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节:赵怜云之死?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三十五节:赵怜云之死?

?啪啪啪。 一连串的鼓掌声。 “果然是虚道。”一位蛊仙显露出身形来。 此人身躯魁梧,满脸胡渣,一双眼睛没有眼白,全是慑人的黑色。他的背后,更披着一层皮质的黑色披风,惹人眼球。 不真子瞳孔微缩,他认识此人。中洲蛊仙既然是要拯救马鸿运而来,怎可能不掌握大雪山福地的情报? “原来是影王。”不真子淡淡开口,道破眼前蛊仙的身份。 同时,他也明白过来,自己已经身处在大雪山福地中的第七雪峰之上。 说起来,这第七雪峰的峰主,原来就是雪松子。 但雪松子阵亡之后,便有一位魔道蛊仙主动加入,便是眼前此人。 事实上,大雪山福地也是北原魔道蛊仙向往之地,尤其是那些被黄金家族们通缉的魔头,需要寻找一个像雪胡老祖这样的靠山。或者是一些想要延寿的蛊仙,因为万寿娘子的缘故,才加入大雪山福地。 当然,最近这段时间,雪胡老祖因为要炼鸿运齐天仙蛊,导致大雪山福地中人心涣散。 影王看着不真子,笑了笑:“你们这些中洲蛊仙也真是的,大老远地跑来送死。” “谁死还不一定呢?”不真子冷笑回应。 “是吗?!”影王忽然化作一团漆黑的人影,速度极快,向不真子扑去。 轰隆隆,下一刻第七雪峰传出闷雷爆响。 大殿震荡,山腰处无数积雪滚落下来,顷刻间形成了一场小型雪崩。 和不真子料想的不一样,赵怜云既不是孤身一人,也不是四仙同在。 第十二雪峰。 双方已经交战。 “哦?两只小蚂蚁,哼哼,看我一脚踩死你们。”十二雪峰的峰主,咆哮一声,抬起右脚,狠狠踩下。 十二雪峰峰主变化为一位巨人,牛头人身,双脚亦都化为坚硬厚实的牛蹄。 砰。 牛蹄将地砖直接踩碎,瞬间形成一个井口般的深坑。 峰主威势凛然,两位中洲蛊仙连忙后撤。 一位正是赵怜云,一位则是施正义。 赵怜云面色有些苍白,对方体型庞大,她战斗经验十分有限,这无疑带给她很强的心理压迫。 施正义刚刚在地面打滚,好不容易才闪过牛蹄的踩踏,他几乎要将一口钢牙咬碎:“可恶!” 他猛地翻身,从地上站起身来:“看我的!” “呀呀呀呀呀呀呀!” 施正义张开口,舌头一伸一缩,好像是急速的弹簧。每一次伸缩之间,从舌尖上就有一道赤红剑光飞射而出,频率极快。 赵怜云一时间都看呆了。 常人只能舌头卷缩,有些人甚至连卷舌的能力都没有。赵怜云还是头一次看到,有人的舌头能像弹簧一样前后收缩弹射的。 赤红剑光非常锋锐,十二峰主修行变化道,化身巨人,已经皮糙肉厚。但被赤红剑光击中之后,浑身到处都是一个个的血洞。 “好痛!”十二峰主大声呼痛,举起手臂,护住脑袋要害。一时间,他只能防护,不能进攻,之前的气势被压制下来。 “好厉害。”赵怜云呢喃赞叹。 “那当然,这可是我的本命仙蛊——舌剑蛊。”施正义一边伸缩舌头,发射赤红剑光,一边还能回应赵怜云。更古怪的是,他竟然吐字分明,说话极为清晰。 “你难道是剑道蛊仙?”赵怜云又问。 “呃,不是……我是信道的。”施正义回答。 “一边说话呀,还能一边战斗,原来你实力这么强!”赵怜云对这位浓眉大眼,好像有点缺根筋的施正义,刮目相看了。 “哼哼,我矢志打倒一切歪魔邪道!”施正义显得有些得意洋洋。 “你们太得意了!”十二峰主猛地咆哮一声。 轰! 一声巨响,从他巨大的身躯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气息。 磅礴的气势,辐射四面八法,掀起无边的气浪。 “不好,是仙道杀招!” “快防御!!” 施正义、赵怜云全力防御,但没有用。气浪威能极强,两人像是一对小玩具,被轻易刮飞出去。 以十二峰主为中心,大殿中地砖一块块四下飞舞,场面一片混乱。 砰砰两声,赵怜云、施正义撞到大殿的墙壁上,纷纷大吐一口鲜血,浑身上下无不剧痛,内脏出血,骨骼都被撞断许多根。 十二峰主一击成功,原本处于略微下风,现在已经翻盘,彻底占据上风。 “这是气道杀招!” “怎么会这样厉害?” 