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节:无间道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二十六节:无间道

?在星云风暴中的每一刻,都分外难熬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 当风满楼中的某个蛊仙,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开口说话:“你们……有没有觉得,似乎很长一段时间,没有星辰撞击过来了。” 他话音刚落下,包裹风满楼的深绿龙卷风柱,骤然消散。 众仙便看到一片静谧幽深的夜幕,而在远处,星云风暴则以磅礴浩荡之势,滚滚远离。 风满楼中安静了片刻后,响起喧嚣的欢呼声。 “我们闯过来了!” “好险,就算是有仙蛊屋护身,在这太古黑天中,也有丧命的危险啊。” “多亏了碧晨天大人,否则单靠我们的话,早就折损在星云风暴里面了。” 蛊仙们交头接耳,满脸喜色。 碧晨天双目幽幽,心中却道:“能够脱离星云风暴,还多亏了赵怜云的爱情仙蛊。” 正是关键时刻,爱情仙蛊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,为碧晨天指引出了正确的方向。 碧晨天顺着这个方向,操纵风满楼,很快就飞出了星云风暴。 而在星云风暴当中,四面八方都充斥着数不尽的星道道痕。道痕之间相互掣肘,让碧晨天的定位手段根本无济于事。 碧晨天的脸上还笼罩着一层忧愁。 “我这边已经脱离险境,灵威仰那边却是没有爱情蛊的,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星云风暴中挣扎。” 和其余两座仙蛊屋失去了联络,碧晨天暂时也不继续前行了,而是在周围打转,不断搜寻。 庆幸的是,半天之后,他成功地和灵威仰取得了联系。 灵威仰带领着揽雀阁,在星云风暴中艰难闯荡。他们在碧晨天之后,冲出了风暴肆虐的范围,但是很不巧。落入了天魁兽群的伏击圈里。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碧晨天立即操纵风满楼,率领一干蛊仙前往救援。 到了伏击圈,蛊仙们发现了揽雀阁和角连营。无不倒抽一口冷气。 这两座仙蛊屋周围,都是天魁兽。 在太古九天中,基本上都有天魁兽群或多或少的生存着。每一只天魁兽至少是异兽王,媲美普通兽皇。而每一支天魁兽群中的王,基本上都是荒兽级天魁。当面当中的兽皇。则是上古荒兽。 这支天魁兽群中,有上百头上古天魁,荒兽天魁规模超千,其余天魁密密麻麻,宛若蚂蚁一样,数不胜数。 角连营、揽雀阁被陷落在最中央,被无数天魁围攻。虽然顽强抵御,但自身已经残破不堪,场面危急。 碧晨天不容多想,立即操纵风满楼从外围杀进去。 这个时候。双方已经联络无碍,灵威仰立即驾驭角连营,会同揽雀阁,配合碧晨天的行动,向外突围。 天魁兽群发出震天的咆哮,声浪宛若海啸,极为惊人。 双方展开了激烈交战,无数仙道杀招仿佛灿烂的烟火,在天魁兽群中肆意绽放。 天魁兽群前仆后继,阵亡一批。立即就有下一批顶上。 天魁兽群规模巨大,根本不在意这些伤亡。 而那些荒兽天魁、上古荒兽天魁,也往往能在战火中屹立不倒一段时间。 胶着期间,角连营忽然发威。一道道的光影,凝聚成尖锐的角,向四面八法突突乱冲。 强势至极的攻伐威能,即便是荒兽天魁也受不了三次角突,惨死当场。上古天魁也不敢撄其锋芒。 风满楼再卷起碧绿风柱,揽雀阁迸发万千鸟鸣。 三座仙蛊屋合力。在天魁兽群中硬生生冲出一道通路,在中间汇合。 随后,三座仙蛊屋掉头逃窜,一盏茶的功夫后,彻底甩脱了天魁兽群的追剿。 “情况不妙得很!”