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七节:龙女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一十七节:龙女

?胡子蛊师不会理解方源的心情。 从地球上穿越过来,蛊师的种种奇异能力,宛若超人一般。从普通人晋升成超人,当然值得方源如此兴奋,如此热情。 “而且啊,我资质不行,只有丙等。不努力一些,怎么可以呐?”年轻的方源笑呵呵地道。 “大叔,你忙你的,我继续练了啊。”方源又道。 胡子蛊师笑着摇摇头,知趣地走了。 站在远处,他回望眉头苦练的方源,目光中流露出萧索的意味,他口中呢喃:“就算这么努力,又能如何呢?丙等资质啊……冰冷残酷的现实会扑面而来,差距会扑灭热情,挫折会消散兴奋。这种热情,这种努力能持续多久呢?” 而在梦境的另一个角落,真正的方源抚摸着被月光差点斩断的树木。 “嗯,不错,这个梦道蛊材相当不错,运气好的话,足够我炼出十几只梦道凡蛊了。”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,黑幽深邃的眼眸中,微微闪烁了一下,仿若星光。 白相洞天。 人人如龙炼蛊法已经进行到最后的关头。 “坚持住,绝不能有丝毫的松懈。主人,你行的,绝对行的。”白相天灵在大吼。 蛊阵在运转,光芒如柱,立地撑天。 耀眼得不可直视的光芒中心,有一团人形的火炬。 正是白凝冰! 他的整个脸庞、身体,都在融化,宛若蜡一般受到了热糊成一团。 他的头发早已被烧毁,双眼已经失明,仿佛是玻璃珠子,就连手脚的指头都已经相互融化成一体。 白凝冰已经面目前非。 剧烈的痛楚,在这过去的数十天里,从未停止过! 最初,他痛得嘶吼,仰天咆哮。差点昏死。 但之后,他却险象环生地承受下来,然后一路硬生生地挺住。 咬牙硬挺。 然后,他的满嘴牙齿还有舌头。都会惊涛升龙火灼烧,融汇在一起。 他笑。 狰狞的笑。 再然后,他连笑的表情都做不出来,因为他的鼻梁、他的脸都被烧灼,如蜡般融化。 现在的他。就像是一个人棍,惨不忍睹。 但白相天灵却能感受到白凝冰的意志。 他的意志,就像是钢铁,经受火焰的烧毁,苦痛的捶打,变得越加坚强刚硬。 这样的意志,让白相天灵都为之动容! 在起初,即便是白相天灵,也并不看好白凝冰。 因为白凝冰的状况,实在是太糟糕了。而人人如龙炼蛊法,又分外惊险。但凡炼蛊,总会避免不了失败。历史上,哪一位转身成龙人的蛊师、蛊仙,不都是充分准备,慎重无比,准备到了极致之后,才进行这样的冒险! 轰! 一声巨响,如雷霆炸裂。 冲天的光辉骤然消失,一团汹涌的火焰。飞升而上。 它形如火龙,赤红的身躯,矫健无比,在半空中盘旋一圈后。掉过头来,冲向白凝冰。 白凝冰已经被烧灼成了一个肉团,浑身的骨肉、道痕、心血、皮发都融为一体。 肉团好像是无底洞,将冲撞上来的火龙尽数吸纳进去。 随后,肉团越来越红,温度越来越高。烤炙周围,将附近的空气,都烧灼得扭曲起来。 当肉团赤红到了极致之后,陡然一爆,璀璨的光辉中,全新的白凝冰焕然亮相。 “成、成功了!!”白相天灵瞪大双眼,口中呢喃。 光芒的映照下,白凝冰仰天长啸! 只听她道:“山延万里渊九重,蟠居井底鳅鳝蚌。今朝奋髯云乍起,矫首上凌飞太清。” 啸声如龙长吟,似风滚滚,回荡在整个白相洞天之中。 白相天灵折服,当场跪倒在地:“恭贺主人新生,登临仙位!” 白凝冰止住啸声,缓缓落下。 她面无表情,肤若白雪,五官更加有致,容颜竟还胜之前三分! 一双淡蓝的竖眸龙瞳,向外透射出冰冷气息。 但下一刻,龙瞳中闪现出深深的诧异:“嗯?怎么回事?我已经成仙,拥有货真价实的仙窍,但为什么变成了女子之身?!” “这个……”白相天灵斟酌了下言辞,小心翼翼地解释道,“人人如龙炼蛊之法是将主人你当做仙材炼制。一切的炼蛊结果,都要看仙材的搭配和混合。主人你之前身上就有变化道痕,没想到这些变化道痕,居然还影响了最后的炼蛊成果,让您变成了龙女。” 白凝冰:“……” 她发现身上的信道道痕,各种盟约都已经消散,却偏偏这变化道痕影响了关键。正如天灵所言,人人如龙炼蛊法的成果难以具体把握,取决于参与其中的仙材。 