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节:哦,那我认输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五节:哦,那我认输

?“传统霸主的古月一族,新进崛起的白家寨,不容小觑的熊家寨……”方源目光逡巡,站在人群中,纵观全局。 古月族有青书、赤山、漠颜,熊家、白家同样有出色的二转蛊师精英。 再加上石楼上,各族的族长以及当权家老,会盟坡上可以说是群英荟萃。 “不晓得哪一位是白凝冰呢?那个象征着白家崛起的男人!” “白凝冰已经三转修为,肯定不在二转蛊师里面了。” “貌似石楼上也没有啊。” 渐渐地,人们讨论的话题,都集中在白凝冰的身上。 白凝冰虽然没有出现,但是他的光芒已经盖压了石楼下所有的蛊师。 “遥记三年前的会盟坡上,就是他白凝冰第一个站出来,当众邀战斗蛊。短短三年之后,他就成了三转的家老,想想看真是有一种恐怖。” “他是一飞冲天了,二转的时候,就击败了熊家寨的一位家老,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 “关键是现在他已经成长起来了,按照这样的进展下去,他足以成长为四转强者,甚至五转都有可能。至于六转……” “五转为凡,六转成仙,五转就已经很了不得了。六转?哼!你们不要太高估他了……” “这也不一定啊,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?” …… 在这样的议论声中,石楼上三位族长站了起来,俯瞰台下的上千名蛊师。 古月族长居中,白家族长、熊家族长分别位列他的左右。 会盟坡渐渐地安静下来。 古月博手扶栏杆,扫视一眼,言简意赅:“三寨会盟,同舟共济。斗蛊大会,以切磋为主,点到为止。开始吧。” 会盟坡上一片寂静,众人你望我我望你。 三家会盟,都会有一场斗蛊大会。目的除了彰显本族实力之外,更有促进交流,暂时化解恩怨,达成协作共识的目的。 只是究竟是谁第一个站出来呢? 第一个站出来挑战的蛊师,若是当众失败了,个人的面子上可就不好看了。更是削了楼上家族高层的脸面。 上一届,是白凝冰站了出来。但这一届…… 众人正迟疑间,熊家寨这边,忽然有一组蛊师越众而出,正是熊力小组。 顿时,这小组五人身上,就牵引了无数人的目光。 熊力小组走过古月一族的阵营,在众目睽睽之下,站到了白家寨的阵营前。 “是熊力啊。” “青茅山第一大力士?” “不错。据说不久前,古月一族的赤山也当众输给了他。他的名号无人撼动,就算是白凝冰也不行。” “可恶,古月一族不去,是专门欺负我们白家寨的吗?” 白家寨的阵营中,传来一阵阵微微的骚动。很多人都认识熊力,心中感到了一股压力。、 但是熊力扫了一圈,一直站在原地,倒是身旁的熊姜站了出来。 熊姜身材瘦削,在熊家壮汉遍地的环境中,显得十分突出。 他向前迈出几步,面对着白家寨的众多蛊师,抱拳道:“熊家寨熊姜,向白病已兄请教。” 此言一出,顿时石楼下传来不可抑止的惊呼声。 白病已的地位,相当于赤山、熊力一流。在白家寨的年青蛊师中,仅次于白凝冰。熊姜要和他斗蛊,明显是想以弱战强。 但他能行吗? 白病已脸色阴沉地站了出来,他身材矮小,脸色苍白,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,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。但没有人敢小觑他。 “熊姜你敢向我挑战,也算是有些勇气。你想怎么比?说吧,我都接着。”他对熊姜道。 熊姜阴测测地笑了声:“我擅长防御,白兄你则是长于进攻。这样吧,你防守你进攻。给你三次的进攻机会,咱们再看结果。” 这不是生死斗,只是切磋。 但熊姜这般有信心,明显是有备而来,倒让不少人泛起了嘀咕。 白病已一挑眉头:“熊姜,不管你得了什么蛊虫,但你终究是二转蛊师,修为放在这儿呢。你真以为你能挡住我的水钻蛊?要把你打伤了,可不能赖我。” 熊姜嘿了一声:“试试怎么知道?来吧。” 说着,他就催动体内蛊虫,浑身肌肤顿时褪色,变得干枯惨绿,仿佛是阴沉的死木。 同时他的牙齿变得又尖又长,上下四颗犬牙都龇出了嘴唇。 并且,他的双眼的瞳孔也变成了绿莹莹的绿瞳。 这是二转游僵蛊。 只要催动起来,就能使人变成僵尸。 相比较活人,僵尸更能抵抗拳脚攻击,恢复力更加强大。但是惧怕火雷光,不过对于水风毒的攻击,防御力反而更高。 同时,僵尸在阳光下的战斗力,远不如在黑夜中强大,受着天时的影响。 “即便是这样,我也不惧。”白病已冷笑一声,举起右手。