成功可能并不是很高。” “若是少主人你是炎煌雷泽体,或者本身修行变化道,或者炼道,都会更有把握。可是少主人却偏偏是另一个极端北冥冰魄体!” “唉……你若用此方法,成功率百不存一。并且在炼蛊的过程中,你身上的全部道痕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。少主人你一身的冰雪道痕都可能化为乌有了。” 白凝冰却是双眼骤然放光! “冰雪道痕会化为乌有,那岂不是说我身上的信道盟约,还有变化道痕,也会随之消失?” 他心中陡然激动起来。 一直以来,困扰他的就是变化道痕。 当年,他在南疆的青茅山,因为转身蛊,由男变女。到如今,一旦他运用虚窍,暂时成为蛊仙,他身上的变化道痕就会被压制,从而转变成男身。若是他不运用虚窍,变回凡人,那变化道痕又会令其变成女身。 当然,关乎影宗盟约的信道道痕,更是桎梏他白凝冰自由的最大枷锁。 他白凝冰岂是甘居人下之人? 只是一直以来,没有好的门路和方法而已。 “就、用、此、法!”白凝冰没有在犹豫,挣扎着,奋尽全力,吐出这四个字。 中洲,天庭。 一位女仙,正拿捏着上报过来的信道蛊虫,细细查看。 她一身锦绣紫袍,肤若白雪,青丝垂至腰间,难掩窈窕身姿。眼若幽潭,眉宇间始终笼罩一层哀愁之意。 正是智道大能,取代监天塔主,暂领天庭领袖之责的紫薇仙子! 她将心神从信道蛊虫中抽出来,嘴角微微上翘,流露出一丝笑意。 “爱****居然会主动认可赵怜云?有些意思。” 紫薇仙子并不诧异。 她知道很多历史上的秘辛,爱****在历史上的记载,向来如此不靠谱。想当初,它既然能够认可墨人墨瑶,如今认可了天外之魔赵怜云,又有什么奇怪? “灵缘斋的太上长老们,无法定夺此事,于是将这个难题抛到了我的手中?倒是变得聪明了。” 紫薇仙子旋即又一声叹息。 灵缘斋最近并不好过。 义天山大战一出,薄青即便身死,化为仙僵,也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曾经,便是灵缘斋招揽进来的剑仙薄青。薄青剑光纵横中洲,带给中洲、十大古派,乃至天庭蛊仙都有巨大的伤害。义天山大战结束之后,灵缘斋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。 是否将赵怜云认定为灵缘斋的当代仙子,灵缘斋的这些太上长老们也拿捏不定主意。认可和不认可,都是两难的决定。 将这个难题上报给紫薇仙子,似乎是躲避自身责任的举动。 但紫薇仙子却没有任何的反感。 因为她本身,就是灵缘斋出身。 紫薇仙子曾经便是灵缘斋的蛊仙,后来资质出众,升上八转之后,才能天庭接纳。 十大古派虽然是天庭的下宗,但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单纯的上下级那么简单。 很多成为天庭成员的蛊仙,从未忘记过照拂曾经出身的门派。而这些门派中的后辈,若是被天庭吸收,就会成为这些蛊仙的天然政治盟友。 所以,紫薇仙子当然是偏向于灵缘斋的,也愿意为灵缘斋解决这个难题。 事实上,她和白晴仙子还有些血脉渊源。 而白晴仙子乃是凤金煌的母亲,凤金煌又和赵怜云争夺仙子之位,谁也不相退让。 灵缘斋太上长老们,若是认可了赵怜云,无疑是否决了凤金煌。因此更要上报给紫薇仙子,让她来定夺。 这样的难题,对于紫薇仙子而言,却不是个事儿。 她正要在信道蛊虫中做出回应,忽然间,她感觉了一股震动。 这个震动的程度很微小,以至于紫薇仙子都差点以为,这是错觉。 但很快,震动又来,幅度比之前更大了一些。 紫薇仙子这才吃惊地站起身来。 她不得不吃惊。 因为她此刻身处在天庭之中,天庭这样的重地,经营了无数年,防御森严至极,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发生震动? 震动继续,这种异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蛊仙注意。 