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节:中洲蛊仙集结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一十三节:中洲蛊仙集结

?中洲。 某处山村。 轰隆隆! 巨大的轰鸣声,回荡在山间。 无数的泥石流,宛若雪崩一般,从山上往下滚落,浩浩荡荡。 “快逃命啊!” “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……” “爹,你在哪里,不要丢下孩儿啊!” 眼见天灾降临,原本静谧祥和的小山村,已经彻底炸开了锅,乱了套。 鸡飞狗跳,无数人四处奔逃,也有人瘫痪在地上,小儿啼哭,被母亲死死地抱在怀中,不少人已经放弃了抵抗。 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,一个身影浮现在高空当中。 这是一位七转蛊仙。 他身着丝绸蓝袍,长发披肩,身材并不魁梧,反而有些柔弱的样子。 此时,他皱起眉头,看着眼前的泥石流,口中呢喃:“这场泥石流,来得分外古怪。” 一般而言,泥石流之前,都会有罕见的暴雨,但最近这段时间,一直都是风和日丽。 事实上,这里方圆数万里的环境,都已经被这位七转蛊仙暗中调控,可谓风调雨顺,年年丰收。 砰。 山石忽然四处飞溅,从山中冒出了一个巨大的黄铜甲壳。 七转蓝袍蛊仙悬浮在空中,看得分外明显。 他微微皱起的眉头,此时舒展开来:“我道如何?原来是一头泥沼蟹。” 泥沼蟹乃是荒兽,它有山一般的雄阔身躯。它没有眼睛,或者说眼睛已经完全退化,它浑身都被甲壳包裹,防御上毫无漏洞。 它是荒兽中,泥沼里的君王。 十对螯足,刚硬超凡,尤其是第一对螯足,分外粗壮,轻轻一夹。就能断山石,剪蛟龙!其余的十八只螯足,即便比较瘦长纤细。但实际上,也都比百年古木还要粗壮。 七转蓝袍蛊仙见到这头泥沼蟹。双眼微微一亮,心中欢喜。 他是水道蛊仙,而这头泥沼蟹的身上,却是拥有土道、水道两种道痕。斩杀掉这头泥沼蟹,对于七转蓝袍蛊仙而言。就是一大堆的可用仙材。 “不过泥沼蟹只是荒兽,若是再加以精心的培养,或许能生长成为上古荒兽泥羹沼蟹。泥羹沼蟹之上,还有泥衣沼蟹。泥衣沼蟹乃是太古级荒兽,我倒是不用奢望了。我的仙窍福地,可培养不出这等太古荒兽。不过泥羹沼蟹,却是可以尝试一下。” 想到这里,七转蓝袍蛊仙便开始动手。 他从宽大的袖口中,伸出手臂。 他的皮肤很白,十根手指也是纤细修长。 他的十根手指晃动起来。仿佛莲花绽放,搅起一层层的斑斓光影。 这是他特有的操纵蛊虫的方法! 很快,他的身上就升腾起无数蛊虫的气息,有凡蛊气息,有仙蛊气息,一股股的气息相互叠加起来,形成四处散溢的复杂气场。 山中的泥沼蟹,虽然没有双眼,但凭借野兽的直觉,敏锐地感觉到了来自半空中威胁。 泥沼蟹开始往山体中缩去。 巨大的黄铜甲壳。很快就消失了一半。 但这个时候,七转蓝袍蛊仙已经酝酿完毕,仙道杀招催发而出! 哗啦啦…… 澎湃汹涌的蓝色浪潮,凭空而生。浩浩荡荡地向泥沼蟹冲刷过去。 泥沼蟹身躯颇大,躲闪不及,被浪潮卷席。 但潮起潮落,泥沼蟹却岿然不动,它的身躯着实太过沉重。 七转蓝袍蛊仙的嘴角处,却绽放出了胜券在握的微笑。他的十根手指晃动更疾,一根根手指的残影,停留在空气中,让人眼花缭乱。 他的这记仙道杀招,并不平凡。 随着红枣仙元的不断消耗,原本浅蓝色的浪潮,变成了蔚蓝之色,浪潮澎湃浩瀚,比之前的规模扩大了三倍有余。 潮水在七转蓝袍蛊仙的操纵下,如臂使指,形成一片巨大的漩涡。 泥沼蟹深陷蓝潮的漩涡中心,终于抵挡不住,被漩涡卷席。 哗哗哗! 泥沼蟹庞大沉重的身躯,在浪潮漩涡当中,越转越疾,好像是浮萍一般,完全身不由己。 七转蓝袍蛊仙忽然双手一握,残留在空气中的无数手指光影,骤然消散,浪潮忽然高高涌起,形成滔天的海啸。 轰! 一声巨响,数万吨的水浪形成的海啸,重重地拍击在泥沼蟹的背上。 泥沼蟹的背壳非常坚硬,但被这股海啸一拍,原本平整的背壳表面立即凹陷下去了一大块。 泥沼蟹一动不动,被拍得当场昏死过去。 七转蓝袍蛊仙朗笑一声,右手轻轻展开,食指由下至上,轻轻一提。 顿时平复下来的浪潮中,涌起一股,宛若是喷泉一样,将泥沼蟹庞大的身躯,缓缓冲上空,升到七转蓝袍蛊仙的面前来。 