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节:剑蛟凶恶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三十七节:剑蛟凶恶

?太白云生主修宙道,但人如故、江山如故两只仙蛊,都落到了方源的手中,在东海时,选修了云道。他原本就有云道基础,影宗收藏丰富,不缺云道真传,此时施展防御手段,也是有模有样。 只是太白云生给在场的蛊仙身上,都增添了一道云环之后,他的脸色变得不大好看。 在界壁中施展仙道杀招,每一次都会引发仙窍的震荡。 连用五次仙道杀招,让他的仙窍发生了五次地震,损失不小。 “有点意思。”方源狞笑一声,蛟龙身躯蜿蜒游走,轻松地飞升到了高空。 影无邪等五仙看见此幕,各个脸色阴沉。 在这个界壁当中,他们举步维艰,时时刻刻抗拒着无形的排斥或吸引之力。 反观方源,却是活动自由,轻松得不得了。 方源飞到高空,立即占据了制空权。他居高临下,蜿蜒游走,张口不断喷吐龙息,一时间剑光如雨,照准五仙头顶倾盆而下。 “小心防御,尽量不要分开,免得被他单独击破!”影无邪高声呼喊,提醒众人。 眼看着剑光覆盖而下,影无邪忽然张开咆哮,发出无比尖锐刺耳的声音。 仙道杀招——魂啸。 魂啸的力量,完全朝高空覆盖过去,一点都没有殃及周围的蛊仙,显示出了影无邪高超的操纵手法。 方源攻势顿时遭到了遏制。剑光龙息有了一个明显的停顿,但很快又恢复过来。 “我既然要找影宗的麻烦,又岂不会防备魂道的攻击?”方源心中冷笑。 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 不过他没有相克制的魂道仙蛊防护魂魄,所以刚刚还是受到了打击和影响。 然而方源本身魂魄底蕴,就是非常雄厚的。魂啸的伤害,对他而言,完全可以承受。就算魂魄受伤,也没有关系,因为方源手头上可是有胆识蛊的! “该死。”影无邪咒骂一声,一边抵御剑光龙息。 他也知道,方源手中有胆识蛊。 胆识蛊虽然只是凡蛊,但却是来源于荡魂山,自然非同一般了。 像荡魂山这种天地秘境,蕴藏的道痕极其庞大,按照总量的话,比九转仙蛊都要超出。不过天地秘境中,向来都是零散的道痕,可能是相同一种,密密排布在一起。而九转仙蛊则是大道碎片,能受到蛊仙操纵,发挥出玄妙的威能。 九转仙蛊和天地秘境之间,无法真正比较出高低来。 嗤嗤嗤嗤! 剑光如雨,打得五仙几乎抬不起头来。 地面上到处都是剑痕。 五仙被这样压着打,自然感到非常的难受。 这种密集打击,最好的应付方法,就是分散开来,进行躲避。但如此一来,方源就有了各个击破的机会! 但五仙也不是一味的被动挨打,石奴终于酝酿完毕,施展出了仙道杀招。 轰隆隆。 连连闷响声中,地面抖动,一只完全由泥土石块形成的大手,从地下伸出来。 大手五指张开,缓缓覆盖住五仙的头顶,将影无邪等人,都挡在掌心之下。厚实的掌背则承受着剑光龙息的凌厉攻击。 尽管土道大手很快就被打得体无完肤,有支撑不住的趋势,但趁着这个机会,黑楼兰也酝酿功成。 她伸出右手,五指并拢,交汇一点,猛地向高空刺去。 咻! 顿时一道赤红的灼热光线,从她手指间迸发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穿透整个手掌,向方源****过来。 这道仙道杀招的速度是如此的惊人,期间又有土道大手打掩护,若是稍微不留神,必定就会被其射中。 但这道火线却没有打中方源,被他轻轻松松地飞荡蛟龙身躯,直接躲闪开来。 “居然没有击中!”黑楼兰心中一沉。 三息后现。 黑楼兰并不知道,方源还有着这样一个宙道侦查杀招。 “奇怪,黑楼兰乃是力道蛊仙,施展炎道手法,居然不受到丝毫道痕的掣肘。想必应该是影宗的手段罢。毕竟至尊仙胎蛊,就是魔尊幽魂设计出来的。”黑楼兰劳而无功,反而又被看出一些底细。 很快,土道大手崩溃,剑光龙息继续压制。 不过五仙再没有之前慌乱,一个个施展仙道杀招,将剑雨尽数防住。 “那么这一招呢?让我看看你们如何应对。”方源牢牢占据主动,轻而易举地施展出另外一记仙道杀招。 宙道——年兽召来。 吼! 一头虎形年兽,受到了召唤,出现在界壁中,过来帮助方源作战。 方源抛洒出大笔的凡级年蛊,虎形年兽士气大盛,向影无邪等五仙冲去。 石奴满嘴苦涩,剑光龙息已经让他们疲于应对,这个时候,又来一头上古年兽搅局。 