碧晨天和灵威仰沟通,语气沉重,“三座仙蛊屋都有巨大损伤,揽雀阁甚至大半建筑,都处于濒临崩溃的状态。我们急需休整。如今万海龙流陷入沉眠不醒,我这一次仙元也耗费众多,一半都消耗掉了。” 仙元在很大程度上,影响着蛊仙的战斗力。 碧晨天的一半仙元储备都用掉了,灵威仰也同样如此。 仙蛊屋虽然厉害,但是耗费仙元众多。 这也是方源一直都没有打算,去组建什么仙蛊屋的原因。 他虽然知道惊鸿乱斗台的大部分构造(当然不乏忘记的部分),更明白整个羽圣城的构架。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巨阳仙元,单靠自身的仙元,根本不足以持续催动仙蛊屋。 仙蛊屋耗费的仙元太过于庞大,也只有八转蛊仙,才能独自承担。六转、七转蛊仙,非得集合群仙之力,才能催动出上佳威能。 更关键的是,中洲蛊仙距离目的地,还有一大半的路程。 “看来,我们只有利用无间道了。”灵威仰沉声道。 碧晨天楞了一下,旋即点点头,赞同道:“也唯有如此,才能穿越大半距离,立即达到目的地!” 两位八转蛊仙,都是心志坚定之辈,越是受挫,反而斗志越加旺盛,压根就没有想过撤退之类的念头。 而他们的遭遇,虽然并未料想得到,但在之前出发的时候,天庭的智道蛊仙紫薇仙子,就为他们准备了其他的计划。 无间道,正是其中之一! 镇运天宫。 通过这座八转仙蛊屋,中洲三座仙蛊屋的遭遇,基本上都落到了药皇的眼中。 “镇运天宫影响天地运数。太古黑天中的种种,诸如雷云风暴的去向,就算是天意也不能影响。但是镇运天宫却可以撬动。这简直是无敌的防御,有天宫在此,我北原谁能来犯?!”药皇激动得难以附加,语气狂热,他心中对巨阳仙尊充满了崇拜之情。 药皇望着南荒仙人,又道:“大人,我现在终于明白,你为何如此笃定淡然。只要有镇运天宫,谁都别想侵犯我北原!” 南荒仙人哈哈一笑:“这座镇运天宫,布置在这里,已经超出三十多万年。这是什么概念?它已经深刻地影响到了太古黑天,甚至就连太古白天,都被它渗透。这就是天地运的无上威能!” 药皇却是想起了马鸿运,他道:“天地运如此玄妙,那众生运也绝不会差。只是如今,鸿运齐天仙蛊的宿主,已经落到了雪胡老祖的手中。” 药皇对雪胡老祖无可奈何,但是南荒仙人却不一样了。 尤其是,药皇见识到了这座镇运天宫,更目睹了中洲三座仙蛊屋的凄惨模样,所以他怦然心动,想要鼓动南荒仙人来对付雪胡老祖。 但南荒仙人却摇头笑笑:“马鸿运既然是黄金血脉,是巨阳先祖的后辈子孙,那他得到鸿运齐天蛊,也没有什么。雪胡老祖想要夺走鸿运齐天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 药皇仍旧很担心:“那雪胡老祖已经炼制时日颇长,单靠鸿运齐天仙蛊的威能,真的就能让他炼蛊此次失败吧?” 南荒仙人再次摇头:“当然不会。就算鸿运齐天仙蛊,有准九转的威能,也不能尽克八转蛊仙雪胡老祖,更何况还有一位当今北原炼道四能之一的万寿仙子。你以为我长生天没有动手吗?我们当然不会坐视鸿运齐天落入外人手中,早已经出手了。雪胡老祖若看不出此点,他炼蛊就绝不会成功。” 药皇这才恍然,原来长生天早已经悄悄出手,只是这个手段太过巧妙,瞒住了所有人,就连雪胡和万寿,都被瞒在鼓里。 “厉害,真的是太厉害了!和长生天相比,雪胡老祖也要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啊。”药皇对此不得不佩服,心悦诚服。 他看向南荒仙人的眼光,又变得不一样了,只觉得眼前的南荒仙人,深不可测,充满了前辈风采。 但是,就在下一刻,南荒仙人的脸色,却忽然一变。 南荒仙人惊疑不定,口中低呼道:“怎么回事?这些中洲蛊仙怎么会忽然消失?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