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节:血道魔仙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一节:血道魔仙

?“你这是找死!”龙睛盯住石奴,方源有了一些怒意。 石奴仰头望着方源,大吼道:“主人,你们快走啊!快走!” “石奴,你的忠心,我将牢记在心。”影无邪深深地望了石奴一眼,扭头而走。 他带领其余两仙,迅速撤离。 因为方源被石奴拼死纠缠,这一次,影无邪等人顺利地走出了甘草界壁,正式进入了北原。 踏足草原的那一刻,影无邪立即将太白云生从仙窍中唤出。 后者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只是他的伤势仍旧非常严重,生命危机并未解除。 结合四仙之力,他们立即催动了上古战阵四通八达,转瞬间消失在原地。 …… 梦境之中。 战斗已经结束了。 突袭攻击的魔道山贼全部交代了性命,无一生还。 商队中也好不到哪里去,伤亡惨重。 山谷里横尸遍野,血流满地。 “胡子大叔,你振作一点!快醒来啊!”年轻的方源趴在大胡子蛊师的身边,望着他身上恐怖的伤口,满脸惊慌。 “快来人呐,快来人救救他!”方源高声呼喊,声音沙哑。 但没有人过来。 方源连忙跑掉年轻公子的面前:“公子,胡子大叔是为了救你而受伤的,他快要死了,你快点救救他吧!” “他这人没救了,伤口不是重点,关键是中了那毒蛊,我们都解救不了。”公子摇头惨笑。 “不,你有办法的。你不也中了同样的毒蛊吗?”方源道。 年轻公子面色一沉:“你是要我为了区区一个外人,耗费珍贵的蛊虫?你可知道,这种治疗蛊虫使用次数很有限?” “可是胡子大叔是为了救公子你,才受了伤的啊。”方源据理力争。 “就算他不救我,我有父亲秘密安排的护卫,也足以自保。”公子冷笑,向方源挥手,“你快滚,我的治疗蛊虫怎么可能用在你们这等小人物的身上?” 方源狠狠咬牙,瞪视公子,双拳捏紧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 “你这是要找死?”年轻公子的脸上涌起一层怒意。 “方源……”这时,大胡子蛊师苏醒过来,轻声呼唤。 方源浑身一抖,连忙掉转身体,跑到大胡子的身边:“胡子大叔,你醒了!” 方源又惊又喜。 “不要和公子作对,吃亏的只会是你。不要强求了,那种珍贵的治疗蛊,怎么可能用在我们这等小人物的身上呢?”大胡子说到这里,自嘲地笑了笑。 “可是,大叔你身上的伤……”方源非常难过,哽咽低泣。 …… 扑通。 一声轻响,石奴无力地双膝跪在地上。 “呵呵呵。”他望着面前悬浮的剑蛟,发出笑声,“我成功了!主人他们成功撤走了,哈哈……影宗不败,幽魂万岁——呃!” 方源伸出龙爪,一把将他硬生生捏碎。 松开龙爪,石屑和碎块洒落一地,哪里分得清石奴的本来面貌? “死就死去,喊什么喊。”方源冷笑一声,从石块中捡起最关键的一块。 然后他飞出甘草界壁,重新回到了北原。 将关键石块往地上一抛,顿时里面的仙窍开始汲取北原的天地二气,开始落仙窍,形成福地。 方源没有等待,而是催动仙道杀招气运交感,查探影无邪等人的位置。 这一侦查,方源顿时发现,影无邪等人已经距离自己非常遥远。 “哼!是用了之前的那个上古战阵了么……不过这有什么关系?你们迟早都要死在我的手中。” “不过这个位置,好像是进入僵盟的那条地沟里了。” 方源还原人身,微微皱眉。 僵盟地沟的位置,他当然熟悉。那里还埋藏着北原僵盟的阴流巨城,可惜一直无人找到。影无邪等人进入其中,深究起来,也不奇怪。 “南疆僵盟已经被捣毁,东海僵盟总部被围攻,北原僵盟却是一直潜伏在地沟里头,无人发现。看来影无邪等人又会有一段提升了。” 这是必然的事情。 阴流巨城中有修行资源,也藏有原本北原仙僵手中的各种仙蛊。 不过石奴已死,他们身上都有伤势,接下来作战,即便是在北原而不是界壁里,方源仍将占据优势。 石奴的仙窍福地已经形成,方源进入其中,发现无法收服地灵。他的境界也只是土道大师,并非宗师,吞并不了七转福地,只能暂且作罢。 梦中…… 听说有一种草药,能够缓解胡子蛊师身上的毒,年轻的方源选择偷偷脱离队伍,在夜间攀援山壁,采摘生长在那里的草药。 山风冰寒,吹得他四肢冰冷。 山壁陡峭,受不留意跌下去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 “一定要采到草药,给胡子大叔治疗!” “他救了我命,救命之恩,我岂能不报?” “坚持住,方源,不要害怕,呼呼……” 喘着粗气,方源艰难地伸手,几番努力,终于够着一株药草。 天亮时分,他背着满满一筐的药草,破衣烂衫,狼狈至极地回到了营地之中。 …… “好了,这个梦境终于结束了。”方源从梦中苏醒过来。 至此,他终于摆脱了梦境的纠缠,彻底恢复过来。 这个梦境也不是全无好处,里面的梦道蛊材,竟多得超乎方源想象。在最后一幕中,方源背着的满筐药草,竟都是梦道蛊材。 “我若自己做梦,根本不会有如此巨大收获。难道说,影无邪的引魂入梦,虽然可以用于攻伐,但实际上却是采摘梦道蛊材的杀招么?” 方源一边飞行个,一边在心中猜测。 没有了梦境的困扰,他再次展开针对影无邪的追杀。 不管影无邪逃到天涯海角,方源都要将此心腹大患扼杀在萌芽状态! 大雪山福地。 “怜云仙子,你不要再催动爱情仙蛊了。你已经付出了代价,无法再发出声音。你这样频繁催动,下一次真不知道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啊!”施正义劝说道。 赵怜云摇头,目光坚定无比。 之前她在和赵大牛的苦战危机中,爱情仙蛊爆发出了威能。但是这一次,爱情仙蛊并未吞噬仙元,而是夺取了赵怜云身上的某个东西作为代价。 这个东西,便是赵怜云的声音。 激战之后,赵怜云再也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。就算是哑巴的嗯嗯呀嗨,她都无法发音。 “鸿运还等着我去救!我不可能束手旁观,一直在这里等候。没有声音,又如何?我可以通过蛊虫,继续和你们交流呀。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赵怜云向施正义传音。 施正义叹了一口气,无法再劝说什么,只能任由赵怜云施为。 但是这一次,不管赵怜云如何呼唤,爱情仙蛊都是一动不动,毫无任何催发的迹象。 赵怜云无奈之下,只得和施正义一起走出第十二雪峰的范围。 一旦出了这个范围,赵怜云就被送到了另外一座山峰,和施正义分别开来。 和之前不同,这座山峰上传来阵阵激战之声。 “谁在这里战斗?应该是余艺冶子、不真子、沐凌澜当中的一位吧?”赵怜云又惊又喜,连忙奔上山去。 一路攀爬,很快,她来到峰顶的宫殿当中。 血腥气扑鼻而来,赤红的宫殿中,一位漂亮的少年蛊仙,正在和一位大雪山的蛊仙进行苦战。 正是炼道蛊仙余艺冶子! “余艺冶子,坚持住,我来支援你了。”赵怜云忙传音呼唤道。 余艺冶子惊喜交加,连忙回道:“小心,这位是货真价实的血道魔仙!” “什么?修行血道!”赵怜云顿时大吃一惊,满眼忌惮地瞧向敌手。(未完待续。)