赵怜云和施正义,强忍剧痛,连忙挣扎地站起身来。两人被抛飞出去,此刻相距甚远。 “怎么样?我赵大牛的仙道杀招牛气冲天,滋味不好受吧?” “你们年纪轻轻,实力不低。可惜啊,在这个蛊阵之中,我有蛊阵的增幅,战斗力已经飙升道了七转层次,你们拿什么跟我斗?” “哈哈哈。”赵大牛仰天大笑,笑声宛若巨浪充斥在大殿之中。 “看我压死你!”忽然,赵大牛止住笑声,满脸狰狞,盯住施正义。 然后,赵大牛弯腰屈膝,忽然一蹦,整个人宛若小山般向施正义凌空扑去。 轰隆! 一声巨响,赵大牛将施正义压在地下去了。 “施正义!”赵怜云惊呼。她亲眼目睹了这骇人的一幕,被如此巨大重量级的赵大牛压在身下,施正义岂不是被压成了肉饼? 但下一刻,赵大牛的后背却隆起来。然后施正义从他的肚子下方站立起来,双手高举,用力高呼一声,双臂猛撑,竟将赵大牛整个人都推飞出去。 这简直就是一只小白兔,摔飞了狮子一样。匪夷所思的景象,让赵怜云不禁瞪大了双眼。 “怎么可能?我的这个变化,有牛头荒牛的重量,你居然将我推飞了?”就连赵大牛都有点难以置信。 施正义不断吐血,推飞了赵大牛之后,他立即双膝跪地,委顿下来。 “这,这就是正义的力量!”施正义艰难地开口道。 “别说话了,吐血太多。”赵怜云大喊。 “狗屁正义!”赵大牛重整旗鼓,再度向施正义冲撞过去。 他体型十分庞大,但此刻的速度陡然爆发出来,简直是如同狂风一般,和他的体型完全不相符合。 一眨眼,赵大牛就冲到了施正义的面前。 “啊啊啊啊,看我的正义力量!”施正义咆哮,竟然不闪不避,对撞过去。 砰的一声闷响。 赵怜云都听得肉疼。 施正义好像是小皮球,远远地抛飞出去,在空中就大吐鲜血。 随后,他就像是一个破麻袋,落到地上,鲜血就这样洒落一路。 “杀了你!呃?”赵大牛正要冲杀过去,给施正义一记致命的打击,但刚刚迈步,却发现浑身都被烂银的锁链牢牢束缚的手脚。 锁链的另一端,正是赵怜云。 原来,她早就在酝酿仙道杀招。 可惜的是,实战当中和过去的练习的情景完全不同,尤其是这种紧张的战斗氛围,让赵怜云催动杀招连续失败了两次。 幸亏有施正义一直在拖延时间,直到第三次,赵怜云才催动成功。 仙道杀招——锁命银链! “咳咳咳,谢谢你,这杀招正是好漂亮,真不赖。”得到宝贵的喘息时间,施正义艰难地从地面上爬起来,每说一句话,他就吐出一口鲜血。 “别说话了,你还在喷血呢!”赵怜云都替他感到着急。 “呵呵,你不清楚,我修行的是信道。必须不断说话,才能疗伤。喊得越大声,我的攻伐之威就越强。”施正义说出缘由。 “小女娃太讨厌!”赵大牛连连咆哮,振奋双臂,撕扯浑身上下的烂银锁链。但他不管如何用力,都无法撕碎这些锁链。 “既然如此。”赵大牛再度狞笑,催动杀招牛气冲天。 轰! 剧烈的轰鸣声,响彻大殿。 冲天的气浪再度喷涌而出,这一次直接掀飞了大殿的顶部。 跨拉拉! 一声声脆响,银色锁链被这个仙道杀招震碎成无数。这些锁链碎片还未落到地上,就在半空中化为一点点的琐碎银光,旋即消散不见。 赵大牛用招牌杀招,成功震碎了锁命银链,获得了自由。 反观赵怜云、施正义两人,再次被气浪冲击出去,双双吐血,倒地不起。 “可、可恶啊!”施正义想要爬起来,但浑身欲裂,根本没有力量。 至于赵怜云,已经昏死过去。 她受伤比施正义还要严重。 因为锁命银链被迫,赵怜云本身就承受了反噬伤害,再加上赵大牛的一记仙道杀招,更让她伤上加伤。 她虽然有九转仙蛊爱情,但从开战到现在,也不见爱情仙蛊有什么作用。 爱情仙蛊不受操纵,就算发威,也未必能正确解决眼下的难题,实在是有些坑爹。 一片黑暗。 昏迷中的赵怜云,感觉自己一个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漂浮。 “这,就是死亡的感觉。” “原来,这就是死吗?” “果然,我是历史上最失败的穿越者了。居然会死在一个龙套的手上。” “就这样沉下去吧,沉下去也好,死了也就不会心累和痛苦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