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节:陪你看星雨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二十五节:陪你看星雨

?星云风暴的笼罩范围,实在是太过广泛了,速度又极其迅猛。 中洲一行的三座仙蛊屋,想要逃脱,绝无可能。 星辰密密麻麻,飞驰而来。其间雷云弥漫,星光洪流不断****喷薄,景象壮阔浩瀚,叫人望之,心惊胆战,直感到自身的无比渺小。 “我驾驭角连营打头阵,你们紧随其后。”关键时刻,灵威仰做出了决断。 三座仙蛊屋斜向着星云风暴进发。 原本高耸巨大的仙蛊屋,在星云风暴面前,就像是巨象脚边的三只小蚂蚁。 天地在怒吼。 星云风暴宛若史前巨鲸,一下子就将中洲的三座仙蛊屋吞入口中。 三座仙蛊屋好似连给这头星云风暴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。 轰隆隆…… 风满楼狂烈地震颤。 赵怜云立足不稳,立即栽倒在了地板上。窗外,无边的星光,刺眼至极,透射过来,将整个风满楼中照射得一片蓝光。 赵怜云就好像感觉自己,搭乘了一块小舢板,落入暴风雨的海洋上,承受着滔天海啸,雷鸣轰击。 她口干舌燥,提心吊胆,饶是有蛊仙战力,也难以解决眼前的困境。 她只能寄希望于仙蛊屋,寄希望于那三位八转大能。 赵怜云并不知道,三位八转蛊仙中,万海龙流已经陷入了沉眠当中。幸好风满楼乃是碧晨天掌控,情形比揽雀阁要好上许多。 不过即便如此,碧晨天此时此刻也是满身冷汗,聚精会神,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 他驾驭风满楼,在星云风暴中穿梭,不断地上闪避着巨大的星辰。 这些星辰速度极快,一旦风满楼被撞上去,就要遭受沉重打击。虽然风满楼乃是仙蛊屋,绝不会因为被这些星辰撞击几下就面临崩溃。但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,一旦风满楼失去了把控,丧失了速度和方向,就会被接二连三地星辰撞上去。一旦形成恶性循环。那么真的可能就折损在星云风暴之中,船毁人亡。 “蛊仙虽强,仙蛊屋虽利,但是面对这等天地神威,仍旧显得渺小无比啊。”碧晨天咬紧牙关。“不好!” 他反应不及,风满楼终于遭殃,一块小山般的星辰,夹裹着狂风,狠狠地撞在风满楼上。 风满楼的体积,比这块星辰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。 但到底是仙蛊屋,分外坚固。 碎裂的不是风满楼,而是撞击过来的星辰。 然而星辰带来的巨大动势,把风满楼蛮横地向前推出去老长一段距离。 原本三座仙蛊屋同心协力,飞在一起。守望相助。如此一来,其他两座仙蛊屋躲过了星辰,风满楼却直接脱离了队伍。 “碧晨……速速……”灵威仰传来消息。 但是在这星云风暴当中,到处都是混乱破碎,难以计数的星道道痕,极大地干扰了灵威仰和碧晨天之间的信道交流。 碧晨天只能听到非常短促,非常残缺的一段话。 但他却知道,灵威仰想说什么。 灵威仰是要让他自己努力,赶上他们! 在星云风暴当中,灵威仰根本无法停留。也根本无力去支援碧晨天。因为他的身边,还要另外一座仙蛊屋揽雀阁需要照顾。 碧晨天只能依靠自己。 “来吧。”碧晨天低喝一声,双目绽放无穷精芒,八转气势喷薄而出。宛若大风呼啸。 风满楼浑身散射出翠绿精芒,耀眼的精光很快化为一股股的狂风。 风卷残云,呼啸耳畔。 这些深绿色的狂风链接一片,融汇一体,化为一道竖直的修长龙卷风柱。 仙蛊屋风满楼立即稳定下来,周遭的星云风暴都被风柱排开。 “这是风满楼的最强手段!”余艺冶子振奋精神。双眼放光,兴奋地道。 风满楼位于风柱的中心,一下子变得极其平静起来。好像是从山崩海啸的环境中,陡然开进了平静安全的港湾。 风满楼的蛊仙们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。 赵怜云刚刚从地板上爬起来,这时,忽然一块巨大的星辰,撞破外围的龙卷风柱,朝风满楼袭来。 关键时刻,碧晨天及时地做出了反应,操纵着风满楼狠狠地下降了一大截。 这块巨大的星辰,几乎和风满楼擦肩而过。 