这头年兽在界壁中同样进退自如。 原因和当初的云兽差不多,云兽是白天中的生命,不是五域中土生土长,不受界壁的困扰。 而年兽生活在光阴长河当中,同样也是如此。 “让我来。”影无邪挺身而出,施展出一招十分类似的手段。 魂道——魂兽召来! 当年,幽魂魔尊创建魂道,影宗便是玩耍魂道的大能。黑凡能设想出年兽召来,影宗又怎会没有类似的手段? 影无邪出手不同凡响,一下子召唤出了三头上古魂兽。 “我的这些魂兽同样不受界壁影响,因为都来自于生死门中!” 影无邪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他看见方源变化的剑蛟已经扑杀下去。 剑蛟蜿蜒游走,快若疾飞。 伸出龙爪一抓,就将一头魂兽的脑袋直接抓爆。 龙尾一甩,便将另外一头魂兽的一条大腿抽断。 再张口一吐,剑光龙息洞穿了第三头上古魂兽。 方源变化的剑蛟,本身就战力不俗,更关键的是,方源身上还有盗天魔尊的仙道杀招——鬼不觉。 这让任何一头魂兽,都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。 所以,方源原本战力就超出上古魂兽,魂兽又感应不到方源的存在,方源对战魂兽有着极其巨大的优势! 这三个魂兽懵懵懂懂,毫无反应,就被方源接连重创。 幸好魂兽浑身上下,并无明显的弱点,否则的话,早就被方源三下五除二地解决光了。 不过即便如此,魂兽的身上都明显的稀薄下来,变得越来越透明。 影无邪虽然脸色不好看,不过却也坐视方源****三头上古魂兽,没有再出手。 影无邪心中暗道:“没有关系,就算你杀溃了这三头上古魂兽,又能如何?我再次催动杀招,就能再度召唤出三头上古魂兽。生死门中什么最多?无疑就是魂魄和魂兽!” 但就在这时,方源忽然放弃了和上古魂兽的纠缠,突然催动了仙道剑遁。 剑遁仙蛊! 方源的速度猛地爆发出来,直接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残影。 快快快! 太白云生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方源一爪击中。 护身的云环直接崩溃,太白云生被龙爪开膛破肚,大肠都稀烂。 “居然没有杀死?”方源诧异了一下。 他原本想喷吐龙息,毕竟剑光龙息才是剑蛟的最强大的武器,但关键时刻,他的龙嘴上却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层寒冰。 方源张不了口,只得运用龙爪。 但速度太快,太仓促,方源没有用上全力,又被太白云生的护身云环抵消了大半威能,所以然太白云生苟延残喘了下来。 “是白凝冰!”方源一用力,强行张开龙嘴,将封住龙嘴的冰层直接挣碎。 方源回头望去,刚刚他冲锋速度太快,此时距离五仙已经有数里之远。 此时,白凝冰已经挡在四仙面前,她冰蓝的眸子透着寒光,毫无畏惧地和方源对视。 “快快快!”黑楼兰一把抓住太白云生的腿,将他拉到最后方去。 然后,她俯下身,施展治疗手段,可惜太白云生伤势沉重,一时间伤势竟毫无缓解迹象。 蛊仙一旦受创,就是这样难办。 道痕排斥! 方源的上古剑蛟变化,一旦造成伤口,就会遗留大量的剑道道痕。这让太白云生脆弱的人体,难以承受。 “唉,若是我有人如故的话,就不会这么麻烦了。”说着这话,太白云生就陷入了昏迷之中,命垂一线。 这还是黑楼兰尽力拯救的结果。 “该死的方源,居然真正的目的,是想杀了太白云生!”影无邪脸色铁青。 他着了方源的道。 方源表面上和魂兽纠缠,实际上从开战以来,就寻找战机。他恐怕早就将目标瞄准在太白云生的身上。 毕竟太白云生乃是五仙当中最弱的一员。 柿子要捡软的捏! “太白云生已经指望不上了!”影无邪面沉如水。交战才多久?己方就出现了减员,接下来该如何应付如此强势凶恶的方源? 嗯? 就在这时,方源心底轻咦一声,感到有些不妥之处。 他舒展蛟龙身躯,惊讶地发现,居然不知不觉间,龙鳞上覆盖了一层薄冰。 “白凝冰的目光,有古怪!”方源顿时反应过来。 “想要击退方源,首先就得遏制他的速度。”白凝冰的眼眸中,寒芒四溢。他对整个战局,也有着清晰的思考和判断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