沙婆婆停止炼蛊,满脸惊异。 威灵仰走出自己的大殿,不断观望。 紫薇仙子终于坐不住,也走出殿外,然后她在震动中听见了隐约的龙啸。 龙啸悠扬,越来越响。天庭震荡的幅度,也随之一路上涨。 在紫薇仙子震惊的目光中,一道龙形光柱从天庭深处,冲霄而起。 “那个地方,不就是仙墓深处吗?难道是,有哪一位先贤苏醒了吗?”紫薇仙子皱起眉头。 这时候,沙婆婆、威灵仰亦都来到她的面前。 “这种景象,发生在仙墓深处,恐怕是天庭的前辈苏醒。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位?”沙婆婆说出自己的判断。 威灵仰则道:“仙墓深不可测,神秘至极,就算是我们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沉眠了多少蛊仙。但天庭都如此震荡,此次苏醒之人,恐怕极为不凡!” 沙婆婆点点头,她也是从沉眠中苏醒过来的人物,但她苏醒时,天庭静谧如常,根本毫无动静。和眼前此景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 紫薇仙子深呼吸一口气: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?” 三仙飞到仙墓深处,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草地上,出现了一个深坑。 坑底处,躺着一个干枯如柴的老头子。 老头子见到了三位蛊仙,艰难地睁开一丝眼缝,虚弱无比地道:“水、水……” 紫薇仙子连忙上前去,动用治疗手段。 沙婆婆、威灵仰面面相觑,之前动静不小,没想到见了面之后,此人居然如此虚弱。 这不禁叫人十分意外。 “我的治疗手段都不见效果。”这时,紫薇仙子皱起眉头,忽道。 威灵仰连忙上前,施展浑身解数,老头子身上仍旧不见任何效果。 威灵仰沉声道:“不妙,这位前辈身上大有古怪,我的方法也不见效果。前辈的生机已经渺茫得很,再这样下去,恐怕一盏茶的时间后,就会彻底消亡了。” 紫薇仙子双目闪光,分析道:“刚刚前辈说水,肯定是某种水能救他。普通的水,肯定不行。那究竟会是什么水?” 沙婆婆乃是炼道能手,她一边施展自己的治疗手段,一边道:“天下有三火,亦有三水。皆是九转仙材,不管哪一种,天庭都有库存,取来便是。” 但三水取来,却仍不见效果。 老头子已经呼吸近乎于无,危在旦夕。 三仙急得要跳脚,这可如何是好? 紫薇仙子忽然手指着老头子的额头:“前辈的额前似有两个凸起,宛若石子,这是什么?” 沙婆婆得到这个提醒,忽然灵光一闪:“我知道是什么水了!” 她连忙取出真龙天水,将这种八转仙材,一股脑儿倒入老头儿的口中。 老头子得了此水,立即生机开始旺盛起来,浑身皮肤都开始鼓胀,很快他喉结滚动起来,竟然有力气开始主动喝水了。 效果当真立竿见影! 三仙大喜过望。 老头儿喝了一斤的真龙天水后,他伸出手,将沙婆婆缓缓推开。 沙婆婆知机了,不再倒灌真龙天水。 老头子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。 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 原本松弛的皮肤,都饱满了几分,整个脸盘也像个人样了,不再是之前简直骷髅一般。 他睁开浑黄的老眼,看着面前三仙,叹息道:“这是我最后一次生命,真龙天水也不太管用了,一斤足以,再多就是浪费。我感知到了有人,在某处运用人人如龙炼蛊法,我嗅到了命运的味道,所以我不得不醒来。” “您,您是龙公?!”紫薇仙子瞪大双眼,结舌道。 “惭愧,正是老朽。”(未完待续。) PS: 修改了一个bug,将“砚石老人”改正为“监天塔主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