白凝冰皱起眉头。 这似乎是一种诅咒。 女身的诅咒,自从青茅山开始,就困扰着白凝冰。 沉默了一会儿,白凝冰问道:“我如何才能转变成男身?” 白相天灵便答道:“这好办,只要主人你兼修变化道即可。” 白凝冰眼界开阔得很,摇摇头:“此法治标不治本。我的北冥冰魄体仍在,今后我将主修冰雪道。” 白相天灵思考了一下,这才开口:“主人你已经重获新生,女子身份正是你的根本。但若你执意想要调换性别,那就得从源头出发,找寻到当年那对转身蛊的另一半,并其升炼成仙蛊。再用这只仙蛊,即可将自己真正转成男性。” 白凝冰:“……” 她的脑海中,不可避免地浮现出了一个人的影像。 “方源,想不到你仍旧是横亘在我面前的难关。哼!”白凝冰心中冷哼一声,她已经知晓方源拥有八转战力的上极天鹰。 要从方源手中谋夺那只关键的蛊虫,一切都得从长计议。 中洲,灵缘斋。 云层之上,蛊仙林立。 灵缘斋的太上大长老关照道:“不真子,北原之行你必须时刻护持在我派仙子的身边,她毕竟只是假仙,并且升仙时日太短。” 不真子乃是灵缘斋的太上长老,七转虚道蛊仙,闻言领命:“诸位同门,只要我还活着,必保得她的安全。” 言语间,信心十足。 太上大长老点点头,又注视赵怜云:“此去,你不可冲锋在前,以保全自身为主。其余事情交给他人处理即可,与你同行的蛊仙们,都是十大古派中的精英强者。再加上我们突袭的优势,营救的把握非常巨大。” 赵怜云点点头,她现在已经知道这位貌不惊人的老婆婆,居然是灵缘斋中地位最高的蛊仙。 她分别对太上大长老、徐浩、李君影三人深深一礼:“我去了。” “出发吧。”太上大长老挥挥手。 不真子拱了拱手,带着赵怜云,乘坐一头墟蝠,飞向远方。 “没想到,最后是赵怜云成为我派仙子。” “天意弄人呐。” “不知此行,她究竟能否救出那位马鸿运?” “依我看,可能性很大。毕竟前往北原的蛊仙,都是我们十大派的精锐,阵容非常强大!” 蛊仙们相互交流,纷纷散去。 “我去寻女儿。”白晴仙子一脸忧愁之色,对凤九歌道。 凤九歌点点头。 这一次,他原本也想着参加北原一行。但没想到天庭方面,却否决了他的提议。 凤九歌乃是数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代人物,才情风流,令人仰望,他七转修为,但却拥有八转战力。 按照常理而言,他是北原此行的上佳人选,但没有能参加得进此次北原营救的队伍。 一时间,凤九歌也参悟不透天庭方面是如何的打算。 白晴仙子见到凤金煌时,后者正坐在湖边,望着湖面上的涟漪出神。 白晴仙子的心中,升腾起一股爱怜之意。 她知道:自己的女儿一直是以成为灵缘斋仙子,为奋斗目标的。但此次赵怜云意外地得到了爱情蛊的认可,而后又得到天庭的承认,正式成为了灵缘斋的仙子。 如此一来,凤金煌惨遭淘汰。 白晴仙子缓缓地走到凤金煌身边:“怎么?还在想仙子这件事情?” “不。娘,我在想,为什么我就没有得到爱情蛊的认可呢?”凤金煌眼眶微红,显然之前已经偷偷地独自哭过。 “那是因为你没有爱情啊。”白晴仙子坐到凤金煌的身边,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凤金煌的头发。 凤金煌又道:“我为什么就没有爱情呢?爱情又是什么?” 白晴仙子目光微微一闪,她斟酌了一下,这才道:“爱情和亲情、友情不同,它更多的是一种缘分,就像我当年遇到你爹那般。爱情忽然就来,在此之前,谁也料想不到。所以这种东西勉强不来,一切随缘。” 凤金煌摇摇头:“我不想随缘,这可不是我的风格,我要主动寻找爱情,被爱****认可,夺回仙子之位。娘,你说这种可能性有多高?” 白晴仙子笑了笑,这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,但是看到女儿认真期待的双眸,她身为母亲,如何能直接坦言? 于是,她便道:“可能性是有的,但首先你得遇到你想爱的人呐。这种人,可不是爹娘,也不是你身边的那些女伴儿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