一些蛊仙位于窗口的,在这双方交错的一瞬间,正可以看到星辰表面的无数坑洞,因为彼此距离太短,所以清晰无比。 平日里风姿卓绝的蛊仙们,此刻再度惊呼起来,像是遭遇天灾,慌乱无比的凡人。 风满楼在星云风暴中艰难前行。 即便是这座仙蛊屋,已经运使出了最强的手段,但在星云风暴面前,还是不够看。 一些巨大的星辰,冲势惊人,可以直接撞碎外围的龙卷风柱。 而星辰之间,还有狂暴混乱的元磁星力,这些星力将风满楼拖拽、排斥、吸引、碾磨,不一而足。 风满楼在这些星力的围攻之下,还要躲避那些星辰的撞击,庆幸是八转蛊仙碧晨天主持大局,换做其他七转蛊仙,绝对支持不住。 不过即便是碧晨天,此刻也是浑身冒汗,八转仙元剧烈的消耗着,这种消耗的程度远远超过碧晨天此生任何一场激战。 “不行,这星云风暴范围太广,我根本不知何时才能闯过去!”碧晨天心念一动,立即下令,让仙蛊屋中的蛊仙们都开始向风满楼灌输自己的仙元。 蛊仙们纷纷贡献出自己的力量,赵怜云自然也不例外。 她虽然只是虚窍,但本身也通过炼化仙元石,储备了许多仙元。 轰、轰、轰! 时不时的,就有一颗两颗的巨大星辰,撞破风柱,大多数被风满楼闪躲开,但有时候也会被撞上去。 云磁星力无处不在,像是包含恶意的巨人,将风满楼当做一个玩具在肆意的玩弄。 仙蛊屋中,蛊仙们都不多说什么,全神贯注地向风满楼灌输自家仙元。 氛围相当的压抑。 每一次巨星撞来,更是让不少蛊仙身躯颤抖。 赵怜云的心,就像是提到了嗓子眼。她还是第一次接受这种阵仗,情势相当恶劣,就算下一刻楼碎人亡,赵怜云也毫不惊讶。 “鸿运、鸿运……”她在心中默念马鸿运的名字,每念一次,她的心就平静一分。 念了不知多少次,赵怜云的心境奇迹一般地平静了下来。 “鸿运,你曾经为了不顾性命,你知道吗?我现在也在为你冒险。” “哪怕我死在这里,我也毫不后悔。我要来救你!” “等我见到你,我会告诉你,这里的星光非常凶猛,有你想象不到的危险,一点都不浪漫。” 恍惚间,赵怜云仿佛又回到了曾经。 那个时候,赵怜云的父亲已经战死沙场,她孤苦无依,要被逼嫁人,只能暂时投靠马鸿运。 一座低缓的小山坡上。 夜色里,马鸿运挨着她坐在草地上。 “小云姑娘,你快看,有星雨啊!”马鸿运手指着夜空,大叫道。 “无聊。你带我过来,就是让我看这个吗?”赵怜云翻起白眼,“这有什么好看的?” “呃。”马鸿运抓了抓头发,“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,但是她们说,要逗一个女孩开心,就陪她一起看星雨。现在这个时段,咱们北原的夜里,经常能看到星雨呢。” 赵怜云无奈地在心中叹气,暗道:“老娘我多大岁数了,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小姑娘才乐衷欢喜吧。哎?不对,我这副身躯还小呢,不也是一位小姑娘么。” 正想到这里,马鸿运问道:“小云姑娘,你看了这个星雨,心情好点了没有啊?” 赵怜云心中又大叹一口气,口中则嗲声嗲气地道:“好多了哦,人家很开心呢,这么看,星雨好漂亮啊。” 马鸿运浑身一抖,忙摆手道:“小云姑娘,你快别这么说,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” 赵怜云腾的一下,站起身来,抬起脚就对着马鸿运猛踹:“好好不学,学人家泡妞。还特么的想泡老娘我,我让泡妞,我让你泡妞。” 马鸿运被踢得不断惨叫,口中大喊冤枉:“小云姑娘,你快住手,快住手!跑妞是什么?我没有做过啊。我若是做错了,我改还不行吗?别踢了,别踢啦!” 赵怜云却不管不顾,踢得马鸿运满地打滚。最终,赵怜云满身大汗,双手叉腰,望着抱头鼠窜的马鸿运,得意地哈哈大笑。 马鸿运听得她的笑声,脚步一缓,心想:“小云姑娘开心笑了呢,果然陪她看星雨,的确能让她心情好起来呀。嘶……只是好疼呐。” 往昔宛若云烟,在赵怜云的眼前徐徐消散。 不知不觉间,赵怜云的嘴角已噙着微笑。 “鸿运,救出你的时候,我一定再踢你七八十脚,好好庆祝一下。”赵怜云心中这么想着,就在这个时候,她的虚窍中爱****竟然自主地迸发出一股玄妙的气息出来。 气息无形无色,很快弥漫开来。 寻常的蛊仙毫无察觉,但碧晨天却身体一紧,双目绽****芒,意识到:“这是……爱****的力量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