蛊仙打开自家的仙窍门户,将这头泥沼蟹收入囊中。 “仙人!是仙人啊!!” “谢谢仙人,仙人救了我们全村的性命。” “这位仙人还将山中的蟹妖给击败了!” 这样浩大的战斗情景,早已将山村中的凡人们看得震惊万分。 直到战斗结束,他们这才反应过来,一个个狂喜呐喊,或者倒头便拜。 七转蓝袍蛊仙关闭仙窍门户,用淡淡的目光扫视了下方人群一眼,他轻轻一笑。 原来在他和泥沼蟹交手的过程中,他分成了一部分心神,操纵浪潮,将滚落下来的泥石流统统卷走了。 “不愧是中洲有名的水道蛊仙沐凌澜。”这时,一个声音从更高空的云层中传来。 七转蓝袍蛊仙沐凌澜十指气动,将漫溢山间的大水,悉数收起。 然后他飞入云层高空,见到了另一位蛊仙。 只见此仙身着白袍,国字脸,眉毛粗重,鼻梁高耸,一身正气凛然,不可侵犯的气质。 沐凌澜笑着一礼:“原来是施阁前辈到了。” 施阁还了一礼:“也是刚到。没想便有眼福,见到沐凌澜你轻取泥沼蟹的手段。” 沐凌澜摆摆手,谦虚道:“我的手段,在前辈面前。只是小道,不足挂齿。听闻施阁前辈,也已接到天庭命令,参加此次北原之战。” 施阁点点头:“没有错。沐凌澜你也在名单之中,我们不妨同行?” 沐凌澜满脸欣然之色:“能与前辈同行。是晚辈的荣幸。” 于是,双仙结伴而走。 留下一地的凡人,还久久地仰望天空,兀自喟叹。 沐凌澜、施阁一路交谈,倒不显得寂寞。 两仙虽然都是七转修为,但施阁成名已久,已经度过二次浩劫,而沐凌澜却是一次都未渡过。所以,主要是沐凌澜请教,施阁指点。 行了一段路程。施阁忽然降下云头,缓缓悬停在高空。 沐凌澜不解,此处并非集合地点。 施阁笑道:“惭愧,我有一子取名正义,最近刚刚渡劫,成就蛊仙。然而缺乏历练,还有许多小孩气。这一次北原之行,我打算将其带在身边,加以磨砺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沐凌澜恍然,当即顺着施阁的目光。注视下去。 只见云层下方,有一小城。 城中房屋不少,其中一座酒楼当中,一位说书人正讲行侠仗义的民间故事。 “好!杀的好!”听客之中。一位少年郎,浓眉大眼,满目纯真,作农夫打扮。此时听到故事中的主角杀富济贫,不禁拍案叫好。 他的喊声突兀,音量又大。一下子震得窗棂都微微颤动。 说书人被吓了一跳,停顿下来。 周围的听客都不满地嚷嚷道:“叫什么啊?” “忽然一大声,要吓死人哩。” “吵什么吵,安静听书,不然赶你走啊,小泥腿子。” 少年郎满脸涨红,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四处作揖:“对不住,对不住了,各位。” 听客们见他立即认错,态度谦恭,嚷嚷声顿时减弱了许多,不再过多计较。 少年郎讪讪坐下,忽然神情一变,又腾的一下子站起来,把方桌和板凳都推到了一边,造成更大的响动。 “又干嘛啊,你小子!” “臭小子,要找打!!” 听客们群起而攻,忽然间,少年郎浑身冒光,身形如箭,射破窗棂,飞上过来高空。 酒楼顿时沸腾,无数人惊呼大喊,一片嘈杂骚乱。 少年郎来到施阁、沐凌澜两仙面前,抱拳施礼,恭恭敬敬。 原来他正是施阁的儿子——施正义。 三仙继续启程,几日后,来到一处山脉。 一座仙蛊屋已经悬停于此。 它是一座亭阁,小巧精致,悬梁之上挂着无数鸟笼,各种鸟类在里面叽叽喳喳。 正是天莲派的仙蛊屋揽雀阁。 施阁见此,微微点头:“早已听闻风声,此次攻打北原,将出动仙蛊屋。没想到是天莲派的揽雀阁,此阁擅收飞禽,移速极快,的确是上佳之选。” 沐凌澜附和道:“天莲派乃是元莲仙尊开创,拥有仙蛊屋最多,数量多达四座。天莲派能派遣出一座来,也是合乎常理之举。” 施正义疑惑地问道:“天莲派拥有揽雀阁、岳阳宫、天池,怎么还有第四座仙蛊屋?” 沐凌澜笑了笑:“小义有所不知,近些日子,天莲派已经开创出了第四座仙蛊屋,只是暂且秘而不宣罢了。” 施正义哦了一声,心想:“沐凌澜前辈出自灵蝶谷,此派最是擅长信道手段,他知晓一些秘闻,也不奇怪。只是天莲派一派就拥有四座仙蛊屋,着实有些吓人呐。” ps:第二更会晚一些。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明天加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