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,他将五指并拢到一点,拳头窝缩起来。 先是一滴水珠子,在他五指上凭空凝聚起来。然后转眼之间,水珠膨胀开来,化成一股湍急的水流。从五指的起点开始,绕着白病已的手掌旋转。 两个呼吸的功夫,白病已的手拳上,就形成了一个不断自转的,淡蓝色的螺旋水钻头。 二转水钻蛊! 能钻破山石钢铁,攻坚能力极为可观,几乎难有蛊虫能防御得住。 “接招吧。”白病已咳嗽一声,右拳击去。 熊姜举起双臂,组成臂盾。 水钻击打在他的手臂上,大量的水液飞溅出去,双方僵持了几个呼吸的功夫。忽然水钻转速激增,将熊姜打飞五六步之远。 熊姜倒在地上,但很快一个鲤鱼打挺,又站了起来。 只是他的双臂上的肌肉,几乎都被水流绞碎了,露出惨白的手臂枯骨。 白家的蛊师见到此景,不由地发出一阵欢呼。唯有少数人深深地皱起了眉头。 “嘿嘿嘿……”熊姜阴笑几声,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意。他化身僵尸,痛感早已经降至为零。 白病已站着原地,忽然苍白的脸色骤变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。 白家蛊师的欢呼声戛然而止。 “怎么会这样?!”有人惊呼。 “是影殇蛊!”白病已深深地盯着脚下,熊姜的影子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扭曲,铺成在雪地之上,将熊姜和白病已联系在一起。 “看来是我赢了,白兄。有了这影殇蛊,我受多少的伤,你也要承受其中的十分之一。我本就擅长防御,而你只是进攻蛊师,身体并不健康,就算是十分之一的伤害,你也承受不起啊。”熊姜淡淡地道。 白病已擦了擦嘴边的血迹,深深地盯着熊姜看了好一会儿,这才道:“好,真是好的很。你心思巧妙,技高一筹,我输了。” 他当众认输了。 “太卑鄙了。” “简直是阴险无耻!” “没有想到他竟然有一只影殇蛊虫,白病已前辈完全是被他算计了。” …… 白家寨的蛊师们爆发出一股噪杂的声浪。 熊姜抱拳道:“不敢当,真要战起来,相信最终的胜者还是白兄。影殇蛊毕竟范围有限,只能欺负一下近战蛊师。这一次的狼潮,还请白兄多多关照!” “应当的。”白病已的表情缓和了一丝,点点头。 白家的众蛊师的声音,也弱了下来。 站在石楼上,一直凭高俯看的三大家族高层,看到此景,亦是微不可察地点点头。 斗蛊大会,只是切磋,不是斗狠。熊姜主动暴露出一份底牌,也是为了增加相互间的了解和信任。 不管是熊姜,还是白病已的态度,都很好。 这样一处理,白家的蛊师就算心里头不承认,也不得不对熊姜有些隐隐的佩服。 毕竟强者总是受到尊敬的。 “熊力小组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啊。”古月博轻轻赞道。 “呵呵呵。”身旁的熊家族长轻笑两声,熊姜算是给他长脸了。 另一旁的白家族长的面色,则有一丝的难看。 但熊力小组并没有见好就收,他们五人离开白家这边,又来到古月一族的面前。 “挑战完了白家,又想挑战我们古月一族吗?” “糟糕,这次是熊力本人站出来了!” 古月族人也不免有些紧张,许多人的目光都纷纷聚集在赤山、漠颜以及青书的身上。 但哪知熊力却大声地道:“哪一位是方源,请站出来。听说你能独自一人驱赶了那吞江蟾,不如大家比试一番气力!” 一瞬间,众人大哗。 熊力站了出来,却没有挑战青书、赤山或者漠颜,而是指名道姓挑了一个新人后辈。 “方源,方源是谁?”一些其他山寨的蛊师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。 “一个人驱赶了吞江蟾,我的天,那可是五转蛊虫啊。有没有这么牛啊!”许多人都投来惊奇的目光。 古月一族的蛊师们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,将人群中的方源暴露出来。 再无东西阻碍视线,熊力和方源四目相对。 熊力的嘴角扯起一个弧度,很有风度地沉声道:“还望方源你不吝赐教。” “这个方源,究竟是何方神圣,也不是长着三头六臂嘛。” “驱赶吞江蟾也是机缘巧合,不是什么难事。嘿,被熊力这肌肉男盯上,这次他有大麻烦了。” “方源,你一次你是实在避不开了。唉,那就只好硬着头皮去战吧!”赤山心中叹着。 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方源一脸平淡地耸耸肩,道,“那我认输。” 此话一出,众人齐齐一愣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